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备注为“David”的男人显然是陆西的经纪人,现在正在电话里对着陆西喋喋不休,耳提命面。
      
      电话那头不知又说了什么,陆西低着头一言不发,眉目之间透出浓郁的烦躁之色。
      
      开局就替“父母”背债,谁能不闹心?
      
      经纪人又说了三分钟之久,可能是累了,喘口气歇歇,最后问:“你自己掂量掂量,现在是任性的时候吗?来,我现在就给你查查,看你当初预支的钱还差多少没补上……”
      
      “五十万!五十万!听清了吗!”一阵嘈杂音过后,男人夸张叫道,“先把钱还清了才有资格跟我谈退出,我当时可是以项上人头担保,才说动公司给你行特殊,你就这么报答我?”
      
      陆西嫌他聒噪,拧着眉,手机又拿远了几分。
      
      经纪人久久得不到回复,以为成功劝服了突然发神经的小孩,缓和了语气,问:“怎么样?我问你,想好了吗?”
      
      陆西想好了,平静道:“是不是五十万还上,就能不干了。”
      
      “……”对面明显噎了一下。
      
      站在经纪人的角度看,陆西是他一手栽培出来的,同时是他目前带的人中最红的,他哪能说放走就放走,这不是自折摇钱树嘛?十八九岁的年龄又是最好的年华,未来五年更是有巨大的商业价值待发掘,预支款那五十万只是用来压制陆西的借口,他怎么都不会让陆西现在退出的。
      
      “是……是吧。”经纪人先应承着,因为心虚有些磕巴,随后又立即补充道,“别忘了你合约还有段时间到期,现在甩手,违约金少不了,三百万。”
      
      陆西直截了当:“那你报警抓我吧。”
      
      “……”经纪人没想到。
      
      陆西直接挂电话了。
      
      他说那话时是很认真的。
      
      又过了两秒,手机响了,陆西接通。
      经纪人气急败坏道:“小崽子你跟我犟……”
      “滴”的一声,陆西切断电话。
      
      手机又响了。
      接通。
      经纪人咆哮:“陆西你……”
      “滴”的一声,再次切断。
      
      这次手机再响时,距离上次多隔了几秒的空隙。
      陆西拿起来贴近耳旁。
      经纪人哭丧:“祖宗先别挂,凡事好商量行不行?”
      陆西没表示什么,但也没再挂断电话。
      
      “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刚了……”经纪人似是在自言自语,终于彻底放软了语气,无奈地道,“你要是突然想转型了……也行吧,你条件好,我们把目标转向女粉丝也不是大问题,但好歹给我们公关一点反应的时间,这样吧,你先别急着公开性别,搅得腥风血雨的我不好应付,再忍一周行不行?就一周,这周什么也不用干,发个视频就好,算我求你了。”
      
      陆西好刚的一少年,但性格吃软不吃硬,见对方都如此低声下气了,他也没多为难,再次确认道:“再装一周?”
      
      “对对对!”经纪人忙道,“就一周,我这边处理处理。”
      
      陆西“哦”了一声,淡淡地道:“那你快点。”
      
      经纪人:“……”听听这语气,到底谁是谁老板?
      
      他怀疑陆西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不然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以前人乖又嘴甜,十分讨巧,现在又直又刚,让人恨得牙痒。
      
      ***
      
      陆西挂了电话。
      
      他考虑过,能继续接手原主的账号最好,利用九十万粉的资源,起码可以养活自己,但是如果要以装成伪娘为代价,终究不愿意。
      
      陆西看了眼时间,纪年已经离开很久了。
      
      他正要抬头看看人是不是还在面包房里,颊边忽而一冰,刺激得他当下一激灵。
      
      回首看去,就见纪年站在身后,拎着一杯橙汁靠放在他脸旁边,一脸得逞地坏笑。
      
      幼不幼稚?
      
      陆西斜睨他一眼,虽然心中没好气,但冰山脸万年不显情绪。
      
      “喏。”纪年将拎着纸袋的那只手递上前,同时朝纸袋扬了扬下巴,道,“里面那杯奶茶,给你的。”
      
      陆西正好渴了,不客气地扒开纸袋口,从里面取了一杯奶茶。温的。
      
      他随意瞄了眼,袋子里还有其他三杯饮品,各不相同。
      
      纪年这时突然道:“刚刚不小心听到你说再装一周,装什么装一周?”
      
      闻言,陆西吸管差点插偏,好在补救及时奶茶没溅出来,他面不改色道:“装你大爷。”
      
      “……”纪年心道居然还会幽默。
      
      他瞄了眼陆西平得不能再平的胸,意有所指道:“现在确实挺大爷的。”转念又问,“所以这就是你开始进男厕所的原因?”
      
