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说秘密的时候能先考虑对方接受能力吗 ...

  •   黑色森林的另一边是德国的屏障,大自然的宫殿,阿尔卑斯山。
      山势陡峭,景色迷人。
      乾贞治很清楚手冢国光一直是在等着不二周助来到德国之后共同前往楚格峰,这份贴心不二周助本人或许也是感受得到的。
      几人很早便从酒店出发,但到达地点的时候前面还是聚集了许多人,虽然还不到冬季,但这里的游客却不少,等候空中索道的人更是排起了队。
      手冢国光并不觉得排队是大问题,不二周助这时候却问他,想不想去前面的位置。
      “插队是不可取的。”
      不二周助再次确认:“真的不想排到前面吗。”
      手冢国光示意对方不要乱来。
      其他人也听到了这段对话,越前龙马是最先搞清楚不二周助的言下之意的,当即站到了对方面前。
      他对景区没什么兴趣,只想到顶峰找个地方休息。
      “前辈,我想去前面。”
      不二周助笑着应下,手冢国光有些看不明白,而两人这时候已经相携而去了。
      然后,没过多一会,手冢国光看到两人坐上了索道。他觉得自己有些糊涂,转头看向其他几人,菊丸英二似乎是这才想明白了什么,十分懊恼的模样。
      手冢国光猜不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到他们剩下的人顺利坐上索道抵达顶峰的时候,不二周助和越前龙马已经喝了两杯热饮。
      “不二,排队好累啊,你为什么不带上我。”
      菊丸英二见到人就开始抱怨,但吃了不二周助递过来的零食,又马上喜笑颜开。
      手冢国光看向越前龙马,对方一副闭口不愿多谈的样子,他又看向不二周助,对方这时候也注意到了他,询问他有什么事。
      “工作人员怎么会放你们通行。”
      不二周助的嘴角又上扬了几分,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模样,就在手冢国光认为对方不会明确给出回复之时,对方开了口。
      “当然是因为我给他看了护照。”
      他边说着,边拿出护照递到了手冢国光的手上。
      手冢国光心里突突的跳,护照上的Gender一栏毫无预兆地撞进了他的视线内。
      他拿着护照的手臂绷紧,下意识地看向其他人,海堂薰和桃城武像是害怕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似的马上就转开了视线。
      越前龙马还和不二周助并肩坐在里面的位置,他还不曾在昔日部长的脸上看过这么精彩的表情。
      他要感谢不二前辈,毕竟这样的部长实在是太有趣了。
      “部长,看完就把护照还给不二前辈吧。”
      他说完又转而看向不二周助,调侃道:“前辈把部长吓到了。”
      不二周助依然保持着微笑。
      “不好意思,我以为他们告诉过你了。”
      这话他当然是胡说的,他知道大家都在为他瞒着手冢国光。
      手冢国光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好,他终于明白了对方为什么会因为办理出境的事而困扰,德川一矢又是作为何种身份陪同对方来这里的,还有其他人种种怪异的表现。
      他静静地看着不二周助,对方的笑容就好像是在询问他:“怎么样,这个惊喜很特别吧。”
      这么重要的一件事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对方展现到了他的面前,手冢国光试图回想过去种种找出蛛丝马迹,却发现有关对方的最鲜明的记忆尽数停留在了六年前。
      彼时他们还都是青学的网球部部员,一同参加过全国大赛,一同迈向过世界性的网坛。
      不二周助的优秀他再清楚不过,得天独厚的天分使得对方在U-17W的对战中进步神速,大放异彩。
      他曾在午夜徘徊时为对方感到惋惜,也曾想问对方为什么不继续向前迈进。
      但他最终只是默默认同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道路,对方肯定也是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不继续在网球这项运动上深造的。
      时至今日,对方陡然宣告了Omega这一身份,手冢国光才后知后觉自己之前完全想错了。
      原来他对这六年里的不二周助一无所知。
      他竟然还天真地认为他们之间一如既往。
      原来他已经错过了这么多。
      那之后,气象馆和各式各样赏景的平台似乎都不能引起手冢国光的注意,云雾缭绕的山顶上他觉得周边的一切都变得不真实起来。
      大石秀一郎走到手冢国光身边,问他该不会是介意不二周助隐瞒的事。
      “你们早就知道了。”
      “也没有,是英二提议来德国的时候才知道的。”
      “难怪他当时会去诺大就读,我以为那只是他想去的地方,原来是逼不得已的选择。”
      大石秀一郎很清楚手冢国光心思细腻,对方想到的很多都是他们短时间里考虑不到的。
      “不二现在过得很好,你不必担心。”
      手冢国光想起德川一矢,不自觉地皱起了眉。
      “监护者是他自己选定的?”
