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我不要日日夜夜的伤心 ...

  •   他说“让我亲手了结他”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呢?
      
      从被九喇嘛丢给宇智波带土进入神威空间时的拳脚相加,到要除去符箓时互相留的情旗木卡卡西从来没舍得真杀过他。
      漩涡鸣人瞪着眼睛。
      虽然旗木卡卡西的瞳孔缩得极小,且不停抖动,手里的苦无也几欲掉落,可是他切切实实暴露出了汹涌的杀意。
      那个时候波风水门拦住他了,这个带土认为总是在关键时刻缺席的老师也终于赶上了一回,
      他捏住旗木卡卡西手腕的那一刻,卡卡西松了手,苦无不轻不重的砸在了带土的腹肌上。
      宇智波带土苦笑道:“老师,你好不容易及时一次……救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卡卡西脱口道:“不。”
      “对,我罪该万死。并非可有可无。”
      不是的。
      
      漩涡鸣人感觉自己好像能悟出什么,可是直到宇智波带土被黑绝控制了,他也没把他似有所悟的那点东西用言语表达出来。
      他只勉强在老师遮得严严实实的脸上读出一种名叫不舍得的情感。
      
      痛苦,却不忍割舍。
      
      后来和大和队长一起聊天的时候,大和说:“关于那个宇智波带土,从来没听前辈提过。我还在根的时候听人议论过他,带土为了救他丧命,他却杀了带土喜欢的那个女孩。所以那段时间卡卡西前辈才被称为连同伴都杀的冷血卡卡西。”
      漩涡鸣人也鲜少的感到了一丝忧郁,他喟叹道:“带土是卡卡西老师最重要的朋友吧,就像我和佐助一样。”
      大和却不太高兴道:“才不和你们一样。”
      漩涡鸣人不明所以。
      见他不停追问,大和不耐烦的敷衍道:“卡卡西前辈才不会和谁有那种关系。”
      漩涡鸣人不赞同这个观点:“怎么会呢,我和卡卡西老师虽然是师生关系的说,但其实也是朋友,大和队长也和老师是朋友,粗眉毛老师也是啊,老师把我们都当作朋友的说,他虽然很……不太能看得出来他的感情的说,但不能说他不要朋友的啊。”
      大和无奈道:“总之,他俩绝对不是你和佐助那种朋友。”
      漩涡鸣人疑惑道:“朋友就是朋友,还分很多种类的么?”
      大和不想再和他聊下去。
      
      他和佐助并肩坐在卡卡西家的窗台上,腿伸在窗外。
      漩涡鸣人问道:“我说啊,你怎么回来了?居然还鬼鬼祟祟的翻进了老师的家里。”
      宇智波佐助斜了他一眼,没说我是一路问路人来找你的,只口气不大客气的反问道:“回来看看。你还说我鬼鬼祟祟,我进来的时候你不是还吓了一跳,你从卡卡西家偷偷摸摸的干嘛呢?”
      “我——”
      这时白袍子男人出现在身后,两人皆警觉地回过头去,吃了一惊,白袍子男人摘下写着一个火字的大帽子,笑眯眯道:“你们两个,一个鬼鬼祟祟,”他看着佐助,“一个偷偷摸摸,”他又看向鸣人,“在我家干什么呢?”
      佐助哼了一声,鸣人问道:“老师,你怎么回来了?”
      “佐助传信说会在这个时间回来。”旗木卡卡西挑眉道:“暗部说你们都在我家,我就回来看看。”
      宇智波佐助问道:“你不是没有写轮眼了吗?怎么突然就出现了?”
      旗木卡卡西就弯起眼睛,“我新研究的忍术,在小物体上留下咒印,就可以用卷轴空间互换,不过物体身上没有查克拉,承受不住空间挤压,在到达我原处的地点前就已经化为湮粉了。”
      “那不是很危险?”
      “无妨,”旗木卡卡西一手一个把人都拎下来,佐助不情不愿的松开下意识捏住旗木卡卡西手腕的手,任由他把自己放到了地上,“我现在不缺查克拉了,偶尔用一次很稳妥的。”
      漩涡鸣人要求旗木卡卡西教他。
      旗木卡卡西笑道:“等你当上七代目火影着。”
      三个人一起去了火影楼,春野樱也回来了,奈良鹿丸和佐助打了声招呼,跟卡卡西一起继续办公直到下班的时间。
      
