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村头西边那家人啥时候搬走啊 ...

  •   景和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大暑刚过。
      
      山深处,炊烟起。
      
      苏枣托腮坐在她娘的妆台上,看铜镜里自己模糊的倒影,没一会儿,身后伸出一双手,将镜子“啪”一声盖住。
      
      “你这孩子,不去给你爹送水,又在这儿偷懒!”苏枣的娘云氏没好气的推了自己闺女一把,苏枣慢吞吞扬起头朝她娘看了一眼,一双小脚在凳子前来回打晃。
      
      “娘,你能不能让村头西边那家的人搬走啊。”苏枣滴溜溜转着眼珠子。
      
      云氏双目一瞪,抬手作势要打她,“娘跟你说过多少遍,不准你去那家附近!你是不是又偷偷跑过去玩了!”
      
      门外探出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娃,吸着鼻子,闷头看着房内,见云氏生气了,眼睛一亮,拖着脚上的破草鞋蹬蹬蹬跑进屋邀功,“娘,姐没听,她天天都去,我瞧见了!”
      
      苏枣脖子一伸,见着苏虎进来,扬了扬拳头,眼睛向着左边一横,“边玩去!”
      苏虎缩缩脖子,眨巴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嘴巴瘪着看向云氏。
      
      苏枣,元平十二年生,今年六岁。
      
      她娘怀她的时候,做了个梦,梦里荷花灼灼,像燃了火,一声鸣叫,天上掉了大把枣子,梦里她娘捡了好多红枣吃,枣子个个都滚圆胖乎,味道极甜,乐的她娘笑醒,笑的太用力,肚子抽痛,她就出世了!
      
      因而她有了个苏枣的名。
      而生弟弟的时候,她娘梦了老虎,弟弟便叫苏虎。
      
      苏枣每次听她娘说起这些事情,都忍不住拍她娘的马匹,“娘,你梦里可真好啊,有吃有喝有玩,老虎也不咬你,改天带我也做美梦吧,我还没做过梦,我也想吃枣子!”
      
      苏枣说的真心实意,她娘气的拿着赶鸡的竹竿追她,“三句话离不开吃!家里缺你吃了?”
      
      今天也是拿竹竿追闺女的日子。
      
      云氏听苏虎说苏枣又去了村头西边那家,还对儿子扬拳头,忍不住扶了一把自己的头,感到眼前发晕,袖子往上一撸,左看右看。
      
      苏枣见自己娘明显在找竹竿,小腿肉一紧,双脚跳下板凳提溜着桌子上水壶就跑出了家门。
      
      “你又出去干啥,还不给我回来!”云氏追在后头喊。
      
      苏枣边跑边回头,见自己娘追不上,笑的眉不见眼,就地跳了一下,扬起右手里的水壶,清脆回道:“给爹送水!”
      
      “杯子都没拿,送哪门子的水!”
      “没事,爹对嘴喝!”
      
      云氏心梗,脚步不停。
      
      枝头花正好,风吹过落满了云氏衫袖,她肤极白,虽面目平淡,在村里也能称的一声美人,“你回来!还跑……回来!呼呼!”
      
      远处的闺女已经跑下了门口的土坡,云氏追不上了,扶着路旁的树,搞不懂自家闺女怎么这么能跑,整个村子里,她闺女跑的最快。
      
      元夫子是文化人,每每见了含蓄称赞一句:“动若脱兔!”
      村里人就实诚多了,见着免不得议论着:“苏枣那孩子,跑的跟野猪一样快,冲到人也不管。上次把我撞个趔趄,现在腰还有点疼!”
      
      “吃啥补啥,莫非吃多了那个就跑的格外快些……”
      “我就没见过哪个孩子爱吃那个的……还要吃一整个,也不嫌吓人。”
      “瞧你这话说的,肉谁不爱吃……”
      
      苏枣提着水壶,光脚在田间小径上跑过,等跑到她爹附近,匆匆放下水壶脆声喊一句:“爹,我拿水来了!”
      
      “枣儿真乖!”苏大牛见闺女跑来,高兴的擦擦额头的汗,将锄头放在一旁,接过水壶,见苏枣放下水壶就哒哒的跑开,有些纳闷,低头一看,“这是要去哪儿……唉?杯子呢?”
      
