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手册第二十三页 ...

  •   风弥罗的记忆力非常好,好到已经超乎常人。如果不是他那放弃思考般的思维方式,现在或许是个少见的聪明人。
      
      现在,这位曾经有机会成为聪明人的夜兔,抿着薄唇捏起厚厚的一叠资料。
      
      “真的只有我一个人背吗?”他看到这些密密麻麻的文字就感觉头疼。
      
      话说回来,这种事情不应该是由太宰君做吗?
      
      “嗯。”太宰治坐在床边。床垫意外的柔软,他坐上去后陷下一块。
      
      “为什么太宰君不背?”
      
      “这是你的任务。”
      
      “可是你也说了,这是附加任务啊。”风弥罗举起手里的那叠资料,“我可以不做的吧?”
      
      太宰治对付风弥罗的方法有很多,他慢悠悠问:“你还想吃中华街的小笼包吗?”
      
      风弥罗对于“吃”的态度很特别,即能吃到当然是好的,吃不到也无所谓。反正对于他来说食物只是饱腹的东西,他最重要的两件事情里没有属于“吃饭”的位置。
      
      但若是单独讨论“想不想吃”这个问题。
      
      讲真的,他上次吃到中华街的小笼包后,总想着有钱了一定再吃一次。
      
      风弥罗虽然是森鸥外的直属部下,但工资并不高,或者说现在整个港口黑手党的工资都不高。按照风弥罗惊人的饭量,他那点工资根本不够他吃饭的。
      
      在此顺便为港口黑手党的财政部默哀,自从风弥罗加入港口黑手党后,食堂的预算直线上升。
      
      风弥罗举着资料的手放下,望着太宰治的眼瞳宛如蔚蓝的海,他小声说:“想吃。”
      
      太宰治伸直了双腿随意摇晃着,说话的调子懒洋洋的:“那就快点背吧,背下来后森先生会请你吃小笼包的。”
      
      “真的吗?”
      
      “真的。”
      
      风弥罗硬着头皮开始看资料,这份资料涵盖了港口黑手党各分部的武备情况,以及有关千叶县分部和分部周围势力的详细资料。
      
      如果这份资料落入敌对组织的手里,港口黑手党无疑会有大麻烦。
      
      风弥罗背资料的速度很快,他像是一台用于储存文档的电子设备,整整二十五页资料,他仅看过一遍就全部记下。
      
      太宰治随便抽查了几页,发现他背得一字不差之后,拿起桌面烟灰缸旁的打火机将资料点燃销毁。现在除了风弥罗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份资料里写了什么。
      
      销毁资料后,太宰治摘下上原健太郎的手表,在他被子弹穿透的胸口处蘸了些血。
      
      *
      
      两人继续走暗道,找到了上原健太郎的长子——上原宗太郎的卧室。
      
      上原宗太郎还不知道他的父亲已死,正在卧室看银龙会这两天的任务报告。最近上原健太郎有意放权给他的两个儿子,看样子是想通过考察来决定将首领的位置传给谁。
      
      风弥罗推开镜子的时候,上原宗太郎刚开始还以为是他的父亲上原健太郎。
      
      他心想,父亲不是说要去与来自港口黑手党的高层谈生意吗,怎么会来到他这里?
      
      当他看到来人是名面色苍白的黑西装少年时,立即拿起了旁边的半自动手/枪对准对方。能从他们家族设立的暗道来到这里,不是家族里有内鬼,就是家族成员的房间被人入侵。
      
      少年对他的枪口视而不见,仍朝前走了几步,一名裙摆破损的少女从他身后走出,丢了样闪着银光的物品给他。
      
      上原宗太郎没敢接,直到那物品落了地后他才看清那是父亲的手表。
      
      手表上沾有血迹,很难让他不去猜想父亲出了事。
      
      上原宗太郎不是无脑的人,凶手不会如此光明正大的将自己暴露在被害者的儿子面前,所以他猜想这两人是知情人,或者干脆就是目击证人。来找他无非就是为了谈条件,想用上原健太郎死亡的真相来获得好处。
      
      “上原健太郎死了。”太宰治用平铺直叙的语气说道。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这个消息对上原宗太郎来说还是过于震惊,以至于他都无法在意太宰治其实是男扮女装。
      
      或许是黑手党的利益驱使,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父亲还没有立下遗嘱,首领的位置还没确定。
      
      太宰治遥遥望着神情严肃的上原宗太郎,眼神平静而冰冷,像是能将人灵魂都剖析的器械。蓦地,他嗤笑一声,说道:“我可以为你提供上原宗次郎的把柄,解决他对你首领位置的威胁。”
      
