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甩脸子了 ...

  •   瑛华这个回笼觉睡的很扎实,直到晌午过后才睁开眼。她赖在床上不想起,可翠羽一直在她耳朵旁嗡嗡嗡——
      
      “公主,您别再睡了,赶紧起来用午膳吧。”她往前凑凑身子,“要是饿坏了,奴婢可担待不起。”
      
      “整天担待不起,跟谁总想找你麻烦似的。”瑛华哼了一声,用被子把头蒙上。
      
      可不就是担待不起么?上一次公主高烧,翠羽还记得万岁的眼神,恨不得扒掉她的皮。
      
      这些千金小姐永远都不会体会她们这些当下人的心,翠羽喃喃一念,想劝又不敢劝。余光瞥见了窗前那一抹欣长的暗影,眼眸一亮,立马有了主意。
      
      “公主,快醒醒吧!夏侍卫已经等候多时了。”
      
      这招特别管用,瑛华几乎是掐着话尾巴坐起来的。
      
      “哎呀!你怎么不早喊我,我都把这事给忘了。”她一拍脑袋,床都没来及的下,抬声朝外面喊:“夏侍卫!你进来吧!”
      
      夏泽听到传令,徐徐踱进寝殿。
      
      “公主。”他站在正厅行礼,一看瑛华还窝在床上,旋即把视线调到了地面,非礼勿视。
      
      瑛华倒不在意,接过翠羽递给自己的大氅,胡乱披在身上,“新来的那几人怎么样?”
      
      “不怎么样。”
      
      “哦?”瑛华好奇道:“此话怎讲?”
      
      夏泽将上午的见闻如实说了一遍,瑛华仔细听着,心里勾勒出了一张谱来。这最小的姜丞是个话唠子,武功最差;张堇之是个闷葫芦,半棍子打不出一个屁,功夫倒是尚可;最大的穆围……算个正常人吧。
      
      看来她母后那边也没什么得力干将,终究是不如她的皇帝老爹。
      
      “凑合用吧。”她叹了口气,还能挑咋地?
      
      若非万不得已,她绝对不可能再去找父皇。主要是害怕,怕他思维发散。
      
      “我要的是听话,乖巧,如此就行。”瑛华将碎发拢在耳后,倚靠在床头的垫子上,“现在可用的人手也多了,以后你就不用整日在这里当值了,你们四个可以轮换着来。”
      
      她本是好意,谁知夏泽却变脸了。虽然是悄无声息的,但她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
      
      “怎么了,阴沉着个脸。”
      
      夏泽忖度一会儿,将她的意思给否了,“这三人武功太次,寻常用用也就算了,若要当公主的贴身侍卫,恐怕不行。”
      
      他神情肃穆,声音寒凉,倒是把瑛华逗乐了,笑道:“平时公主府也没什么危险,不就是在门外站个桩吗?何必这么较真呢。”
      
      这个“站桩”让夏泽眉角跳了跳,敢情他每日兢兢业业,连院子里扑棱翅膀飞过的小鸟都得多看两眼,在公主眼里就扮演了个木头桩子?
      
      良心呢?
      
      他默不作声,眼神阴沉。
      
      瑛华被盯得脊背发凉,纳闷的回想今天是否有哪里招惹到他了。
      
      想来想去,她的表现很好啊!关心之情毫不掩饰,就昨天还扔给他一件披风呢,那可是她最爱的狐裘。
      
      两人就这样各怀心思的对视,视线纠缠碰撞,剪不断理还乱。瑛华嘴唇翕动,刚想问个究竟,谁知夏泽一句话差点让她当场吐血。
      
      “公主可是看上他们的长相了?”
      
      不得不说,这三人有个相通的有点就是面相俊秀,各有千秋。再加上有他这个前车之鉴,近水楼台的,公主难免不动这个心思。
      
      听话,乖巧……
      
      夏泽蹙起眉头,敛起思绪,不让它们再想下去。
      
      就在这时,横空飞来一物正正砸在他的脸上。他身子一顿,双手伸开,正巧接住了秋香色引枕。
      
      瑛华坐在床上,双眉紧蹙,耐人寻味的眼神烙在他身上,半晌气极反笑:“呵,瞧你这话说的,醋味这么大呢?”
      
      “……”
      
      瑛华起身逼迫到夏泽身前,青葱手指轻抬他轮廓分明的下颌,“夏侍卫,本宫看上他们又如何?我若执意如此呢?”
      
      又是明目张胆的挑衅,夏泽这次没有半点羞赧,也没有闪躲,任由她拖着下颌,“恕我难以从命,若公主有个闪失,皇上问责我担待不起。”
      
      呵,又是一个担待不起。
      
      瑛华冷笑,这死鸭子嘴还真硬!
      
      恶趣味再次席卷而来,她往前贴了贴,夏泽抱着引枕的胳膊能感受到女子特有的两团柔软,让他耳根一热。
      
      瑛华半阖眼眸,柔软的声线带着媚人的撩拨,“看在你如此恪尽职守的份上,只要你承认吃醋了,我就收回成命。”
      
      夏泽轻抿薄唇,一言不发。
      
      “不愿意啊?那是我自作多情了,我还以为夏侍卫吃醋了呢。”瑛华怅然的松开了他,手指附在自己唇瓣上,轻轻点弄着,“让我想想啊,今天让谁过来呢?我看着穆围倒是蛮和我胃口……”
      
      话音落地,如同一把锤子似的,在夏泽心里砸了个坑。
      
      不合时宜的画面瞬间充斥了他的脑海,他无法再淡定下去,沉声道:“公主怎可如此轻贱自己?”
      
