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第五章
      
      “当真还给我?”韩霁好半晌才问出这么一句。
      
      “给你啊。”
      
      林悠说完,把另一张看起来也是契约的纸重新叠成方块塞进荷包,顺便清点一下荷包里剩的碎银和铜板,把今天赚来的工钱一并加进去。
      
      加上今天的工钱,她的全部家当现在是七两八十五钱,这笔钱虽然能支撑她短时间内饿不死,却不能支撑她做其他事情。
      
      无论什么朝代,只能混个温饱的底层人民,日子都不好过啊。
      
      得赶紧想办法赚钱,要不然她隐于市井搞绘画创作的梦想估计是完不成的,毕竟买画纸,买笔,买颜料等等等等,没有一样是不耗钱的。
      
      差的东西不想用,好的东西又很贵,品味上去了,经济水平跟不上,古往今来的艺术生都很苦逼。
      
      林悠收拾好荷包以后就去厨房盛粥,两人随便喝了一碗粥果腹。
      
      晚饭后,韩霁仍坐在圈椅上看星星不愿回屋,林悠也觉得睡觉太早,便问韩霁借了文房四宝,半趴在石阶上,借着屋梁下悬挂的灯笼光线画着什么。
      
      韩霁见她那庞大的一团趴在那里,好奇她在干什么,又不好意思问,就那么等到她画完坐起身,大概是弯腰太久,林悠不住捶腰捏脖子。
      
      至此,韩霁才看见林悠趴在那里竟是画了一副画出来,一副简单用笔尖勾勒出形态的画,光线不好,看不清具体是什么。
      
      但林悠看起来还挺满意,目光始终在那副画上巡梭,韩霁忍不住问:
      
      “你学过画?”
      
      “啊,大学学的……”林悠察觉下意识的回答有问题,赶忙改口:“呃……我是说跟先生学的。”
      
      见韩霁面露狐疑,林悠又道:
      
      “我在外面就是帮一个画壁画的老先生做工,我偷偷学的,他不知道。”
      
      韩霁不置可否,对林悠伸手,想瞧瞧她画了什么。
      
      林悠画的老杨今天修补的壁画,用的是工笔画技法,这时代应该还不怎么流行,怕被韩霁看出破绽,于是说:
      
      “画得不好,别看了。”
      
      韩霁也不勉强,收回手后就去拿拐杖,林悠将画折好藏入衣襟,迅速上前把替韩霁把两只拐杖竖起来扶好。
      
      看着韩霁进房后,林悠去厨房烧了热水,分了一半给韩霁擦洗身子,留一半自用。
      
      艰苦的环境、臃肿的身材,每一样都让她很苦恼;
      
      只能放平心态,洗洗睡了,期盼明天会更好;
      
      然而命运之神并没有听见林悠的睡前祷告;
      
      第二天一早;
      
      就给了她一个暴击的警告!
      
      “林九娘!你给我出来!”
      
      林悠早早醒来,出门买了昨天被吴凤霞吃掉的肉饼,拿回来捂在厨房,等韩霁起来吃。
      
      她自己则忍着腹中饥饿,喝了一大罐清水就回到房间,快走热身后,在铺着布的地上努力做她从前很擅长的普拉提,因为林九娘的身材限制,很多动作林悠现在都做不好,减肥之路,任重道远,必须日复一日的坚持与练习才行。
      
      今天不用上工,林悠也不用赶着出门,运动可以多做一会儿。
      
      但是,当她好不容易摆好一套动作,准备收核心时,却被一阵杂乱无章的敲门声打断了。
      
      “林九娘!你个小贱人给我出来!”
      
      门外那人,一边狂敲大门一边骂人,就那声音的穿透力、传播力,足以覆盖两千户的小区。
      
      林悠擦了把汗,脖子上挂着汗巾去开门。
      
      门刚打开,一个中年女人就冲了进来,劈头盖脸就想打林悠的巴掌,被林悠反应迅速的闪开,使得那女人的巴掌直接砸在了门板上,听声音应该挺疼的。
      
      林悠认出来人是林九娘的舅妈王菊花,这个女人凭一己之力在林九娘短暂的人生中留下了巨大的阴影面积,每回出场都是刻薄暴躁的形象,今天也不例外。
      
      王菊花捂着自己砸在门板上的手,怒不可遏的指着林悠的鼻头叫骂:
      
      “好你个吃里扒外的小贱人,连我都敢打!”
      
      林悠的运动时光被打断,又听这个女人一口一个小贱人,心情很不爽:
      
      “你砸了我的门就说我打你,回头你走路上摔了,是不是还得怪官府开了路啊?”
      
      因为王菊花女士的大嗓门,现在周围邻居和路人都听见了她家门前的动静,纷纷探头驻足观望,不管什么时代,老百姓吃瓜八卦的心态都是一样的。
      
      王菊花女士没想到会被怼,抬手又想打林悠,这回被有所准备的林悠给挡了回去。
      
      没打到人,王菊花急了:“小畜生,翅膀硬了是不是?”
      
      林悠是受过文明教育的,深谙不跟赖子对骂的道理,耐着性子问:
      
      “您这一大早的撒什么泼?上门骂我也得有个理由吧。”
      
      见林悠退了一步,王菊花女士高|潮了:
      
      “我撒什么泼?你这小畜生有种做那种丑事,还怕我来撒泼?”
      
      林悠双手抱胸,忍着怒火与她分辨:“我做什么了?”
      
      “你明知道春雷和凤霞订了亲,你这小骚|货还处处勾引,怎么着,你还想踩着凤霞去给人当个小二房吗?真是不要脸!贱胚子!呸!”
      
