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001章 还阳 ...

  •   论剑峰在纯阳北部的绝顶之处,终年飘雪。

      凌摇日日在此悟道练剑,这一日,雪色夹杂着银光,凌摇手中的吞吴仿佛也有了自己的意识,随着主人的心意,剑气四溢,只观其景,只觉得目眩神迷。

      然而若是身处其中,却是半点儿体会不到这景致的美妙之处,只会被这凛冽刺骨的剑气吓到胆寒腿软。

      师父说她剑意已成,赐下了神剑碎星。

      比起威力,自然是碎星剑更胜一筹。

      但,这么多年下来,她已经用惯了吞吴。

      剑意大成,可是在纯阳道法上,她总觉得自己还差了那么一点儿悟性。平时早课的时候,授课长老每回点她的名字的时,她似乎总不能回答道点子上。

      此时,她将吞吴收了起来,盘膝而坐,打算趁着此刻心情激荡,说不定对于道法会有另一番感悟。

      悟道之时,心静无我。

      也不知过去多久,等她再次睁开眼睛时,眼前已经没有了飞雪霞光。

      凌摇的眼前,是一个院子,她正倒在地上,肚子还传来一声声表示饥饿的咕噜声。她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什么处境,迷茫的眨了眨眼睛,然后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

      她正要打开包裹,找找里面有没有什么吃的,那院子的大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了。门内走出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老妇人神色悲苦,眼睛发红,显然是正经历着令人悲伤的事情。

      她看了凌摇一眼,眼中有一些怜悯,转身回了屋子,拿了一个白馒头出来,“吃吧。”

      凌摇呆愣愣的接过馒头,听见自己说:“谢谢……”

      这声音,跟她自己的,有些相似,却又不太像。

      像是许久不吃不喝,嗓子干渴的冒烟的那种状态。

      老妇人眼中的怜惜更甚,见凌摇傻愣愣的啃了一口馒头,便说道:“你这会儿饿狠了,得慢慢吃,小口小口的吃,不然对身体不好。”

      凌摇点点头,果然放慢了速度。

      她的脑子还有些钝,不明白怎么自己一下子就从论剑峰到了这个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缺少了一大段记忆。

      老妇人见她脸色好了不少,这才问道:“姑娘这是从哪儿来?”

      “纯阳观。”

      老妇人没听说过纯阳观,反正他们这个县城隔壁县城包括再远一些的地方,都没有一个叫纯阳观的道观。再看这小姑娘的样子,怎么瞧怎么像是糟了难,无家可归的。

      接着,老妇人又问了她的名字,凌摇也说了,其他的她便是摇头,只道不知。随即又询问了老妇人一些情况,骤然得知此处已然不是昆仑,甚至也不在昆仑脚下,甚至她都不在大唐了。

      凌摇脸色迷惘了一瞬,但心里很能稳得住。

      她甚至想着,这是不是就是授课长老说的:庄周梦蝶?她这是真的来到了异世吗?

      老妇人瞅着凌摇这表现,心底已经确定,她这就是无家可归了。

      老妇人心善,收留了凌摇。

      进了院子,里面白幡还挂着,中堂停着一副棺材,老妇人说:“这是我的儿子,名叫宋焘,是个秀才……”

      老妇人显然很为这个儿子骄傲,在老妇人的描述中,宋焘颇有才华,是为人尊重的秀才公。平时行事十分正义,也时常又会邻里来找他评理主持公道,每一回都能让人心服口服。对待她这个老妇人,也十分孝顺。

      三天前,他在自己屋子里温习功课,没声没息的死在了书房里面。老妇人说,他是因为读书太过用功,这才猝死在书房的。

      凌摇心道,怪道她神情悲苦,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大概也是人间至悲之事吧。

      凌摇就在这老妇人的家中住了下来,晚上她正在自己房间检查自己的背包,背包还能打开,只是里面有一些东西已经是不可使用状态。

      她皱了皱眉头,幸好吞吴和周流星位都还能正常使用。

      但,她的内力似乎出了点问题。

      她能感觉到内力还在,只是此时仿佛处于被封印的状态,无妨释放。凌摇手里握着吞吴,尝试着挥舞了一招剑招,只有微弱的剑气随着剑招释放出来。

      凌摇皱了皱眉头,这个世界,似乎很是古怪。但她心性随性,很快便镇定下来,既来之则安之。

      没等她继续探索,就听到一阵细细沙沙的声音,从中堂那边传了过来。中堂那边,是宋焘的灵堂,这么晚了,是老妇人还在那儿吗?

      凌摇原不想管,毕竟她只是借宿在此,对于这些事情,主人家或许有忌讳。

      但那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刺耳,从一开始的细微的细细沙沙的声音,到后来chua——chua的像是在抠棺材板的声音,直至此时……

      凌摇起身推开门,往中堂走去,越靠近灵堂,那一阵像是从棺材里面使劲儿拍棺材板的声音越来越大。

      是宋焘尸变了,还是他还阳了?

      凌摇倒是不害怕,毕竟这些事儿,在道家典籍的记录中,也是时常能够看到的。当然,这也是授课长老时常教育她的原因:就因为正经道藏不看,偏爱看这些故事记载,所以才总不得悟。

      凌摇却觉得,这是授课长老新有偏见。

      那些书也是她在藏经阁找到的,怎么能说那些就不是正经道藏呢?

      到了灵堂,白幡还挂着,有风吹来,飘起了一角,烛火也颤了颤,伴随着拍棺材板的声音,瞧着就叫人觉得十分瘆得慌。

      凌摇神色很是正常,她面色镇定的拿出吞吴,一使劲儿,将棺材板给撬开了。

      里面的人面色惨白,睁着眼睛,像是没想到棺材板会忽然被打开,还带着懵逼的神色。

      只凌摇觉得,这宋焘跟他母亲形容的,差距有些大。

      年纪瞧着有五十了,续了胡须,头发也白了几根。纵然凌摇不考科举,也知道这么大年纪的秀才公,往后纵然中了举,旁人顶多羡慕一句:家里烧了高香。说什么文人才子,前途无量,那是压根不挨边儿的。

      果然,在母亲的眼中,儿子再如何那也是完美的。

      宋焘只懵逼了一小会儿,便抱拳对凌摇说道:“多谢姑娘相助。”

      凌摇便也确定,他这不是诈尸,而是还阳了。
      但这种死后还阳的事儿,她只在书中读到过,并不曾看到过,因此带着几分好奇的问道:“先生这是还阳了?”

      宋焘诧异的点点头,且棺材里面发出声音这样的事情,这眉目好看的过分的姑娘,竟然丝毫不害怕。

      凌摇喜欢听故事,如今真正见识到还阳之人,便顾不得其他,问道:“能给我说说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