      “这怎么能叫轻贱,不很正常吗?”瑛华眨眨眼,神色有些懵懂,“我答应不勉强你陪寝,但漫漫长夜,我自己孤单呢。”
      
      夏泽被噎的说不出来话,方才他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就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公主还真有这个心思。她说的没错,对于天家贵女来说,有几个面首实属正常。曾经他也特别希望公主能多招几个面首,那就不用老折腾着他了。然而当这一天真的来了,他心里却有些难受,又有点懊丧。找不到源头,也没有地方宣泄。
      
      如果公主与真心相爱之人在一起也就算了,可偏偏要玩什么露水情缘,就不能好好珍视自己吗?
      
      越想心口越堵,夏泽黑眸微敛,身上有些无力。
      
      瑛华一直没留意他面上显露的失意,扭头看他,依旧笑吟吟的,“你放心,我不会勉强他们任何一个。当然,如果你肯承认……”
      
      夏泽突然拉住她的手,止住了她的话头。
      
      “别说了。”他低着头,看不清楚表情:“我这就去叫穆围过来。”
      
      瑛华愣愣地看他扔掉枕头,踅身离开,这才觉得自己是不是玩大了。
      
      “你知道什么了?我话还没说完呢!”她追到门口喊:“夏泽,夏泽!”
      
      然而他跟没听见一样,逃也似的离开了乐安宫。
      
      “什么人啊?!你还没跪安呢!”瑛华双手掐腰,刚才还信誓旦旦说担待不起呢,怎么这就走了?
      
      她今天算是看明白了,男人啊,还是不能惯。自打不招惹夏泽以后,这臭小子三天两头忤逆她,如今还敢给她甩脸子了。
      
      她越想越气,朝着门口大喊了一句:“真是翻天了啊!”
      
      **
      
      对于夏泽来说,去往阑华苑的路走了千变,闭着眼都能摸到,如今却步履沉坠。乱七八糟的情绪堵在胸口,惹得他喘不上气。
      
      当他站到穆围房间门口时,叩门的手略微停顿。或许他刚才应该承认自己吃醋了,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自己真的吃醋了吗?
      
      夏泽心里酸涩,一时有些迷惘。不过他很快逼自己释然了,驸马都不能要求公主从一而终,何况是他这种身份。他清楚的很,公主身边即便没有他,也会再有别人。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打开了。
      
      “夏……夏哥?”穆围被面前的人影吓了一跳。
      
      夏泽一怔,想要叩门的右手还尴尬的举着。
      
      “夏哥,有什么事吗?”
      
      “嗯。”夏泽将手放下,捻了捻手心的汗,滞了半晌才说:“公主让你今日去寝殿门口当值。”
      
      “寝殿门口?”穆围皱起眉头,照常理来说那应该是夏泽的活。
      
      对于普通护卫来说,公主的寝宫算是禁地,没有特殊命令,男人不得入内,除了夏泽这样皇权特许的贴身侍卫。他刚来公主府,怎么突然得此殊荣?
      
      夏泽眸光稍黯,“公主让我们四人轮换当值。”
      
      “……好,我这就去!”穆围一听,俨然很高兴,谁都想在新主子面前露个脸,这可是近距离接触公主的好机会。他兴匆匆跑到镜子前,整理了一下仪容,又将刀挂好。
      
      “夏哥,我去了!”
      
      刚要出门,夏泽却一提佩刀,将刀鞘抵在他的肩膀上。
      
      穆围被这突然的举动整懵了,只听对方沉声警告他——
      
      “记住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别的心思给我塞回肚子里去。若敢对公主起歹心,休怪我不客气!”
      
      穆围被夏泽冷冽的目光慑住了心神,再加上方才在较艺场已经领略了他的风采,此刻不敢造次,只是疯狂点头,脖子都快断了。
      
      离开阑华苑后,那股强大的压迫感才渐渐消失。穆围喘了口气,他只是个小小的禁军,又怎敢对公主起歹心?更何况谁人不知夏泽跟公主的那层关系,他又怎敢翘墙角?
      
      真不知道夏泽为何出此一言……
      
      直到他站在寝殿门口报道时,终于明白了原因。这两人不知因为什么闹别扭了,然后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大殿之内,瑛华气的脸红脖子粗,门都没让他进,颐指气使道:“这混球还真把你给叫来了,有种!那你去边上守着吧,以后四天一个轮值,回去通知你的小伙伴!”
      
      “是!”
      
      穆围敛声摒气地在回廊上站岗,然而那番警告却如同魔咒一样,不停的萦绕在脑海中。
      
      他缩缩脖子,上身不动,脚往边上挪啊挪,直到离那朱红的大门远远的,心里才安生。这叫保持安全距离,他真怕夏泽突然过来,若是误会那可就麻烦了。
      
      穆围摸了摸肩膀,上午夏泽那一脚力道十足,踹的他到现在还疼。
      
      惹不起,惹不起,他还是明哲保身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如有遗漏红包的小可爱知会一声
    你们支持可以让我完整的把故事写出来。
    动动可爱的小手收藏一下,也可以评论告诉我你们的想法。
    笔芯哦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