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领证 ...

  •   简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呆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他老婆……好像就是我?
      
      原地爆炸。
      
      “谁害羞了!”简然梗着脖子,大大方方地说,“老板,你可以把这照片放大十倍,挂在最显眼的地方,我一点意见都没有!”
      
      店主大喜过望,“谢了老弟!”
      
      男生有些意外,“你认真的?”
      
      “怎么,”简然斜眼看他,“是不是玩不起。”
      
      男生笑了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开心就好。”
      
      店主和修图师亲自送他们走出照相馆,还不忘送上他们最真挚的祝福。
      
      “祝两位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新婚愉快,早生贵子!”
      
      简然嘴角一抽。两个男人怎么生,你生一个给我看看!
      
      他其实有些后悔了。但在那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输掉气势。要知道他是代表整个简家在战斗,他的名节是小,简家的脸面是大。反正这家照相馆离学校远的一逼,应该不会有熟人来……吧。
      
      见简然一直皱着眉,男生贴心地表示:“你要是后悔了,现在还来得及。”
      
      简然十分装逼地说:“我从不后悔。”
      
      资料准备齐全,两人很快就进了民政局。
      
      简然有些茫然:“然后呢,该干嘛。”
      
      男生正在用手机查阅结婚登记指南,“我们应该要各填一份结婚登记声明书。”男生四处看了看,“你去领两份,我在这等你。”
      
      简然不满,“为什么是我去。”
      
      男生靠着柱子,打了个哈欠,“我腿脚不方便,医生让我少走路。”
      
      简然怀疑:“我看你纯粹是懒的。”
      
      “啊,”男生低低一笑,“被你发现了。”
      
      简然继续嘲讽:“你这么懒,还亲自来领证啊?”
      
      男生一脸惋惜,“我也想让人替我,但是听说领证必须要本人到场。”
      
      “……”
      
      他现在逃婚还来得及吗?简然认命地走向柜台。
      
      结婚登记声明书分为两部分,简然填完自己的信息,催促旁边的人:“你快点,写完交换。”
      
      男生抬眸看了他一眼,仍然保持着龟速。
      
      折腾完表格,把资料交给工作人员检查,两人被带到了登记大厅,等到叫号。
      
      大厅装饰得让人一言难尽,墙上贴着紫粉的玫瑰花,红通通的大爱心,“爱你一生一世”之类的土味情话,简然看了一眼就觉得辣眼睛。除了这些,还有几处《婚姻法》的节选,简然对这些有点兴趣,站在墙前研究着。
      
      男生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坐在他旁边的准夫妻看了他很久,男方凑过来和他搭话:“哥们儿,你也来领证啊。”
      
      男生收起手机,“嗯”了一声。
      
      女方笑道:“小哥哥长这么帅,老婆一定也很漂亮吧?怎么没看见她,去洗手间了吗?”
      
      男生抬手指了指专心研究《婚姻法》的简然,“在那呢。”
      
      男方受到了惊吓,“卧槽——”
      
      女方瞪了自家老公一眼,“都9012年了,同性结婚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她朝男生甜甜一笑,“小哥哥,你老婆超帅的,你们超般配!”
      
      男生抿唇一笑,“我也这么觉得。”
      
      这时,机械的广播声响起:“请99号来宾到9号登记处办理业务。”
      
      男生看了一眼手里的号码条,站起身。
      
      “简然。”
      
      “说。”
      
      “到我们了。”
      
      每个登记处是单独的隔间,简然走进去的时候,心中涌起一阵悲凉。
      
      他人生的第一次结婚,就这么交代出去了。
      
      工作人员再次核对他们的资料,确定无误后,神情严肃地问:“请问你们是自愿结婚的吗?”
      
      男生:“是的。”
      
      工作人员把视线转向简然。
      
      简然:“……是。”
      
      工作人员点点头,递给他们两本册子。“请你们一起宣读誓词。”
      
      简然翻开册子,看到上面的国徽和国旗,忽然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件非常庄重的事情。他不由地挺直了腰背。
      
      工作人员:“两位开始吧。”
      
      简然和男生同时开口:“我们自愿结为夫妻,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共同肩负起婚姻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互敬互爱,互信互勉,互谅互让,相濡以沫,钟爱一生。”
      
      念完之后,简然脸都是烫的。
      
      这都是什么事啊。
      
      工作人员面带微笑,在新鲜出炉的结婚照上盖下婚姻登记专用章,“二位已经结为合法夫妻了,恭喜你们!”
      
