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11章 ...

  •   
      “我可能……又饿了。”
      
      听到林与的话,陆尤低头看了看他的小肚子:“是不是病了?”
      
      林与开始思索,难道和人类生活就会染上人类的病吗?
      这就是传说中跨种族的传染病?
      
      微风一停,没了那股香味,林与又感觉到了撑。
      他打了个饱嗝,解释道:“刚才估计是我的错觉,快回教室吧。”
      
      他们在食堂花了不少时间,回教室的时候就只剩他们俩了,当然除了还在打篮球的段辞。
      
      各科课代表在黑板上写下今天的作业,林与看着和昨天没什么差别的作业,不仅胃难受,头也开始疼了。
      哪儿哪儿都不舒服。
      
      林与知道装病只能逃一时,但是能逃一时逃一时啊!
      他收拾收拾书包,正回寝室时,突然有人敲了敲门:
      “一班的林与,你们英语老师叫你过去。”
      
      林与放下书包,仔细想了想自己的表现,上课挺认真的,昨天的作业也补交了……
      
      英语老师是个年轻的女Omega,说话很温柔。
      “林与,你昨天交上来的作业我改好了。”
      
      原来是因为作业啊。
      林与明白了:“是不是我错太多了?”
      很多语法其实他都不懂,纯粹是靠语感。
      
      英语老师摇摇头:“不是,全对。”
      
      林与愣了愣,那为什么要让他来办公室。
      
      英语老师轻声道:“我想问问你是自己写的吗?”
      
      林与点头,他只会做英语和语文。
      
      老师当然不会只听他说,英语老师指了指其中一篇阅读理解:
      “能说一下这篇讲的是什么吗?”
      
      林与看了眼,缓缓地用中文讲了一遍故事梗概,又着重讲了关于题目的几个故事细节。
      
      英语老师有些惊讶,这篇阅读理解说难不难,说简单不简单,有两道细节题很容易搞混。
      
      林与笑了笑:“我们山里偶尔会来几个外国、人,经常和他们聊天。”
      
      英语老师笑了笑,又和林与聊了会儿口语和语法问题,便让林与回去了。
      
      林与刚走出办公室,就遇到了回来的方老师。
      他礼貌性地说:“方老师好。”
      
      方情英点了点头,走进办公室直接问英语老师:
      “他英语作业是不是也抄了?”
      “语文作业抄的一字不差,估计是个新手。”
      
      英语老师有些尴尬地说:“他没有抄,翻译的都对,林与的英语挺好的,口语也没有问题。”
      
      “你还是太年轻了。”
      方情英摇摇头,回到自己座位,开始批改作业。
      
      林与把语文和英语作业上交,就靠病假回寝室了。
      七点钟,天已经黑了,但是寝室区的路灯还没有开。
      
      林与踩着月光往前走,猝不及防地花坛边的一大团黑影吓到。
      
      黑影懒懒地开口:“胆子真小。”
      
      林与往旁边走了两步,凭着五官的轮廓认出了黑影,是段辞。
      他似乎是刚洗过澡,穿着件黑色风衣,头发服帖的垂着,一低头整个人就被黑色笼罩。
      
      段辞看着他,问道:“小不点儿,有糖没?”
      
      林与摸了摸兜,最后一颗巧克力在路上的时候被他吃了。
      “吃完了。”
      
      段辞唔了一声:“还挺能吃。”
      
      秋风拂过,吹过一阵甜甜的风。
      林与说:“你不是正在吃糖么?”
      
      段辞掀了掀眼皮:“我没吃。”
      
      林与吸吸鼻子,刚才那股甜味好像是没了。
      他敷衍地应道:“哦。”
      
      见他想走,段辞开口道:“你刚才误会我了。”
      
      林与疑惑:“所以呢?”
      
      “所以你得赔我糖。”
      说着,段辞还伸出了手。
      他的手很好看,修长纤细,骨节分明,在月色下泛着暖玉般的光。
      
      林与狠狠地拍了下他的手:“没有。”
      
      林与的力气很大,和普通Omega不同,段辞的手掌都有些发麻。
      他觉得还挺好玩,再次伸手道:“有火吗?”
      
      火,林与还真有。
      不过不是普通的火,而是三昧真火。
      
      林与这次不拍手了,一字一顿地说:“不、给。”
      
      段辞有些惊讶,他就随口一问。
      “你哪儿来的火?”
      
      林与骄傲地说:“九爹给我的。”
      
      “抽烟不好,小孩儿别碰。”
      段辞坐在花坛上,修长的双腿漫不经心地交叠在一起。
      
      这时,路灯忽然亮了。
      林与看清了段辞的脸。
      他垂着眼,神情漠然,看起来以前没什么区别,但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林与问道:“你还好吗?”
      
      听到这话,段辞抬眼看向林与,琥珀色的眸子在路灯下异常清澈通透,又不带感情。
      他轻笑一声:“我好的很。”
      
      段辞站起来,拍拍林与的头:
      “走了。”
      
      林与清晰地闻到了他身上的甜味,嘀咕道:
      “这沐浴露还挺好闻的。”
      
      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林与一看,是白爸的视频通话。
      “白爸!”
      “宝贝,感觉怎么样?学校好玩吗?”
      
      林与欲哭无泪:“一点都不好玩,根本没时间玩。”
      “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写作业,作业难到都不会写。”
      要不是意志坚定,他都回家了。
      
      白泽不知道人类学校是这样的,他思索片刻,提议道:
      “你可以玩人类。”
      
      “有你这样的瑞兽吗?”
      林与笑出了声,在看到弹窗信息后笑意止住了。
      
      陈晨:卧槽,段神爸爸今天二婚!
      
      

  • 作者有话要说:  啊
    终于赶完了
    呜呜呜我终于有底气看评论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