      关于这件事,大石秀一郎觉得已经没有必要隐瞒了,便如实相告。
      手冢国光又想起不二周助昨天提到过结识了些新的朋友,或许近期会遇到交往的对象。
      他并不是对Omega心存偏见,但他确实不愿不二周助变成Omega,因为那意味着自由的缺失。
      他难以想象不二周助会被安排认识一个个完全不熟悉的Alpha,与之交往,被标记以及占有。
      可这些担心他只能藏在心底,他无法对不二周助说出口,因为大石秀一郎是正确的,不二周助现在看起来过得很好。对方能这么突然地对他公开自己是Omega的事,绝不会希望他的态度因此而产生变化。
      手冢国光终于找回了平常心态,也到了他们要下山的时候,他原本想着回到酒店后单独和不二周助聊聊,却在大厅里看到了熟人。
      E·塞弗里德是来找手冢国光的,他们两个的经纪人是亲兄弟,这使得他们在某些事情上有着微妙的交集。
      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不二周助,他记得这个人,这就是除去手冢国光以外他最讨厌的日本同龄选手。
      E·塞弗里德是个记仇的人,当即嘴上不饶人地说了两句。
      因为有很长时间没见过了,对方也剪短了头发,所以不二周助起初是没认出来对方的,直到对方开口说了几句之后才回想起来这是谁。
      “你的队友找你有事,我们先上去休息了。”
      E·塞弗里德却不想放人走,大步跨到不二周助的面前,用对方能听懂的英语道:“时间还早,去和我打一场。”
      时间其实已经不早了,更何况他们才刚从外面游玩回来,不二周助也有过一瞬拒绝对方的想法,可与之对视的时候又觉得打一场也没什么。
      他感觉得到这个人虽然还是那么傲慢,却也沉稳了许多。不是谁都可以成为职业选手的,对方能邀请他,他其实也是开心的。
      尽管这在外人看来只是E·塞弗里德的挑衅。
      德国从不缺乏打网球的地方,很快他们就找到了空出的室外场地。
      黑暗中只有网球场里有照明设备,莫名显得很是神圣。业余的选手们几乎第一眼就认出了手冢国光和E·塞弗里德,两位都是现今活跃于德国网界的明星选手。
      不二周助觉得自己的状态不错,其他人也看出了他的跃跃欲试,从始至终并未进行阻拦。
      简单的热身过后比赛开始。
      E·塞弗里德从前是瞧不起日本选手的,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德国队里要有手冢国光这么个存在,但时间向他证明了一切。
      如今他再也不会因为敌人的国籍而轻易做出无脑的判断,不二周助的技巧也确实使得他打得很是快活。
      然而在1-1之后,对方却因为他的一记猛烈回击丢掉了手中的球拍。
      不二周助自己也很惊讶。
      虽然刚才的一球很重,但他并不觉得自己会接不住,可事实却是他的球拍脱离了掌心,摔出了网球场。
      他试着紧握双手,又动了动手腕,有些发麻,竟是分不出是因为刚才的重击还是自身的原因。
      局势急转而下,不二周助没有再赢回一球,但他尽最大所能地握住了球拍,直至最后。
      E·塞弗里德突然感到一阵愤怒,因为不二周助没有使出全力。
      但他却不愿质问对方为什么,只想说些难听的话进行报复。
      “说到底只是个Beta,当然赢不了我。”
      在外场围观的群众们没看到精彩的比赛,纷纷败兴而归。
      乾贞治走到场内,出声询问:“你的手腕怎么了,不二。”
      “瞒不过乾的观察啊,我的手腕刚才突然有些使不上力气。”
      菊丸英二一惊。
      “怎么回事,不二你病了吗。”
      大石秀一郎还记得体检报告上的数据,不二周助绝对不是病了。
      “大概只是今天累到了,回去之后早些休息,明天就会好的。”
      他怀疑不二周助是要开始迈入成熟期了,但他并没有说出口,这是他对不二周助的尊重。