      简然接过红通通的本本,看都没看,直接塞进了口袋里。
      
      走出登记大厅,简然脸上的热度才有所消退。
      
      男生走得比他慢,边走边翻看结婚证,垂着纤长的睫毛,鼻梁挺直,怎么看怎么好看。
      
      从现在开始,这个人就是他简然的合法配偶了。
      
      但是简然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简然问完,忍不住笑出了声。在民政局问老公的名字,这种骚操作放眼全国估计只有他一个人做得出来。
      
      男生眼皮微抬:“自己看。”
      
      “……”简然拿出结婚证,直接翻到中间那页,一眼就看到了男生的信息。
      
      姓名:任青临
      
      性别:男
      
      国籍:中国
      
      出生日期:200……
      
      简然目瞪口呆。
      
      这任青临,竟然比他还小一岁,才刚刚过法定年龄。
      
      简然心情复杂,“你这刚高考完呢。”
      
      任青临点点头,“是呢。”
      
      这个时候简然也不忘占便宜,“那你得叫我哥。”
      
      任青临嘴角掀起一点弧度,“不是应该叫老公吗。”
      
      简然好不容易退下去的热气又冒了上来,“不许叫!”
      
      任青临“哦”了一声,语气轻快:“那……简然哥哥?”
      
      简然愣了三秒,冷静地说:“你好骚啊。”
      
      任青临倒是很谦虚:“还行吧。”
      
      事情办完了,简然和任青临在门口告别,那个叫许哥的男人也在。听到简然要走,许哥忙道:“你这就走了?”
      
      简然反问:“不然呢?”
      
      许哥看向任青临,“青临,你妈不是让你带人家回家里吃顿饭吗?”
      
      简然一听头都大了。回什么家,吃什么饭!这些人怎么都不遵循形婚基本法的!
      
      “不用麻烦了,”简然说,“我晚上还约了人。”
      
      许哥不能理解,“今天是你们的大喜日子,你还约了别人?”
      
      简然一时语塞:“呃……”
      
      任青临憋着笑,“许哥,简然是真的有事。”他顿了一顿,“他约了学校的导师。你总不能让他放导师鸽子吧。”
      
      简然立刻点头,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就是这样。虽然结了婚,但我还是学生,应该以学业为重。”
      
      “那倒是。”许哥“嗐”了一声,“反正以后机会多的是。简然要去哪个大学,我送你?”
      
      “不用,”简然果断拒绝,“我已经叫了车。”
      
      许哥没再勉强,对任青临说:“那我们走吧,先去医院。”
      
      任青临:“医院?”
      
      “你昨天那下扭得不轻,你妈让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任青临笑笑:“没事,我现在挺好的,走路也不怎么疼。”
      
      简然瞅了一眼任青临的长腿,搞不明白他到底哪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
      
      “那我们先走了。”任青临晃了晃手里的结婚照,“再见,哥哥。”
      
      简然:“……”
      
      许哥意味深长看着这对新婚夫夫:年轻人,真会玩。
      
      简然打车去了室友家。
      
      室友沈子骁是北京土著,父母长期出差国外,家里就他一个人。简然到的时候,沈子骁正在一个人吃麻辣小龙虾,还是保姆给简然开的门。
      
      沈子骁把一次性手套丢给简然,“再不来你就只有吃虾头的份。”
      
      简然看着餐盒里红油油地一片,凉凉道:“小心今晚一泻千里。”
      
      “艹,你非得在我吃饭的时候说这个?”
      
      简然佯怒,“你简哥不能吃辣!”
      
      沈子骁嗤笑一声,“不辣的放在锅里保温,自己去拿。”
      
      保姆说:“我去拿,外面天气热,简然坐下歇歇,喝点水。”
      
      “谢谢阿姨。”简然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抽出一双鞋,丢给沈子骁。“香港也没货,我托人在国外带回来的。”
      
      沈子骁扬扬眉,“谢了啊简哥。”
      
      消灭完小龙虾,两人边喝酒边看直播。
      
      沈子骁问:“怎么突然提前回来了?”
      
      简然哼笑:“你猜,猜对我叫你爸爸。”
      
      “谈恋爱了?”
      
