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001章 ...

  •   南城墓园,位于南城郊外,占地面积还不小,只是有先生说这里风水不太好,慢慢的就是清明那一天都见不得几个人影。
      
      前两天刚刚下了一场大雪,一连两天都是阴天,寒意冻得人骨子里生疼。
      
      傅衍伸手摸了摸石碑上有些发白的照片,站起来头也没回的离开了,白色的花束倒在寒风中微微晃动。
      
      “小伙子,你今天也来了啊!”五六十岁的老人从一旁的小道上走出来,看到傅衍的时候招呼道。
      
      他是南城墓园的看门大爷,在这里呆了快十年了,认得很多人,在他的印象中,大概五年前,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年轻人,往后每个周日他都会来,然后一坐就是大半天。
      
      傅衍嗯了声,冲他点了点头,看老头手上的扫把上还沾着些雪块,应该是刚刚扫雪回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烟递了过去,老头一边说着“这怎么好意思呢”一边喜笑颜开的收下了,手脚迅捷看不出半分老态。
      
      傅衍拢了拢脖子上的围巾,径直走了出去,口鼻呼出的气在面前凝成一大片白雾,离大门处不远就是一个公交车站,每一小时有一班车经过。
      
      老头站在门口,远远的就只能看到年轻人站在站台上笔直的背影,摇了摇头就回了一旁的小屋子。
      
      屋子里热融融的,是与外面完全不同的温暖世界,他老婆在里面做饭,看见他手上没拆封的烟盒就知道他碰到了谁,一边把做好的菜端出来,一边问道:“那小伙子又来了?老拿人家东西你心里也过的去。”
      
      “我这不是一直帮他看着吗?”窗户上氤氲着水汽,老头擦了擦往外看了眼,又道,“相依为命的两兄弟,死了一个,另一个也不好过啊!”
      
      一时间没人说话,声音未落之处尽是唏嘘。
      
      傅衍倒是不知道两个老人家把自己想的那么可怜,只不过昨天刚刚熬夜弄完一个项目他也有些疲惫,偏偏他早就养成了这个习惯,不来这边看看就算是休息也定不下心。
      
      傅衍有一个弟弟,因为他的疏忽小时候就被人贩子拐走了,五年前傅衍才找到他,那时候已经不成人样了,回来没多久就没能熬住。五年前傅衍还没钱,就算这边说着什么风水不好又如何,好不容易在城南墓园这边买了个角落葬下去,一直到现在都没动过,反正他们两兄弟也不在意这个。
      
      傅衍的左手小指微微抽动,他低头活动了下手掌,面无表情。
      
      不过五分钟,路的那头公交车就慢悠悠的开过来了,傅衍刷卡上车,车上没几个人,他找了个位置坐下打算在路上眯一下,离回城还有一会,晃动中他竟然睡着了。
      
      吃完晚饭,老头照例回到厨房里洗碗,在这点上,他家老太婆可不会容他逃掉,只不过他今天才刚进去两分钟,就听到老婆子在外面叫他。
      
      “老头,你来,你赶紧过来看!”
      
      他擦了擦手道:“怎么回事啊大惊小怪的?”
      
      外间电视开着,正在放实时新闻,老头看过去的时候脸都僵住了。
      
      “塑通隧道发生一起严重车祸,两辆625公交车在隧道北口相撞,目前已致12人死亡,未发现幸存者......”
      
      625公交车,正是从南城墓园经过的那辆,也是傅衍每次离开坐的车,他走了半个小时,这个时间差不多也到塑通隧道了,老头面色发白,讷讷的说不出话。
      
      傅衍是在剧烈的疼痛中醒来的,他脑海中最后的记忆还是突然把他惊醒的碰撞声,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他就失去了意识,再睁开眼就已经站在路面上了。
      
      头很痛,傅衍忍不住摸上去,却没碰到任何伤口,但是半个脑袋就好像被搅碎了一样,有个秤砣压在上面坠坠的疼。
      
      等他勉强适应了一点,被疼痛压过去的感知才慢慢的回到他的身上,傅衍突然嗅到一丝浓郁的血腥味。
      
      在他的身后,是两辆公交车的残骸,汽车坚硬的钢铁结构裹着人脆弱的皮肉搅和在一起,血淋淋的一团,傅衍第一眼就看到了那玻璃旁边属于自己的身体,半个脑袋已经寻不到踪迹,背后淌下来的血把他白色毛衣都浸的深红。
      
      难怪会这么痛,脑海中这个想法飘过好一会傅衍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死了。
      
      他站了一会,隧道里没有半点声音,一切都停留在他断绝性命的那一刻,没有什么黑白无常或者拿着镰刀的死神来带走他的魂魄。
      
      但是很快,一道突然涌出的黑色雾气抓住了他的视线,那雾气杂乱无章的纠缠环绕着,仅仅几秒钟,傅衍的眼前出现了一面巨大的镜子。
      
      黑色沉重的边框,明亮平静的镜面,黑色雾气缠绕其上,像极了油画里生锈了的镜子,傅衍要仰着头才能看到它的全貌。
      
      巨大的、诡异的镜子。
      
      它斜斜的立在隧道里,原本栏杆的位置被它隔断,黑色雾气沿着银色的金属栏杆向外蔓延,坚硬的合金烧融的塑料一样往下掉,滴落下来溅开一滴滴黑色雾气。
      
      镜子里照出他的模样,青年面容清秀,眉目温柔,只是带着些不知来处的阴郁,现在又添上了几分疼痛难耐的苍白之色,他的头实在是太疼了。
      
      傅衍没有多少时间去关注自己的长相,在那镜子边上,黑色的雾气正聚拢着,很快就合成了一个人的形状。
      
      “傅衍,你想活下去吗?”黑雾聚成的男人冷冰冰的问道。
      
      傅衍没有犹豫:“想。”
      
      朋友说他过得苦,半年扯不出一个笑容,但是这个时候,哪怕他还搞不清现在状况是什么,他都直接给出了他本能的回答。
      
      黑雾形成的男人终于露出了他的面貌,傅衍呆愣了一会,那人同他长得一模一样,一样是二十五六岁的光景,一样的黑发柔软的落在耳边,只是他眼角眉梢间带着沉沉的死气,一如刚才说话那般冷情。
      
      那男人没有说话,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他脚下一点,整个人竟然飘了起来,直直飞向傅衍。
      
      看似实质的身躯直接穿透了傅衍的身体,傅衍回过身去看的时候,只看到男人的身影渐渐隐没在他身后的空气中。
      
      隧道里再次死寂无声,要不是还有那面镜子在,傅衍都要以为自己之前所见的一切都是错觉了。
      
      傅衍皱皱眉头,环视了一眼整个隧道,再没有那个男人的身影了,他问道:“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下一刻,他面前的镜子平整的镜面扭曲起来,黑雾铺天盖地的向傅衍扑来,傅衍被吸了进去。
      
      眼前一片漆黑,耳边是那个男人的声音。
      
      “傅衍,欢迎来到第三重世界。”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点进来的小可爱,新人新文,希望大家喜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