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6章 ...

  •   五月天,外面淅沥的下着小雨,窗户开着,云何非坐在窗子旁边,捏着那枚玉钗怔忡出神。
      
      “何非哥哥。”英瑜敲门进屋,她从五年前拜入章云漫门下就一直住在藏剑山庄,她今年十九岁,生得娇小倒也秀丽。
      
      英瑜走过来将手中的衣裳放到桌子上,她心里紧张,羞红了脸,细着嗓音讲:“我新学了女红,给你做了一件衣衫,你试试合不合身,如果不合身我再改。”
      
      她从前都是拿剑的,头一次拿针,这衣衫做了一个月了才缝好,手指上都不知道被针戳了多少下。
      
      云何非被她喜欢着就像胸口压了块巨石简直要透不气来,他把衣衫推回去,彬彬有礼地推拒:“英师妹,这衣衫我不能要,谢谢你的厚爱,但是我对你真的没有半分情意,抱歉。”
      
      女儿家脸皮薄,英瑜被拒绝了抱着衣服只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她红着眼圈往外跑,正好撞在章云漫的身上!
      
      “师父,对不起!”英瑜急忙道歉,眼泪刷地落下,抱着衣服匆忙地走了。
      
      章云漫关上房门,她转过头甩了下袖子寒了脸,云何非起身喊她一声,扶着她坐下,给她泡茶。
      
      章云漫瞧见了桌上的玉钗,云何非急忙把钗收了起来,章云漫夺了去,她压着怒火问:“送给谁的?说!”
      
      云何非犹豫了片刻讲了实话,章云漫掌下用力,那玉钗立刻断在桌子上!云何非急了,急忙捧起来!
      
      章云漫发怒,一挥袖把玉钗扫落在地,她叫:“试剑大会上竟然能输给颜笙!不知道丢人竟然还在这里想着情情爱爱!”
      
      钗已经毁了,捡了也无用,云何非坐下说:“娘,您何必发这么大的火?颜笙也是藏剑山庄的弟子,他赢就是我们山庄赢,他的资质本来就远在我之上,有些事强求不来的。”
      
      “颜笙只是山庄的弟子,将来山庄要由你继承!要不能服众将来你怎么打理山庄?”章云漫瞧见他不以为然的模样,还像没长大一般,她闭了闭眼睛,冷下心肠说:“我已经让你胡闹了七年,英瑜是英武城主的独生女,娶了她你等于坐拥英武城有了倚仗,下个月英瑜父亲来山庄给议婚,今年你们必须得完婚。”
      
      “我不同意!”云何非抿紧嘴唇,这是逼婚!
      
      章云漫起身说道:“由不得你!一个卫璃,再美也只是一朵供人欣赏的花,帮不到你分毫,等你将来结婚生子,再几年你就知道娘的安排是最好的。”
      
      雨下的很大。
      
      云南珠喝退下人,她坐下问:“英姐姐,怎么了?”
      
      英瑜从是非楼出来就直奔了这里,一进门就抱着衣服哭,她擦了把眼泪心里翻江倒海地委屈着:“我想回家了。”
      
      她心仪云何非追到藏剑山庄,到现在五年了,外面多少人笑话她不知羞耻,她真的快要呆不下去了。
      
      云南珠急忙问:“到底怎么了?大哥欺负你了?”
      
      英瑜抖动肩膀,捏着那件衣衫,又趴着桌子放声大哭!
      
      云南珠催了几次才问出缘由。
      
      “大哥有没有送钗给你?”云南珠眼里喷火,青着脸问,“大哥在明洲买了一支玉钗,不是送给你的?肯定送给卫璃了!我就知道!”
      
      英瑜又趴回桌子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云南珠冷笑:“我就知道她勾引大哥,英姐姐,你别中卫璃的计,她就盼着你退出好嫁给我哥当少夫人,她做梦!仗着自己长得美到处勾引人,你等着,这口气我一定给你出!”
      
      雨停了,已经快要亥时了。
      
      初云楼门窗紧闭,卫璃正在洗澡,澡盆外面拦着屏风。
      
      云南珠直接□□进屋,她一脚踹开了房门冲进屋,卫璃吓得脸发白,急忙浸到水中:“是谁!”
      
      云南珠一掌劈开了屏风,卫璃急忙背过身扭头看她,白着嘴唇努力微笑:“南珠姐姐!什么事这么急!”
      