      “你这丫头,又不拿杯子……”苏大牛冲着自家小闺女跑远的背影喊。
      
      闺女头也不回,声音倒是清脆。
      
      “爹,你对嘴喝!”
      “爹想就着杯子喝!”
      
      “下次下次……”
      
      下次是什么时候呢?
      嘿。
      管它呢!
      苏枣用手攀着树干绕了一圈,心情颇好。
      
      娘交待的事情也算是办完了,苏枣自认为接下来的时间都是自己的。
      
      绕过田间小径,她瞧见个常年积水的小池塘,停下用手舀水洗了把胳膊,凉凉的水很舒服,苏枣戳了戳水里游来游去的蝌蚪,忽然发现池塘里开了一朵花。
      
      特别好看。
      
      她伸手去够,够不着。
      努力了两秒,放弃。
      
      苏枣蹲下来,托腮静静的看了一会儿。
      太阳大,蹲在这里热,看了几分钟,她满足了,站起来,仰头,眼睛被阳光刺的眯了眯。
      
      异常也就是这个时候出现。
      
      “小姑娘,我帮你摘一朵好不好?”头顶凭空出现一个声音。
      
      苏枣被吓了一跳。
      四处看了看,却没见着人!
      
      她本就捡了一条人少的路,当下后悔没听爹娘的平日的嘱咐,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往后退了一小步。
      
      也就是这一小步,害得苏枣后跌到泥地里,摔了个屁股生疼,毕竟年纪小,眼眶里泪花一闪,哇的就哭出了声!
      
      她自小声音尖利,正常说话时候清脆好听,哭起来尖的刺人耳朵,树上连绵聒噪的蝉鸣都被她此时的哭声盖的安静了一瞬。
      
      前来寻苏枣的鬼差也被这一嗓子刺了个哆嗦。
      
      鬼差连忙显形,看着苏枣着急道:“别哭,别哭……我的大善人嘞,你这一哭,因果牵连,老朽的功德都要被抹掉几分。”
      
      “哇!!”苏枣看到凭空出现一个人,哭的更大声了,“爹!娘!有鬼!”苏枣猛地站起来背对着鬼差向前跑,结果被鬼差一把揪住了背后衣领,挣扎不休。
      
      鬼差愁眉苦眼看着面前脏乎乎的小女娃。
      
      因为哭的太厉害,小女娃的大饼子圆脸也显得更圆,塌鼻子。凌乱的小粗眉,涨红的脸颊和短脖,瞧着实在是毫无美感,更别谈什么一国之母的风仪。
      
      鬼差事业的滑铁卢就在眼前!
      重大事故的发生往往就是这么猝不及防!
      
      谁能想到轮回道在他当值下出了这样大的问题,而且过了足足六年他才发现轮回道的故障。
      
      面前的小女娃前生做了一辈子好事,加上前十世功德积累,注定这一生投生古代享一世荣华富贵,现在可好,成了个村姑,庄稼妹。
      
      论家世,世代务农。
      论美貌,没有。
      
      这样的身份可怎么圆皇后命格哟!
      
      身负皇后命格者,需得算好吉时良日投胎,方有天作之合,帝后命格交相辉映。现在抽去魂魄再入轮回,择身份相配的肉身也不是不可,但要再算一朝之皇命,择新时辰,也不知要再等几百几千年,一旦被发现,他的差事虽不会丢,但功德却要大大减少。
      
      况因果牵连……
      鬼差叹了口气,思考的中途,抓住的小女娃已经哭的双脚乱蹬,狠狠蹬了他好几下,鬼差寻思着这小丫头心里估计也没表现出的这么怕他。
      
      他摇摇头朝着苏枣一拂袖,苏枣便睡了过去,不一会儿就做起了美梦,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咯咯笑出声。
      
      鬼差再拂袖。
      
      一尾鱼盘出现在苏枣身上,鬼差默默掐算片刻,眉头紧皱。
      
      池塘边飞来一只蜻蜓在水中芙蓉花上停了片刻,展翅飞走,也就是这一瞬,鬼差若有所思的低头看了看踏在地上的双脚,后背被炎热天光烤的发烫,脚也蒸的闷热难耐……
      
      他自阴间来,居然有此感受。
      奇事,怪事!
      
