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17 ...

  •   
      在温琦忙着挑水果的时候,宴厅中央的许盛还在说着他的长篇大论,话到尾声,顺势提起“温琦”的名字,将话题巧妙地转移到来宾一直关注的事件上。
      
      提起温家小姐,在场宾客们来了兴趣,有关于温家和许家的联姻传言他们早已听说,不知是否会在此时正式宣布?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许盛接下来的消息,人群中忽然响起声音,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顺带影响整片在此的人转身。
      
      他们全都转而看向许盛提到的主人公本人身上。没有什么比本人站出来更有吸引力的了。
      
      温琦手里还拿着水果盘,就这样突兀地暴露在一群人的视野之中。
      
      其中不乏看戏的一些人,此时转头看到一晚上口耳相传的名字本人,探头看去,与身旁的人窃窃私语。
      
      很快,人群从中间开始,纷纷往两旁退开,让出了一条路,好像在说快登上舞台开始表演。
      
      另一头的许盛此时像是掌控了全场般,微笑地看向她,仿佛刚刚提起她的名字时,一点儿也不是刻意而为。
      
      温琦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听着人群中窸窣声响,也明白了她会被突然叫到名字的原因。
      
      许盛讲话就讲话,怎么还提起她了?
      
      温琦无法直接在众人眼皮底下逃走,只好径直往前一步步朝许盛走去,走到他面前时,停下脚步。
      
      温琦把水果盘往前递上,没由来地问了一句:“你吃吗?”
      
      许盛还是头一回遇到状况之外的无厘头提问,不过表情仍旧控制得很好,脸上波澜不惊,似乎只是听到很普通的话,他镇定地微微一笑,“没想到温小姐还是个如此幽默有趣的人,今天的宴会,想必还比较满意吧。”
      
      “不吃算了,许先生继续。”
      
      温琦可不想和许盛再扯下去,说完想就此推脱离去,却被许盛先一步拦下。
      
      许盛低头轻声道:“温小姐,和许赫的独处如何?高兴吗?还是说……”
      
      “你!”
      
      温琦被许盛的一番话震住,他分明知道了什么,现在忽然提起这件事,就是为了不让她走,所以以此威胁。
      
      既然如此,温琦就站在这看他还想做什么。
      
      温琦朝一旁挪开一小步,把水果盘随手放到就近的桌台上,转身面朝着前方的看客,莞尔一笑。
      
      温琦接着说:“我不像许盛先生这样能说会道,今天能来到这里,和大家都一样,非常感谢许家的邀请。今晚,的确很有意思,让我认识了许多人,比如许盛先生你,也让我见识到了十分有趣的事。”
      
      许盛的目的得逞,虽然心中明白温琦话里暗指,但仍是一副笑脸盈盈的样貌。
      
      “温小姐客气了。今晚不应该只是有这样吧?有意思的……”他说着视线扫到来宾之中,环视一圈再收回来面向温琦,“大家心里一直期待的,应该还有一件事,对吧?既然温小姐都在这里了,不如干脆……由温小姐将我的弟弟请出来?”
      
      一听到要请出许赫,宾客们纷纷凑上热闹应和起来,更有甚者,已经呼喊出声。
      
      温琦猜不透许盛到底要做什么,难道他是来当红娘拉红线的?这种时候,怎么偏偏要把她和许赫绑到一起?
      
      温琦一时不知如何应对,抿着嘴唇思考,她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而许盛也不会是无缘无故会做这种事的人。
      
      “温小姐好像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们再给她点时间。”许盛进一步将温琦往前推出,不容她此时打退堂鼓。
      
      温琦仍在纠结之中,身后侧方响起一道沉稳的男声。
      
      “大哥,是你在等我?”
      
      许盛同时听到声音,转过身看到许赫,笑脸淡下,迎接过去:“不是我,是温小姐。”
      
      “是吗?”许赫跟着许盛一块来到宴厅中央,看了一眼温琦,视线还是转回许盛身上,“我还以为是大哥要来找我但找错了人。”
      
      其他宾客们看到许赫再次出现,先是一惊,而后议论声音更加高调升起。
      
      温琦心中暂时松了口气,现在的重头戏转移到了许家兄弟身上,她好像可以悄悄退场了?
      
