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好久不见 ...

  •   《只准她放肆》
      慕义/文

      chapter 01

      十二月,林城气温骤降。傍晚天色黑的很快,灰蒙蒙一片,卷着南方刺骨的冷风在室外呼啸地吹。

      “叮咚——”
      酒店房间的门铃响了几声。

      好半晌,奚盼的脑袋才不舍地从被窝里探出来,她闭着眼掀开被子,飞快去捞床头的睡袍,边裹边下了床,往门口走去。

      开了门,她扭头往回走,整个身子又扑到床上,跟在后头进来的申杉月无奈地“啧”了声,把大包小包的东西往桌上一放,嗔道:“乖乖,时差还没倒过来呢?”

      廊灯亮起,奚盼微睁开眼,刚想开口,鼻尖猛然一酸,连打了两个喷嚏。

      她又乖乖缩回被子里,半靠在床头揉着发红的鼻尖。

      “唉,你说你一回国就感冒,”申杉月拿着烧水壶走去浴室,声音没停,“我给你买了吃的和药,赶快起来,等会儿和我一起去婚纱秀,礼服在桌上的黑色袋子里……”

      奚盼慢吞吞走进浴室,看着镜子里闺蜜的脸,“什么婚纱秀?”

      “‘寻致’的冬季高定啊,你不是说你一辞职寻致就向你伸出橄榄枝?晚上正好去了解一下,我可是公权私用帮你搞到了一张邀请函。”申杉月是某知名时尚杂志的编辑,而她口里的“寻致”是一个高档的时装品牌,今年才开始涉及婚纱领域。

      奚盼“噢”了声,扎起卷发,开始洗漱。橙黄灯光顺着她白皙的天鹅颈往下,微露胸前的春光。

      申杉月看着她,突然想起某时尚周刊那期奚盼穿着自己设计的婚纱的封面,媚骨天成也就罢了,偏偏还生了张少女感十足的脸,又纯又欲。

      奚盼注意到她的目光,吐掉漱口水,出声:“我知道我很美,别看了。”
      “……”申杉月笑,“美死了都。”
      “出去,我洗个澡。”

      半小时后,奚盼从浴室出来,申杉月催她赶紧过来吃面,她坐到沙发上,问:“是东街那家的吗?”

      “大小姐,我公司离那儿半个小时,你就别挑了哈,都是奶油乌冬面。”

      奚盼看着她恳切的眼神,只好接过筷子,吃了几口就停了下来,揉了揉鼻子,“味道不好。”

      申杉月想起高中时候奚盼也是这样,只要不合胃口,宁愿饿着也不吃。她弹奚盼脑门儿,“你这娇生惯养的毛病啥时候能改改。”

      ——“奚盼,你能不能别这么娇生惯养?”
      ——“哎呀那不是有你宠着我嘛。”

      手里塞进的陶瓷杯的温热把奚盼从回忆中猛然带回。

      “别发愣了赶紧吃药,知道你有鼻炎,我还买了氯雷他定,就剩一个小时了我的祖宗……”

      一口温水入喉,奚盼强压下心头的浮躁,起身去化妆、换礼服。

      -

      该利落的时候奚盼也不磨蹭,很快弄好后,两人下楼去到停车库。

      在车上,申杉月边开车边问副驾驶的人:“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
      她声音慵懒:“找到工作当然不走了。”

      闺蜜笑,“留在这别走了,朋友都在,一个人在国外搞设计不孤单嘛。”

      奚盼看着窗外夜色笼罩下熟悉又陌生的街道,有些怔然。

      “当然孤单了。”她笑了笑,话锋一转:“不过没事儿,我每天美男围绕。”

      “切,你不还是一个都没看上的……”申杉月唠叨她眼光高,突然想起寻致一事,顺嘴提起:“前几天寻致新CEO上任了,子继父业,听说新总又年轻又帅,搞不好今晚我们能看到,你感不感兴趣?”

