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喜欢吗? ...

  •   于凉凉跟着黎疏跑到山洞里。
      
      他对她没有任何反应,仿佛跟在身边的是个无关紧要的人。或者说,本来就无关紧要。
      
      可当时十六岁的于凉凉猛然遇见自己喜欢人,何等懵懂无知,又何等热情大胆。
      
      她一点也不害怕,甚至充满着兴奋和忐忑。
      
      在山洞里,过去的于凉凉睁着大眼睛,满怀期待地对黎疏说:“我喜欢你。”
      
      脚边的草叶簌簌抖动。
      
      现在的于凉凉逐字逐句,咬字清晰地回答黎疏:“我不喜欢你。一点也不。”
      
      黎疏并没有理她,而是入内闭眼打坐休憩。过去的于凉凉走到他身边,蹲下问:“你家里有几口人?娶妻了吗?”
      
      回想起过去,现在的于凉凉平静地说:“我不想跟你产生交集。”
      
      得不到回答,过去的于凉凉鼓起勇气直白地说:“如果你不讨厌我的话,我想嫁给你。”
      
      现在的于凉凉说:“不要再跟着我。”
      
      她从来没有怨黎疏的意思,就像人被火烫过,并不是火的过错,只是在告诫人,不要接近它。
      
      黎疏从未给过她肯定的答案,以及期待。
      
      在山洞,于凉凉和黎疏度过一夜,等雨停。雨停了,黎疏便拿起剑继续向前走。
      
      于凉凉跟着他。
      
      那时的她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执意要挣脱自己的人生,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跟着他。
      
      走过泥泞的雨露,小溪上斑驳的石块,高坡和陡坡,他在行走,未曾往后望她一眼,于凉凉却觉得不害怕,不劳累。
      
      眼前的人,她执拗地认定,可以追寻。
      
      在第二夜的山洞里,于凉凉主动吻了他。
      
      即将成亲,家里人已经开始教导她男女之事。可她始终无法想象自己跟那个骄奢跋扈、未曾谋面的夫君的景象,直至碰见黎疏。
      
      她所想的是,为什么总是要由男人来挑选女人?为何女人不可以主动追求自己喜欢的男人?
      
      这在现代普遍的想法,在当时却是禁忌。于凉凉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何会有这种天真大胆的想法,或许真的因为听过太多传说,而从未吃过人世的苦。
      
