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 8 章 ...

  •   余馨随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呆了呆。
      “......不认识。”
      余浩宇脸色明显地不信,问:“那你拍他做什么?”
      照片里正是在云河梯田时,她拍的于魏的侧脸。
      
      “我......”余馨噎住。
      “说不出来了吧?”余浩宇洋洋得意了,暗暗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笑着说,“我就说姐你长得也不差啊,怎么就只有吴承泽那个阴魂不散的家伙追呢。”
      追?余馨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我说中了吧?”余浩宇还在笑,直笑得余馨脸都要烧了起来。
      “......你想多了。”她说,“我在拍梯田,这个人突然出现在我的镜头里,只是碰巧而已,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
      “是吗?”余浩宇盯着她看。
      
      余馨在他的注视下,一下子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将他从椅子上抓起来,然后推着他的背走向门口:“你整天都在想什么呢,帮我去看看楼下什么情况。”
      余浩宇拉住门框:“放心,打不起来,他们就是过过嘴瘾。”
      “你又知道了。”余馨无奈看他。
      “那是,”余浩宇点了点头,又说,“不过我也正好该回去了,我妈让我今天带果果去宠物医院绝育。”他正准备下楼,又回头说,“还有啊,我妈一直在家念念念,她应该是想你了,你有时间过两天去我家看看吧。”
      “好,我知道了。”余馨点头。
      等余浩宇下楼后,她回头看了眼电脑屏幕上的照片,匆匆朝书桌走了几步,抬手一下子将电脑屏幕按了下去。做完这些,她闭上眼,捂着自己的胸口站了好一会儿,才开始继续收拾背包里的东西。
      
      时间飞逝,转眼就到了晚上七点半。
      金源大酒店,酒店门口,车来人往络绎不绝,酒店一楼大厅里,各界名流齐聚一堂,地位、财富成了众人心照不宣的潜在话题,推杯换盏,谈笑风生间,尽是客套老练的官方话语。
      
      余馨挽着余振海的胳膊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大厅内的灯光亮得刺眼,她不适地抬手遮了遮眼。
      
      “余总,你可总算来了。”迎面就走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他手里端着一杯酒,脸上带着笑,脚步不急不缓。
      余振海轻轻拍了拍余馨的手,笑着说:“馨馨,和你吴伯伯打个招呼。”
      余馨看了眼跟在跟在他身后的人,唇抿了抿:“吴伯伯,您好。”
      “这就是你女儿?”吴正诚笑着看向余馨,打量一番,点了点头,说,“看着是个懂事的孩子。”他边笑边拉出身后的人,“承泽,站在后面干什么?快过来打个招呼。”
      
      从他身后慢慢走出来一个人,他穿着西装,打着领结,打扮得成熟,但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还稚嫩,尤其是他那一双眼睛,此时正负气似地盯着余馨。
      “余馨。”他喊了一声,看着她,目光灼灼。
      然后脑门就被轻拍了一下。吴正诚笑骂道:“臭小子,先给你余伯伯打个招呼。”
      “余伯伯。”吴承泽乖乖喊了声。他似乎是被拍清醒了些,没再死盯着余馨,反而看向余振海,“余伯伯,我和余馨是高中同学,我能和她单独说说话吗?”
      
      吴正诚脸上带着调侃的笑意,喝了一口酒,说:“臭小子,这么大了还不懂事,还请余总见谅啊。”
      余振海脸色顿了顿,笑着说:“那就麻烦你照顾一下我的宝贝女儿了,刚好我和你父亲也有事要谈。”他转头看余馨,低声说,“馨馨,你先和你同学说说话。”
      正要和吴正诚一道上楼去包厢,余振海脚步又顿了一下,转头对余馨说,“别喝酒。”
      余馨点了点头。
      
      他们一走,吴承泽脸色立马就变了,他走到余馨面前,一把抓过她的手腕,强硬地将她拉到大厅靠窗边,这边人比较少,也稍微隐蔽一些。
      “余馨,这么久了,你为什么不理我?”他质问道。
      
