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一族之长和一村之长在外面也许不算什么。
      
      可是在这片地界里,族长和村长就是土皇帝,能够掌握所有人生杀大权的存在。
      
      王沛良现在的心态就像是那些仇富的底层人,对着那些拥有优渥条件的同龄人心里感到酸涩和嫉妒,但是一旦你给了他变富的机会,他自然会迅速的转变自己的立场,再无一丝仇富心理。
      
      更何况,对于王沛良来说,族长副手的职位,几乎让他瞬间就完成了跨阶的转变。
      
      好歹比别人多了一份眼界,最初的激动过后,王沛良就渐渐冷静下来。
      
      他告诉自己,不就是一个族长副手么,这只会是他的一个人生起点,而不是最终成就的终点。
      
      村子里换了新族长和村长,对于下面的村民们基本没有什么影响,只是以后解决纠纷问题需要帮他们做主的人换了一个人而已。
      
      王沛良想的还真没错,不管是族长还是村长这个职位,平时处理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而这样的事情,自然是用不着王淳之亲自出面的,他这个副手就直接代劳了。
      
      村里两个小孩子打架了,大人们就叫王沛良过去处理,还没等王沛良做好双方家长的工作,那两个挑起了大人矛盾的两个罪魁祸首又手拉手的,重新好了起来。
      
      ……
      
      这样琐碎的事件处理下来,王沛良觉得王淳之这个当族长和村长的还没秃呢,他就得提前喜迎地中海了。
      
      王沛良去王淳之家给他汇报情况的时候,正好看到一群长辈们从屋子里面走出来。
      
      见到王沛良,众位长辈们对他道,“好好干啊,良子。”
      
      “哎,一定的。”王沛良有气无力的回答道,和众人分开后就进了王淳之的房间。
      
      身为族长,王淳之身上自然也有事情做的,只是王沛良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他真是副手,只负责处理最底层的邻里纠纷。
      
      “族长,明天你就要上学堂了,东西都准备好了么?”王沛良尽职提醒王淳之道。
      
      “时间过去的这么快么。”一转眼三天的时间过去了,王淳之也该去王家学堂报道了。
      
      想到此,王淳之松了松自己的手骨,对王沛良道,“等傍晚了,你跟我去一趟祠堂。”
      
      祠堂内供奉的是祖宗的牌位,是村中重地加禁地,一年到头也开不了几次。
      
      就是开了,也没有女人进去的份,只有男人能进去。
      
      “族长,咱们去祠堂干什么?”王沛良疑惑道。
      
      “等你去了就知道了。”王淳之对他道。
      
      通过这几天的暗中观察,他已经大概摸清楚了王沛良的来历。
      
      这是一朵没有历经过外界风吹雨打,一直都处于温室和平环境中的花骨朵。
      
      傍晚,王淳之在前面打头,王沛良跟在他后面。
      
      祠堂的周边鲜有人烟,没谁会在自家老祖宗的牌位前议论家长里短,就算路过这里,村民们也会步履匆匆的快速离开。
      
      不知是不是因为天马上就要黑了的缘故,王沛良看着前方的祠堂大门,总觉得那像是一个会将他给吞没掉的黑洞一般。
      
      “淳之哥,要不我们明天白天来吧,天黑了来这里不好。”王沛良抓住王淳之一侧的宽大袖口道。
      
      “白天来这里可就没什么效果了。”王淳之声音不紧不慢道。
      
      “那我们来祠堂干什么啊?”王沛良咽着唾沫道,不知为何,心里面觉得毛毛的。
      
      尤其是真正进了祠堂里面,眼前的视线为之一暗,王沛良目光扫过祠堂内的几块牌位,心头顿时开始狂跳起来。
      
      就在这时,王淳之手中的油灯突然亮了,不是那种豆子大小的昏黄色火苗,而是那种非常渗人的惨绿色。
      
      绿色照亮他们的方寸之间,让王淳之面无表情的脸上平白多了一层惨绿荧光。
      
      一瞬间,王沛良心跳好似都跟着停顿了。
      
      “吱呀”一声,祠堂旁边的一个小门被打开,里面透着无尽的漆黑,还有一股刺鼻之极的血腥味传来。
      
      自然不可能有人会在祠堂里面杀猪,那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人的血腥味了。
      
      王沛良下意识的想要呕吐,却发现嘴巴被王淳之给强制的合上。
      
      “进去吧。”王淳之对着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不,我不要进去……”王沛良下意识的摇头拒绝道,上下牙开始控制不住的打颤。
      
      要是到现在他都没有意识到事情不对劲,那也就太蠢了。
      
      “我没在征求你的意见。”王淳之对他道。
      
      一股不容王沛良反抗丝毫的力道拉着他进去那个暗室,随后暗室的门被关上。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王淳之没有在外面,他也跟着进来了。
      
      呸,这算个屁的好消息啊。
      
      “淳之哥~,我应该没有得罪你吧?”王沛良绞尽脑汁的想道,他应该没有得罪过这位才来村子里面几天的大少爷才对。
      
      就算之前他心里犯酸,也从没有把心思告诉过任何人。
      
      “别害怕,我觉得我们应该坦诚相待一下。”说着,王淳之随手拉了一把椅子在王沛良身前坐下。
      
      看到王淳之示意,王沛良哆嗦着嘴皮子,也拉了一个椅子坐下,屁.股只沾了椅子半截,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
      
