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11章 ...

  •   今日下雨了,侍女来报,说织秀坊的老板来了,给云何非送婚服,这事不能耽误,章云漫立刻去是非楼。
      
      卫璃的婚服也一并送来了,婚服华美精致,还有百宝斋的人也送来了凤冠,还有成套的珠首饰。
      
      章云漫立刻让人给卫璃送过去。
      
      一行侍女浩浩荡荡地扶着喜服首饰去了初云楼,走了半个山庄,还路过了弟子房。
      
      何扬站在院门口张望看热闹,他用一盒胭脂跟时兰套了话,吴飞几个人只看了几眼,便没有兴致,一齐聚在院子里喝茶聊天。
      
      颜笙在睡觉,他这些天吃不好睡不好,不是练功就是把自己关在房里不讲话。
      
      何扬从侍女那里套了话回来,表情很夸张地举着手讲:“织秀坊做的婚服,百宝斋打的首饰,师娘对卫璃可真好。”
      
      都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吴飞有一说一,他是恭喜不起来:“卫璃根本就不喜欢云师兄,这算什么?你看阿笙这些天愁的。”
      
      关冲阳也是快要成亲的人了,也看不惯:“卫璃跟阿璃的事师娘肯定知道,这算什么,逼婚啊?”
      
      何扬拍了下桌子不以为然:“颜笙要真喜欢去抢啊,他自己都不争取怪谁?嫁给云师兄有什么不好?少庄主夫人,傻子才选颜笙,卫璃但凡有脑子都会高高兴兴的嫁人。”
      
      吴飞懒得理他,何扬一贯心眼没长正。
      
      屋里,颜笙坐在床上,头发微微散乱,他心痛的快要受不了了,他全听到了,婚服已经送来了,婚礼也快了吧?
      
      这些天,他根本不敢去见卫璃,卫璃也再没有找过她,只阿南见着他就打他骂他,颜笙努力不去想,可是偏偏控制不住自己!他过的一天比一天煎熬!
      
      喜服就摆在桌子上,鲜红的刺眼,卫璃坐在床边垂着头,一张脸雪一样白,不见一丝血色。
      
      她让那帮人把喜服拿回去,没有人理她,现在没有人在意她的不情愿,她就像一个傀儡似的。
      
      阿南最近哪也不肯去,一直在初云楼陪着她,阿南刚刚去解手了,一出来瞧见桌上的喜服,再看到卫璃悲伤的模样,阿南二话不说,翻出剪刀就把喜服给绞了,完了愤怒地摔在地上用力地踩!
      
      卫璃没有拦着她,只笑了一下,无比的心酸,她原是傲气的一个人,此刻竟然也有了一种逃脱不开不得不认命的可悲念头。
      
      阿南坐过来抱住她,她有一点傻乎乎的,不会哄人,她心里急,嘴撇着眼泪就掉下来:“阿璃,你不要难过,我不让人欺负你!”
      
      卫璃抱紧她,眼睛一眨眼泪掉下来,她现在只盼云中轻能早一点回来,云伯伯是一个懂礼的君子,一定不会阻止这样荒唐的事!
      
      云中轻,卫璃想了想,她急忙推开阿南,她走到桌边铺开纸写了一封信,交给阿南,叮嘱她:“阿南,你把这封信交给颜笙,一定要交给他,他一定会帮我的!”
      
      在弟子房门口。
      
      阿南噘着嘴,要不是阿璃交待她一定会揍颜笙的,她不情愿地讲:“阿璃一定要你看信,你现在就看!”
      
      颜笙犹豫再三才敢看信,他心里直害怕卫璃逼他一起逃离山庄,瞧见卫璃想见云中轻,他心上像压了块石头沉重。
      
      卫璃自小便这样,看似温柔,其实很倔强,不肯服输,今天写信,明天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颜笙把嘴都咬破了,他折回房中,在信上添了几个字,折好信交还给阿南,让阿南带回去。
      
      天气闷热。
      
      阿南汗流浃背地跑回去,她以为办妥了,开心地把信交给卫璃。
      
      卫璃握着信,紧闭着眼睛,好一会儿她才敢打开,她看到信上的那行字:阿璃,别再犯倔了,没用的。
      
      信纸飘然落地,卫璃扶着桌子,颓然地坐下,颜笙,竟然连救她都不肯!吸了下鼻子,眼泪瞬间盈了眼眶,卫璃心里悲痛,一扭头趴到桌子上,一下子哭了出来!
      
      晚间,天气闷热,天上一颗星子都没有,似乎要下雨了。
      
      颜笙进了云水楼,扑腾一声跪在章云漫面前,章云漫吃了一惊,急忙扶他起来:“这是干什么?”
      
      “师娘,我想暂时离开山庄,阿璃,阿璃她不嫁,写信给我让我找师父,我拒绝了她,她一定会再找我,我想暂时离开。”颜笙给章云漫磕头。
      
      章云漫听前半句心提起来,听了后半句方才安心,她点点头,也有意要分开她们两个,于是赞同说道:“颜笙,不如你先到重华派学艺,师娘便是从重华派嫁过来的,我这就修书一封,贝珠便在重华派,你正好替我送一封家信。”
      
      颜笙原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能离开,他心里的大石放下,再次给章云漫叩头:“谢谢师娘!”
      
      外面下雨了,天灰沉沉的。
      
      卫璃站在屋里,她手上捏着颜笙给她的信,信上写的狠绝,她不成亲,他便永远不回来!他走了,他竟然把她一个丢下,走了!
      