      “什么把柄?”上原宗太郎下意识追问,但他的枪仍举着,这代表他并不相信眼前这两人。
      
      “你感觉谋杀长兄的罪名够吗?”太宰治掀起唇角,露出沉淀于黑暗的笑容,“如果你感觉还不够的话,可以再加上谋杀银龙会现任首领妄图篡位的罪名。”
      
      上原宗太郎闻言心中一喜,如果这两条罪名落实,上原宗次郎这辈子都无法翻身,甚至会被银龙会处以极刑。
      
      “你有证据?”他问。
      
      “我只有他雇佣杀手暗杀你的证据。”太宰治毫不介意地吐露实情。
      
      上原宗太郎的眉心皱在一起:“那……”
      
      太宰治从安静当工具人的风弥罗的西装裤兜里,拿出杀手的手机在掌心颠了两下,不疾不徐地说道:“证据是可以伪造的,只要你想,上原健太郎就是他找人杀掉的。”
      
      上原宗太郎心动了,只要解决上原宗次郎,他成为下一任银龙会首领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黑手党的行动离不开利益二字,虽然眼前这两人的具体身份尚且不明,但毋庸置疑,他们是黑手党。
      
      上原宗太郎谨慎地问道:“你们想要什么?”
      
      “弥罗君。”太宰治在这时突然问风弥罗,“港口黑手党最近缺什么?”
      
      港口黑手党!
      
      上原宗太郎最近负责的区域就是横滨,对横滨的这个港口组织有所了解,港口黑手党最出名的两个事件就是前任首领的暴/政以及两个月前的首领更换。
      
      他们竟然是港口黑手党的人。
      
      上原宗太郎想到上原健太郎要与港口黑手党的高层“谈生意”,看来这个所谓的生意并不是他想象中的简单合作,否则港口黑手党不会再派人来。
      
      在上原宗太郎情绪复杂的同时,风弥罗想了想回答道:“钱吧。”
      
      森鸥外这个月总是念叨着“没钱”“头痛啊”“尾款付不出来”之类的话,这种仿佛是家庭主妇碎碎念着家长里短柴米油盐的感觉出现在他身上很诡异。但事实就是这样,如今的森鸥外以及港口黑手党真的很缺钱。
      
      会变成这样,怎么想都是前任首领的错。
      
      前任首领在死前的两三个月疯了似的扩张势力,让原本就陷入他暴力统治的横滨更加的硝烟弥漫,高额的武器消耗也让原本富裕的金库迅速亏空。
      
      太宰治显然对这个答案不够满意,他说:“再想。”
      
      风弥罗低垂着眉眼,竟然还委屈了:“可是森先生只说了钱啊。”别逼他了,他真的想不出来了。
      
      “他要钱做什么?”太宰治继续问。
      
      上原宗太郎:……
      
      当着他的面就讲起课了可还行。
      
      “要做的事情很多啊……”风弥罗突然拍了下手,恍然大悟道,“哦,食堂预算严重超支,我被那个老头瞪了好几次了。”
      
      风弥罗口中的老头是财政部长,每次见到他都要说食堂预算不够、没钱了之类的话。后来发现风弥罗的饭量就是如此稳定发挥,导致每次见到风弥罗都忍不住瞪他。
      
      听到风弥罗的话,太宰治的表情沉了下来,仿佛乌云密布的天空。
      
      这种感觉就像班主任抓到了上课在教室后面偷偷玩手机的学生,又像是教导主任发现学生逃课去网吧玩,总之,心情不爽。
      
      如果不是两人的实力相差太悬殊,说不定现在太宰治早就一拳打上去,而且还要冷嘲热讽一番再说句傻逼。
      
      不得不说,风弥罗强悍的实力救了他。
      
      风弥罗嗅到危险的气息,又赶紧说道:“还、还有武器?”
      
      森鸥外上任后,与前任首领有合作的武器商人纷纷解除了与港口黑手党的合作契约,显然是对这名医生出身的首领不看好。森鸥外动用了以前当医生时的关系,才拿到了几批走私枪,但是价格昂贵。
      
      太宰治的面色稍霁,他看向旁边的上原宗太郎。
      
      上原宗太郎心领神会:“你们想要武器?我可以把横滨武备库里的……”
      
      “不。”太宰治打断了他的话,“银龙会在横滨有一条走私线。”
      
      所谓的走私线,只是一个走私枪支弹药的路径,但因为是所属组织势力独有的走私路径,运输成本大大降低且更加快速安全。可以说如果拥有自己的走私线,完全可以跳过武器商人。
      
      再通俗点说,就是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购买武器几乎是成本价。
      
      上原宗太郎眯起眼睛:“是。”
      
