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恋爱是什么 ...

  •   不二周助睁开眼的时候手冢国光正在系鞋带,他观看了一会,直到对方起身才出声问:“要出去吗。”
      手冢国光回头看向床上的人,有些意外对方会醒的这么早。
      “嗯,跑步。”
      “等我一会,我和你一起去。”
      说着,不二周助起床走向洗手间。
      手冢国光见对方洗漱之后又马上穿起了衣服,半分没有刚被临时标记过的模样。
      “你的身体没问题吗。”
      不二周助很快整顿好了自己,笑着回复:“没关系,我感觉很好。”
      于是手冢国光的晨练多了一个人的陪伴,他原本还顾及对方放慢了节奏,可很快便又意识到了对方不需要他这样,于是逐渐恢复了原本的速度。
      两人相处的时间过去的总是特别快,一转眼就到了分离的时候,不二周助虽不觉得有什么要特殊交代的,但很显然手冢国光是有话要说的。
      手冢国光犹豫再三,说出口的是一句:“新年的时候我应该不会回国。”
      “知道了。”
      不二周助点头表示理解,又问:“最后一句想说的就是这个吗。”
      手冢国光没接话。
      不二周助想了一下,似乎确实是没什么事,便笑着道:“进去吧,落地了再联系。”
      “嗯。”
      看着对方进了安检处之后,不二周助就慢慢地走出了机场,本想着给姐姐打个电话问有什么想吃的,却接到了手冢国光的来电。
      “怎么了,航班延误?”
      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出能有什么原因让刚分别的人这么快就打电话给自己。
      “不二,我会想办法把信息素抽取后寄给你,不要用别人的注射剂。”
      不二周助沉默了下来。
      他有些惊讶,但惊讶之后便是喜悦。
      “你刚才想说的其实是这句话吧,怎么没有说。”
      看来他对手冢国光的了解还是不充足的,他完全没猜到对方想嘱咐的会是这件事,甚至想象不出现在对方的脸上会是怎样的表情。
      得不到对方的回应,不二周助只得保证:“我知道了,不会用别人的,放心吧。”
      “嗯,快起飞了,到了之后联系你。”
      不二周助握着手机发了会呆,突然很期待与对方下一次的碰面,虽然他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
      夜间,下了班的不二由美子回到家中,看着已经摆好的饭菜心里暖洋洋的,刚想抱住自己亲爱的弟弟说几句,却在对方身上闻到了不寻常的气息。
      因为过于浓烈,所以接近的时候很难忽视。
      “不是说,昨晚是在英二家留宿吗?”
      不二周助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情况,下意识询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姐姐。”
      问完之后他才后知后觉被姐姐发现了什么,咬痕标记的气味并不轻,而且这才过去一天的时间根本消散不了太多,哪怕是Beta在凑近之后也是能闻到的。
      “周助,老实告诉姐姐,你昨晚和谁在一起?”
      不二裕太在这时候也回来了,看到正对峙的姐姐和兄长,下意识落座到了边上的位置。
      不二周助并不打算隐瞒,缓缓说明了自己和手冢国光的情况,坐在对面听着的两人神色各异,最后是不二由美子先离开了位置,像是打电话去了。
      不二裕太倒是不觉得这是什么坏事,简单与兄长沟通了几句。
      门外传来了声动,两兄弟看到观月初神色匆匆走了进来,不二由美子坐到沙发上,听着他的劝慰。
      “不要伤心,孩子总要长大的,这是周助自己的决定。”
      不二由美子没说话,她虽然知道手冢国光是个好孩子,但关系到弟弟的恋情,她便总是担心弟弟吃亏。
      别的Alpha虽然不及手冢国光知根知底,但到底长年定居在国内,而且她是知道弟弟对手冢国光抱有的憧憬的,这份了解使得她一边希望弟弟如愿以偿,一边害怕弟弟受伤。
      观月初继续劝:“不过手冢那家伙也是太过分了,竟然一声不响就做出这种事,下次见面我一定要他当面赔礼道歉。你别难过了,好么,我今晚留下来陪你?”
      不二裕太原本还觉得观月初说的挺有道理的,听到最后却是黑了一张脸。
      “我好想揍他,大哥...”
      不二周助也笑不出来,虽然姐姐的这段恋情已经向父母说明,父母也对观月初甚是满意只盼着回国与“女婿”相见,但他们兄弟两个还是很难做到完全适应。
      “如果不是你和他走得近,总是在中间牵线,他会有今天?”
      不二裕太无话可说,保持沉默。
      这一夜不二周助很晚才入睡,但第二天早上还是早早就醒了过来,看到手冢国光的简讯之后犹豫了几秒的功夫还是拨通了电话。
      “早,身体状况怎么样。”
      “很好,没什么问题,你就不要再担心这个了。你那边很晚了吧。”
      “嗯,马上就要休息了。”
      不二周助想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向对方提家里的事情了。
      “是啊,早些休息吧,明天还要继续训练。”
      手冢国光没想到通话会这么短暂,仿佛自己再少说一句话对方就要挂断了,便问:“你要起床了吗。”
      不二周助听出对方的言下之意,转了个身大笑起来。
      “我想再躺一会,外面下雨了,有些冷。”
      “多添一件衣服。”
      雨声不大,不二周助想电话那边应该是听不到的,他看着落在窗上的雨水,若有所思。
      “手冢,在那边的时候训练和课程之余也会有很多活动吧,没有什么联谊之类的吗。”
      手冢国光试着回想,确实是有这样的活动。
      “我不擅长应对人多的场合,不会参与。”
      “那不是很无趣吗,难道下雨天的时候你都泡在图书馆?”
