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小明星(12) ...

  •   姜兮扮演的谢婉仪,正手捧着暖炉在雪夜里行色匆匆,身后只跟着双儿一个丫鬟。一时辰前,有人给谢婉仪通风报信,太子元正与一个女人在烟花会上于德兴楼私会。
      
      “放烟花了!”
      
      “哇,快看!烟花真美!”
      
      街巷两侧,稚子们停下嬉戏玩耍的脚步。他们侧着头懵懂地看着夜空里绽开的烟花,发出奶声奶气的称赞声。
      
      谢婉仪失神。若是当初她没落胎,她的孩子也该能跑会跳了。
      
      谢婉仪怔怔地望着那群稚子,踩着雪的鞋一滑。
      
      “小姐小心。”双儿上前一步,扶住了她。
      
      谢婉仪收回视线,继续向前走着。
      
      她拐过一个弯,进了一个小巷,第八间铺子就是德兴楼。
      
      “贵人是坐厅堂还是包间儿?”小二迎了上来。
      
      “我家小姐听说翠竹这厢风景好……”
      
      小二苦笑道:“翠竹已经有人了。翠竹旁的青松间风景也不差,贵人要吗?”
      
      谢婉仪垂下了如鸦羽般的睫毛。
      
      翠竹间有人了……里面的人会是太子吗?
      
      “那就去青松吧。”谢婉仪开口道,她攥着帕子的手愈发紧了。
      
      翠竹青松两间厢房只隔了一道屏风,谢婉仪和双儿全程没有出声。
      
      谢婉仪背对着屏风,听着身后你侬我侬的甜言蜜语,失神地望着窗外。
      
      “时候不早,我该回府了。”
      
      屏风另一头,男人站起身,离开了翠竹间。
      
      谢婉仪缓缓站起身:“双儿,把屏风拉开。”
      
      屏风渐渐拉开,谢婉仪对上了坐在翠竹间里,神情错愕的若梨。
      
      若梨与她未出阁时便有旧怨,谢婉仪成为太子妃后,与若梨见面次数渐渐变少。可她却没想到,若梨居然勾搭上了她的夫君。
      
      谢婉仪心中又怨又气,面上仍持着一副端庄体面:“元宵佳节,礼部侍郎的嫡女与外男私会。姚若梨,令堂就是这样教你礼节的吗?”
      
      裴幼瑶饰演的若梨猛地站起身,然而当她对上姜兮的那双黑眸时,气势不自觉地弱了三分。
      
      “谢婉仪,你家里人难道没教你别人的闲事不要管吗?”
      
      “闲事?”谢婉仪冷冷一笑,“太子元正是我夫君,夫妻本为一体,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管我的事,天经地义。”
      
      若梨惊道:“谢婉仪,你控制欲未免也太强了。”
      
      “作为夫妻,本该人人平等,互相相信,给彼此自由。”若梨道,“太子元正与我情投意合,与你何干?你自己生不出孩子,合着就该拴着太子一辈子,不允许太子喜欢别人吗?”
      
      孩子是谢婉仪毕生难忘的痛楚。
      
      谢婉仪盯着若梨的目光冷若冰霜:“姚若梨,你为什么总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耐心!”
      
      她朝着若梨步步逼进,直将若梨逼到退无可退。
      
      若梨身形一抖:“你,你要做什么?”
      
      裴幼瑶盯着面前已经完全入了戏的姜兮,心里没来由地升起几分恐惧。
      
      “我要做什么?”
      