      恐有劫数。
      
      *
      
      苏枣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忘记遇到“鬼怪”的事情,见自己躺在泥巴里,连忙吸着鼻子眨巴眼睛站了起来。
      
      皱眉看着阳光从树叶里透进来。
      苏枣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这里睡着。
      
      她心里模模糊糊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是也不明白这感受的来源,头上有些痒痒,她纳闷的抓了抓,从头上的小揪揪上抓下一朵花。
      
      正是刚刚池塘里那朵!
      
      “哇!花!”
      
      她啥时候摘下来的?
      
      苏枣想了一秒,想不明白,见手里的花开的又大又红又香,寻思自己可能是做梦摘的。刚刚做了个特别好的梦,虽然记不得,但苏枣回想一下刚刚的感觉,不由自主笑出声。
      
      “哈哈。”
      
      娘做了美梦,就生下了她和弟弟。她头一次做美梦,就摘了一朵花!
      
      可见梦就是很好嘛!
      
      娘还回回生气,大人的想法,真是搞不懂。
      
      高兴的一蹦一跳的离开了池边,苏枣拿着花去跟村里的小伙伴炫耀,结果炫耀了半响,有个小伙伴举着糖葫芦出来,被苏枣瞧见,手里的花顿时就不香了。
      
      还是别个手里的香。
      
      没出息的咽咽口水,苏枣忙不迭对小伙伴拍起马屁,结果被自己娘逮了个正着抓回家,半响,她噘着嘴抽噎着走出了家门,在家门口平地往下的坡上坐了下来。
      
      小腿好疼啊。
      苏枣默默生闷气。
      
      云氏在屋里招呼苏虎吃鸡蛋,煮好的鸡蛋一分为二,苏虎吃了一半,伸手去拿另一半,被云氏一筷子敲了手。
      
      “别动,这是你姐的。”
      
      “娘我想吃,我好想吃。”苏虎撒娇。
      “不行!”云氏瞪了儿子一眼,走到门口看了看坡下坐着的闺女,知道自己闺女又在生闷气,小背影瞧着别提多可怜。
      
      但想想原委,云氏心里直冒火。
      
      别个不知道。
      她自己生的娃,云氏很了解。
      
      这孩子太贪吃了!
      仿佛吃不够似的,饭量几乎跟她爹差不多,这一年还隐隐快超过她爹的食量。
      
      食量惊人。
      是个名符其实的饭桶。
      
      云氏每每想到这个,就着急的不得了!
      
      她闺女才六岁,以后还不知道多大的食量,万一……这被人知道可怎么办!再怎么爱吃,再外头也要矜持些。
      
      半句话离不开吃,不知道说过多少回就是不改,家里也没有短过吃食,这么个贪吃的名声传出去,以后找人家可怎么办?
      
      苏枣可不知道自己娘的烦恼。
      
      天色将晚,门口树梢上的鸟叫声就没停过,风也比白天的凉。她抬头看着天边的晚霞,红灿灿一片,忽然想起元夫子念过的一句话。
      
      “碧幕霞绡一缕红。槐枝啼宿鸟,冷烟浓。小楼愁倚画阑东。黄昏月,一笛碧云风。”
      
      苏枣轻声念了出来。
      这句话,她半点意思也不懂。
      
      只是有天下午跟小伙伴在村口玩的时候,元夫子从村外头回来,下车后,在村门口站了好久,后来掖了掖眼角,抬头看天文绉绉念了这么一句。
      
      大家问元夫子念了什么,元夫子说念的是别人写的词,指了指天上的红霞,说是称赞红霞美的,但笑容瞧着不太真,有些苦涩。
      
      苏枣那一刻便将这句话记了下来,还对元夫子重复了一遍。
      
      元夫子当时惊叹的摸着她的头,说她聪慧。
      
      又叹,
      “可惜是个女娃。”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
    架空古代青梅竹马小甜文~圆个很久以前的脑洞,短文15W字。
    温馨提示:跟奶奶那本是完全不同的风格。跳坑前一定要看防雷手册哟~
    PS:先开这本,感情戏再不写不会写了哈哈哈。小白花多存点稿子再放。
    碧幕霞绡一缕红……出自《小重山·碧幕霞绡一缕红》陈亮
    【晋江文学携手作者祝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春节假期,平安康乐!同时温馨提醒大家勤洗手 戴口罩 多通风 少聚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