      窗外月色朦胧,寂静安谧,厅内灯光通明,人声鼎沸。他们所站的位置刚好是一个墙角,余馨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缓解被他蛮力捏疼的地方。
      “不想理你。”她开口。嗓音依旧软糯,但其中的拒绝也十分明显。
      
      因为余振海的嘱咐,她确实认真打扮了一番。如瀑长发披散在耳后,只左侧夹了个小巧精致的水晶发夹,耳上和脖间也戴着同样款式的耳环和项链,身上是一袭白色齐膝抹胸裙,脚下踩了一双平时不会穿的细跟高跟鞋。
      
      整个人看起来较平时更精致成熟了些,冷淡疏离的表情,紧闭着的抹有唇彩的双唇,此时都显出一丝独属女人的韵味。
      
      吴承泽浓眉一皱,眼看就要发怒,却又生生忍下来。
      他暗暗瞥了眼她露在外面的光裸肩膀,喉咙动了动,转而说:“你今天看起来很不一样。”
      余馨转头看着窗外,压下心中一点一点升起的烦躁,尽量平缓着嗓音说:“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先走了。”
      “和我说一会儿话的时间你都没有吗?”他朝她走近一步。
      “没有。”余馨眉微微皱着。
      “你!”吴承泽脸色愤怒,深呼吸一口气压下情绪后,又说,“你为什么躲着我,我为了做了那么多事,你到底对我哪里不满意?”
      “为我做了那么多事?”余馨笑了,她看向他,“那你说说,你为我做了哪些事?是警告恐吓每一个和我说话的男同学?是用你父亲身份威胁我不能拒绝你?是在学校里一次又一次大张声势的表白?还是每天几十个微信、电话轰炸?”她一件一件细数着之前他做过的事,说,“你知道你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多大的困扰吗?我只想拥有一个平静的生活,而不是整天被学校里的流言蜚语、各种猜忌缠着。”
      吴承泽脸色涨红:“你知道的,那都是因为我喜欢你。”
      “喜欢一个人就一定要这样做吗?”余馨轻轻问。
      她眼中闪过迷茫,却又缓缓坚定下来:“如果喜欢一个人非要这样,那你换一个人喜欢吧。”
      “你把我当什么?”吴承泽抓住她的肩膀,气愤问:“不要就扔掉的东西?”
      “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吴承泽,你能不能不要再纠缠着我不放,我说了我不喜欢你,”她用力掰掉他放在肩膀上的手,“你别碰我。”
      
      吴承泽垂眼看了下被她用力甩开的手臂,紧握了下拳。
      “你知道你爸找我爸谈什么吗?”
      余馨不打算再理她,直接抬脚要走。
      “最近你爸的公司一直拿不到地,你总知道吧?”他在她身后急急说,见她果真停了下来,他嘴角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只要我爸肯帮你爸......
      “你真的一点都没变。”余馨打断他。
      “......什么?”吴承泽愣住。
      “刚刚我说了什么,你还记得吗?”余馨笑容讽刺,“算了,说再多也没用。”她果断抬脚走了。
      
      吴承泽还要去追她,结果手机却响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看,来电人备注显示“魏晓曼”,他脚步就停了下来,站在原地,面色犹豫又怪异,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承泽。”手机里传出一个语气十分温柔的嗓音。
      “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吴承泽语气冷硬。
      魏晓曼轻柔地笑了笑:“傻孩子,妈妈打电话给你,当然是关心你呀。”
      “哼。”他嘴里发出一声轻嗤,看了眼余馨离开的方向,然后走了几步,靠到窗边的墙壁上,“这样假惺惺有意思吗?”他说话毫不留情面,“我告诉你,你最好别再给我打电话。”
      魏晓曼的嗓音依旧柔和,并未受他的情绪影响:“你就不想妈妈吗?”
      “想你?”吴承泽笑了,笑得嘲讽,“我想你干什么?怎么?现在想起来自己有个儿子了,特地打电话来给我演母子情深?”
      “发生什么事了吗?”魏晓曼问,语气依旧轻柔。
      吴承泽哽了哽,想到余馨的冷落,他晃了晃头,说:“要你管。”
      “我只是关心你。”
      “不需要,挂了。”吴承泽脸色愈加不耐烦。
      “等等,”魏晓曼忙开口阻止,说,“我过两天回国,等回去,我就去看你。”
      “.....关我什么事,随便你。”他冷声说完,便将电话直接挂了。
      
