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这回,陆西轻松抽离了手腕,他略扫了眼,白皙的腕上压了一排淡红色指印,可见纪年抓人时力气不小。
      陆西转了转腕关节,见药瓶已经到了纪年手中,他也算是完成任务、仁至义尽,日后纪年和柳思逸之间的风花雪月与他彻底无关了。
      离开前,陆西最后看了眼纪年,继而半耷拉着眼皮挪开视线,一脸的兴致缺缺,仿佛刚刚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干、也没造成什么有杀伤力的影响,清清白白得就是个路人。
      陆西转身走了。
      
      纪年抿唇,要笑不笑的,目送着那道窈窕身影踏上教学楼的台阶,越看,发现的问题越多,眉毛也挑得越高。
      就见陆西走路时微微有点驼背,步调不算快,甚至带了些一步三晃的慵懒,但两条长腿撩得开,迈一步大概能抵别的小姑娘两步。上楼梯时,也不顾及自己穿的是短裙有走光风险,一步跨上两级台阶,一窜一窜地就那么轻巧地往楼上去了。
      人都消失了,纪年还盯着瞧,无论怎么看……
      他都觉得那不是一个正常女生的走路方式。
      好歹是“校园第一女神”,形象都不要了。
      
      陆西离开后,锡纸烫才敢大喘气,张着嘴,如同好容易才从岸上蹦回水中的鱼,差点没窒息。
      “纪年!”
      锡纸烫名叫彭满满,“咔嚓”一声扭动脖子转向纪年,眼睛亮闪闪的,本来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现在像是得知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脸的激动难耐:“台风那天你和那个网红妞约出去干嘛了?老实交代!是不是偷户口本出去开房了?”
      闻言,纪年微怔,随即从远处收回视线看向彭满满,在他脸上盯了数秒,忽然弯了眼角,笑而不语。
      彭满满心脏怦地跳了一下。
      不得不说,校草在颜值上占尽了优势,帅得丧心病狂,笑起来更是要人命,自信开朗、天生贵气,却又不失亲和力,但彭满满寻思着,为什么那眼神里透露着一种看傻子的悲悯和耐心?错觉嘛……
      
      “我靠,彭满满,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你小子自求多福吧。”说这话的是丁畅,就是戴银丝边眼睛的那位,常常书不离手,因为立志清北。
      觉得话题尺度大了,丁畅抚了抚习题册上被喷上的口水,低头开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式。
      
      彭满满站起身,撑着台面看纪年,急道:“你别光知道笑,你和网红妞之间是不是真有一腿?”
      “你脑子秀逗了是不是?”纪年还没表示什么,坐桌上的帅哥侧过身,伸手在彭满满的脑袋上捞了一把,道,“别乱说话,纪年会是那么随便的人?”
      彭满满扭头看向程诀,一脸无辜地挠头,合理怀疑道:“那……陆西怎么知道纪年早泄的?连药都备上了,亲自送过来了。”
      程诀:“……”
      丁畅从题海中抬头:“……”
      “……”纪年敛了笑,看着此刻备显天真的彭满满,温声道,“给你三秒的时间重新组织语言,别逼我动手啊。”
      彭满满立即怂了,戏多地用袖子半掩面坐了下来,抱拳告饶道:“男神,打不过,打不过,求放过。”
      开玩笑,纪年一个省跆拳道队的,以后还有可能进国家队,真动起手来,整条街都不是他的对手。
      
      纪年绕过石凳,把磨砂的小药瓶放到丁畅摊开的习题册上。
      “这……”丁畅坐正身,推了下眼镜,不明所以地抬头看向纪年。
      “下课顺便带回班里,给柳思逸同学。”纪年拍拍丁畅的肩,又恢复好性格的笑,“麻烦了。”
      丁畅拿着小药瓶一头雾水,程诀一手揽着篮球,奇怪道:“哎?纪年,去哪儿?”
      纪年回首朝他们高速摆手,眯眼笑道:“你们先去操场,别等我,我回教室拿点东西。”
      
      彭满满朝纪年比了个“OK”的手势,接着扯扯程诀的手腕,道:“那我们先走呗,反正纪年从不上场的,逃课不易,我们先玩着。”
      彭满满和程诀一个班,他们班这节课正好音乐课,两人都不是有艺术细胞的人,所以跑来蹭纪年他们班的体育课。
      程诀人高腿长,从石桌上下地,又扣了两下篮球,道:“行吧,我们先走,一会儿发短信让纪年给带喝的。”
      
      ***
      陆西不费什么力气地找到了高二八班。教室上有门牌,顺着走就能找到。
      到了教室,才发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想到刚刚在楼下遇上的纪年那伙人,陆西猜这节应该是体育课。
      反正没人,陆西在教室里随便走,经过讲台时看到角落贴了张座位表,姓名和位置一清二楚。
      陆西对着座位表比划两下,再看向台下的几排位置,确定自己的座位后,绕过讲台走向最后一组的角落。
      走近了,才发现自己的课桌上没有书,反而横七竖八地堆着卷发棒、剪刀、隐形眼镜盒、口红、粉饼……
      “……”
      与其说是课桌,不如说是化妆台。
      
      陆西环顾一圈桌面,没什么情绪波动地想,穿书后依然是个学渣,合情合理。
      如果原主“陆西”桌上堆满了书本和练习册,他可能还会觉得无所适从。
      
      实际上,在原先那个世界,陆西就是个学沫,连渣都算不上,跟他那学神一样的哥哥陆南相比,就是两个极端,所以陆南经常嘲笑他,“一根直肠通大脑,一边学习一边拉”。
      陆西也知道自己不是学习的料,被迫无奈下才去玩的游戏,十八岁时顺利进入了职业电竞战队,往后的道路就算确定了,电竞之路有些磕绊,但是跟学习这条路比起来,简直称得上顺风顺水。
      
