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4、赛事的取消 ...

  •   因为大石秀一郎的生日,青学众人被菊丸英二叫到了一起,晚上的餐厅很是热闹,几人在小包房里和乐融融。
      说笑间,菊丸英二突然站了起来,对众人道:“今天非常感谢大家来参加大石的生日宴会!”
      桃城武笑呵呵的,问道:“英二前辈,你们现在是已经在一起了吗。”
      菊丸英二虽然没隐瞒,被这么直接问了也有些不好意思,可也只是害羞了一会,很快就认真地道:“是啊,我们现在是毕业就领证的关系。”
      乾贞治想了一想,提道:“可是大石读医要比你晚很多毕业吧。”
      大石秀一郎这时候开口道:“英二毕业后我们就领证,登记的时候欢迎大家来捧场。”
      几人忍不住纷纷发出调侃,昔日的黄金双打完全不怯场,被问到什么就回答什么。
      乾贞治坐在不二周助旁边的位置,难免多问了一句:“不二,你和手冢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
      不二周助一愣,然后才明白对方的意思,笑着答道:“我们暂时还没聊过以后的事,毕竟才交往一段时间,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一定会与大家分享的。”
      乾贞治没再继续问,可当夜就给手冢国光打了电话,手冢国光虽然经常不愿听他的唠叨,可电话却还是会接的。
      “手冢,你没有和不二聊过结婚的事吗。”
      “怎么了。”
      他把今天在大石生日宴上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下,果不其然对面沉默了下来,这样的宁静使得他差点又要以为自己被挂断了电话。
      他虽然一直以来都很是欣赏手冢国光的认真与严谨,可有时候也觉得“想得太多”不是好事。
      手冢国光终于开口说:“我不想给他造成负担。”
      乾贞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可能并不需要你在这方面的体贴。”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手冢国光突然笑了,他明白乾贞治是正确的。
      “多谢提醒。”
      进入五月之后,时间过得飞快,可就在法网即将开始的时候,诸多选手们入住的酒店发生了极为恶劣的陷害事件,与之前澳洲时埃文·兰比尔的情况如出一辙,只不过这次是真的有Omega遇害了。
      不二周助早上刚醒来就被姐姐叫到了客厅,看着电视上播放的新闻,心里又是忐忑又是不安,这家出事的酒店也是手冢国光暂住的地方。
      发|情的两名Omega当时出现在选手较多的六层和九层,六层的那名被医疗人员从Alpha之中抓出来的时候已经浑身是伤了,部分场面在新闻中也有所报道,可九层的情况还未公之于众,只一言两语带过了。
      手冢国光在九层,不二周助庆幸自己没在电视里看到自己恋人沉浸在Omega身上的画面,即便真的出了事也不能被这么播放出来,否则职业生涯都要毁了。
      没过多久之后,菊丸英二打来了电话。
      “不二,你看到新闻了吗。”
      “嗯,正在看报道。”
      “手冢他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他也住在那个酒店不是吗。”
      “我已经给费勒打过电话了,无法接通,他们现在应该很混乱,等有消息了之后我尽快联系你。”
      不二周助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想到法国那边还是夜晚,便等了又等,终于在日落之前等到了手冢国光的联络。
      听到恋人声音的同时,不二周助终于心安了许多。
      “你应该看到新闻了。”
      “嗯,你的情况怎么样?”
      手冢国光抬眼看向费勒,示意对方给他一些单独的时间,可他的经纪人并不打算体贴,甚至直接把手机抢了过去。
      “现在对外的说法是比赛延后,但是西班牙的两个球员和美国的一个球员都被抓起来调查了,那两个Omega也进了急诊室,总之这次的法网我估计是要取消的,很多选手已经联名上诉要求查出个结果了。”
      说到这里之后费勒的话语一顿,瞪了手冢国光两眼才接着道:“至于你的国光先生,他厉害着呢,用笔把自己捅进医院了。”
      不二周助一惊,还没等多问就听费勒又说:“不过倒是没什么问题,在医院休养几天就差不多可以自由活动了。我是骂不动了,拜托你好好给他做一下教导。”
      手冢国光终于拿回了手机,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他确实有意对不二周助隐瞒自己受伤的事,没想到费勒直接就捅了出来。
      “手冢?”
      不二周助低声说了对方的名字,却并未得到回复,他猜想对方一定是在考虑该怎么解释。
      手冢国光极为混乱,可在当时的情况下他的最佳选择就是通过疼痛让自己清醒,虽然他一直接受的教育都在告诉他Omega发|情时散发的信息素会使Alpha丧失理智,可真正面对的时候他才发现事情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恐怖。
      “手冢,伤口还会痛吗。”
      恋人的询问使得他短暂找回了些许清明,他想说自己没关系,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有一些。”
      他很想告诉不二周助,他的情况似乎有些糟糕。
      不二周助心疼不已,却只能强装镇定鼓励道:“都过去了,如果有什么是我能为你做的,你要告诉我,好吗。”
      “嗯,我会的。”
      费勒瞧着差不多了就先离开了病房,手冢国光侧卧着闭上眼,听着恋人的声音慢慢陷入了梦乡。
      不二周助结束了通话,为自己不能陪伴在对方身边而感到懊恼,想起父母应该这些天就会去法国了,便发了简讯给母亲,希望他们能代他去看望手冢国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