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糊弄 ...

  •   然而随后,苏炳耀就发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

      这个世界正处于毁灭边缘。

      苏熵这次被叫回来是为了参加苏家举办的慈善酒会,与其说是慈善酒会,不如说那是苏家二少爷——他具有血缘关系的亲弟弟——苏明遥归来的认亲宴。

      苏家虽然不打算把苏熵非亲生的这个消息公布出去,但他显然不会再有以往的优待。

      这次苏熵身体都没好全却被叫来参加认亲宴就是一个信号。

      苏家为了迎合新回来的苏明遥而让苏熵迁就苏明遥,就是在明明白白地告诉所有人。

      苏熵在苏家的待遇不再,他的地位将被苏明遥取代。

      这透露出的信息必然会导致苏熵在之后的认亲宴上被众多人反复试探。

      根据对苏熵多来年来的熟悉,苏炳耀知道这会让苏熵很烦,心情不好。

      要是苏熵没有这种诡异的能力也就算了,苏家锦衣玉食地养了他二十多年,今天苏熵受点委屈也就受了,让他忍忍就过去了。

      但是问题在于:现在的苏熵很明显不是能让他受委屈的状态。

      他是能随意毁灭世界的存在!要是让他不高兴,他毁灭世界怎么办?

      从苏熵和系统的对话里面看得出来,毁灭世界对他们来说是个小事,哪怕这个世界毁灭,他们也会继续存在。

      可是那我们和他们不一样啊。

      我们是那种随着世界毁灭而死掉的普通人!

      上一次是苏熵自己恢复了世界没错,要是这次他烦了,不想恢复世界,那我们岂不是都得死?

      只要想一想,苏炳耀就觉得冷汗已然浸湿了后背。

      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还让苏熵受委屈,那不是找死吗?

      思考几乎是在瞬间完成的,苏炳耀开口。

      “要是你今天很累,感到不舒服,就去休息吧,妈那边我来对付。”

      ——是苏母要求苏熵还未养好身体就来参加宴会的,相对而言,只要搞定母亲,其他都没问题。

      “我很好啊,我没事。”苏熵眨了眨眼睛,努力做出纯真的样子。

      “我可以参加宴会的。”

      与此同时,苏炳耀又听见了苏熵的心声。

      [那些小伤不到一秒钟就痊愈了,只是怕吓到医生所以让系统伪造了检查结果而已。]

      从悬崖上掉下去,被医生说如果不是幸运会当场死亡的伤势竟然不到一秒钟就好了……苏炳耀震惊之余有些羡慕。

      他现在对苏熵的定义已经从“我身娇体弱的弟弟”变成了“人类之上的未知存在”。

      [大哥在关心我,幸好没让大哥变成傻子,不然我可要良心痛了。]

      你毁灭世界就不良心痛吗……苏炳耀尽量目视前方,让自己看起来和往常没什么两样。

      [……额……]

      这个叫系统的东西发出迟疑的声音。

      [干嘛,你这是什么态度?嘲讽我没良心?]苏熵不满。

      [虽然我曾殴打千岁老人,制造叛乱,灭绝物种,发动天灾,还毁灭过几个世界,但是我是知道,我是个好人。]

      [您高兴就好。]系统沉默片刻道。

      [不过您还是少暴露点异常比较好,暴露多了不利于您走剧情。]

      [知道了。]

      ……危险,苏炳耀不动声色咽了口水。

      那些事迹光是听起来就让人骨寒毛竖。

      先不说“殴打千岁老人”和“制造叛乱”指的是什么事件,光是“灭绝物种”,“发动天灾”,这两条就已经足以说明他的可怕。

      更别说后面还跟着“毁灭过几个世界”这种字样——苏炳耀没觉得他在撒谎。

      苏熵毁灭这个世界轻轻松松,他压根就没必要撒谎。

      明明只是掉下悬崖之后几天没见,弟弟怎么变成这种恐怖样子了。

      这个叫系统的东西到底给他带来了什么?!

      但是苏熵刚刚说了自己可以参加宴会,要是拒绝他的话,自己又会怎样……

      苏炳耀不想赌拒绝他的可能性。

      现在回想起来世界毁灭前那次和苏熵见面,苏炳耀都要再次佩服一下之前的自己竟然敢给这位超人脸色看。

      “不要勉强你自己。”苏炳耀道。

      他只能这样说。

      虽然这样很勉强他自己,但是这个时候,除了同意之外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呢?

      他已经尽量阻止苏熵去那个宴会了,可是苏熵就是要去,看起来还很有兴致。

      “真的没有勉强。”洛熵道。

      [这可是必须要走的剧情。]

      听见这样的心声,苏炳耀一愣。

      剧情?什么剧情?那是什么东西,还敢强迫苏熵做事?

      刚刚系统似乎也说了“走剧情”相关的内容……

      正在此时,他们三人已走至台阶尽头,眼前就是大厅关闭的门。

      梁助理识趣地上前,为两位少爷开门,苏炳耀只能压下心头的疑惑,先走进即将举行宴会的大厅。

      洛熵紧随其后。

      [真怀念啊。]他在心里面说。

      [我本以为我记忆力很好,可是上百年过去了,我对他们的面容记忆都模糊了。]

      [我曾经的家人们。]

      苏炳耀步入大厅的脚步一顿。

      行吧,多加个介绍吧。他苦中作乐心想。

      至少这次有自己在,苏熵不会因为认不全人而就把世界毁灭。

      他下意识忽略了第一次世界毁灭的原因是因为他自己嘴瓢说了“几百年”,而不是因为苏熵认错了人。

      *

      为了表示重视,这次宴会是在苏家位于郊区的庄园里面举行的,因此作为东道主,宴会的负责人,苏炳耀原本有很多事情要做。

      但是此时他将那些杂事全都推掉,专心致志地“伺候”苏熵,像是保姆般事无巨细地给他介绍人。

      “这位是祝管家,他已经在我们家工作三十年了,那边站着打电话的是我的生活助理莫海……”

