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自带锦鲤光环(快穿)》秋水麋鹿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7-29 18:08:0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叮——限时任务完成,幸运值加五分。”系统浮现在空中说。
      
      我现在拥有幸运值了?南溪月欣喜的扬起嘴角。
      
      这时,一道金色的阳光穿透漆黑厚重的云层打在大地上,紧接着,一道接一道,原本阴云密布的天空瞬时变得艳阳高照。
      
      幸运值一增加,连天气都变好了啊!
      
      南溪月一边心中感叹一边跟随刘夫人走入佛堂拜佛。
      
      拜完后,沙弥带着众人到厢房休息。南溪月看着坐在蒲团上微阖着目休憩的刘夫人,几次欲言又止。
      
      刘夫人睁开眼,“怎么了?”
      
      “舅母,我想去抽个签。”她低着头两只手来回捏着衣带,低声说。
      
      刘夫人反射性的就想拒绝,但是她突然想到东河郡王妃也在寺中,万一对方过来找茬,她也要跟着没脸。不如把这丫头支外面让她逛去。
      
      “罢了!舅母也知近日拘的你狠了。这便出去散散心吧!”她摆出最擅长的慈爱表情道。反正都得把人支出去,不如卖个人情。
      
      南溪月立即对刘夫人千恩万谢。倒不是她心野想出去撒欢儿。而是刚刚系统颁布了一个新任务,“一个小时之内抽一次姻缘签,增加幸运值五分。”这简直是白送分啊!
      
      离开厢房,南溪月毫不犹豫,直直杀入抽签殿中。
      
      增加了五分幸运值后,她美滋滋的坐在解签师傅对面盘算一共赚了多少分。一点都不在意抽的是什么。倒是樱桃认认真真听了一通。
      
      “表姑娘,那就是说,如果年底不定下亲事,以后您将伴随青灯古佛了此一生。”樱桃皱着眉头将姻缘签的中心思想概括了一下。
      
      “嗯?”勉强把耳朵叫醒的南溪月满头黑线。不会这么惨吧?不过她现拥有了幸运值的加持,找门亲事应该不会太难。前提是得先把冲喜被退婚那个没脸的事解决掉。想到这里,南溪月收好姻缘签准备立即返回厢房,担心在外面待的太久更不遭舅母待见。
      
      待走至一个偏僻的拐角时,南溪月已被太阳烤的浑身冒汗,恨不得把裙子扎起来,奔放一把。阳光如浓浆一般,晒的人几欲昏倒,她脚步不由的加快,环佩叮当作响。
      
      她低着头用宽袖遮着脑袋往前赶。一对男香客迎面走来。在擦肩的一霎那,其中一个突然朝她倒去,她本能的想伸手去扶,但是对方的长衫提醒她这里是古代,是男女授受不亲的地方。于是她侧身闪开,任由那个男香客啪的一声栽倒在地。
      
      听起来就好疼,南溪月身形顿了一下,微微蹙眉,接着向前走。
      
      “公子!公子!”另一个男香客哀叫道。
      
      是一对主仆,南溪月心说。
      
      “叮——,救助刚刚那个中暑晕倒的人,限时三分钟,完成后增加五分,反之减五分。”
      
      南溪月顿时刹住闸,转身火烧火燎的往回冲。
      
      “表姑娘?”丫头被吓了一跳,不明所以也只能跟在后面。
      
      “让开!”南溪月一把扒拉开仍哀叫的仆从。咦,很帅嘛!她盯着昏迷不醒的男主有一瞬间愣神。即使紧紧闭着目,也丝毫难以掩饰男子的俊美。
      
      “你要做什么?”仆从又重新扑回来挡在他家公子身前。
      
      “你家公子中了暑气,你......”南溪月环顾一下四周,“就那吧,你把他搬到那个树荫下去,那里凉快。”她指着右边五步远的那棵大槐树。
      
      “还愣着干什么?”南溪月见他不动,心急的就要亲自上手搬。
      
      “不许动我家公子!”仆从大惊,“你知道他是谁吗?”
      
      “不知道,但这位公子再躺下去,恐怕就烤熟了。”我当然知道他是谁,送分童子嘛!南溪月心说。
      
      “不知道你还敢碰!”仆从知道她说的都对,但不知怎的,他对她丝毫没有一丝好感。
      
      心里虽不服,但到底是按着南溪月的话把主子搬到了树荫下。
      
      “表姑娘,咱们快走吧!”樱桃觉得南溪月简直是在多管闲事。这对主仆一看就穷的叮当,救了也没什么用,说不定还得搭附药钱。
      
      “嗯,马上,你看他们主仆多可怜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一心刷分的南溪月嘴上敷衍道,脑中快速过着中暑后的救治方法。
      
      “还有两分钟。”系统说,“一百一十九,一百一十八......”
      
      “快,你快用帕子浸湿了水拿过来。”南溪月指着旁边防走水的大水缸对樱桃说。
      
      “用谁的帕子?”樱桃只纠结这个。
      
      “拿你的。回头我补新的给你。”南溪月一边说一边半跪在地上用袖子给男子扇着风。
      
      樱桃不情不愿的掏出帕子朝水缸挪动步子。
      
      南溪月接过湿帕子丢给仆从,“给他擦拭脸、脖颈。”
      
      见她一副很懂的模样,仆从不由自主的按她吩咐的去做。
      
      “六十,五十九......”
      
      只剩一分钟了?
      
      “五十七,五十六......”
      
      南溪月瞪大眼眸,下一秒狠狠抿一下嘴,冲过去一把揪开男子衣襟,但到底是没胆掀小衣。接着把仆从身上别的水囊抢下,打开对着男子一顿浇。
      
      “你要干什么!”仆从吃惊大叫,连阻止都来不及。
      
      樱桃在旁惊讶的瞠目结舌。
      
      嗯,还不醒?
      
      “四十九,四十八......”
      
      南溪月猛的伸出染着凤仙花汁的长指甲狠狠掐向男子的胳膊。
      
      “二十一,二十,十九......”
      
      “你疯了?”仆从一把推开南溪月。
      
      “十二,十一......”
      
      “八,七......”
      
      不管了!霉运值要紧,此刻的南溪月已顾不上什么男女大防,死死咬着牙,高高扬起手,在所有人快要瞪出的双眼中,狠狠地噼里啪啦扇起男子耳光来。
      
      “啊啊啊啊!”仆从奔溃了,他已经从啪啪的掌掴声音里听出了自己的命运。
      
      “三,二,一。”
      
      一只手猛的握住了南溪月的手腕,紧紧的如铁钳一般。是倒地男子的手,他缓缓睁开了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瞳里,仿佛淬了万年坚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