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段辞擦头发的手一顿:“你寝室?”
      
      “废话!”林与指着钥匙上的305,挺直腰板,“你看,305!”
      
      陆尤会那样说。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就敢进O寝洗澡!
      
      林与一副看见变态的表情。
      
      段辞:……
      他转身往里走,从衣柜里拿了件短袖穿上。
      
      林与不敢置信,变态还把这儿当自己寝室了??
      “你——”
      
      段辞垂下眼,见小不点儿还没反应过来,皱眉提醒:
      “这里是A1楼。”
      
      林与瞪大眼睛,这骗子还真以为自己傻?
      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谎。
      
      “再信你我就不是、不是……”
      林与一下子卡壳了。
      不能说不是妖,不是人也不对。
      
      段辞看着才到自己胸口的林与,抿唇问:
      “不是什么?”
      
      林与恼羞成怒:“要你管!”
      “你个大骗子满嘴谎话!”
      
      他吼的声音不小,宿舍的隔音又差,附近寝室的人打开门,好奇地看了过来。
      他们各个人高马大,手臂都有林与大腿粗。
      
      看着没一个像是Omega。
      林与愣了愣,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他忽然想到楼下Omega和宿管的谈话,又想到扔垃圾的同学,还有这钥匙开不了门……
      
      卧槽,走错楼了!
      林与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段辞不喜欢被围观,他沉下脸,警告地扫视那些看热闹的人。
      
      众人连忙关上门,转而趴在门上听。
      
      林与结结巴巴地开口:“我、我不是故意的……”
      
      “打扰了!”
      他猛地关上门,拔腿就跑。
      
      没过多久,没又开了。
      段辞看过去,是室友。
      
      季弘拎着外卖走进来:“刚才怎么了?”
      
      段辞擦着头发:“问路的。”
      
      季弘把外卖给他,问道:“今天睡寝室么?”
      
      寝室楼离O楼太近,虽然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但段辞心里膈应,便在校外租了个房子,偶尔有事才会寝室睡。
      
      “楼上在装修,这几天都睡寝室。”
      他走到阳台上,目光落在寝室楼旁的小道。
      
      季弘走到他身旁,犹豫地开口:“我爸说段叔叔这两天身体不好。”
      
      段辞嗤笑:“他身体不好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没过多久,小道上掠过一个瘦小的人影,他仿佛正在被猛兽追赶似的,速度快到一般Aphla都追不上。
      
      段辞眯了眯眼,小不点儿是不是故意的?
      想引起他的注意?
      
      O楼
      
      林与这回都没敢直接上楼,找宿管确认后才敢上去。
      
      寝室是两人寝,上床下桌,一张床铺好了,应该是他室友的。
      
      林与看了看,室友不在。
      
      因为太久没人住的关系,床上桌上都蒙了一层灰尘。
      
      林与在储物戒指里找毛巾想擦一擦,忽然看见一座小山丘。
      
      真的小山丘,和现实中的一样,只不过是光秃秃的,没有树,颜色黑不溜秋。
      
      林与愣了会儿,戳了一下,软的。
      
      他捻了一小撮,低头闻了闻。
      息壤??
      
      息壤无限生长,永不耗损,也可以赋予植物灵气生存。
      
      当初大禹治水都只用了一小块息壤,他要一座山的息壤干嘛?
      填海么?!
      
      林与有种不祥的预感,连忙检查储物戒指。
      
      果然。
      一座精金山、一片建木林、几十箱灵药、各种神器灵器……
      他就上个高中,至于么!
      
      翻遍储物戒指,林与没找到一点生活用品,除了他自己塞的几件衣服。
      
      林与叹了口气,随手打开个白玉匣子。
      定海神珠。
      有屁用!
      
      林与无奈地抽出珠子底下压着的布,把定海神珠放到盥洗台上。
      
      他打开水龙头,搓了搓布,准备擦床和书桌。
      结果这布滴水不沾。
      再仔细一看,居然是鲛绡?
      
      林与:我太难了。
      
      远在风名山的白爸爸打了个喷嚏 。
      他打开天气预报,看了看首都的温度,连忙喊凤九:
      “你快去趟青丘,我给宝贝做件狐毛大袄。”
      
      凤九满脸嫌弃:“为什么要狐皮的。”
      不骚么?
      
      白泽:“北方人喜欢穿貂,而且上次宝贝不是说青丘的小白狐狸好看么?”
      
      想到林与,凤九脸色和缓了些:
      “可那小子的毛不够吧。”
      
      “你不会找他爹么?”
      
      林与不信邪,又翻了遍储物戒指,终于找到了一小匣子符箓。
      
      他拿了一张清洁符箓贴在门背后,寝室瞬间变得干净明亮,一尘不染。
      干净是干净了,可是没被子没枕头。
      他难道要变回原形睡觉吗?
      
      没过多久,门就被打开了。
      
      那人看见有人愣住了,确认了一遍门牌号,才缓过来问:
      “你是新搬进来的吗?”
      
      林与和他握手:“我是一班的林与。”
      
      室友笑了笑:“二班的陈风风,我知道你,新来的转学生。”
      
      寝室明显变干净了,但东西一点都没多,床和桌子依旧空着。
      
      陈风风长得很高,几乎都有一米八,身材纤细,长相艳丽。
      他问道:“你不整理行李么?”
      
      林与站在旁边,得抬着头和他说话:“我忘带被子了。”
      “你知道哪儿能买么?”
      