      “淳之哥,不,族长,村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没有隐瞒你什么事啊。”王沛良非常肯定道。
      
      王淳之笑道,“我说的是你穿越者的身份,你是从哪个时代过来的?”这幅弱不禁风,一吓就怂的性格,肯定和他不是同一时期的人。
      
      穿越者是王沛良心底深处最大的秘密,现在猝不及防的被人捅破,惊的王沛良嘴巴大张,连害怕都下意识的忘记了。
      
      古人是没有“穿越者”这个概念的,他们的普遍说法是“借尸还魂”。
      
      而只有穿越者,或者一定时期的人才会有这个概念。
      
      “难道,你也是……穿越者?”王沛良不禁激动道。
      
      王淳之:“你先乖乖的把自己的身世给交代清楚。”
      
      他的态度让王沛良心头一凛,心里面见到老乡的喜悦瞬间褪去不少。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一个世界估计也不能容下两个穿越者。
      
      他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露出的马脚,这才让自己在这场对决中直接落入下风。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的,毕竟王淳之的年纪并不比他大多少。
      
      这样想着,王沛良道:“……我记不得了,我只知道自己来自未来,家里面有非常的有钱,我好像是富几代来着,某天睡觉的时候,一睁开眼睛就来到这个落后而又愚昧的古代了。”
      
      “我原本是打算靠着科举改变自己的命运,说真的,哥,咱们两个穿越者与其自相残杀,还不如合作共赢呢……”王沛良小心翼翼道。
      
      “就凭你……”王淳之轻笑道,王沛良好似感受到了他的不屑。
      
      “我问你,你杀过人么?”王淳之逗他道。
      
      王沛良背后出了一身的冷汗,这才意识到,哪怕同样都是穿越者,对方却不像他一样是个根正苗红的守法好公民。
      
      “我没有杀过人,难道哥你杀过?”王沛良试探道,脑海中迅速闪过王淳之有可能的身份,无一不是刑法的对立面。
      
      “是啊,我杀过,所以你一个连人都没杀过的小鸡仔,配和我平起平坐么?”王淳之问他道。
      
      之所以会和王沛良挑明身份,是因为接下来他即将有动作了,这样一来,就不可能瞒过村民去。
      
      而王沛良身为一个穿越者,眼界摆在那里,他发现他身上的异常只是迟早的事情。
      
      如此一来,还不如他这边先下手为强呢。
      
      “那你说怎么办吧?”王沛良强自镇定道。
      
      “同为穿越者,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利益纠葛,我也不是非要置你于死地不可。”
      
      “这样吧,我给你一个选择,是选择臣服于我,还是选择永远的留在这个暗室中?”
      
      王沛良听后欲哭无泪道,“我难道还会和自己的小命过不去么?”
      
      “当然是选择臣服了。”
      
      “好,既然这样,那就把这颗种子服下吧。”王淳之当然不会因为王沛良口头上的臣服而轻信于他。
      
      身为一个木系异能者,他当然有控制人的手段。
      
      而落到王沛良的眼睛里,这就是王淳之在给他下“毒”。
      
      只是瞬间,王沛良就起身,准备夺门而逃。
      
      “刷、刷、刷”,暗室墙壁的灯光瞬间亮了起来,把这方空间给彻底的照亮。
      
      王淳之明明没有过来阻拦,可是王沛良却死活打不开暗室的门。
      
      这不禁让王沛良心中绝望不已。
      
      难道,他真的就要死在这个暗室里面了么?
      
      “看来你是想选择第二条路啊。”王淳之轻声道,没有收服王沛良,他心里面也不可惜。
      
      就在他准备杀了王沛良时,王沛良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身,从王淳之的手上把种子夺过去,一口吞到肚子里面。
      
      那一瞬间,王沛良真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想都没想,他就把种子给吞了下去。
      
      “不,我还是选择第一个选择吧。”王沛良对王淳之道。
      
      王淳之眸中危险至极的神色缓和下来,“算你小子聪明。”
      
      “以后如果背叛了我,那颗种子就会在你的身体里面生长发芽,就像这样。”说着,王淳之手上的油灯火苗突然变大,形成一颗巨树的模样。
      
      王沛良睁大眼睛,没有去想自己变成树人会是什么样子,而是下意识的泪如雨下般哭泣道,“为什么大家都是穿越者?你就有金手指,而我什么都没有?这不公平!”
      
      你说,他要是有一个金手指在身,也不至于落得这般境地不是。
      
      王淳之:“……”
      
      是他年纪太大,已经了解不了和平时期年轻人的脑回路了么?
      
      他道,“这并不是什么穿越赠送的金手指,而是我自身的异能。”
      
      “呜呜,你骗人,世上哪里有什么异能啊,还说不是金手指。”
      
      “你的世界没有,并不代表我来的那个世界没有。”王淳之对他道。
      
      “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还是从不同世界来的?”王沛良愣道。
      
      “我来自末世,是那个时空的最后一个人类。”
      
      所以,他真的很羡慕王沛良。
      
      如果生活很安稳,谁会愿意出去接受外界的风吹雨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