      不二周助心里大概有了个数,转而看向E·塞弗里德,道出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你进步了很多,职业赛事确实使人成长。”
      高大的男子前几秒还在用德语骂骂咧咧,乍一听到不二周助说出这样的话,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了。
      他早就不是六年前只懂得傲慢与无理的初中生了,虽然如今的他依旧脾气差得很,却也不会在对方说了称赞自己的话之后继续恶言相对。
      他低头看了会不二周助的笑脸,突然惊觉对方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真是奇怪。
      他这些年里接触最多的日本人就是手冢国光那家伙,很显然手冢国光是变了很多的,可为什么不二周助好像一点都没变。
      “你怎么一点都没长高。”
      不二周助虽然没想到对方会发出这种提问,却也没有露出惊讶之色,反而一脸认真地开始思考起来。
      “好像是这样,我觉醒比较早,那之后就没有再生长了。”
      与Alpha和Beta不同,Omega觉醒之后基本上就是告别生长了,不二周助现在也只有172的身高。
      E·塞弗里德觉得自己好像没听懂,又觉得自己好像听懂了。
      他琢磨了一会对方这句英语的意思。
      接着他似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可又不明白了。
      他回头看向手冢国光,用德语求证道:“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手冢国光懒得多做解释,他甚至想象得到以后的日子里像E·塞弗里德一样露出惊愕之色的人会数不过来。
      回酒店的途中德国男子没有再说一句话,手冢国光猜得到对方是因为费勒兄弟才来找自己的,他暂时还不想去听经纪人的任何消息。
      可要面对的总要面对,无法避免。
      E·塞弗里德走进手冢国光的房间后才镇定下来,出声询问:“他是来找你的,你们在一起了?”
      “我们是朋友。”
      “啊?”
      短暂的一声怀疑之后,E·塞弗里德又继续道:“一个Alpha和Omega做朋友?”
      很奇怪。
      但发生在手冢国光这个人身上又仿佛不是那么奇怪。
      想到家里曾经为自己介绍的Omega,E·塞弗里德觉得不二周助的一切都显得不可思议至极。
      一个温柔大方,彬彬有礼,甚至擅长打网球的Omega,他简直难以相信日本会让这样的Omega跑到德国来转悠。
      “你们真的没在一起?那么我打算追求他。”
      手冢国光觉得这个人似乎是误会了,而且是很彻底的误会,不二周助绝非是对方想象中的“好搞定的”一类。
      此时的E·塞弗里德已经全然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来找死对头,一心只念着不二周助的事,迫不及待追问起来。
      “他喜欢什么类型的,你认识他很久了,多少知道些什么吧。”
      他以为手冢国光即使真的不知道也会坦白告诉他自己不清楚,可对方只是突然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莫名的,他就是从对方的笑容里品出了几分自得之意。可又怎么可能,这个日本人最是谨慎冷静了,几乎不对外显露特殊的情绪。
      还好当E·塞弗里德再次观察手冢国光的神色之时,对方已经恢复了冷淡的表情。
      
      

  • 作者有话要说:  目前可确定的出场人物:
    E·塞弗里德A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