      在沙发上小声嘀嘀咕咕的聊着天,小樱抱怨医院有多忙,佐助说火影更忙,小樱赞同的点点头,又控诉起旗木卡卡西总不愿去体检。不过确实够忙,小樱都脱开了身,他居然还让三个学生从那等着。
      最闲的漩涡鸣人表示今天又没做功课。
      旗木卡卡西突然叹了口气,插入话题:“你到底还想不想做火影?”
      漩涡鸣人立刻坚定地点头。
      佐助哼了一声。
      
      春野樱下楼买了晚饭,四个人索性在办公室解决,佐助把文件都收到一边,漩涡鸣人和他的影分身一起去隔壁搬了两把椅子。
      漩涡鸣人啃了一口饭团:“老师,有件事情我想说很久了的说……”
      旗木卡卡西耷拉着眼皮,他自打上回在火影岗位上累倒,被送去医院输液,因为重感冒鼻子不通气而不得不在闻讯赶来的鸣人面前摘下了面罩,他就不再遮掩自己了,他慢吞吞嚼着饭,嘴边的黑痣也一动一动,卡卡西把饭团咽下去,说:“这样扭捏可不像你。”
      但漩涡鸣人还是隐隐约约察觉到他不太乐意回复,可能是因为没有了面罩的保护,他的反应无所遁形。
      他就干笑着吞了一口,“其实也没什么的说。”
      宇智波佐助则因为他头一次的看懂了人的脸色而感到惊奇不已,不禁出口讽刺。春野樱则好奇地暗示鸣人要偷偷告诉她。
      
      旗木卡卡西没吭声,也不追问,漩涡鸣人有些郁闷。
      
      吃完了饭,旗木卡卡西继续办公,春野樱回医院了,留下两个男孩子帮他把文件搬回去,只是两个人都只剩下了一条胳膊,佐助还总是骂鸣人又放错了,一阵兵荒马乱,效率和一个人也差不多。
      佐助把最后一摞文件丢到鸣人胳膊上,差点散一地,佐助翻了个白眼给他,回头对卡卡西:“卡卡西,我要走了,有什么任务吗?”
      卡卡西打开抽屉,“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漩涡鸣人不舍道:“佐助……又要走啊?”佐助心情颇好,点点头,好歹的没嘲讽他,漩涡鸣人诚挚道:“要注意安全,佐助,无论你走到哪里,都是我最好的朋友的说。”
      宇智波佐助高声道:“那是谁?我不稀罕,再见!”
      漩涡鸣人嘀咕道:“又怎么了的说。”其语气的烦恼程度像极了被女朋友闹别扭的钢铁直男。
      
      旗木卡卡西叹了口气,摇摇头。
      
      漩涡鸣人不纠结这个问题,他重新问道:“老师……那个……”
      “你说。”
      “老师,四战的时候,你明明有很多次可以杀死带土的说,但你都没有下死手……我很好奇,你们的故事的说。”
      旗木卡卡西顿了一下,继续批自己的文件,没有开口。
      “老师……”
      “鸣人,”旗木卡卡西只垂着眼帘道:“好好珍惜佐助吧。”
      “啊?我当然会珍惜佐助的说,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卡卡西一言难尽的看了他一眼,无奈地笑了:“鸣人,我和带土的羁绊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总之——”
      “他是我最重要的人,”卡卡西望了望门口,“我下不去手,但我从神威空间出来的那次,是认真的。”
      漩涡鸣人知道他说的是哪一次,不解道:“可是当时老爸拦住了老师,我看得出老爸并没有很用力的阻止老师,可老师仿佛瞬间就放弃了。”
      “……”旗木卡卡西沉默了一会儿,“鸣人,你该知道这种感受,就是……算了。”
      漩涡鸣人想要继续追问,卡卡西摆了摆手:“好了,鸣人,回去把你的功课补上。”
      漩涡鸣人瞬间心虚起来,问也顾不上问了,一溜烟地跑没人了。
      