      苏熵时不时点头。

      在介绍的过程中,苏炳耀发现他不能听见苏熵的全部心声,比如现在,他就只能偶尔能听见对方内心飘过的想法。

      [想吃烤龙掌……烤的热乎乎的,撒上深渊边境采摘的辣椒,特别好吃……]

      正在对他介绍行政主厨的苏炳耀听见这话噎了一下,丝滑地转移话题。

      “看,正在布置的那个就是主会场,到时候你就坐在那个位置。”

      ……

      苏炳耀在给洛熵介绍,而洛熵心早已飞出这个世界,苏炳耀被迫听了一耳朵食物。

      像是什么“烤龙掌”,已经算是比较容易理解和接受的内容了,还有“地髓炒凤肝”,“失信者的哀嚎”,“深渊余孽的残蜕”,“劫难原灰”……这些听起来压根不能吃的东西……

      [您好歹听一听他在讲什么啊!]在场的另一个不是人的存在发出了哀嚎。

      系统说的对!

      虽然完全没和那个藏在苏熵大脑里面的存在说过一句话,但就其表现来看,它显然比自己弟弟正常和守序多了。

      苏炳耀已经暗中将其引为救星和知己。

      [哎,没事,不是有你在记着吗?]洛熵回答道,[我喊你过来就是干这事的,你不就是做辅助的吗?]

      [……]

      唉,你也没办法吧,系统!苏炳耀因为这个相同的处境而对它产生了些许同情。

      苏母黎清书此刻现在正在主会场上。

      她自觉亏欠了二儿子二十多年的岁月,现在一心补偿,事事都想做到最好,特意让老大推了公司的事务来负责,到时候对苏明遥说“你大哥听说这是你当主角的宴会,特意为你布置的。”,听上去可比随便找个负责人好听多了。

      可是就在十分钟之前,就有各个负责人来找她的事,一会儿说道路上的装饰物可能会挡住来客的豪车,询问要不要拆除,一会儿又是说放置的花有点太多了,来客里面有花粉过敏,要撤一点花下去。

      黎清书烦不胜烦,不是有老大在吗?老大人呢?你们应该去找老大啊。

      结果从他们那里获得了“大少爷正在忙着陪三少爷”的消息。

      陪老三做什么,老三需要他陪?不是还有生活助理吗?

      出个院而已,多大点事情啊,老大这是分不清急缓程度吗?

      黎清书心里面憋着一股火气,这时候正好抬头看见她的两个儿子走过来,朝着这边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挥手让那些负责人散开,自己朝着兄弟两人走过去。

      “这位是我们的母亲,黎清书。”苏炳耀道。

      “你好,母亲。”洛熵点了点头,对着朝他走过来的女士礼貌道。

      “妈,你来了。”

      听见洛熵公式化的称呼,苏炳耀不得不自己喊了一声,委婉地给洛熵做示范。

      “怎么叫这么生分了。”黎清书先注意到的是洛熵的称呼,眉头一皱吞下嘴里面话,道。

      “小熵是在怨我喊你过来?”

      她作态叹了口气,随后道。

      “我知道不该让你出院,但是这是你二哥回来举行的第一场宴会,我们一家人都应该出席,小熵你同样是我们家的一员,要是不出现的话,有些人私下就要说你的闲话了,妈妈这也是为你考虑啊。”

      黎清书这一番话可谓是把自己放在了制高点,原本不考虑苏熵的身体情况让他赶着前来参加这个原因,经过她自己的包装竟然变成了是为苏熵好,不让苏熵落人口实的做法,还是将他当成家庭的一份子的体现。

      她是半点都没提可以延缓这个宴会,直到苏熵身体恢复再举办这个可能。

      [这个场景也很熟悉。]

      和苏熵音色相同的声音同时在黎清书和苏炳耀的耳朵里面响起。

      这是什么?黎清书迷惑。

      他想做什么?苏炳耀的神经又紧绷起来了。

      [好像过了这么多年再见之后,妈还是这个样。]洛熵在内心道。

      [说什么“为了你好”,本质还是劝我让出自己的利益,给他们退让呗。]

      [你要真为了我好,为什么不再推迟几天举办呢?]

      [这样迫不及待地举办,也就是那点坠崖伤对我来说无关紧要罢了,要是我真还是普通人体质,恐怕这次出来参加一次后回去还得进医院呢。]

      [偏心二哥就直说,我又不是不能理解,还包装成为我好不让我落人口实才这样做,可真为我考虑呢。]

      [到现在了还想伪装成一碗水端的平的样子,真当我傻子啊。]

      [哦,我之前好像确实挺傻的……有点想笑了。]

      伴随着洛熵这一连串毫不客气的心声,黎清书脸绿了。

      你小子想法也够直接……苏炳耀被噎了一下,随后内心开始埋怨母亲,你偏心就偏心,还非要包装成为了他好做什么?

      现在被苏熵这样想也是自找的……等等,母亲脸色变了,她是不是也能听见他的心声?

      得赶快在母亲激怒他之前告诉她苏熵的异常!!

      现在苏熵已经不是那个可以让你随便训的小儿子了,他可是怪物啊!
note作者有话说
第4章 糊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导师嘲讽,同门相轧,试剂出错,正在读研的我当何去何从?!v我5块购买全文聆听复仇计划!5月1号,强势归来! 收藏预收,助力复仇! 《写作挚友,读作老婆》《无限流表演生存指南》《我在星际民俗养神》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