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6章 ...

  •   
      “那是安神符,我是看你做噩梦了。”
      林与忿忿不平地解释,他还特地拿了人类能用的符纸。
      
      这可是凤阳观观主亲手画的,早知道就不浪费了!
      
      段辞垂下眼,黄色符纸上的图案复杂诡秘。
      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他神色复杂:
      “小不点儿,相信科学。”
      
      林与怒了:“叫谁小不点呢!”
      
      林与是南方妖,口音软软糯糯,但咬字清晰。
      点是点,呢是呢,分得清清楚楚。
      
      段辞觉得这小家伙还怪好玩的,颇有兴致地说:
      “不是小不点,是小不点儿。”
      
      林与被带了节奏,重复道:“你才是小不点儿!”
      
      儿字也说的字正腔圆。
      段辞纠正道:“小、不、点儿。”
      
      林与:……
      这大骗子就是在玩他!
      
      林与板着脸:“你无聊。”
      他转身坐好,不再和段辞说话。
      
      段辞没说话,他是挺无聊的。
      他垂下眼,不由自主地看着林与的后颈,白皙光洁。
      
      Omega的腺体并不是直接裸露在空气中的,而是类似于皮下组织,隐藏在第七颈骨附近的位置,为了便与Alpha寻找并标记,表皮往往会有不同的纹路提示。
      
      林与伸手挠了挠脖子,雪白的皮肤微微泛红。
      
      段辞挪开目光,心底油然而生一股烦躁。
      
      他拿出烟,点燃吸了一口,尼古丁的味道将烦躁覆盖。
      
      林与在玩手机,忽然闻到了烟味。
      他扭头一看,果然是段辞。
      “教室里不能抽烟。”
      
      段辞掀了掀眼皮:“又没有人。”
      
      林与看了眼教室,还真没有人,随后小心脏猛地一颤:
      卧槽他怎么知道我不是人?
      
      林与的眼神太过直白,段辞叼着烟,趴到桌上,略带痞气地说:
      “你不算。”
      
      林与的小心脏又是一颤:“你怎么知道?”
      他天生灵体,没有妖气。
      除了妖界的几个上古大妖,没有妖能一眼看出来他是妖。
      
      段辞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林与思来想去,也想不出大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所人类高中里。
      难不成是什么捉妖隐士门派?
      建国后不许成精?
      ……
      
      他的小表情变来变去,段辞有些好奇:
      “我就抽根烟,你想什么呢?”
      
      林与脱口而出:“想你是人是妖。”
      
      段辞愣了愣:“怎么?你还见过妖?”
      
      “废话,谁没——”
      林与连忙住嘴,改口说,“谁会见过!”
      
      见段辞没有追问的意思,他松了一口气,这才第二天。
      人类世界真是危机重重。
      
      林与表情十分生动,一眼就能看出他在想什么。
      傻乎乎的。
      段辞垂下眼,喷吐出一个烟圈。
      
      林与不喜欢烟味,往后躲了躲。
      
      看见他的反应,段辞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道:
      “你不是说那糖能戒烟么?”
      
      林与愣了愣,王姨做的桂花糖的确能戒烟,九爹的人类下属都说很有用。
      只有几个老烟枪一时半会儿戒不了。
      可段辞年纪轻轻……
      
      他疑惑道:“你抽烟几年了?”
      
      “没几年,”段辞懒懒地拖长音,“小骗子。”
      
      “我没骗你,”林与不满地说,“你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小人?”段辞扬眉,“我可不小。”
      
      林与想了会儿才反应过来段辞在说什么,脸颊微微泛红:
      “你能大到哪里去?”
      区区人类!
      
      他们俩的距离很近,段辞趴在桌上看着林与,林与则抱着椅背红着脸。
      乍一眼看过去,有种他们正深情对视的感觉。
      
      陆尤吓得手上的作业本都掉了。
      “打、打扰了。”
      
      林与有些懵:“啊?”
      
      段辞知道陆尤是误会了,皱眉提醒:
      “我们没什么。”
      
      陆尤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我懂我懂。”
      
      段辞:……
      
      段辞:“我不喜欢Omega。”
      
      陆尤内心飘过一万句卧槽,这句话翻译一下就是:
      我不喜欢Omega,只喜欢林与。
      没想到段神居然也会说霸总的台词。
      
      陆尤恨不得现在还留在办公室,听钟老师废话连篇。
      他怎么就回来了呢!
      
      林与拿了饭卡,小跑到陆尤身边,帮他捡起作业本:
      “走吧,去吃饭。”
      
      陆尤回头看看面无表情的段辞,小声说:
      “要不我自己去吧,你们继续。”
      
      继续什么?
      继续吸二手烟?
      林与撇撇嘴:“不要,我们快走。”
      
      陆尤一路上都忍不住看林与,转学第二天就把段神拿下。
      这也太厉害了。
      
      林与被看得有些紧张:“怎么了?”
      化形出岔子了吗?
      