      奚盼红唇妖娆。
      “我比较感兴趣他开给我的年薪。”

      -

      今晚寻致的高定婚纱秀从对外公布以来就颇受业内关注,作为国内百年传统的高奢时装品牌,在今年却突然宣布要进军婚纱领域,想从中分一杯羹,刚开始外界对此预测好坏不一,但是今年春夏季的婚纱新品发布让人惊艳。特别是今晚新总裁上任后的这场时装秀,更让人期待。

      奚盼和申杉月到的时候,媒体记者、时尚大咖已经来了很多,奚盼下了车,提起曳地的裙摆,往里走。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酒红色V领长裙,上面点缀着细闪的亮片,把皮肤衬得比雪更白,一路走进时装秀现场,惹得过往行人目光流连。好在她不是什么名人明星,存在感也不高。

      找到T台右偏后的位置坐下,今晚有工作安排的申杉月先去找了同事,时装秀快开始的时候才回来。

      她凑到奚盼耳边说话:“确切消息,新总今晚真会出席。”

      后者视线从手机中抬起,漫不经心应了声。

      正巧这时,入口的长廊处传来一阵骚动。
      侍者恭敬排开让出一条过道,一个男人被众人簇拥着走进来,记者媒体手中的摄像机纷纷按下快门,有许多嘉宾笑迎着上前打招呼,一时间成为全场的焦点。

      奚盼跟着众人的目光往男人那处落去,心口猛然一坠。

      顾远彻正淡笑着和人握手,低语说着“谢谢”,举手投足之间尽是矜贵。

      奚盼脸色发白,视线没有从他身上挪开。

      男人一身西装革履,身形修长挺拔,脸色挂着笑,却和从前那样冷漠而疏离。灯光落在他锋利的眉骨上,往下是挺鼻薄唇,勾勒出利落分明的下颚线,如刀刻一般。
      六年了,仍旧没变。 

      身后响起窃窃私语的一阵女声:“那是寻致的新CEO吗?”
      “对啊……”
      “这么年轻就管理公司?我天。”

      顾远彻毕业于国内名校,国外留学,这几年原总裁身体不好,公司内部势力暗潮汹涌,都说顾远彻资质尚浅,谁知顾远彻直接被父亲提为首席执行官。
      男人顶着风口浪尖坐上万众瞩目的此座,今天首次公开露面,自然吸引全部人的目光。

      奚盼听着后面的人科普完他,的心脏飞快跳动,下意识就想拔腿而逃,心底却有个声音在叫嚣着:怕什么,她又没有对不起他!

      男人在T台对面正中间的位置坐下,双腿交叠。灯光落在头顶,滚到喉结,最后落在随意搭在腿上骨节分明的手上。许多人依然围着,就连今晚的特邀嘉宾,寻致的代言人当红女星桓玲,也曳着裙摆,巧笑倩兮上前。

      他却突然侧首朝她这个方向投来目光,像是随意一瞥,又很快移开。

      奚盼低下头,深呼吸着,掌心渐松,把在脑中预演无数遍重逢时云淡风轻的反应复刻出来。

      申杉月仍未从震惊中缓过来,“我天,顾、顾远彻竟然是寻致的……”她看向身旁的女人,嘴唇嗡动,“盼盼,你……”

      “干嘛这样看我。”她语气恢复平淡。

      “你不会也是今天才知道他的身份吧?”

      奚盼苦涩地扯起嘴角。
      当时的她怎么会感兴趣这些,没多问,他当然也不会和她说。

      否则她今晚根本不会来。

      -

      婚纱秀顺利举行,今晚的主题是“思念”,新展出的婚纱再次让人眼前一亮,奚盼原本能好好享受这场视觉盛宴,却因为始料不及的意外,搞得心不在焉,几次想提前离场,理智却把她骂了一遍。

      有什么好尴尬的,说不定……
      他都忘了她了。

      结束后,申杉月去找在场的同事,完成工作,奚盼站在长廊的一旁等她,她看到远处的顾远彻再次被记者围住采访,想起高中时期的他就是这么众星捧月。

      她别过身子,塞上耳机听歌,再次回头时,人群已经散去,今晚的焦点也已不见。

      她长舒一口气,低头正要拨个电话,突然有股力量握住她的手臂,往旁边一拽。

      一个扛着摄影器材的大哥从她身旁飞快擦肩而过,怔愣间,她抬头就撞进顾远彻冷淡得毫无温度的眸里。

      他抽回手,眉峰微蹙。奚盼怔然,没有反应过来他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

      两人还未开口,旁边又响起一道男声:“诶,顾总——”
      一个男子走了过来和顾远彻握手后,视线转向奚盼,有点诧异:“你是奚盼?”
      “嗯。”
      “我是《云MI》杂志社的主编,之前在巴黎时装周,我们当时一起吃过饭的,你还记得吗?”男子笑道,语气热络。
      “记起来了。”她微笑和他握手。

      “没想到你回国了……”男子说了好几句,看着他俩最后问:“顾总,奚小姐,你们俩认识?”

