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老爷,我的意思是,现在琏哥儿还病着,他身边的人也都是用惯了的,是不是等琏哥儿好了之后,再处罚这些人?”
      
      现在的王氏可不是后来那个“菩萨”,要知道王氏年轻的时候,也是个能说会道,跟王熙凤一样的人物。
      
      “弟妹这话可是错了,若不是她们疏忽,琏儿哪里会病成这样?现在琏儿这个样子,我可是不敢再留下她们了。”
      
      “我们这样的人家,从来都是买人的,哪里往外赶人的!”
      
      贾史氏一看王氏那个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
      
      虽然心里暗怪王氏太蠢,这么容易就露出了马脚,但是却也还不得不更在后面帮她擦屁股。
      
      “母亲这话说的,我们哪里是在赶人,我们这是为了给老太太祈福,也是为了给家里积德。”
      
      张氏从来都不是蠢得,贾史氏都能看出来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
      
      之前不过是因为她有怀孕了,再加上要伺候老太太,没有过多的关注。
      
      而且在张氏看来,“虎毒不食子”,怎么说琏儿也是太太亲孙子,太太就算是偏心二房,也应该不会对大房的孩子下手。
      
      现在看来,是自己太过天真,竟然低估了太太的狠毒。
      
      她或许不会自己动手,但是在二房动手的时候,她却帮着二房抹掉那些小尾巴。
      
      这样一来,就不是她自己动手了,到时候心里的“愧疚”也就不会有了吧!
      
      在一想到若是没有今天的事情,那么自己的琏儿——甚至还有瑚儿,张氏全身的血都差点凝固住了。
      
      贾代善能够在边疆镇守这么多年,也不是没脑子的,怎么会看不出贾史氏和王氏之间的小动作。
      
      他之前不过只是以为贾史氏不过是不喜欢赦儿,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看着王氏对大房的孩子动手。
      
      还有王氏也是个狠毒的,竟然会对着孩子动手。
      
      这么想着,贾代善觉得一会一定要给琏儿请个好点的大夫看看,还有琏儿房间里的这些下人,加上她们家里的人,全部都“放出去”。
      
      “行了,既然是给老太太祈福,老大家的,你一会在从府里挑几房下人,凑个吉利的数字,全部都放出去吧!”
      
      贾代善这是在给张氏权利,让她趁着这次的机会,砍掉王氏和贾史氏的手。
      
      其实若是可以,贾代善也不想这么对贾史氏,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妻子,妻者——齐也。
      
      虽说这个妻子并不是自己喜欢的,也不是当时自己想要娶的,但是他既然娶了她,做不到喜欢她、爱她,他也会尊重她。
      
      再加上这么多年来,他多是在兵营里,并没有做到一个丈夫的责任好好的陪伴她,照顾她,所以若是可以,贾代善其实从来不反驳贾史氏很多事。
      
      所以就算是知道曾经自己的那些侍妾总是流产有问题,他也从来没有想过去查什么的。
      
      毕竟贾代善的母亲出身世家,对庶出子女并不喜欢,这也影响了贾代善的对庶出的想法。
      
      而且不过只是几个侍妾而已,哪里有嫡妻来的尊贵。
      
      只是现在——
      
      另一边,房间里的贾琏也听到了大夫被请来的消息。
      
      他刚刚不过是因为突然接受了原身的记忆才会如此,现在就算是让大夫来检查,也不过是身体虚弱了一点而已。
      
      只是这么好的机会可以给二房上眼药,他又怎么会放弃。
      
      贾琏虽然只是大房的嫡次子,但是却因为他最受贾赦的宠爱,所以就算是身边都是王氏安插的人,但是却也没有哪一个敢慢待了他。
      
      当然这个不慢待,更多的是在物质上,毕竟他身边的人都是王氏安插的,谁又会对他真心。
      
      玻璃在这里虽然是非常珍贵的东西,但是贾琏却有不少玻璃珠子的玩器。
      
      偷偷的将之前贾琏藏在被子里的一颗玻璃珠子藏在腋下,贾琏等着大夫进来给他诊脉。
      
      赵大夫也算是这京城里有名的“圣手”了,只是他不喜欢被束缚,不然就以他的医术,进宫当个太医不要太容易。
      
      只是现在赵大夫却一边诊脉一边皱眉。
      
      张氏看到赵大夫皱眉,吓得差点站不稳,身子晃了两晃,好在被她身边的婆子给扶住了。
      
      “奶奶您放心吧!咱们琏哥儿是个有福气的,绝对不会有事的。”
      
      终于在一家子人都有些等不及了,赵大夫终于摸了自己美须,站了起来。
      
      “走吧!我们去外面说。”
      
      张氏和贾赦一听赵大夫竟然要去外面说,两人都有些心慌。
      
      虽说他们已经有了聪慧、健康的长子,但是谁也不会嫌自己儿子多,而且那可是他们的亲儿子,嫡子,从他生下来一点点的时候照顾大,是他们的骨血啊!
      