      又过了十来秒,奈良鹿丸推开门进来了。
      
      “不是说了你下班就下班,晚上就别来了吗?”旗木卡卡西无奈道。
      “我可不放心你,今天他们来,暗部都撤下去了吧?我不来,你又打算通宵,再累倒了我可承担不起,六代目大人。”
      旗木卡卡西只加快了速度,不说话了。
      奈良鹿丸抱过一摞文件,拿来帮他批阅,又不停地征求他的意见。
      旗木卡卡西当他是因为自己不注意休息生气故意整他,疲惫道:“我怎么想的你不清楚?今天怎么总是问我这些显而易见的东西?”
      奈良鹿丸抱起胳膊:“我知道你怎么想的。”
      “那就不必问我了。”
      “我不是指这个,”奈良鹿丸低下头去:“我是指,宇智波带土。”
      旗木卡卡西抬眼看他。
      “你是打算一刀了结,你不想日后再后悔,再天天难过伤心。”奈良鹿丸不抬眼皮,声音颓懒:“但你下不去手,为什么?因为杀了他,你还是会后悔,还是会日夜伤心。对吧?”
      “你平时头脑冷静,性格内敛,大和说你的外号有一个是‘冷血卡卡西’,我有时候也挺赞同的。但你一到有关宇智波带土的问题上就格外矛盾哪。”
      “所以现在呢?”奈良鹿丸冷冷道:“你找到了一个办法,你不眠不休,甚至不吃不喝,六代目——”
      “好啦,”旗木卡卡西突然弯起眼睛:“我知道你什么都知道,现在,快点把公务处理完,我打算回家了。”
      “你的家可不在慰灵碑。”奈良鹿丸讪讪道,却不再言语了。
      过了一会儿,卡卡西又道:“还有,偷听墙角是不对的。”
      “是是——”
      
      我宁愿只伤心一次,也不要日日夜夜都伤心。
      
      可我没法放下你,所以我从来都只能——带土。
      
      —— END ——
      
      “我宁愿只伤心一次,也不要日夜都伤心。”——羽泉《冷酷到底》
      

  • 作者有话要说:  1
    旗木卡卡西
    我爱带土,我是他的。
    宇智波带土觉得非常赞。
    宇智波佐助:?!
    漩涡鸣人:那是不是带土叔答应我的拉面老师可以帮忙还的说!
    奈良鹿丸:……我就问,他今天还来不来上班。
    旗木卡卡西 回复了 奈良鹿丸 :这都被你发现啦?太厉害啦!
    大和 回复了 奈良鹿丸 :吓死我了,我就知道前辈不会的!
    旗木卡卡西 回复了 大和 :哦?
    奈良鹿丸 回复了 大和 :……所以为什么宇智波先生能登六代的号呢?
    大和 回复了 奈良鹿丸 :!!!!!(心碎)
    2
    旗木卡卡西
    哭哭咧。
    宇智波带土觉得很赞。
    大和:???前辈你怎么了!!!
    漩涡鸣人:老师也没钱吃拉面了吗?
    迈特凯:卡卡西!我一生的对手!!不要消沉!不要颓废!前方肯定有无数波折!但!那是青春!
    奈良鹿丸:火影的假真好请啊,麻烦。
    旗木卡卡西 回复了 奈良鹿丸 :这都被你发现啦!太厉害啦!
    奈良鹿丸:……
    宇智波佐助:……他妈的,该死的贤二,别再让我看见你登他的号。
    3
    宇智波带土
    愚蠢的垃圾们!他是我的!
    [卡卡西背影.jpg]
    宇智波带土觉得很赞。
    漩涡鸣人:我不是垃圾!
    宇智波佐助:你他妈的为什么在他家里?
    宇智波斑:改姓旗木吧你。
    宇智波带土 回复了 宇智波斑 :我为什么要跟一个垃圾姓?
    4
    宇智波带土
    图片已删。刚才谁看了他?我要挖了你们的眼睛!谁准你们看的?你们凭什么看我的东西?你们这群垃圾,你们配?
    宇智波带土觉得很赞。
    宇智波佐助:你有病?不是你自己发的?我们不配?你配吗?
    宇智波斑:你敢挖?你不配。
    漩涡鸣人:老师是大家的啊!
    宇智波带土 回复了 漩涡鸣人 :是我的!你这个垃圾!
    漩涡鸣人 回复了 宇智波带土 :我不是垃圾!
    宇智波带土 回复了 漩涡鸣人 :你是!
    漩涡鸣人 回复了 宇智波带土 :我不是!
    宇智波带土 回复了 漩涡鸣人 :我说你是你就是!
    漩涡鸣人 回复了 宇智波带土 :可我真的不是的说!
    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嘤嘤嘤,他们都欺负阿飞!
    旗木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 回复了 宇智波佐助 :乖,不能这么和小叔叔说话。
    旗木卡卡西 回复了 宇智波斑 :他敢,他配,他只是不能。斑前辈。
    旗木卡卡西 回复了 漩涡鸣人 :不要和你土叔斗嘴哦,老师请你吃拉面。
    旗木卡卡西:别闹了带土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