      陆尤摇头,在心里默默地说:
      没有脏东西,只有让段神心动的容貌。
      
      林与呼出一口气,他打死也没想到看起来一本正经的陆尤,满脑子都是这些奇奇怪怪的话。
      
      食堂的人很多,饮料窗口却排起了长龙,各个都眼巴巴地望着,打饭窗口却没什么人。
      
      林与也没有多想,只以为出了什么新品饮料,等回到教室才知道学校停水了。
      
      陈晨是个自来熟,林与一坐下他就迫不及待地分享八卦:
      “学校停水了,你们买水没有?”
      
      林与摇摇头:“没有,队伍太长了。”
      而且他并不需要喝水。
      
      陈晨一拍大腿,惋惜道:“你们应该排队的,超市里的水和饮料都卖光了,教室也没水了。”
      
      “听说是水管堵塞,本来早上还是寝室楼没水,中午就变成全校没水了。”
      “不是什么时候能修好,现在厕所都臭得进不去。”
      
      林与有了画面感,嫌弃地皱起了脸。
      幸好他也不用上厕所。
      
      林与同情地看着怨声载道的同学们,做人真的太难了。
      
      前排的同学喊道:“陈晨,你去问问老师还能不能订水了。”
      
      教室的矿泉水桶是有专人送来的,陈晨是体育委员,负责每天的订水和拿水。
      
      一班Aphla居多,是饮料大户,今天又有体育课,陈晨便没有多订,根本没料到会停水这事。
      
      隔壁班的同学拿着水杯过来,还没开口就看到了他们班的惨状,叹了口气,默默离开。
      
      陈晨回道:“老师说得等全校统计完,估计傍晚才会有水。”
      
      同学们又是一阵哀嚎:
      “那怎么办,等会儿还有体育课呢。”
      “完了,我要熬不到高考了。”
      “兄弟,我先走一步。”
      ……
      
      下午第一节就是体育课,大家嘴上嚎着没水要完,到了自由活动时间,身体还是很诚实地追逐打闹,打篮球的打篮球,打羽毛球的打羽毛球。
      
      陆尤不喜欢运动,坐在石阶上看书。
      
      林与坐在一旁认真思考机缘的事情。
      
      白爸只告诉他成年的机缘在泉德一中,其他什么都没有说。
      所以这机缘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是什么人?
      总不会是让他好好学习,拿个好成绩吧?
      
      林与凑过去看看陆尤的数学书,密密麻麻的笔记,错综复杂的数字。
      太可怕了。
      
      陆尤以为他想学习,问道:“你要看吗?”
      
      林与连连摇头:“不不不,我不配。”
      
      陆尤笑了笑,刚要说话忽然传来一道刺耳的声音,是水管震动的那种嗡鸣声,接着就听见一声响亮的“卧槽”。
      
      “这是屎吗?”
      “让你别开别开,你还要开。”
      “我不以为有水么。”
      
      林与往后看,他们坐的石阶边上就是是洗手池,水管依旧在震动,另外还夹杂着“噗通噗通”的声音。
      
      “卧槽,这该不会真的是屎吧?”
      “好像是土吧。”
      
      林与眼皮一跳,有种不祥的预感,连忙走过去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水龙头还开着,持续不断地“噗呲”出黑色物体,洗手池里已经堆了一大坨。
      
      那两人还捡了根树枝,好奇地对不明物体戳戳挑挑。
      其中一人吸了吸闻了闻树枝,肯定地说:
      “不是屎,闻着有股泥土味。”
      
      林与记起来了,昨晚他洗手的时候好像顺便洗了一小撮息壤。
      
      息壤遇水会自行生长,生生不息。
      
      林与大惊失色。
      完了,闯祸了。
      靠学校找到抢修队,抢修一个月都不可能找到最初的息壤。
      
      这边的动静不小,越来越多的人走过来研究水管喷出来的到底是什么。
      
      林与挤出人群,走到附近隐蔽的角落给九爹打电话。
      
      电话那端的声音有些嘈杂,过了好一会儿林与才听清楚九爹说的话。
      “宝贝,怎么了?”
      
      林与言简意赅:“我闯祸了。”
      
      凤九沉默片刻,小心翼翼地问:
      “你……吃人了?”
      
      林与:……
      
      

  • 作者有话要说:  九爹:你……吃人了?
    段辞:你要吃我吗?
    谢谢菊菊的地雷,瑾大仙的营养液
    还有小天使们的评论呀~
    mua! (*╯3╰)
    昨天蹭玄学失败,今天也是蹭玄学的一天
    明天晚上九点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