      陆西从课桌里掏出软塌塌的书包,既然已经穿成了原主,那这些东西就算是他的了。
      他将桌上林林总总散发着脂粉香气的物品一股脑扫进书包里,准备等会在外面找个垃圾桶一起扔了。
      直男不需要化妆品。
      接着,他又从课桌里翻出了贴着粉色亮片的手机。
      陆西盯着手机看,又是没忍住在心中嫌弃一番原主的品位。
      扫荡完课桌,陆西将书包甩肩上,一边低头翻手机,一边走出教室。
      陆西拿着手机,打开了淘宝,在设置中找到了默认收件地址,导入地图中一看,发现地址是校园附近的一幢公寓楼,不算太远。
      应该就是原主家的位置了。
      
      走到长廊尽头时,陆西恰好抬头看到前方厕所的标志,目光一动,突然想到,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来得及看看原主的样子。
      这么想着,私心里也难免好奇,原主长得该多秀气,才能把全校的人都给忽悠了。
      好像听说原主在短视频平台上有九十万粉……
      那就更厉害了,连九十万粉都骗到了。
      
      陆西走向男厕所,刚要迈步进去,脚步顿住。
      垂眸瞄了眼短得不能再短的百褶裙,陆西想了想,调转方向,自觉地朝一旁的女厕所走。
      只是刚走了两步,猛地转向,一往无前地扎进男厕所里了。
      
      有什么大不了?
      陆西想,被人撞见了,直说自己是男的,反正不打算以伪娘的身份生活下去,学校里的人迟早要知道。
      至于公开性别后会不会被认为是变态,陆西无所谓,他生性淡漠,独来独往,根本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
      
      ***
      男厕所的洗手池前有面镜子,被清理得很干净。
      陆西站在洗手池前,一阵无语。
      原主的脸,“美艳”得超乎他的想象——
      白金色的长发束成了松散的低马尾,脑门前是整齐的二次元刘海,欧式大双、鼻梁秀挺、烈焰红唇,浓妆艳抹得几乎看不出原本的长相,只隐约看得出脸部轮廓很清隽。
      
      陆西左右照了照,可能是实在受不了,倾身靠近镜子,微仰起脸,半阖眼眸,抬手就把假睫毛给揭开了。
      然后就是双眼皮贴。
      可能是手法不对,撕的时候有些疼,陆西没忍住咧了咧嘴。
      撕掉后将贴纸甩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陆西揉了揉一只眼,看向镜子里,怔了怔。
      
      不似先前妩媚的欧式大眼,镜子里映出一双略显薄情的眼睛。狭长,眼皮薄透,习惯性地微微耷拉着,有些倦,有些厌,还有种别样的少年韵味。
      看着这双眼,陆西心里隐约有了猜测。
      
      陆西打开放在台面上的背包,在里面翻找,找出一小包随身带的化妆棉,接着打开水龙头,沾了水就往脸上蹭。
      眼线花了个七七八八,眼影飞了个大差不差,口红连擦带咬地吞进了肚里,那张粉白的面也渐渐露出了莹润的底色。
      陆西在镜前站正身体,拍掉水龙头,将彻底脏掉的化妆棉扔进垃圾桶里。
      
      这次,镜子里映出一张素面朝天的脸。厌世,淡漠,丧得一批。
      陆西仅是瞄了一眼,就没再多注意。
      这就是他原来的那张脸,所以没什么好看的。
      
      紧接着,陆西从书包里掏出了那把剪刀,侧过头,捉住脑后的辫子,上来就是“咔嚓”一刀,果敢速度,不带犹豫。
      
      陆西在男厕所里待了有十分钟,再出来时,脸上淋着水,如同彻头彻尾地换了一个人,除了头发乱糟糟的,发梢层次不齐,其他没毛病。
      陆西单肩背包,一边抬手理了理刘海,一边拐弯朝楼梯的方向走。
      谁想刚出门左转,他就来了个急刹车,不再向前。
      就见前方一个很高的男生背靠在墙壁上,吞云吐雾。
      陆西有些意外,那人是纪年。
      他没想到好学生会光明正大在校园里抽烟。
      
      纪年这时也看到了他,显然没意料到,连忙站正身体,先是说了声“抱歉”,把烟拿下藏在身后,一手在面前扇了扇烟雾。
      随后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纪年怔了下,看了眼面前人,又看了眼门上男厕所的标志。
      “陆西?”纪年看着站在面前的人。
      陆西对上他的目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对方那双明亮的眼睛里有什么在闪动,仿佛在看一个初次见面的人。
      “嗯。”陆西将书包肩带往上提了提,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
      
      纪年的视线在陆西脸上打转,不加掩饰,接着向前走近了一步:“你……”
      陆西拧了下眉,不自在地后退半步,可能知道对方要问什么,他先发制人,道:“别问我为什么从男厕所出来,问就是……”
      “我是男的”还未说出口,纪年突然笑了。
      被他的笑容蛊惑,陆西一时语塞。
      
      这时,纪年微微弯下脊背,将脸怼到陆西眼面前。
      视线又在他脸上转了圈,纪年真诚道:“你平时化妆,是为了遮盖自己的美貌吗?”
      陆西:“……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改头换面迎春风,老公见了都说美。
    感谢有狐真没蛤的地雷~
    感谢各位姐妹的爱护和支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