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哪怕是我也可以 ...

  •   
      宇智波带土坐在河畔的大石头上,两腿随意的交叠着,他望着河面,水流得很激烈,总会溅到他身上,带土的面具遮得很严实,只在右眼处露一个洞,黑洞洞的,看不出他的情绪,只感觉有一种忧郁的气质从他那个洞里散发出来。
      
      在他不开口的时候。
      
      常常会遇到某些人,相貌甚佳,仪表堂堂,也极有身段,只是一开口说话,要么内容不堪入耳,要么声音难听至极。
      彼时的宇智波带土,就属于这种人。
      
      他突然惊叫了一声,他的声音很难用言语形容,只觉得十分矛盾,沙哑却又尖锐,让这个人显得很神经质。
      只从这个人的疯言疯语中可以听出,他的心里已经没有光了,谁也不知道他还拥有什么,还能拥有什么,在这纷乱的人世中,他身上已经有了一股沧桑感,但这大概不是浑然天成的,因为他的怨念已经浓重到凝结成了一股黑气儿,在他的周身纠缠着。
      
      宇智波带土自说自话地讲了半天,才觉得没劲的很,他站起来,拍拍自己潮湿的黑袍子,一步一步地远离了这条河流。
      他回头看着,一边往前走,不知道他变得鲜红的眸子里,是否有一个钓鱼的少年。
      
      宇智波也曾经是一个名门望族,他们拥有惊人的瞳力,他们代表着爱。可是如今宇智波里还算个完完整整的人的,恐怕就是那个叫宇智波佐助的少年,虽然年纪轻轻就遭受了失去和仇恨的洗礼,但一举一动间还保有着天真少年才有的意气风发。
      而今宇智波却几乎已经后继无人,家族没落,原先的族地几乎无人问津,被封条围得严严实实。
      
      宇智波带土愣愣地看,突然想起来灭族之灾与自己脱不开干系,他号称扶遍木叶八十老太,那一晚上却杀了不少弱不胜衣的老人。
      
      没关系,带土捏紧了拳头,我会创造一个新的世界,而在那里……你们会快乐的。
      
      今天宇智波带土又去了木叶,虽然木叶有封印班设下的禁制,但对于掌握了时空间忍术的忍者来说,基本算不上什么障碍。
      
      他往晓袍上又套了一件全黑的兜帽袍子,他把帽子一直压到眼睛上头,落下一片阴影,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传说里又老又丑见不得人的老巫师,他身上的气息颓败、烂腐。
      宇智波带土隐在树后,茂密的树冠为他遮着大雨,他站得笔直,望着不远处慰灵碑的位置,不着边际地想:奶奶说雨天站在树下会招雷。
      他微微挪了挪身子,踩在脚下还未湿透的树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他的情绪就被点燃了,阴霾的天色、树影的黑暗已经和他融为一体了,他疯狂地瞪大了眼睛,无声地咆哮:那又如何?尽管来,电不死我……都是废物!
      
      雨幕中一个身量与他相近的银发青年低着头向着慰灵碑走去。
      这条路对他来说已经烂熟于心,于是他闭着眼睛慢慢地走,风吹着雨丝斜斜地打在他脸上, 他也丝毫不受影响似的。他的头发已经湿透,软趴趴地搭在额头上,他只懒散却坚定地一步步向目的地迈去。
      宇智波带土的眼睛亮了一瞬,他心情着实复杂,一股又爱又恨的情绪从他心底蔓延开,他狠狠地咬着牙,眼里却有着十二分的依恋,他默默念着那个名字:……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
      “他是我的,”宇智波带土疯狂地想:“我要杀掉他,亲手,亲手杀掉他。”
      
      宇智波带土开始发抖,今天的天气真冷,宇智波带土一边哭一边笑。
      
      旗木卡卡西直挺挺地与慰灵碑面对面站着,面罩吸了水变得沉重起来,他微觉气闷,被压得几乎说不出话来,雨下得真大,天地都要同色,旗木卡卡西半睁着右眼,揣着兜。
      “带土,”旗木卡卡西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你回来吧,我愿意换你。”
      “这个世界很美好,真的。”
      “我经常跟你提的那三个学生,他们都很好,虽然不够懂事,好在待人以真心,诚恳乐观,和他们在一起,我总觉得很满足。”
      “这些都该是你的,带土。”
      
      他缓缓地转过身,靠着慰灵碑坐了下来,他合上眼睛,疲惫的把一切都放下了,于是他居然很安稳地睡着了。
      宇智波带土紧了紧身上的袍子,一时间气得说不出话来。
      
      口口声声说要报复社会的宇智波带土做了件不留名的好事——他把木叶的一个上忍送回了家,甚至还帮他开了暖气。
      他笨手笨脚地烧了一壶水,不敢近卡卡西的身去碰他,神威没办法把他的湿衣服都转移掉,他打算去窗外的树上蹲一蹲,然后丢块儿石头把人砸起来,可是青年睡得很深,呼吸舒缓均匀,眉目间难掩疲色,到底没舍得把石头掷岀手去。
      宇智波带土自打十三岁以来,再没有像今天这样仔细的看过他,他心里腾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他苦涩地想:卡卡西,你就是个垃圾。
      
