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分权制 ...

  •   荣国府两房,在整个京城还是挺出名的。
      
      袭爵的长房贾赦夫妇住在东跨院里,倒是二房贾政夫妇住在荣禧堂,管家理事。
      
      长幼颠倒,原本就是乱家之本。
      
      只是荣国府这两房,贾赦昏聩人尽皆知,邢夫人为继娶出身颇低。对上名声不错的贾政和王氏嫡出的王夫人,自然是势弱。再加上一个偏心的老祖宗在上头压着,大房完败。
      
      所以只能憋屈的认了。
      
      邢夫人不得贾母喜欢,这么多年对管家权半分也沾不上手,已经是被众人公认的铁律。
      
      于是今日贾敏这话一出,简直是晴天霹雳,劈在了每个人头上。
      
      王夫人震惊自不必说,凤姐儿才是懊悔呢:她原是认定了贾母不会叫邢夫人管家,才说什么这边事多,王夫人撑不住,自己要留下来帮忙。
      
      谁知贾母顺着这个话,居然叫邢夫人进来一同掌事,那王夫人还不迁怒于她呀!
      
      连着她自己,为了宁国府这两个月的管家权,丢了荣国府的,也是吃了大亏,简直是丢了西瓜拣芝麻。
      
      于是这会子脸上都绷不住了,后悔之色叫贾敏看了个全。
      
      贾敏不由冷笑:王熙凤这个人,本是闺阁里难得的。不但聪明能干,更是举止爽利,言语大方,什么场合都丝毫不露怯的。
      
      要不是深知内情,凤姐儿为人其实是很投贾敏的脾气。
      
      可惜这样一个人,偏偏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不懂得退步抽身,上赶着往上冲,做王氏的马前卒。等明白骑虎难下的时候都晚了。别说权势,连自己的身体都糟蹋了。年纪轻轻小产,却仍旧强撑管家,白落了一身病,
      
      贾敏这会子一杆子把她支到东府,一来卸了王夫人臂膀,二来也要叫凤姐儿明白,家中谁说了算,想想清楚再拜山头。
      
      横竖凤姐儿要的就是管家的威风,要人奉承,贾敏大可以都给她。
      
      贾敏要的,无非是女儿平安顺遂的一生罢了。
      
      ----
      
      邢夫人心花怒放。
      
      她两条眉毛都要飞起来了,连忙福身道:“老太太既然抬举儿媳,我必不叫老太太失望的。”
      
      贾敏一笑:不错嘛,还没有蠢到家,知道在王氏出言驳回前就赶紧谢过,敲定此事。
      
      这就是,只要我谢恩谢的够快,老太太你就不能再反悔的意思。
      
      真正的贾母,可能会觉得她小家子气,不够稳重进而嫌弃。但贾敏却觉得很好,邢夫人这斗志昂扬的模样,才是她想要的结果。
      
      看起来,邢夫人已经做好了打算,一日按三餐的频率跟王氏斗法了。
      
      比如现在,邢氏就借着拿帕子按唇角的机会,抛给王夫人一个得意的笑容。
      
      王夫人:好气哦。
      
      众人眉眼官司间,谁都没看到,站在贾母身后,低垂着眼眸的鸳鸯,眼中露出了惊骇奇异的神色。
      
      --
      
      出了荣庆堂后,凤姐儿紧赶两步,追上走在她前面的王夫人,低声道:“太太,今儿是我说话不谨慎……”
      
      王夫人截断:“老太太的吩咐,晚辈只有听着的。横竖琏儿也在江南回不来,老太太既然叫你去,你就尽快收拾了搬去东府吧。”顿了顿又道:“别忘了先叫人给你婆婆收拾出个院落来,也是你一片孝心。”
      
      反正她是半点不想为邢夫人操心。
      
      说完就带着金钏儿离去。
      
      留下凤姐儿一个人在原地咬牙。这些日子她本来就累,再加上这晴天霹雳,只觉得眼前一黑,险些站不住。
      
      还是平儿眼疾手快扶着她,悄声道:“奶奶别急,太太也是心情不好。到底是嫡亲的姑侄呢。”
      
      王熙凤是什么脾气,眼高于顶,最爱人人捧着她,再不肯受气。
      
      此时见王夫人对她这样不假辞色,便冷笑道:“嫡亲的姑侄吗?只怕二太太是疑心我,私下里亲近大太太,咱们大房一窝子做了套给她呢。这不,这会子先敲打起我来,还给我甩脸子看。”
      
      平儿短促的“啊”了一声:“那可如何是好,咱们赶紧跟太太解释解释吧。”
      
      凤姐儿气哼哼:“罢了,人家都要将咱们赶到东府去了,我还巴巴的凑上去?既如此,咱们索性抽出头来,叫两位太太斗去吧。老太太的心思难猜,若是她改了主意,一心护着,大太太未必不能立住脚。”
      
      --
      
      至于邢夫人,一朝得了管家权,乐得像秋日的大丽菊,留在荣庆堂服侍婆母用过膳还不肯走,准备继续在这里讨好一下。
      
      贾敏不耐烦应付她,喝过茶就打发她走人。
      
      此时府中已然传开大太太要进来一同管家的新闻,正所谓县官不如现管,众人态度立马毕恭毕敬起来。
      
      尤其是原本王夫人一脉,敷衍过邢夫人,都夹起尾巴来奉承,生怕邢夫人新官上任的火把烧了他们。
      
      所以邢夫人这一路回东府,看着众人奉承畏惧的脸色,真是越走越开心,越走越得意。
      
      要不是路实在远,她都不想做马车,直接走回去了。
      
      贾敏不管这些人心思各异,进了内室后,便留下鸳鸯一个,淡淡道:“鸳鸯,这些年都是你管着我的钥匙,今日,我便查查账。”
      
      鸳鸯脚下一软,心口狂跳,险些跪下。
      
      好在她虽替贾母管着体己钥匙账本,但从来兢兢业业,没有一丝贪墨,所以立刻交出。
      
      厚厚的十几本分册详尽的账簿,堆在五蝠捧寿梨木炕桌上。
      
      贾敏慢慢翻着账簿,她倒不是怀疑鸳鸯:母亲从来精明的很,自己体己肯定收的一丝不错。况且现在荣国府也还算好时候,也不至于像几年后那般,凤姐儿见府里公账实在没了钱,居然让鸳鸯盗走贾母的几箱东西卖了应急。
      
      现在贾敏要查账,无非是想看看贾母的体己究竟有多少。
      
      林如海死前的自言自语她还记得,林家的财产明细,悉数都在当今那里有存稿。那是要为自家女儿换一个体面的。
      
      贾敏唇边露出淡淡笑意:面子要有,里子也要有不是?既然林家财产无法留给女儿压箱底,那就用荣国府的补上吧!
      
      --
      
      贾敏的手忽然一顿。
      
      珍宝账册上有数件珍品被圈了起来。
      
      贾敏从前帮贾母管过家,自然是知道母亲的习惯,这是她费心选好了要送人的。
      
      只是这几件珍品倒是奇怪,都是男儿所喜的物件,其中甚至还有一把宝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