      从她冲出轿帘,跟他走的那一刻起,名誉就已经不在了。于凉凉也并没有很在乎,她更多的是对于男女之事的好奇。
      
      所以她踮起脚吻他,期待他的反应。
      
      隔在黎疏和于凉凉之间是一堵无声厚重的石墙。在过去,主动追求黎疏的于凉凉并没有清楚地认识到。
      
      而现在,在于凉凉给出答案后,这堵石墙重新浮现出来。
      
      真庆幸。
      
      庆幸现在表白和恋爱都如此轻易,庆幸男人可以不用对他碰过的女人负责任。
      
      而不用像她当年,一个吻代表她的此生此世,全盘交付。
      
      夕阳的余晖染遍。
      
      黎疏独自站在逆光中,沉默无垠。
      
      ……他还是有前世的影子,那个潇洒来去的剑客,或者说,天性冷漠的杀手。
      
      黎疏是个杀手这件事,于凉凉是跟他回了山庄之后才知道的。
      
      山庄很大,伫立在孤绝的山顶上,路径复杂,不通人烟,有十几名仆人,一个娘亲,以及正妻。
      
      刘大娘并不是黎疏的亲娘,是养母。
      
      黎疏三岁那年濒死在雪地里,刘大娘路过,把他救回家。
      
      刘大娘丈夫早死,寡居,只有独女刘芳花,想捡个男丁帮家里务农,谁知道黎疏却是个天生的武学奇才。
      
      七岁那年,无意拾得一本剑谱,十五岁时,便已经把那本剑谱练至出神入化。
      
      十六岁下山,第一次杀人。
      
      冷静、淡漠、毫不手软。
      
      剑影流转白光,利刃翻飞如雪,转眼间,已是一招毙命。
      
      而后便有专门的杀手组织找到他,代为接单和指派,未有几年,他已经是江湖上顶尖杀手之一。
      
      只要请他,没有杀不死的目标。
      
      刘大娘原本不想把女儿嫁给黎疏,黎疏的性格过分冷漠,即便刘大娘是抚养他长大的养母,他也从未对她表示过亲昵,甚至从未展示过情绪。
      
      然而黎疏成为杀手后,杀一人竟有百两之多,更得朝中权贵重用,为其销声匿迹,并在钱庄里专设银库。
      
      刘芳花与黎疏从小相处,不乏春心萌动,加之见惯黎疏后,其他男人便难以入眼,刘大娘为她寻亲,她却谁都看不上,到十七岁,无法再拖。
      
      黎疏毕竟是刘大娘带大的,虽天性冷漠,却铭记刘大娘的救命之恩,家中一切事务皆交由她主管。
      
      为隐匿行踪,黎疏寻至此处路径复杂的山顶。
      
      刘大娘山村农户出身,无法忍受有银子却没地方花,修建大宅,雇佣奴仆,黎疏也从不过问。
      
      综合上述种种考量,女儿嫁给黎疏是最好的选择,更何况,男人有了温柔乡之后,或许会有所转变。
      
      因此,刘大娘跟黎疏提了亲事。
      
      黎疏并未反对。
      
      他好像对身边的一切事置之度外。
      
      刘大娘便办了喜宴,可惜天不遂人愿,娶妻之后的黎疏仍旧未有任何改变,每年外出几月执行任务,其余时间皆练剑,凡事漠不关心。
      
      刘芳花最开始还很有热情,一两年下来便淡了。
      
      长时间独守空闺。
      
      成亲五年都未有孕事,黎疏更是从未对她有过片刻温存,哪怕只言。
      
      连常人的夫妻都不如。
      
      黎疏每每回来都是沉迷练剑,甚少与她说话,免不得有些怨气。
      
      她们都觉得,黎疏是个怪人。
      
      他仿佛不需温情,不需交流,更并不在意钱财以及名誉,连对女人也无兴趣,天性的冷漠与孤离。
      
      所以当黎疏带于凉凉回山庄时,刘大娘母女感受到一阵吃惊。
      
      *
      
      次日,上课前。
      
      于凉凉心想,这下已经说得很清楚,黎疏应该不会再跟着她了。
      
      说来奇怪,为何这世的黎疏会向她表白?
      
      于凉凉停住抄写英语单词的笔。
      
      ……大概是他真的忘光了前世,却有对她有模糊印象,才会对她表示出好感吧。
      
      旁边的林喻拿着课本出去,黎疏同桌还没到,便直接坐到他座位旁,挽起一缕发:“黎疏,这道题该怎么解?我已知它的区间……那么这个X怎么算?”
      
      “套公式。”
      
      “我知道要套公式,就是你看这里哈……”
      
      黎疏话少,大部分时间像是在纸上做演示,但至少还是教了,也算耐心。
      
      换作前世,他大概连理都不会理。
      
      不过从侧面说明,他这世应该比前世幸福,因为只有幸福才可能温柔。
      
      身后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
      
      “黎疏,你看NBA比赛了没?就昨天晚上的直播……”
      
      “嗯。”
      
      “对了,你有没有B站的会员,借我用一下?”
      
      “还有数学老师昨天布置的作业……”
      
      不久后,林喻回来,走进座位。
      
      自从上次于凉凉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后,她们之间的确有了点尴尬。以前林喻都会兴致勃勃地跟她谈论,不过现在她们这样默契地跳过了黎疏的话题,还好。
      
      她本来就希望这样。
      
      于凉凉并不在乎林喻怎么追求黎疏。
      
      现在这个时代,女生能够光明正大追求男性而不遭非议,永远有抽身而退的权利,不必注意名节与责任,也不用立刻考虑婚姻,就算结婚也还有离婚的权利……目前,只需要对方的喜欢不喜欢,多好。
      
      林喻很聪明,聪明的女生追自己喜欢的男生,多好。
      
      她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忘掉过去,享受这个新世界。
      
      徐萌萌走进来,怒气冲冲地把一瓶牛奶和两个包子放在黎疏面前:“我妈让我带给你的,说你爸妈出差,你早上没吃东西就走了。”
      
      徐萌萌嘴角抿着:“还有,我妈让你这几天都去我家吃饭。”
      
      黎疏:“不用。”
      
      “那你自己跟我妈说吧。”徐萌萌更赌气,甩着手走开。
      
      张汝龙忽然往后靠着,双手往后搭在脑袋上,高声道:“长得帅就是了不起啊,走了一个女孩又来一个女孩。呵呵。”
      
      黎疏拿过包子,并没有搭理他。
      
      自从上次动手后,张汝龙就阴阳怪调地针对他。
      
      “哎——”张汝龙拖着长长的声调,“只是不知道是谁,放学后把人堵在巷子口说什么‘直觉告诉我,不能放开你’。”
      
      前面于凉凉蓦地攥紧笔。
      
      张汝龙盯着他同桌说,他同桌转头,吓得浑身一抖,半天不敢说话。
      
      “可是你听人家是怎么回答的。”张汝龙继续对着他瘦小的同桌说,却很显然意有所指,语气阴阳怪调,“人家说,对不起,我不喜欢你,一点也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同桌:“……”
      
      张汝龙的眼睛仍然盯着他。
      
      同桌瞪大眼睛望了他半晌,才体会到这眼神的含义,是要让他接话,于是结结巴巴地问:“那、那那个人是谁啊?”
      
      “还有谁,当然是我们的——”
      
      “出来。”黎疏突然说。
      
      张汝龙挑了挑眉,笑了下。
      
      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驼腰,吊儿郎当地起身。
      
      黎疏从座位上离开。
      
      两个人前后走出教室。
      
      林喻实在忍耐不住,蹭了蹭于凉凉的手肘:“什么情况?是有人向黎疏表白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