      陆西既然答应经纪人要装下去,自然说到做到,只敷衍道:“当时看错方向了。”
      
      他吸了一大口奶茶,两颊涨得鼓鼓的,招呼都不打一声,转身就离开。
      
      纪年盯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
      还不待陆西走出食堂门口,迎面走来一波人。
      
      那波人横着走,把路都堵上了。
      
      陆西看了眼,足足有九个人,一人走在为首的位置,后面的人成锥形跟在身后,阵容如同台球桌上码好的彩色球。
      
      为首的人昂着脑袋,嘴里“啦啦啦”地唱着不着调的歌,西装式的校服外套不好好穿着,后襟故意拽下去,只剩两条手臂套在袖子里,步伐十分嚣张。
      
      陆西往旁边避开一步让道。
      
      那人名叫曲峰,在沧澜私高里人送外号“曲霸王”,光听绰号就知道是个怎样的人物。
      
      他一开始没注意到一旁的陆西,结果不经意间瞄了一眼后,一看再看,最后轻轻地“哟嚯”一声,停下了脚步。
      
      “谁啊,这妞?”曲峰十分感兴趣地问。
      
      背后人群里站出一个小弟,眼力极好:“八班那个网红,陆西。”
      
      “网红……”曲峰稍一回想,拖着长长的调子,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道,“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原来就是林悦芝的闺蜜,嘶……不对啊。”他转而一手摸着下巴,不客气地将陆西从头看到尾,奇怪,“怎么不像?我记得八班那个长得很骚的,典型的网红脸。”
      
      陆西嚼椰果的动作停了下,但也仅仅是一下,目不转睛地看着玻璃墙外,继续喝奶茶,等着挡道的那波人走开。
      
      “曲哥,她今天没化妆。”一小弟提醒。
      
      “我日。”曲峰笑了,盯着陆西看,似乎愈发来了兴致,“居然还有这种妞?素颜比化妆还好看。”
      忽然忆起什么,他道:“咦?我长假前是不是还约过她来着?”
      
      又站出一个小弟,一五一十汇报:“是的,不过她没答应,听芝姐说她另外约纪年去了。”
      
      “我日,纪年……”曲峰不知怎么就被拂了逆鳞,脸色一秒下沉。
      
      他两肩一抖,甩上外套,摩拳擦掌道:“等着,去给你们领个日抛的嫂子来。”
      
      陆西跟他们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对方声音若是小点,他未必能听到,但那人偏偏毫无顾忌,说话时比正常音量还大点,想不听到都难。
      
      陆西神情冷淡而厌倦,眼见着就将一杯奶茶吸了个干净。
      
      曲峰走近了,刚说了句“喂”,一人突然笑意吟吟地插了句话:“不好意思,借过。”
      
      曲峰往旁边一看,来人居然是纪年。
      
      曲峰骤然冷下神色,还带着一丝莫名的戒备。
      
      纪年见曲峰还挡在门口,挑了下眉,紧接着漂亮的眉眼现出笑意,尾音微微上扬:“同学?”
      
      曲峰僵着面色,眼中的不甘越来越多,却硬是没憋出一句话,最后朝后让了一步。
      
      于是身后的小弟齐刷刷跟着后退。
      
      纪年向门口走,陆西见那波挡道的人终于让开了,跟着向门口走。
      
      “哎?你别走。”曲峰想都没想,从后方抓住陆西的手臂。
      
      被陌生人无礼地截住,陆西眉间狠狠一皱,反手就是一扬,抽回自己的手。
      结果曲峰躲避不及时,被那只手狠狠打了一下面门。
      
      “啪”的一声十分响亮。
      
      听到动静,纪年回首,就见陆西的脸上终于有了情绪波动,却是很明显的厌恶。
      
      纪年微眯了下眼,被那表情所吸引。
      明明陆西的长相是一种中性美,可一旦面露凶相,竟然看着特别爷们,还有些莫名的帅气。
      
      以前怎么没发现?
      
      曲峰捂住被打到的鼻子,明显一怔,反应过来,在一群兄弟面前觉得十分丢面子,失了控制地骂道:“我艹了!小l婊l子你干什么!”
      
      陆西不为所动,始终没有回头,因此后方的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曲峰骂完人后,见对方不反驳,揉揉鼻梁,总算找回了一些控制感,哼哼唧唧一阵,挤出一个充满蔑意的笑:“你还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了,别以为自己有几个粉丝就傲上了天,不就是个小网红,比你有名的那些见了我都得叫声爷,甩张票子就能脱衣服,甩张卡能服务全套,你在这跟我装什么装?当我不知道你是哪路人?是不是以为清高能多值几个钱啊?”
      