      伤心太多,卫璃竟然没有流泪,只是脸色惨白,手捏着信纸颤抖不止。
      
      信是吴飞送来的,吴飞瞧见卫璃的样子心里也不忍心,说实在的他真是瞧不上颜笙,说走就走,把卫璃一个女孩丢在这里!
      
      吴飞说道:“阿璃,阿南说你想找师父是不是,我帮你找吧,求求师父,说不定能缓了这婚事。”
      
      卫璃缓过神来,她忍下泪急忙说道:“谢谢吴师兄,那麻烦你了。”
      
      吴飞安慰了她几句撑着伞离开,出了门他忍不住叹气,心里头也不是滋味,他没想到自己敬重的师娘会这样逼婚!
      
      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儿,卫璃撑了伞去了后院,她想到后山去,她心情不好就想一个人在后山散步,把那里当作青河宫。
      
      后院有人守着,卫璃陪了些好话,她平素性格温柔,很得人喜欢,守门的两名侍从便没有为难她。
      
      雨下的大了,不知不觉走到了湖边,卫璃站在湖边发呆,她自然不会跳湖的,有一天她要离开这里!回青河宫,去找卫蓝衣!这风台山她早就摸清了,但是这山上山下每一条路每个出口都有人把守!
      
      她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否则失败了只会被看的更紧!
      
      正想着,她完全没发觉身后有人靠近,脚步声在身后她猛地转身,沈琉扑过去一把捂住她的嘴!
      
      卫璃拔出腰间的匕首就要刺过去,却突然闻到古怪的刺鼻的味道,一瞬间昏迷过去。
      
      沈琉扛起她往静思谷走去,他上次强.奸卫璃,被赶回了静思谷。
      
      静思谷是一片很大的山谷,山谷里有一幢竹楼,山谷里长了许多古怪的花草,像是药草,散发着一股一股奇异的香气。
      
      进屋后,沈琉把人扔地上。
      
      片刻后,卫璃睁开眼睛——
      
      沈琉坐在特制的大号椅子上,身上的肥肉一层一层地塌着,他正在抱着饭桶吃今天的第四顿饭。
      
      “你醒了。”他不怀好意地笑。
      
      “你要干什么?”卫璃寒着脸问。
      
      沈琉咽下大米饭,喝了水口冲下,放下饭桶他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目光下流地在卫璃身上打转。
      
      卫璃转身就往外面跑,沈琉同样不会武功但速度比她快,他冲到门口挡住门,卫璃一头撞在他身上,她甩手就是一巴掌!
      
      沈琉一把掐着她的腰把她举起来按在地上,熊一样沉重的身躯直接就压下来,跟着就撕卫璃的衣衫!
      
      “在你嫁人之前不如先从了我吧!我天天做梦都在想你!”
      
      卫璃尖叫挣扎,薅着他的头发抓他咬他!沈琉突然嗷的一声叫夹住双腿捂住下半身,跟着恶狠狠地骂:“不识抬举!敬酒不吃吃罚酒!”
      
      卫璃恨极了扑过去劈头盖脸地搧他,沈琉竟然没反抗只护住头疼的嗷嗷叫突然间他一把按住她取出一颗血红的药丸捏着卫璃的下巴硬喂她服下!
      
      “你别打了!我让你不识抬举!这是血玉腐骨丹,天下排名第一的毒药,天底下就没有解药,我告诉你,你吃了这种毒药你的血你的口水哪怕你的眼泪都会是剧毒,不管是谁沾到你就得死!你呢最多也就能活五年了!”
      
      沈琉摸了把脸,流血了,好疼,指甲这么长,他呲牙,站起来连退了几步发狠讲:“你就等死吧,我告诉你,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血玉腐骨丹无药可解!别以为我是骗你的,滚吧!”
      
      卫璃手按在胸口,她身上鹅黄色抹胸都露出来了,她浑身发抖!当下一口唾沫吐过去大叫:“那你先去死!”当她会信!?
      
      沈琉瞪着眼吓得魂都要没了,他急忙拿袖子遮脸,嘶嘶的像烧火声,他的袖子瞬间被灼穿了一个大窟窿!他连滚带爬地逃开,爬起来就往门外跑!
      
      卫璃呆坐在原地,浑身无力,沈琉竟然没有骗她!那真的是血玉腐骨丹!
      
      她听娘亲提过,血玉腐骨丹原先是魔教【诡月谷】的独门秘毒,原本是用来养毒人毒杀别人用的,中了这种毒自身不会死,会活三到五年,而本身则会变成一个毒人!
      
      当年卫蓝衣和她说过,血玉腐骨丹,天下无解之毒!
      
      中了毒,卫璃自然不用害怕沈琉,她拿了沈琉的一件衣衫披着,冒着雨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初云楼,立刻把自己关进屋!
      
      淋了一身的雨,她抱着膝盖缩在床上,她觉得冷,很冷,牙齿一直在打战,她只有三到五年的命,她不能呆在这里等死!她要去找卫蓝衣!
      
      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下来,雪白的袖子瞬间被眼泪烧出一个黑,卫璃吓得拼命擦眼泪!
      
      外面大雨滂沱,风呼呼的刮,突然间,外面黑了,似乎是灯灭了!
      
      卫璃拢了下衣服,她喊:“时梅?阿南?你又顽皮了?怎么把灯灭了?”
      
      没有人应,卫璃摸出枕下的匕首防身,门突然被推开!卫璃瞪大眼睛,然后红着眼睛开心地笑:“云伯伯!您回来了!”
      
      桌上的灯和床头的灯,突然间熄灭——
      
      外面风雨交加,窗户没有关严,被风吹的吱呀吱呀地响。
      
      屋子里漆黑一片。
      
      卫璃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云中轻抬步。
      
      缓缓地走上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