      女人还未回答,顾远彻眉间愈发冷淡,开口嗓音很沉:
      “不认识。”

      说罢,他直接离开。

      奚盼怔了下,脸上笑容未变。

      男子愣了愣,收回目光:“奚小姐,我们留个方式怎么样?以后在婚纱设计方面我们可以交流一下。”
      “可以。”

      -

      男子走后,申杉月的电话进来,她话语匆忙带着歉意,说杂志社明天要交的稿子出了问题,她需要赶回去一趟。
      奚盼安抚说没关系,她自己打车回去。

      走到门口,冷风乍起,她抱紧双臂,鼻子又开始发痒。

      她站在路边等待出租车接单,低头看着脚尖,似乎有些孤单落寞的模样被远处迈巴赫车里的男人尽收眼底。

      奚盼脑中回顾着今晚发生的一切,还有顾远彻那句“不认识”。

      还未来得及多想,耳边突然响起“砰”的一声——
      她抬头就看到一辆摩托车被撞到在路边,车上的人滚出几米远,瘫到在地,肇事的轿车踩着油门,呼啸而逃。

      奚盼瞪大眼睛,愣了几秒就朝倒地的人飞奔而去。

      她跑到他面前,半蹲在旁,轻摇晃着他,“喂,你醒醒……”

      此人毫无反应,已经昏迷不醒,奚盼看到他脑袋后面流出一滩血,她眼前一震,头晕目眩的感觉顿时袭来。

      她有很严重的晕血。

      奚盼拿出手机想要拨打120,手却抖得厉害,顷刻间,她身子被人拉起,身后撞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男人从背后半环住她,抬手盖住她的视线。

      奚盼下意识反抗,就听到顾远彻低沉而坚定的声音:
      “是我。”
      “闭眼。”

  • 作者有话要说:  隔壁《诱引》已经全文完结了,超级甜的校园文~
    [文案]:霖城一中的年级第一兼校草,裴忱,肤白眸冷,内敛寡淡到极致,家境贫困,除了学习再无事物能入他的眼。
    和他家世天差地别的梁栀意,是来自名门望族的天之骄女,乌发红唇,明艳娇纵,刚到学校就对他展开热烈追求。
    然而男生不为所动,冷淡如冰,大家私底下都说裴忱有骨气,任凭她如何倒追都没辙。
    梁栀意闻言,手掌托着下巴,眉眼弯弯:“他只会喜欢我。”
    -
    梁栀意身边突然出现一个富家男生,学校里有许多传闻,说他俩是天作之合。
    高考后那晚,梁栀意和裴忱走在无人的巷,少女勾住男生衣角,笑意狡黠:“今天贺鸣和我告白了,你要是不喜欢我,我就和他在一起咯。”  
    男生下颚紧绷,眉眼低垂,不发一言。
    女孩以为他如往常般没反应,刚要转身,手腕就被握住,唇角落下极轻一吻。
    裴忱看着她,黑眸炽烈,声音隐忍而克制:“你能不能别答应他?”
    -
    后来,裴忱成为身价过亿的科技新贵,他给了梁栀意一场极其浪漫隆重的婚礼。
    婚后她偶然翻到他曾经写的日记,上面字迹模糊:
    “如果我家境优渥,吻她的时候一定会肆无忌惮,撬开齿关,深陷其中。”
    ·曾经表现的冷漠不是因为不心动,而是因为你高高在上,我卑劣低微。
    【明艳骄纵、超级会撩的千金大小姐】&【隐忍深情、外冷内热的清冷穷学生】
       
    【小剧场】
    裴忱的性子是出了名的冷淡。
    梁栀意和他在一起后,闺蜜替她感到担心,“你说他那样的书呆子,你俩躺着,他是不是只会和你聊微积分或高数啊?”
    “……”
    刚开始梁栀意也这么认为,然而后来那晚,她被他放倒,裴忱单身撑着逼近她,气息拂在脸上,目光灼灼,低声蛊惑:“喜不喜欢我,嗯?”
    那晚她才发现男生冷淡的外表下,带着青涩又冲动的狂热,伴随着爆炸的荷尔蒙气息,反差得性感到极致。
    末了,她抽噎骂他:“流氓……”
    裴忱低低应了声,吻她耳垂:“嗯,只有你知道。”
    tips:
    ※巨甜!女追男但不虐女鹅!女主一开始就把男主的心狠狠拿捏了:o3
    ※男主前期穷,后期会好起来
    ※双c双初,从校服到婚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