      “赵大夫,琏儿到底怎么样了?”
      
      “哥儿是中毒了,不过好在现在发现的早,毒性不深,只要乖乖的吃药,解了毒性就好,只是那毕竟是毒,再加上哥儿年纪小,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哥儿身体可能会有些虚弱,不过没关系,好好养着,补一补,哥儿年纪小,很快就能补回来,不会影响寿数的。”
      
      “中毒——”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贾史氏和王氏现在自然也没有走,只是两人一听到贾琏中毒了,都本能看向了对方。
      
      要知道贾琏毕竟才两岁,养不养的大都不好说,再加上他上头还有一个健康、聪慧,得贾代善喜欢的贾瑚在,所以两人都没有想对贾琏出手。
      
      现在突然听到贾琏中毒了,自然是都想到了对方。
      
      贾史氏看到王氏竟然看向了自己,瞬间就恨的咬牙了。
      
      在贾史氏看来,贾琏的毒一定是王氏给下的,现在她这么看向自己,肯定是想要让老爷误会,然后以为是自己给贾琏下毒的。
      
      真是——甩了一手好锅,竟然想要让自己给她背锅,也要看自己愿不愿意。
      
      贾史氏眼珠子一转,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了,瞬间变成了一个关心孙子的好祖母,关心的问起了贾琏的情况。
      
      而贾代善则是让人将贾琏房间里的人全部都关押了起来,现在自己的孙子竟然在自己家里被人给下毒了,这件事情必须要查清楚才可以。
      
      不光是为了贾琏,同时也是为了他自己,为了贾家。
      
      若是这幕后的黑手不抓住,谁知道他之后会不会给其他的人下毒。
      
      王氏见自己安插的人都被贾代善的人给带走了,心里害怕,但是在这个时候,她要不敢在说什么。
      
      要知道贾代善可是真正上过战场的,不然就算是有老太太的情分在,皇上想要让他原爵承继朝堂上怕也有人会不服气。
      
      就是因为贾代善有军工在哪里摆着,才能这么轻松的继承自己父亲荣国公的爵位。
      
      而随着贾代善一次次的上战场,他自己身上的煞气也越来越重了,现在就连贾史氏,只要是见到贾代善生气了,也是大气都不敢喘的,更不要说是王氏了。
      
      王氏是知道贾代善的手段的,所以在自己安插的人被贾代善的人带走后,她就一直惶惶不安,尤其是在她那话激贾史氏,想要她出手将那些人给解决了,而贾史氏却装作听不懂后。
      
      又摔了一个茶杯后,王氏肚子有些疼的坐到了一旁的凳子上,喘着粗气。
      
      王氏的陪房——周瑞家的让人将地上的碎片扫干净后,也有些着急的看着王氏。
      
      毕竟之前那些人可都是她出面去找的,若是让老爷知道了,二奶奶会怎么样——自己不知道,但是她却是知道自己绝对没有好下场。
      
      不光是自己,应该是自己一家子都没有好下场。
      
      “二奶奶,那些人都让老爷的人给带走了,您看看——现在要怎么办?”
      
      砸了几个杯子,王氏心里压着的那口气到时也顺了不少。
      
      “慌什么,现在不是还没事吗?而且现在我肚子里可是还揣着一块肉,就是看在这块肉的份上,太太也会保下我!”
      
      对这点王氏还是很有自信的。
      
      只是周瑞家的知道王氏会没事,她担心的却是自己。
      
      “太太最心疼二爷,若是知道二爷再有子嗣,自然是会高兴的。”
      
      “当然——若是可以,还是不要让老爷太过操心才好。”
      
      王氏自然也知道若是真的查出什么事情来,自己就算是没有给贾琏下毒,也是有嘴说不清。
      
      虽说二哥跟自己关系亲近,但是自己王家的势力不如贾家,都是怕是也别想指望娘家来帮自己出头。
      
      这么想着王氏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
      
      “现在——最好有什么事,能够比之前贾琏中毒的事情更大,然后转移了老爷的注意力。”
      
      “若是想要转移老爷的注意力——怕是只有瑚哥儿的事了。”
      
      周瑞家的小声的说着,然后就看到王氏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贾琏自然是没有真的中毒,所以就算是贾代善让人将他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检查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什么。
      
      他之前故意将玻璃珠夹在腋下,改变自己的脉象,除了让人处理了自己身边的人,其次就是让贾代善知道二房跟大房现在快要“水火不相容”的关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