      陈风风没想到还有这么粗心大意的家长,笑道:“你要不先睡我的吧。”
      “我平时都是回家住的,今天就回来拿书。”
      
      林与有些惊讶:“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陈风风拿了两本书放进书包,对林与说,“床单被子是新换的,我没有睡过。”
      “学校的超市不卖床上用品,你有手机吗?可以在网上买,快递能送到学校的。”
      
      林与点点头:“好的,谢谢你。”
      
      陈风风检查了下床,确认上面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后,问道:
      “对了,你是不是坐在段辞前面啊?”
      
      林与不解地看着他:“对,怎么了?”
      
      陈风风笑了笑:“没什么,那你同桌是……”
      
      林与:“是陆尤。”
      
      陈风风眸色闪了闪:“挺好的。”
      
      陆尤是挺好的,段辞不好。
      林与在心里小声抱怨,笑着和陈风风挥手告别。
      
      陈风风看到他黑乎乎的手笑了笑:“我不太回寝室,所以寝室挺脏的,辛苦你打扫卫生了。”
      
      “不辛苦不辛苦。”
      林与摇头,就贴个符的功夫。
      
      陈风风提醒道:“寝室十点半就要熄灯,你抓紧时间洗漱,我先走了。”
      
      “好的。”
      林与刚洗漱完,铃声就准时响起,对面寝室楼的灯瞬间全部熄灭。
      
      他关了灯,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宿舍的隔音不好,可以清楚地听到隔壁、楼上寝室的冲水洗漱声。
      
      林与刚刚进入梦乡就被拉出来,感觉不要太酸爽。
      
      他一把将被子拉过头顶,整个人缩成一只小虾米。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水声逐渐消失,只有窗外夜莺的浅吟低唱,顺着月光飘进寝室,抚平床上少年紧皱的眉头。
      
      第二天,起床的铃声六点整就响了。
      
      早上的铃声和课间的铃声不同,放的是慷慨激昂的歌曲,睡眠质量再好的人也没办法睡下去,更何况林与这种睡觉轻的人。
      
      他慢吞吞地坐起来,茫然地看着雪白的天花板。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要睡觉。
      
      一首歌结束,林与勉强清醒了些,他揉揉眼睛,起床洗漱。
      
      水龙头的水流很小,等他洗漱完,歌曲也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运动员进行曲,催促大家赶紧去集合。
      
      秋冬的早上要跑步,林与迷迷糊糊地跟着大部队走到操场,发现全校的Omega呈单独一列。
      
      他走到陆尤边上问:“这是要干什么?”
      
      陆尤解释:“Omega身体素质较差,在操场慢跑三圈就行了,Alpha和Beta要绕着学校跑两圈。”
      
      林与恍然大悟:“哦。”
      学校还是挺人性化的。
      
      班主任在晨跑前要点名,钟忠点到林与的时候,特地说:
      “如果吃不消就不用跑了。”
      
      林与笑了笑:“我可以跑的。”
      
      钟忠拍拍他的肩膀:“好,加油。”
      
      林与走到Omega的队伍里,一眼就看到了领队的陈风风,个子比其他Omega高出一大截,非常显眼。
      
      陈风风向他招手,示意林与走过去。
      
      队伍是由矮到高排列的,林与和排头的身高不相上下,陈风风干脆就让他站到自己身边。
      
      集合期间,同学们叽叽喳喳地聊天:
      “今天早上的水好小啊。”
      “我们寝室都没水,还是去隔壁寝室洗漱的。”
      “这么惨。”
      ……
      
      林与不认识这些Omega,便没有参与到话题里,打量着学校的风景。
      
      陈风风见他不说话,便主动聊天:“你跑得快吗?”
      
      林与回忆在山上和自己玩耍的飞禽走兽们,摇了摇头:
      “不快,我都是跑最后一个的。”
      
      陈风风点点头,看林与的小个子也不像是跑得快的。
      
      体育老师一吹哨子,陈风风便开始领跑。
      
      林与跟着他,跑得很难受。
      
      不是因为速度快,而是因为太慢了!
      简直都和他走路差不多。
      不,比走路还慢!
      
      两圈跑完,大多数Omega已经气喘吁吁,还有几个喊陈风风跑慢点。
      
      陈风风低头看看林与,发现他步伐匀速,呼吸都没变,惊道:
      “你体力还挺好的。”
      
      林与:是你们太弱了!
      当然,他没敢说出这句话。
      
      因为前排的Omega齐齐看着他,仿佛他们之中出了个异类。
      
      林与沉思片刻,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我在山上的时候,经常帮妈妈干农活。”
      
      他身后的Omega不敢置信:“居然让你干农活?”
      
      林与为白爸辩解:“比较轻松的那种。”
      巡巡山,逗逗鲛人 ,骑骑仙鹤什么的。
      
      闻言,Omega们的眼神又变了,充满怜悯与心疼。
      
      陈风风摸摸林与的头:“好好学习,以后一定可以走出大山。”
      
      林与迷茫地看着陈风风。
      他为什么要走出风名山?
      来首都吸雾霾吗?
      
      

  • 作者有话要说:  陈风风:麻麻麻麻,我想吸雾霾。
    麻麻:吸,吸污染严重的,重度够吗?
    陈风风:够啦,谢谢麻麻,麻麻真好
    谢谢菊菊送的地雷~
    小天使们的评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