      不过事情没有温琦预料的那样容易,许家兄弟两人说了几句后,再次把她扯了进来。
      
      许盛眼睛一转,走到许赫另一侧,让他更靠近温琦,许盛意味深长地说:“是我忘了,温小姐还在,你该与她在一块才对,我反倒是打扰了你们。”
      
      许赫配合地靠近一步温琦,余光示意,对许盛道:“大哥说笑,只是个普通的晚宴,所有来宾都是朋友,大家在一块热闹热闹,没什么打扰的。”
      
      温琦接收眼神,安静站着,不过她算是有点看明白了。
      
      许盛一直想将她与许赫拉在一块,同时也想让来宾都确定他们俩的关系。
      
      许赫虽然有意无意避开,但表达之中,并非真正地否认,但却示意她不必出声,算是某种以退为进。
      
      这两人此时各怀心思,看上去是内部出现了不统一的意见,不过现在快要转移到台面上来。
      
      温琦站在一边看戏,她此时可不想插入其中,谁知她会不会被无辜扫射到,还是躲远一点为妙。
      
      许家兄弟两人一推一拉,在场明眼人都看出些眉目,他们要探寻的结果本身,似乎还带着矛盾,究竟如何还有待商议。
      
      而这一结果,不仅仅关系着许温两家,更是可能影响到他们之外千丝万缕的利益联系。
      
      不过今晚也并非没有收获。能在同一场合看到许家兄弟两人同时出现,已经算是一件大事了。
      
      在此之前,他们听说到的,一直都是两人一山不容二虎,甚至从未一块共事,各自为政,极少出现。许盛在许老手下做事,许赫负责独立公司,两人不分伯仲。
      
      至于许温两家的联姻传闻,更是有种猜测。许老打算让许赫与温家小姐联姻,从而拉他一把,意思很可能是未来更倾向于二子,所以为他寻找一个更好的背后靠山。
      
      不过今晚的情况,又让事情变得扑朔迷离。
      
      许赫的意思分明不太接受,而本该为此事焦虑的许盛,却是极为乐意促使。到底他们怀揣什么心思,旁观者是窥探不到了。
      
      来宾们只有他们各自的猜想,不过今晚种种相关之事,很快变成了饭后茶余间的话题之一。
      
      温琦不知道背后牵扯的利益纠葛,她很清楚一件事,许赫对她完全没兴趣,他喜欢的人,是季秋白,所以他不会说出联姻之事。
      
      刚想到季秋白,温琦就在人群中看到了她。
      
      温琦想起在韦薇的事过后,就一直没再看见季秋白,此时她又出现在宴厅中,一身白色礼服,遗世独立的样子很难不让温琦发现。
      
      季秋白一人站在远离喧嚣之处,隔着人群长长的距离,她似乎在看着这边,但温琦不确定,季秋白是在看她还是在看许赫。
      
      许赫在与许盛的对话之间,已经多次迂回绕过温琦相关的内容,只和他谈起家长里短的一点小事。
      
      许盛明白继续说下去也没法撬动他一分,于是两人像是心有灵犀般及时终止了对话。
      
      许赫轻笑了一声道:“接下来的事还需要麻烦大哥了。”
      
      既然现场是由许盛带起的一个开头,自然结尾也该由他结束。
      
      许盛眯起眼同样回以微笑,牙齿却重重咬合,他面向一众来宾,道:“今晚能让大家聚到这里,是许家的荣幸。相信大家已经玩得足够尽兴,接下来恕我们不能一一招待,大家还请自便。”
      
      事情终于结束,许盛这时的话已经相当于在下逐客令。
      
      在场的来宾们多多少少有点眼见力,虽说没有得到来时疑问的答案,但仍旧收获不少,一晚上也累了,相互道别后,很快一个个离去。
      
      温琦也想趁现在赶紧离开,刚走出几步,许赫忽然跟上她,将她叫住。
      
      温琦回头看他,许赫还有什么事要把她留下?
      
      她现在的脸上已经再也做不了表情,脸颊肌肉都已经微微发酸,只好不带掩饰地露出倦意面对许赫。
      
      许赫的眼中却是有一副说不出的复杂心情,他的眉头皱起又松开,嘴角向下扯着,终于开了口。
      
      “谢谢你。”
      
      ???
      
      温琦确信她的耳朵没骗她,即使脸上表情无法再变,眼底的惊讶却是显而易见。看着许赫的神情,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两者甚至不该出现在一块。
      
      道谢?
      
      为什么要向她道谢?
      
      温琦奇了怪了,下一秒再看许赫时,他的神情已经恢复如常,不等温琦回应,跨着大步从她身旁走了过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