      “让给我们。”太宰治说。
      
      直接索要武器只是解一时的燃眉之急,太宰治考虑到的是长远的发展。
      
      “……不可能!”对于黑手党来说,太宰治提出的条件犹如杀人父母,上原宗太郎想也不想就拒绝。
      
      “好吧。”太宰治耸耸肩,一副怎样都无所谓的样子,“那就退而求其次,你们走私的武器都半价卖我们。”
      
      他可真敢提,半价,银龙会还要倒搭进去钱。
      
      但是与交出整条走私的运输线相比,这样的条件好像不是难以接受。
      
      “时限呢?”上原宗太郎问,“港口黑手党不会想要一直这样下去吧?”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一定会拒绝。
      
      太宰治说:“八个月,怎么样?”
      
      八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还不到一年。
      
      上原宗太郎深思后说道:“成交。”
      
      太宰治说:“那就拟合同吧,白纸黑字更让人信服一些。”
      
      上原宗太郎简单地在电脑里拟出一份合同,但是他现在还不是银龙会的首领,没有代表银龙会的印章,也就是说合同暂时无法生效。
      
      太宰治早有准备似的,让上原宗太郎用触屏签字后将文件发到某个邮箱里,并说:“可以给我一个你的信物。”
      
      上原宗太郎问:“你要什么?”
      
      太宰治望向他的脖颈,那里戴着一条与上原宗太郎本人风格不符的银项链,细细一条。
      
      “你脖子上的项链吧。”太宰治说。
      
      “这个不行。”上原宗太郎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项链,“这是亡母遗物,是很重要的物品,不能给你。”
      
      “正是因为重要,才是可靠的信物。”太宰治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神情,“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打算履行约定,所以才不敢把这个作为信物交给我?”
      
      上原宗太郎隐藏在内心的小想法被看透,冷汗都要下来了,他说:“怎么会。”
      
      他摘下了那条银项链,项链下方挂着块表面磨损严重的老怀表。
      
      太宰治接过项链,打开怀表。
      
      怀表的时针与分针早就不能动了,翻开的盖子里是一张母子的合照。怀表的主人很小心这张照片,照片上面还镀上了防水层,哪怕怀表丢进水里也不能损坏照片。
      
      太宰治将怀表给风弥罗,让他戴上别弄丢了。
      
      “上原首领,合作愉快。”
      
      他用了首领的称谓,这让上原宗太郎很是受用,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成为了银龙会的首领。
      
      “港口黑手党的小鬼,合作愉快。”
      
      *
      
      来的时候是两个人,走的时候是三个人。
      
      太宰治要带上原宗太郎看伪造的“杀父证据”和上原健太郎的尸体。
      
      依旧是从暗道走。
      
      太宰治走在最前面,风弥罗第二个,上原宗太郎则是跟在最后面。
      
      上原宗太郎看着前面两个人的背影,越想越感觉不对劲。
      
      太宰治的话一环套一环,以“我可以为你解决上原宗次郎”为开始,然后故意透露他们是港口黑手党的人,又狮子大开口索要走私线,被拒绝后换了相比之下容易接受的条件……
      
      不知不觉间,上原宗太郎完全是按照太宰治的节奏在走,完成了对方提出的所有需求。
      
      嘶——上原宗太郎不由得倒抽一口气。他突然想到,或许对方从一开始就不是想要走私线,而是想要获得低价的武器。
      
      仔细想想,八个月内半价购买武器,比自己用走私线运输还要廉价。
      
      上原宗太郎这才意识到,他遇到了棘手的家伙。
      
      上原宗太郎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的手缓缓摸上腰间的手/枪,开始考虑在获得对方提供的假证据后,把这两个人灭口以绝后患。
      
      风弥罗突然回头问道:“你怎么了?”
      
      他的表情很天然,但上原宗太郎却感觉一股凉意顺着他的脊背直达大脑。这是感官多么敏锐的人,才能注意到他呼吸的细微变化?
      
