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第三章
      
      因为受伤,韩霁消沉了几日。
      
      这几日真真叫度日如年,既要忍受身体上的疼痛和邋遢,还要处处防着林九娘那恶妇觊觎自己。
      
      幸好那恶妇这几日没再冒犯他,不仅如此,连出现在他面前都很少,除了送饭送药倒夜壶的时候会出现,其他时候韩霁基本上瞧不见她的人影。
      
      这确实让韩霁稍微松了口气。
      
      再说林悠这几日在忙什么,自然是在忙林九娘原来的工作。
      
      是的,林九娘是有工作的。
      
      林悠穿的这本书是架空,架空的朝代叫西宋,皇帝也姓赵,作者设定的社会背景和人物风貌大多数都是架的北宋时期。
      
      在这里,普通人家的女人也是可以出门找工作自力更生的。
      
      林九娘就是如此,她仗着自己的体型和力气,在一个画匠那里找了份工作,专门给画匠搬送墨汁和颜料,不是天天有活儿,但有活儿的时候就必须要去。
      
      那画匠是个画壁画的老人,周围人叫他老杨,老杨祖传给人画壁画,修壁画,补佛像等等,有在低处的,也有在高处的,总之要来来回回、爬上爬下取墨,他年纪大了腿脚不好,有活计的时候就把雇的人叫过去给他送墨。
      
      林九娘做的就是这个。
      
      不知是不是天注定,林九娘这工作居然跟林悠的专业有点关联,虽然只是个给画匠送墨的小工,但至少跟画有点沾边。
      
      林悠上大学的时候就喜欢研究一些古壁画,大多是通过书籍看,很少有机会这么近距离的观赏,而且还不是那种斑驳的历史遗迹,是真正的古人所绘壁画。
      
      跟现代的壁画不同,古代的壁画颜色没那么多,不是很鲜艳,老杨的画不算精美,但胜在构图准确,寥寥数笔,稀颜淡彩,也能叫画中物跃然其上。
      
      “胖子!发什么呆,墨没了。”
      
      站在□□上的老画匠略暴躁的喊林悠,刚才他已经喊过两回,林悠沉醉在他的画中没理他,急了直接喊她‘胖子’。
      
      这回林悠反应过来了,赶紧给他取墨送上去。
      
      她力气大,身材肥硕,爬上另一只□□时,□□发出吱嘎吱嘎的抗议声。
      
      “给。”林悠把手里的墨倒进老画匠挂在□□上的墨桶。
      
      老杨瞥了她一眼,问:“听说你刚成亲的小相公腿断了?”
      
      “啊?”林悠愣了愣后,木讷点头:“没断,就伤到了。”
      
      老杨只是随口问了句,并不是真的多关心她的家事。
      
      林悠在□□上看着老画匠运笔,忍不住问:“师傅,您这……”
      
      话没问完,老杨就斥道:“谁是你师父!别瞎叫!”
      
      林悠这才想起这时代‘师傅’二字不是满大街都可以叫的,古人对师徒名分看得极重,这才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说法。
      
      “对不住,先生。”林悠大方道歉,问:“我是想问,您这壁画手艺是家传的吗?”
      
      老杨过了好一会儿才漫不经心回了个字:“嗯。”
      
      “那您儿子也干这行?”林悠秉着跟艺术家闲聊的劲头问道。
      
      谁知老杨忽然来了气:“管什么闲事!下去拿墨!”
      
      林悠吓了一跳,不敢再问。
      
      这幅壁画在街角土地庙的外墙上,是一幅劝人信佛的画,历经风雨后,有些地方破损了,需要修补一番。
      
      老杨虽然脾气不太好,但从来不拖欠工钱,一趟工做完就结钱,今儿正好结算,林悠从老杨手里领了八十钱,约好下回做工的时间地点,林悠就回去了。
      
      路上绕去了木材铺子,前两天订做的两只木头拐杖正在晒清漆,还要等一会儿才能拿,林悠付了二十钱后,跟店老板说去街上逛逛,过会儿来取。
      
      她所在的地方叫安阳县,从地理规划来看属于扬州路,距汴京挺远的,据说牛车走至少得四个多月,骑马可能会快点,但林悠不会骑马。
      
      林悠想去汴京,不是没有机会,只要她慢慢的狗到韩霁考中状元,按照剧情韩霁会接她去汴京的。
      
      只不过,林悠不是林九娘,她会更惜命一些,去了汴京绝对不会上街去跟卖猪肉的打架。
      
      她是这么考虑的,现阶段跟韩大佬把关系缓和下来,至少维持个表面情义,最好以后韩大佬能把她当朋友相处。
      
      等到将来他考中状元去了汴京,开启他自己的人物主线,林悠就跟他分道扬镳,让他跟女主团团圆圆,潇洒快活去,她自己留点小钱儿,隐于市井中画画画,养养花,过过小日子也挺好。
      
      毕竟这里古代的画画素材实在是太多了,作为一个爱好古画的美术生,觉得就这样做一辈子画中人也挺好。
      
      打好了小算盘,林悠特意转到李家饼铺去买了两个刚出炉的肉饼,用油纸包好,搓过的细麻绳仔细系上,用她那根胖胖的手指拎着往木材铺子去取拐杖。
      
      经过这些天的努力,韩大佬已经慢慢对她送过去的水和食物不那么排斥了,所以今天决定给韩大佬加个餐,为两人重修于好之路添砖加瓦。
      
      取了拐杖,拎着肉饼,林悠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迎着夕阳返家。
      
      远远就看见自家大门开着,林悠记得她出工的时候把门带上了,难道是韩霁下地走了?
      