      云南珠瞧到了卫璃纤细的背,雪白无暇!美的刺眼!她冲过去踹了下脚盆,一把薅起卫璃——
      
      瞧见卫璃的胸,云南珠两片嘴唇发抖,她突然松手,用力跺了下脚一扭头跑走了。
      
      阿南从卧房里跑过来,她急忙跪到澡盆旁边握住卫璃的手叫:“阿璃阿璃!你怎么了?”
      
      卫璃心跳的飞快,她手扒着澡盆,突然间别开头,哭了。
      
      云南珠一路跑回自己的院子,下人已经备好了水,澡盆里撒满了花瓣,云南珠发脾气冲她们吼叫:“出去!全都滚出去!!”
      
      下人退的一干干净,云南珠去把门反栓上,她咬住上嘴唇,站在梳妆台前脱下衣衫,然后举起铜镜,哇地哭出来!
      
      卫璃才十五岁,胸那么美!那么大!她都十九了胸还是平的像个男人!她跟个残废有什么区别!
      
      云南珠摔了铜镜扑到床上嘶嚎,恨的捶床!她的身材从十二岁再也没有发育过!到现在都没有人上门提过亲!
      
      云南珠澡心里绝望,澡也不洗了,穿上衣衫就去找章云漫,出了门正好遇到沈琉在路上鬼鬼祟祟的!
      
      云南珠冲过去就是一脚,跟着一耳光子甩过去!沈琉鼻孔冒血,缩着头畏畏缩缩地朝她笑!
      
      云南珠想到从前他还偷看她洗澡,现在连沈琉这种下流胚子都不屑偷看她了!她气不过,又是一嘴巴子甩过去!
      
      等她走远了,沈琉呲了把牙,拖着熊一样肥胖的身躯,慢腾腾地往自己的小院走,半年前云中轻让他搬了山庄。
      
      云中轻在闭关,章云漫刚刚沐浴完,正准备上床休息,云南珠在外面喝骂下人,哭着冲进屋里来。
      
      “娘!”
      
      “怎么了?”
      
      章云漫急忙扶她坐下来,云南珠抱着她哭:“娘!我都十九了身材还没发育,我这辈子就这样了是吗?怎么会这样?将来谁要我啊?”如果她像正常女孩一样发育,颜笙怎么会冷落她!
      
      章云漫搂着她哄劝:“药灵谷的任生死前辈是天跟你爹通信,他人就在风灵城,我再让他来给你看看。”
      
      云南珠心底升起一丝期待,她哭着点头:“娘,多给我找几个大夫,上次他就没看出什么!什么破药王!”
      
      云南珠哭了一场,回到屋里,便开始算着日子等,等任生死上门来。
      
      一晃四天过去,任生死终于来了,云南珠怕传出去丢人,她去章云漫那里看病,对外就称说是章云漫身体不舒服。
      
      坐在堂屋,下人全都被赶了出去,任生死按着云南珠的手腕,他阖着眼睛,表情肃穆,花白的胡子不时抖一下。
      
      云南珠咬住下嘴辰,心提到嗓子眼了,强忍着脾气没有催促任生死。
      
      任生死突然睁开眼睛,表情瞬间闪过一丝惊奇,跟着又平静地辙手,他讲道:“没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这三个字好比穿肠的毒药,云南珠心如死灰瘫在了椅子上,她宁愿有问题,表示还有治!
      
      云南珠气哭了,拍着桌子喊:“我十九岁了长成这样怎么会没问题!你会不会看病啊你!庸医!”
      
      任生死从容地说道:“人生来有高矮黑白,这是天生的,神仙也没办法。”
      
      章云漫闭了闭眼,在心里叹气,任生死号称医圣,他说没治那就是没治了。
      
      任生死照常收了诊金,向章云漫辞行,路过西院,沈琉撅着硕大的屁股正在西楼院门外垂涎几个师姐嬉戏。
      
      章云漫斥了一声,在任生死面前备觉丢脸,沈琉垂着手缩着肩畏畏缩缩的笑。
      
      任生死盯着他瞧,突然朝他瞪了下眼,也没有讲话,随着章云漫离开了
      
      云南珠失魂落魄地回到房中,把自己的胭脂珠钗全扔了,把新买的肚兜也绞了,她坐在地上蹬着腿哭!
      
      哭了一会儿,她爬起来撒腿往外跑,去找颜笙!
      
      颜笙是男弟子,跟吴飞何扬他们住一起,五月天热,吴飞他们刚从外面的湖里洗澡回来,光着膀子在练功。
      
      云南珠直接冲进屋,吴飞吓得跳起来,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硬是吓得花容失色,一群男弟子一扭头冲进了屋里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云南珠站在院子里大喊:“颜笙呢!颜笙!”
      