      走在最前面的太宰治也回过头来,他的眼睛在光线黯淡的暗道里,像是两口见不到光亮的深渊。
      
      “上原首领,弥罗君可以在你开枪前杀掉你。”
      
      他语气平淡,说出的话却令上原宗太郎呼吸微滞,这种被人看穿一切的感觉太可怕了。
      
      上原宗太郎露出平和的微笑:“我怎么会开枪呢,你们想太多了。”
      
      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
      
      太宰治轻笑一声,没说什么。
      
      *
      
      太宰治带上原宗太郎看了杀手的尸体,上原宗次郎谋杀兄长是事实,不需要做什么伪装。
      
      上原宗太郎见到杀手怀里的照片时还冷笑了一声,他的弟弟做事其实很小心,联络杀手时不提他的名字,只说照片上的人。
      
      但是杀手能走进只有家族才知道的暗道,代表是家族里出现了内应,加上杀手的回复有提到上原先生,能雇佣他的人只有上原宗次郎。
      
      而且上原宗次郎的小心反而成为了他的催命符,因为太宰治为杀手的任务目标增加了张照片。
      
      一张上原健太郎的照片。
      
      这意味着,上原宗次郎雇佣杀手杀掉“照片上的人”其实有两位,分别是他的父亲和兄长。
      
      之后他们又来到了上原健太郎死去的房间。
      
      上原宗太郎努力忽视旁边那具死相凄惨的井田胜一的尸体,转而看向杀掉了父亲的凶手的尸体。
      
      尸体双臂骨折,脖子像是软趴趴的一条摆设。
      
      风弥罗说:“我掐死的。”
      
      上原宗太郎庆幸自己没在暗道里动手,他不想成为第二个被掐成这样死去的人。
      
      三人此行的目的已经达成。
      
      这次任务原本的目的因首领的死亡而发生变化,太宰治跟上原宗太郎协商后,让上原宗太郎天亮后把井田胜一的尸体运到港口黑手党。不能震慑银龙会,那就运回去展览,用于震慑其他存了反叛之心的高层。
      
      第一具多余的尸体已经处理,接下来是第二具。
      
      上原宗太郎仔细看了看凶手的脸,确定这人他从没见过,可能是哪个仇家也可能是敌对组织雇佣的杀手。
      
      风弥罗提供免费服务,抱着凶手的尸体去了甲板,直接把人丢进海里喂鲨鱼。
      
      接下来依旧是风弥罗当劳动力,太宰治跟上原宗太郎狼狈为奸伪造了现场,编造好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杀手受上原宗次郎的雇佣,杀掉了首领上原健太郎,并在前往上原宗太郎房间的路上遇到想找父亲商议事情的上原宗太郎,两人经过打斗后,上原宗太郎抢到了杀手的匕首反杀对方。
      
      为了让这个故事更为合理,太宰治还出手给了上原宗太郎肩膀一枪。
      
      至此,风弥罗这次的任务才算圆满结束。
      
      在上原宗太郎跌跌撞撞冲出房间,开始发挥演技准备铲除上原宗次郎的时候,太宰治和风弥罗来到了四层之上的甲板。
      
      这里有游泳池和露天酒吧。
      
      因为上原宗太郎的事,游轮上所有的宾客都跑去“看热闹”了,导致这里没有人。
      
      风弥罗尝试着调酒的时候,太宰治灵巧地翻到甲板边的护栏上坐着,接着趁风弥罗不注意的时候,他的身体往后一倒。
      
      噗通。
      
      风弥罗丢下手里的调酒器,跑到护栏边朝下看。
      
      夜里的海水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风弥罗也跟着跳下游轮落入海中,他的风在没有空气流动的海水里不起作用,只能胡乱地到处游,寻找太宰治的身影。
      
      眼睛被海水冲刷看什么都是模糊的,整个视野仿佛被晕染开的油画色块。
      
      风弥罗的手摸到了一截手臂,他拉住这截手臂游到海面,然后用风将他们送回游轮的四层楼顶。
      
      风弥罗照着太宰治的腹部打了几拳,然后将人扔到甲板。
      
      太宰治翻身痛苦地咳嗽着,把海水都呕了出来。
      
      两个人浑身湿透,夜风一吹,身上的肌肤传来止不住的凉意。
      
      太宰治捂着肚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的高跟鞋掉在了海里,光脚踩着冰凉的甲板走到风弥罗的面前。
      
      他伸手揪住风弥罗的衬衫领口,仿佛在海里走一遭再被打了几拳抽走了他全身的力气,他有些无力地将身体大半的重量压在风弥罗的胸口。
      
      “风弥罗。”太宰治扬起脸。
      
      风弥罗垂首,眼眸平静地看着太宰治。他不说话的时候,那张苍白无血色的漂亮面孔给人一种清冷感。
      
      太宰治拽着风弥罗的衣领,踮脚将自己的脸庞凑近,他被冻得泛紫的嘴唇开启,温热的吐息落在风弥罗的耳畔。
      
      “当森先生的狗开心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下章入v!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2.00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默默 30瓶;嗯噗 20瓶;春天到了想睡觉、吴疗 10瓶;水上咸鱼 5瓶;尘 3瓶;
    啵啵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