      王菊花骂的有鼻子有眼,要不是林悠记得自己做的事,简直要怀疑这是不是真的了。
      
      她勾引谁?刘春雷?
      
      林悠飞快的用膝盖想了想王菊花为什么会这么说,很快得出结论——定然是昨天吴凤霞被林悠赶出去,气愤不已,到王菊花面前挑拨告状。
      
      关键这姐姐告状就告状,她居然用自己的未婚夫来造谣,她是嫌自己的头上不够绿,生活不够刺激吗?
      
      “舅妈。”
      
      林悠语重心长的叫了王菊花女士一声:
      
      “您也活到这把年纪了,说话做事前能不能多动动脑子?我这个体型,连成亲都是靠人家抵债强迫来的,您要说我对刘春雷用强也就罢了,您说我勾引他?瞧不起谁呢!”
      
      林悠的话再次让围观的人发笑,大家好像忽然间觉得,这个成天在家里吵吵嚷嚷,跟她相公撒泼的胖妇人真实得有点可爱。
      
      王菊花女士语塞,好半晌才啐了林悠一口:“呸,真不要脸!”
      
      “我是不要脸,可我也知道对自己的男人要从一而终,认定就认定了,到死我都不变心。不像有些人,这边跟刘家米铺的少东家订亲,那边还托媒人去问周家郎君彩礼几何!三心二意,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令人不齿!”
      
      刚才王菊花上门,围观的人已经把人物关系捋清楚了,安阳县就这么大,看热闹的人也都知道她的身份和来历,听了林悠的话后,议论纷纷。
      
      怎么这吴家女儿跟刘家订了亲,还去问周家要彩礼吗?虽说没正式成亲,那也不能这么干啊!
      
      王菊花见周围人全都开始指责她,顿时有点慌,于是立刻亮出了她的绝活——滚地撒泼。
      
      “哎哟喂,这挨千刀的小贱人胡说八道哇!她爹娘死的早,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她长大的,谁知养了个没良心的小贱种!我的命好苦哇,摊上这么个狼心狗肺的臭东西哟!老天爷怎么不降道雷把她劈死呀——”
      
      王菊花席地坐在林悠家门口,开始了口无遮拦,史诗级的骂街。
      
      林悠看着王菊花在那哭天抢地的撒泼,尴尬的脚趾都能抠出三室两厅。
      
      眼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对于这种无赖撒泼的行为,你如果做不到跟她一样放飞自我,跟她脸对脸嘴对嘴针尖对麦芒般互相喷的话,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别理她。
      
      因为你和这种人理论是行不通的,这种人在决定撒泼的那一瞬间,脑子里就已经编好了无数污蔑指责你的谎言,你和她讲道理,她和你耍无赖撒泼,最后就是把事情越弄越乱,脸越丢越大,膈应个半死,事情还没解决,名声和脸面都丢了,得不偿失。
      
      所以,‘不理她’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让她空有满腹污言秽语,没有人接戏她施展不出来,独角戏不好唱,过会儿她自然而然会消停下来。
      
      于是,林悠在王菊花女士哭天抢地指责林九娘如何如何不孝顺的时候,毅然决然的把自家大门给关上了。
      
      关上门以后,虽然还能听见外面的声音,但总归要清净一些。
      
      林悠深深叹了口气,为林九娘的短暂可悲的一声感到不值得。
      
      一回头,看见韩霁正拄着拐杖站在房门口,他住的是正房,院子内外发生的事情都瞒不过他。
      
      林悠尴尬一笑:“吵醒你了?”
      
      韩霁眉峰一挑算是回答,林悠干咳一声说:“我,我早上去买了肉饼,你先洗脸,我给你拿。”
      
      林悠往厨房去,可刚走两步就听韩霁问:
      
      “她说的是真的吗?”
      
      林悠不解:“什么?”
      
      韩霁比了比门外,王菊花女士的声音穿透力相当厉害,关上门依旧能听得一清二楚。
      
      “你真的是她拉扯大的?”韩霁问。
      
      林悠愣了愣后,立刻反驳:“怎么可能!我娘死的时候我都九岁了,哪用得着她拉扯我?”
      
      说完后,林悠气鼓鼓的进厨房,从锅里盛了一碗昨晚剩的稀饭,再把捂着的两个肉饼装进盘子里,配上一点佐粥小菜给韩霁端过来。
      
      外头王菊花还在继续骂,她边骂林悠就边跟韩霁解释:
      
      “听她鬼扯。我娘死了以后,每天天不亮她就喊我起来干活儿,我九岁就要做他们全家人的一日三餐,还要给他们洗衣服。”
      
      “他们对我动辄打骂,哪有半点骨肉亲情?就是外头雇的丫鬟婢子日子也比我好过。”
      
      “也不想想,他们住的房子都是我爹买的,趁我娘病重,花十两银子就把一座两进院子买了去,我娘临死前还指望他们对我好……”
      
      韩霁边吃早饭边听林悠抱怨,见林悠把切好的肉饼放在自己面前,而她自己只喝稀粥,外头的叫骂敲门声仍在继续,韩霁对林悠问:
      
      “你舅舅用十两买宅子的时候,可签契了?”
      
      林悠想了想,点点头:“签了啊。正因为签了契,我才拿他们没办法!”
      
      她舅舅当时肯定也知道十两银子买宅子的口头约定不保险,所以才坚持跟林悠的娘签了卖屋契。
      
      “契呢?”韩霁问。
      
      “这儿呢。”林悠拍了拍自己衣服里的宝贝荷包说。
      
      韩霁想起昨天她还自己欠条的时候,荷包里还有另外一张纸。
      
      他想了想,将筷子放下,优雅的对林悠伸出手:
      
      “可以给我看看吗?”
      
      

  •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本章继续发红包,截至明天更新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