      吴飞从门里伸出大脑袋,苦着脸讲:“师妹,颜笙不在。”
      
      云南珠咬住下嘴唇,心里烧着火,颜笙肯定是去找卫璃了!她跺了下脚,扭头又跑了。
      
      吴飞抹了把汗,拍拍胸脯:“可怜我的清白之躯啊,差点被看光了。”
      
      何扬哼了一声:“就你这虎背熊腰的有什么可看的?师妹根本不喜欢你这挂的!”
      
      吴飞翻白眼:“虎背熊腰怎么了?我那儿长得可比你大多了!”
      
      大家伙哈哈大笑,何扬瞪眼,窘的面红耳赤:“你满嘴胡言!”
      
      初云楼。
      
      颜笙跟卫璃坐在秋千上说话,卫璃手上拿了一包山楂糕,今天颜笙下山采买,特意给她带的。
      
      “嗯……酸——”卫璃捂着嘴讲。
      
      “你不是不想吃饭,吃点这个就会想吃了。”颜笙笑着讲。
      
      卫璃捏了一颗塞到他嘴里,颜笙啊!了一声,急忙吐出来,他牙都要酸掉了,一张俊美的脸拧的变了形。
      
      卫璃捂着嘴扑哧笑,恶作剧得逞了,她有点小得意。
      
      颜笙从腰间取出一个精致的蓝色小盒子给她,卫璃接过,她闻到了香气,她笑一下问:“好香啊,什么东西?”
      
      卫璃打开盒子,轻轻咬住下唇,红着脸问他:“是胭脂吧?”
      
      她没有用过,她在章云漫的房间里见到过。
      
      颜笙点点头,卫璃闻了闻,真的好香,她盖上盒盖握在手上,歪着头讲:“我不用,我收着吧。”
      
      她要是用了,出门难免惹人非议,不定要怎么传她。
      
      颜笙握住她的手,心里也不好受,他们寄人篱下,终究活的不能自由自在。
      
      云南珠从院外□□过来,她瞧见颜笙跟卫璃手握着手卿卿我我,眼眶瞬间酸疼,她喊:“颜笙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讲!”
      
      颜笙皱了下眉毛,他用力握一下卫璃的手,随云南珠往外走,免得她在这找阿璃的麻烦。
      
      门关上了,卫璃握住秋千绳,轻轻地一荡,秋千扬起,她的心里却沉重万分,她一天一天的长大了……
      
      云南珠拉着颜笙,她施展轻功出了山庄,直奔后山,五月天,山色苍翠,她站在树下猛地回过头。
      
      颜笙身形飘逸,落在她面前。
      
      云南珠痴痴地望着他,他真好看,试剑大会上他夺了第一,多少女孩对他一见倾心,怕不久就有人来给他说亲了吧!
      
      云南珠心提了起来!
      
      “我大哥喜欢卫璃你知道吗?”她问。
      
      颜笙低下头不讲话,云南珠哼了一声,咬牙骂:“我爹好心把你收到门下,你欠着我们云家的恩!现在跟我大哥抢女人,你要恩将仇报?”
      
      颜笙皱了下眉头,抬头说道:“云师兄已经有英师姐了,师娘说了,下个月她们就要议婚了。”
      
      云南珠呵地冷笑:“我哥根本不会答应,我就问你跟不跟卫璃分开!”
      
      颜笙退开一步,轻轻地摇头。
      
      云南珠咬住下嘴唇,她突然拽烂了颜笙的袖子,这衣服是云织纺的,面料柔软轻薄,飘逸若仙,她沉着脸骂:“你凭什么跟我哥争?你有什么?你不过就是一个孤儿!你没房没地,你连家都没有!你为什么能穿这么好的衣服?是因为我喜欢你我让人给你做的!我施舍给你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爹娘施舍给你的!你拿什么娶卫璃?师兄们他们都是有家有地的富贵人家的弟子,你有什么?”
      
      颜笙被她的话刺痛到,一张俊美的脸胀的通红!
      
      云南珠突然间挺直了腰背,她找到了底气,颜笙出色又怎么样?她身材畸形又怎么样?她是藏剑山庄的二小姐!他再好也就是个寄人篱下的弟子,她喜欢他,是给他脸!
      
      云南珠心情突然轻松了,她勾了下头发,笑着说:“颜笙,别怪我话说的难听,我哥的性子倔强,他不会娶英师姐的,他一定会娶卫璃!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云南珠说完,甩了下长袖,飞身走了。
      
      颜笙退后一步靠在树上,他别开头,眼圈通红一片。
      
      他突然很想念青河宫,那个他自小呆腻了的地方,那是他跟卫璃的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