      谢婉仪唇角划过一丝冰凉的笑,她高高地扬起手,再狠狠落下。
      
      就在落下的瞬间,姜兮瞳孔微缩。
      
      这一幕在拍摄时,本该是她假打裴幼瑶的脸,在她巴掌落下的刹那,裴幼瑶理应迅速转头,避开她的巴掌。
      
      而现在,裴幼瑶却丝毫没有转头的迹象,她盯着姜兮的眼中藏着几分挑衅。
      
      裴幼瑶是故意这么做的。
      
      今天是剧组开机第一天,很多媒体还留在剧组没有离开。
      
      要是让媒体拍到姜兮真打她巴掌的视频照片,裴幼瑶定会让公司顺势发通告,买热搜,再配个标题——“姜兮因旧怨借戏真打裴幼瑶,太心狠”。
      
      等通告一出,彻底坐实姜兮心狠手辣的名头,她倒要看看,姜兮能不能有脸在剧组里待下去。
      
      裴幼瑶想着自己几乎完美无缺的计划,心中得意,但那份得意,却在姜兮掌心触碰到她脸颊的迅速消散。
      
      “啪”,“啪”两声轻响,姜兮以肉眼可见的轻度力道,拍了拍裴幼瑶的脸颊。
      
      姜兮伸着纤细如葱的食指顺着裴幼瑶脸颊抵至她的下巴,然后食指微微用力,抬起了裴幼瑶的脸。
      
      “姚若梨。我这辈子,都不会将元正让给你。”
      
      裴幼瑶双眼睁圆。
      
      她千算万算,都没算到,在一旁导演的眼皮子底下,面对她使的小伎俩,姜兮居然敢直接抛开剧本,临场发挥。
      
      “金导,要不要喊停?”副导演很快发现了现场开拍的不对劲。
      
      “不用。”金铁目光炯炯地盯着拍摄显示器,自觉地压低了声,脸上带着笑意,“蒋烁,晚两秒进去。”
      
      姜兮捏着裴幼瑶的下巴,用力往一旁一甩,宽大的衣袖随着她的动作飘起。
      
      从再次进入翠竹间的蒋烁方向看去,就像是姜兮狠狠打了裴幼瑶一巴掌。
      
      裴幼瑶手足无措地缩在墙边,她的心思彻底乱了,她也不知该怎么接姜兮的戏。
      
      因为这段,姜兮演得和剧本完全不一样。
      
      “谢婉仪,你对若梨做了什么!”
      
      蒋烁话音未落,金铁立刻举着喇叭吼道:“卡卡卡。”
      
      姜兮立刻站直了身,朝着金铁的方向看去。
      
      裴幼瑶半靠着墙,半垂着头,她还未从慌乱中清醒。
      
      “你瞧瞧你演的是什么垃圾?是有害垃圾吧!”金铁吼道,“一点都不入戏,连点演员基本职业素养都没有!”
      
      裴幼瑶下意识看向姜兮。
      
      她想,导演一定是在骂不按剧本演的姜兮,这下姜兮铁定倒霉了!
      
      “还乱看别人!我说的就是你,裴幼瑶!”金铁骂道,“那么好一场戏,都他妈被你毁了!”
      
      “你会不会演戏?不会演就给我滚!大不了我再找其他人当女主。”
      
      裴幼瑶双眼瞪圆,不可置信地看向金铁。
      
      没搞错吧?导演居然骂的是她?
      
      “瞪什么瞪!”金铁见裴幼瑶想张口反驳,他立刻打断了她,“你有这功夫反驳瞪人,还不如好好琢磨琢磨你那破演技!”
      
      金铁是个糙汉子,拍戏拍的好,骂起演员来也丝毫不留情面:“我在地上撒把米,鸡演得都比你好!”
      
      金铁平时不怎么爱骂小姑娘,但是刚才他实在被气狠了。
      
      拍得正好好的,所有人都入戏的情况下,就裴幼瑶一个人掉链子,害得全剧组又得将这镜头重新补拍一遍,耗时耗力,搁哪个导演,哪个导演不生气?更何况是脾气暴躁的金铁!
      
      裴幼瑶站在原地,脑袋被金铁吼得嗡嗡响,她整个人有些发懵。
      
      刚刚金铁骂她演得比鸡还烂?他凭什么骂她?
      
      为什么金铁不骂姜兮?明明是姜兮突然自由发挥,才让她接不住戏,这根本不是她的错……
      
      裴幼瑶侧头看向一旁的姜兮。
      
      姜兮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微微偏了偏头。
      
      和煦的阳光洒在姜兮的半张脸上,脸颊浮现两抹红晕。她对着裴幼瑶眉眼弯弯,唇角上扬。
      
      姜兮笑得越开心,裴幼瑶就越气。
      
      “先休息五分钟,调整调整,一会儿重新拍。”
      
      长长的指甲勒得裴幼瑶手心生疼,她狠狠地瞪了姜兮一眼。裴幼瑶咬着牙,走向一旁的休息室。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