      林悠加快脚步跑回去,进门后直奔韩霁房门,见他好端端坐在床头看着林悠离家时给他随手找去解闷的书。
      
      “你出去了?”林悠对房中韩霁问。
      
      韩霁抬眼看她,摇了摇头。
      
      经过几天的相处,现在林悠对韩霁说话总算不用吼的了。
      
      可不是韩霁下床开的院门,那会是谁?
      
      林悠正纳闷,就见隔壁自己的房间走出个妙龄女子,林悠认出是林九娘的表姐吴凤霞,她比林悠大一岁,小时候挺照顾林九娘,每回林九娘的舅母打人时,表姐最后总会站出来替林九娘说几句好话,所以林九娘很听这个表姐的话,把她认作亲人。
      
      “九娘,你怎么才回来,我都等你半天了。”
      
      表姐一脸埋怨,忽然看见林悠手里拎的油纸包眼前一亮,不由分说就抢了过去,毫不客气的拆开纸包。
      
      “李家饼铺的肉饼?这么烫,刚出炉的吗?”表姐问。
      
      林悠眼巴巴看着自己给韩大佬带回来加餐的肉饼到了表姐手里,想抢回来,又怕坏了林九娘的人设,只得抱歉的往房里的韩大佬看去一眼,没想到韩大佬正好也在看她,两人目光短暂相接,林悠吓得赶紧收回目光,招呼大口大口吃着她肉饼的表姐到院子里坐。
      
      “表姐过来怎么不说一声?”
      
      林九娘把吴凤霞认作是最亲的人,当年舅母要把她嫁给地主员外做小妾的事情,就是吴凤霞悄悄告诉她的,林九娘很记她的恩情,所以对她比对其他人都要客气几分。
      
      吴凤霞在两只肉饼上各咬了一口,佯做伤心:
      
      “咱俩什么关系,我来你这里还要事先说吗?”
      
      林悠在心中暗骂,这茶也太绿了,真不知林九娘是怎么忍她的。
      
      吴凤霞见她不说话,指了指屋里,小声对林悠问:
      
      “你相公真受伤了,还是躲懒不想干活儿?我跟你说,有些读书人肚子里弯弯绕绕,可坏了。”
      
      林九娘的舅舅是跟那恶仆联手坑害韩霁的,那恶仆肯定没敢告诉她舅舅韩霁的真实身份,只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被家里赶出来的读书人,她舅舅才敢对韩霁下这么重的手。
      
      林悠耐着性子问:
      
      “他腿脚真伤了,不是躲懒。你今日来到底是为什么呀?”
      
      这是林九娘逼婚韩霁后,吴凤霞第一次登门,肯定不会只是来看看她。
      
      果然,吴凤霞把啃过两口的肉饼放下,对林悠伸手,林悠不解,吴凤霞说:
      
      “还不是我娘,她算着你的工期呢,知道你今儿领工钱,让我过来跟你拿,她说钱留你身上,你大手大脚花用掉了,今后有个三灾六病的没人照料,她替你存的钱就能派上用场。”
      
      林悠听完,骂娘的心都有了。
      
      这家人是哪儿来的脸跟林九娘要钱?
      
      鸠占鹊巢住着她家的宅子,从小对林九娘动辄打骂,还想过把她卖了,出嫁前,林九娘在外做工的钱,她舅母就要讨过去,如今她都出嫁了,舅母居然还要来讨,什么道理!
      
      吴凤霞瞧着林悠脸色不对,精明的眸子一转,说道:
      
      “哎呀,你就随便给点应付应付,我娘那个人你知道的,若你一分不给,明儿她就能到你这儿来闹个天翻地覆,你只当给俩钱儿打发打发叫花子,我回去替你说说好话,就说如今行情不好,那老头少给你工钱了,我娘肯定信我的。”
      
      吴凤霞一副‘我可是站在你这边,为了你好’的架势。
      
      林悠算是明白她的套路,她和她娘一个红脸一个白脸,把林九娘耍得团团转,可怜林九娘自小父母双亡,舅舅舅母没指望,只有一个表姐肯对她流露善意,不管这善意是真是假,都曾慰藉过林九娘渴望亲情的心,所以她才会任吴凤霞对她予取予求,选择性眼盲,相信她说的这些花言巧语。
      
      “我没钱。”林悠懒得废话。
      
      吴凤霞脸色僵了僵,往桌上两个肉饼看去,意思是:你没钱还买肉饼?
      
      虽然脸上还有笑意,但明显淡了很多,往日若是吴凤霞这幅表情看着林九娘的话,林九娘定然要害怕的,不是怕吴凤霞伤害她,而是怕吴凤霞今后不理她。
      
      “九娘,你别让我难做啊。我娘的脾气上来,可是连我都要打的,你不会想看着我被打吧。多少给点儿,好让我回去交差。”
      
      见林悠不为所动,吴凤霞又说:
      
      “咱们是亲姐妹,我与你说实话吧。我娘让我来跟你要钱,确实不是替你存的,可也是没办法。如今世道不好,我爹好赌你知道的,家里的钱都给他拿去输光了,我家都好几天没吃上肉了,阿亮才那么大点儿,天天在家嚎,我都给他嚎厌烦了。好九娘,你就看在咱们亲姐妹自小要好的份上,帮帮我们吧。”
      
      

  •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本章继续发红包,截至明天更新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