      离慈善晚宴开场只过去半个小时,大厅内正是热闹的时候。
      
      余振海还没回来,余馨四处看了看,然后决定去餐桌边拿点吃的。桌上食物琳琅满目,她一眼便看到放在蛋糕塔上的各色小蛋糕,又精致又可爱。她夹了一个到自己的餐盘里,然后又夹了些别的吃的。
      
      在她不远处,正站着两个装扮靓丽的女人。瘦高女人瞥了眼余馨,皱眉说:“那边那个丫头是谁?”她边说边拦住路过的服务员,将酒杯放入到他手中盘里。
      “没见过。”站在她身边的女人比她稍矮一些,也丰满一些。她脸上的脂粉厚重,一双眼不停在人群中巡视着,小声抱怨道,“怎么今天来的净是些老男人。”
      
      “那边那个。”瘦高女人收回视线,抬高下巴指了指大厅一角的休息区。
      “嗯?”丰满女人眯了眯眼,仔细看去,发现那里居然坐了一个长相英俊的年轻男人,他正坐在那里喝酒,身边没有其他人。
      “他是?”她眼一亮,连忙问,“他是什么身份?我以前没见过他。”
      “不知道。”瘦高女人哼一声,话里带着不满,“还挺清高,我刚刚过去,他完全不理我。”
      “既然你拿不下,”丰满女人掩着嘴笑一声,“那我去了?”
      “你想去就去吧,我好不容易进来,可不想浪费时间,”她眼四处看了看,又不经意看到还在吃东西的余馨,她弯着腰,一边脸颊微微鼓起来,看起来倒有几分憨态的可爱。她眼神变得不善起来,问丰满女人:“你见过来这种场合还跟个饿死鬼一样一直在吃东西的人吗?”
      丰满女人正在检查自己的着装,抬头无奈看她:“想什么呢?这种场合吃东西?”又低声说,“我可是拜托了很多人,走了很多关系才进来的好吧,吃东西?疯了才去浪费时间吃东西。”她轻轻按了按自己的发饰,笑容妩媚,说,“我先过去了。”便朝着休息区那边走了过去。
      
      余馨手中的叉子刚叉到一个抹茶色的小蛋糕上,便察觉到有人走到了她身边。
      她转头看,见是一个女人,瘦瘦高高的,她眼盯着她手里的蛋糕,双臂抱着胸。
      “......请问有事吗?”
      “没事。”瘦高女人说。
      
      余馨疑惑,视线放回到手中的小蛋糕,然后递到嘴边咬了一口。
      
      “我就是想认识一下你,”瘦高女人又说,她看着她的动作,眼神沉了沉,“以前从来没见过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蛋糕一入口,辛辣一下子便传遍各个感官。余馨半张着嘴,一时没反应过来。
      
      “不理人吗?”瘦高女人见她弓着腰不回应,语气稍稍变得强势了几分,“你倒是很嚣张。”
      
      余馨无暇顾及她的话,她被辣得眼尾都红了起来,赶紧要去伸手拿桌上的饮料,结果手臂却被人抓住。
      
      “无视我?”瘦高女人抓着她的手腕,“我好好跟你说话,你这是什么态度。”
      
      余馨转头看她,想说让她放手。结果瘦高女人一见她转过来的脸,眼神一变,立马讽刺道,“你哭什么?装白莲花啊?”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好一朵美丽的白莲花~又香又白人人夸~我来摘下你来送给我儿于魏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