      我也是垃圾。
      
      我希望有人能陪着你,照顾好你,哪怕……哪怕是我也可以。
      我希望是我。
      
      可是不行,卡卡西,我要创造一个正确的世界,那里有你,有琳,有我,卡卡西,你这个赝品,我……
      可是在这个像是地狱一般的世界里,我就是舍不得你。
      
      宇智波带土摘下面具,凶狠地擦了擦,用神威离开了。
      而房间里在睡梦中皱起眉的银发青年,睁开了眼。
      

  • 作者有话要说:  1
    红豆糕和R是人间瑰宝
    木叶君,我很烦恼。
    我是直男,我有女神。
    可是我的朋友圈里总有催我和发小K结婚的。
    怎么办?
    虽然我的发小K长得很好看,但是没有人会惦记着发小K的屁股吧?除非他是个变态!
    热门评论:
    真爱番茄:你就是个变态。
    樱花樱花我爱你:离我们老师远一点啊!
    最爱拉面:你应该跟大家解释,说你们是好朋友!
    2
    稻草人忍者
    我是直男。
    我的英雄也是直男。
    但他总是跟着我,还以为我不知道。每天上班下班都能和他偶遇,哪怕我在办公室睡下了也能看见他扒在窗户上说:“笨KK,好巧啊。”
    所以总有人怀疑我们是一对。可是我觉得我配不上他。
    怎么办?
    热门评论:
    真爱番茄:凭什么是你配不上他?还有,他都变态到那种程度了还直男?说出去谁信?
    天赐的宝藏:前辈是最棒的!
    苍蓝野兽:啊!我一生的对手!你很优秀!拿出自信来,这才是青春呀!
    麻烦麻烦:为什么直男会考虑配不配得上另一个直男的问题?
    3
    苍蓝野兽
    成长真是一个残酷的过程,我们总要丢失我们的青春。
    我一辈子的对手,他不再接受我的挑战。他说:腰疼。
    请问木叶君,我该怎么办?!怎样才能治好我一生的对手的腰!!
    热门评论:
    真爱番茄:那就赶紧把那个该死的贤二扔出木叶!
    麻烦麻烦:他又请假了。虽然很麻烦,但是我想问明天他会不会来上班?
    阿飞 回复了 麻烦麻烦 :不会。前辈要陪阿飞!
    最爱拉面:我想……他可能需要一碗拉面。
    4
    天赐的宝藏
    其实这个ID是前辈给我起的,太傻气了,可是前辈说他不觉得很傻,他说很配我。
    我小时候和前辈是敌人,后来被他感化,我向别人介绍自己时称“D”,但是前辈总是爱叫我“TZ”。
    前辈总是骗我给他付钱,我每一次都告诫自己不要总被前辈牵着鼻子走,可是前辈一说“我是他唯一认可的后辈”,我就沦陷了。如果跟他共事那么他就只在我临时搭好的座位上躺着看书,然后“监督”我干活。其实我知道他在偷懒。但是我对此只有怨言,却从未反抗过。
    木叶君,我是不是恋爱了?
    而前辈也很依赖我,很信任我,他是不是也喜欢我?
    热门评论:
    麻烦麻烦:哎哟我的妈……那你可能要单恋一辈子了。
    稻草人忍者:不是。
    真爱番茄:你在想屁吃。
    红豆糕和R是人间瑰宝:做梦呢?他是我的。
    真爱番茄 回复 红豆糕和R是人间瑰宝 :贤二能不能滚出木叶?
    麻烦麻烦 回复 红豆糕和R是人间瑰宝 :我就问一句,他明天还来上班吗?
    樱花樱花我爱你 回复 红豆糕和R是人间瑰宝:看看你的ID,渣男!
    阿飞:阿飞才不是渣男!嘤嘤嘤!
    5
    阿飞是暗恋前辈的女高中生
    阿飞喜欢上了一个前辈!可是那个前辈好冷淡,每一次阿飞去表白!前辈都会假笑着点点头,敷衍的说:我知道啦。
    可是他从来没有说过喜欢阿飞!
    这个世界是虚假的……阿飞要创造一个前辈喜欢阿飞的世界!
    木叶君,阿飞还能回头么?
    热门评论:
    王文王:孙子,吃我一发红月亮安利!
    阿飞 回复了 王文王 :你怎么能骂人呢!阿飞要叫前辈来!
    摄影师斯坎儿 V:我很喜欢阿飞呢ww
    阿飞 回复了 摄影师斯坎儿 V:对不起,阿飞已经有喜欢的前辈了。
    真爱番茄:虚假个鬼,滚出木叶。
    樱花樱花我爱你:每次想到这个变态丑陋的橙色面具下是一张苦大仇深的毁容脸,还在gay gay的奸笑,我就……
    稻草人忍者 回复了 樱花樱花我爱你 :乖,不可以这么说老师的好朋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