      身后的小弟们发出哄笑,曲峰愈发觉得自己不得了了。
      
      这时,纪年从陆西脸上挪开视线,对曲峰道:“别说了。”
      
      “纪年,这事你别瞎掺和,要走赶紧走啊。”曲峰可能是飘了,至于先前对纪年流露出的那点恐惧,早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不以为意道,“这是我跟这妞的事,你要是敢管就是跟我作对。”
      
      紧接着,曲峰看向陆西的背影,继续叫嚣:“来来来,你转过身来,我饭卡里还有些钱,不知道能不能买你一个笑。”
      
      曲峰低头从口袋里东摸西摸,掏出一张饭卡甩了甩。小弟们又是应景地发出笑声。
      
      纪年再次出声:“别再说了。”
      
      “我日!你烦不烦?凭什么不给说?”曲峰瞪他。
      
      纪年又垂眸看了眼陆西,道:“这妞要打人了。”
      
      “哈?”曲峰没立即意会。
      
      下一秒,陆西转过身,同时挥出利落漂亮的一拳,直击曲峰的眼眶。
      
      曲峰“嗷”得一声惨叫,痛得无法呼吸,捂着一只眼睛弯下腰,节节败退,又被小弟们扶住。
      
      他半睁着一只眼,疼得直抽凉气,难以置信地看向前方的陆西。
      
      陆西一手还捏着拳没松开,放松地垂在身侧,微微高抬着脸,半耷拉着眼皮看人,然而那眼神如同在看蝼蚁。
      谁都入不了他的眼。
      
      曲峰一个典型的二世祖,仗着家里有权有势,只有欺负过别人,哪有被欺负的道理,现在挨了打,还巨疼,委屈得差点哭出来。
      
      他指着陆西道:“等着,我兄弟们从来不打女人,今天就为你破次例!”
      
      “……”
      
      曲峰的兄弟们还在傻眼时,陆西平静地说:“来。”
      
      手上一抛,将空掉的奶茶杯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十分精准。
      
      “快上啊!”曲峰受不了挑衅。
      
      小弟们相互觑了一眼,纷纷上前,朝着陆西步步紧逼。
      
      “慢着。”一人站到了陆西身边,笑着商量道,“其实不想管,但打女生太过分了,要不然这样,我替她?”
      
      小弟们看纪年准备插手,不约而同后退一步——
      
      这人是省跆拳道队的。
      
      陆西朝旁边瞥了眼,不带情绪道:“走开。”
      
      遭到无情驱赶的纪年:“……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有机会挽留……”
      
      “走开。”陆西说。
      
      “……”纪年看了陆西数秒,接着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看向曲峰那伙人,问,“考虑得怎么样?”
      
      “纪年我警告你别逞能。”曲峰捂着一只眼,站在人群后方,“嘶嘶哈哈”抽气道,“等会疯起来连你一起打。”
      
      纪年眯了下眼,笑了,说:“那我等会要是疯起来,是不是也可以连你一起打?”
      
      曲峰的脸扭曲了一瞬,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令他蛋疼的事。
      
      他在人群里左右搜寻,指向一人,朝前一挥示意他出列,接着对纪年骄傲道:“这我新认识的兄弟,他家祖祖辈辈研究醉拳,他正好是第三十代传人,你要是能打过他,再让你呈英雄。”
      
      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一个不算太高,显得精瘦的男生走向前。
      
      男生隔了一米多远的距离站定,气势非常沉稳。
      
      他先是有模有样地朝纪年双手抱拳,下一秒就倏地张手拉开架势,猛力一拍大腿,“哈!”的一声气沉山河,在原地连跳两圈,接着身体左摇右晃如同陀螺,手臂前前后后推拉,看似虚浮飘渺,实则自有一股韧劲镇压着。
      
      一看就是练家子
      
      那人耍了半套醉拳,引得满堂喝彩,维持着最后的姿势站定,目露挑衅地看着纪年。
      
      陆西看得出,这人有点实力,他不想牵扯纪年进来,道:“走……”
      
      话音还未落地,余光就瞥见身旁人抬起一只长腿,看似非常轻松地一蹬,结果那耍醉拳的男生当场飞出去三米远,在光洁的地板上滑行一段距离,“咚”的一声闷响撞到后面的柱子。
      
      歪着头不动了。
      
      满堂的喝彩声瞬间停了。
      
      “……”陆西看向身旁纪年。
      
      纪年一手拎着纸袋子,一手举着杯子正在吸橙汁,自始至终,杯里的橙汁都没晃动过。
      
      纪年幽幽地放下长腿,又吸了口橙汁,对着已经石化的曲峰不好意思地笑了:“你刚刚说他是第几代传人来着?抱歉,走神了,没听清。”
      
      陆西:“……”
      
      什么叫秒杀?
      
      领略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纪年:腿长,拒绝一切花里胡哨。
    陆西表面冷静,内心:我擦,旁边这位有点厉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