      “……”简然静了一静,“子骁何出此言。”
      
      沈子骁耸耸肩,“咱们寝室不是有个现成的例子吗。”
      
      简然这才想起来,他的一个室友为了早点和女朋友团聚,暑假过了半月就回了学校,现在估计正和女朋友在出租屋里浓情蜜意。
      
      沈子骁端详着简然的脸色,“该不会真的被我琢磨对了吧。”
      
      简然“呵”地一声冷笑。
      
      沈子骁来了兴趣,“真的假的啊,是哪个妹子,我认不认识?可以啊简然,这么大的事都不和我说,不把我当兄弟是不是。”
      
      “不是谈恋爱,”简然纠正他,“也不是什么大事。”
      
      沈子骁喝着啤酒,向简然投去询问的目光。
      
      简然轻描淡写道:“就是去领了个证。”
      
      “噗——”
      
      沈子骁一口啤酒喷得老远,幸好简然反应快,兔子一样地跳了起来,他的T恤才幸免于难。
      
      “什——什么证?”
      
      简然臭着一张脸,“结婚证啊,还能是什么证。”
      
      “还能是驾驶证啊,计算机二级证啊……不是,到底怎么回事?”
      
      简然直接把结婚证甩到了沈子骁面前。
      
      沈子骁颤颤巍巍地翻开结婚证,“简然,任青临……两男的?!!!你你你你——”
      
      简然耐着性子给沈子骁解释:“你还记得我之前吐槽过的堂姐吗?”
      
      沈子骁勉强回忆了一下,“爱上凤凰男,然后离家出走的那个?”
      
      “嗯。这婚,我是代她结的。”
      
      沈子骁听完简然的讲述,唏嘘不已,“这种好事居然被你撞上了,你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简然以为自己听错了,“好事?”
      
      “车,房,股份……”沈子骁指着照片上任青临的脸,酸成了柠檬精,“还有一个这么帅的老公。”
      
      简然太阳穴突突地跳,“你别乱叫。”
      
      沈子骁白了他一眼,“都合法了,还不让叫?”
      
      “要叫也是我叫,你叫什么。”简然说完,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赶紧止住了这个话题。“你真的觉得他帅?”
      
      “你不觉得?”
      
      简然瞄了一眼,“也就……还行吧。”
      
      沈子骁揶揄道:“不是我说,如果这任青临来了咱学校,你校草的位置八成要保不住了。他是不是比你高?”
      
      简然心里憋着一股气,“身高不是重点。我和他风格不一样,不能比。再说选校草不是要投票么,我不一定会输。”
      
      沈子骁失笑:“行,不比,我简哥最帅了。去我房间打会儿游戏?”
      
      由于天气太热,两人懒得出门,白天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宅在家里打游戏,到了晚上才会在小区附近打打球,游个泳,吃吃夜宵。
      
      简然没有白吃白住,出去的时候都会主动买单,其实光他送沈子骁的那双鞋都有小一万。
      
      暑假末,两人飞去海边玩了几天,回来的时候都晒黑了一圈。简然还发了一个朋友圈,自己小腿的照片,配上文字:看你简哥黑不黑。
      
      朋友圈发了几分钟,评论和点赞就已经过了百。
      
      母上大人:蜜月玩得开心点,记得涂防晒。
      
      某学姐:不露脸还好意思发朋友圈。【鄙视】
      
      季源希:简哥是在泰国吗?能不能帮我女朋友代购点化妆品回来。
      
      沈子骁:想看简然穿夏威夷大花短裤的,请私聊我。
      
      .R:不够黑,但是够长。
      
      ……
      
      简然:???
      
      好像混进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简然气得牙疼,思考着怎么回复杀伤力最大,突然看到界面上又多了一条回复。
      
      母上大人回复.R:然然随我,腿长,呵呵。青临,在泰国玩得开心吗?
      
      “……”简然倒吸一口冷气,他差点忘了,老妈是有任青临微信的!在事态恶化之前,简然果断地向任青临屏蔽了自己的朋友圈。
      
      简然露出笑容,很好,世界安静了。
      
      微信的提示音响起,简然笑容一僵,点开了消息。
      
      .R:原来,我们在度蜜月啊。
      
      .R:我怎么不知道。【微笑】
      
      

  • 作者有话要说:  然然:我觉得你在开车,并且我有证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