      问完这句之后不二周助笑得更欢快了,他可以想象得到对方在图书馆一直熬到闭馆的场面,周围一定不会出现比对方更认真的人了。
      手冢国光听着对方的笑声,也感到了几分愉悦。
      “在笑什么。”
      “我只是觉得,这样的手冢真是让人放心啊,不用担心被人抢走什么的。”
      “不二,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不二周助也明白这只是自己的胡思乱想,他了解的手冢国光不会随便与人搭讪,也不会轻易开展恋情。
      “我在想...我们现在应该是被定义为交往中的,对吧。”
      手冢国光有些不理解,不理解不二周助在想什么,他坦诚道:“是这样,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我只是确认罢了。那你早些休息吧,我起床洗漱了。”
      “嗯。”
      就在临结束通话之时,手冢国光又叫了一声不二周助的名字。
      “不二。”
      “什么事。”
      “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我希望你能直接问我。”
      不二周助听懂了对方的意思,或许对方并不能完全明白他在想什么,但对方是希望他们之间没有误会以及不安的。
      这是手冢国光的温柔之处。
      “嗯,我会的。”
      又过了三天,两人交往的事不再是秘密,迅速成为了朋友之间的讨论重点。
      而作为手冢国光的经纪人,费勒竟然是在过了一周之后才确定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已经确定了关系。他的选手回日本的事他当然知道,来回机票都是他安排定的,但是他以为对方只是回去见了不二周助一面,没想到对方竟然只在日本停留了一天还把Omega临时标记了。
      他看着手冢国光,脑子里转了好几个弯,好像这才意识到对方是个Alpha,哪怕平日里再怎么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也终究磨灭不了Alpha的本性。
      “我冒昧问一句,你们走流程了吗。”
      手冢国光一愣,露出不解的神情。
      他其实并不想这么快告诉费勒的,不希望对方以此大做文章。但是被对方撞见了自己和不二周助通电话的场面,终究是很难继续隐瞒了。
      “我不知道日本的规定,但以我的了解,Omega与Alpha交往是需要登记的吧,更何况你已经将人临时标记了。”
      手冢国光几乎是恍然大悟,他是知道这么一条规定的,可在费勒提起之前他竟然完全没有想到。
      费勒看到对方一副惊醒的模样便知道自己猜对了,他从前总是很欣慰自己签了这样一位选手,有着稳重的性子,不会给他闹事,有实力有担当,责任心更是爆点,可现在他觉得自己应该改观一些了。
      “联系他问问情况吧,这过去一周了他也没有跟你提过,可能他有别的方法应付。不二是个靠得住的人,你不用担心。”
      手冢国光听着听着就走了神,训练结束后也没了心思吃东西,给不二周助打了电话。
      队里的人也有几个正谈着恋爱的,费勒曾经指着他们说所有人遇到了喜欢的对象都是这个样子,他简直不敢细想自己如今也变成了其中一员,而且自己的处境是最尴尬的...他和不二周助隔了太远。
      不二周助本以为这次也只是日常的通话,却没想对方竟然提起了登记的事。他其实早就想到了这件事,也很清楚让手冢国光再回日本一次实在是胡闹,便叙说了自己的想法。
      “我想因为我之前购买过注射剂,所以管理局的人应该会默认我正在与种岛前辈交流。登记的话是需要Alpha本人陪同的,也比较麻烦,你不要为了这件事回国,我自己可以解决的。”
      Omega要面临的麻烦事真是不少,不二周助也难免在心里抱怨,即使这些条条框框都是为了让Omega过得更好,他也很难全部笑着接受。
      手冢国光听到这样的回复并不意外,在对方接通电话之前他就料想到了对方或许会这么说,但他并没有提前想好该如何作答。
      不二周助等了一会也没能等到回复,想到之前手冢国光曾明确说过自己在生气的那次对谈,嘴角不禁上扬了几分。
      “手冢,你在生气吗。”
      “能解决就好,天气冷了,你们下次见面的话不要约在室外网球场。”
      手冢国光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倒也不是生气,无奈的感觉更多一些。
      正如费勒所言,不二周助是个靠得住的人。
      手冢国光比谁都要清楚这一点,可这曾经在他看来极具魅力的地方如今却成为了令他感到烦躁的源头。
      如果对方能提出希望他回国的想法就好了,但他知道对方不会提出无理的要求。
      在确认这段感情之前他从不曾想自己会有诸如此类恶劣的想法,很陌生。
      难道这真的是Alpha的本能吗,他并不觉得。
      归根结底是他自身的问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