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Seven ...

  •   人生总是大喜大悲。
      
      我要去应付斯内普了。我抱着赴死的心情推开斯内普办公室的门。这很奇怪,就好像活人下地狱一样。我的魔药学其实还可以,但这还可以在斯内普眼里就是很不可以,除了上学期期末考试,我没有拿过一次O。
      
      走进去,特拉弗斯三个人已经在里面了。埃弗里手臂上打着石膏,罗齐尔拄着拐杖,特拉弗斯看上去好一点,只是在额头上贴着一块纱布。斯内普从内间走了出来,看着他那永远不变的黑袍子,我突然想说。
      
      蝙蝠出洞。
      
      噗噗,我当然不会傻到说出口,但是我笑了。
      
      斯内普嫌弃地皱起了眉,“看来格里芬小姐对于接下来两星期的禁闭很期待。一人让三位同学受伤,我是不是该给你搬个特殊贡献奖。格兰芬多因你鲁莽、欺负同学而失去了二十分,你,跟着费尔奇每天晚上七点一个小时义务劳动!”
      
      这种时候呼吸都是个错误,我已经掌握了和斯内普周旋的精髓。我非常乖巧地点点头,没发出任何反驳。
      
      看到他们这幅样子,这禁闭也值了。
      
      斯内普突然又说:“由于这次斯莱特林挑事在先,斯莱特林扣五分,伤的最轻、且是挑事者......”
      
      特拉弗斯的眉头跳了跳。
      
      “特拉弗斯,你和她一起关禁闭。”斯内普语气极差地说,“这是我和麦格教授商量的结果。”
      
      极限一换一,麦格教授干得漂亮。我在心中竖了个大拇指。
      
      特拉弗斯不解地看着他的院长,企图能摆脱这场莫名其妙、和他根本没关系的禁闭。然而未果。
      
      我和他们三个一起被斯内普赶出了办公室,心情和旁边三个不同,非常畅快。
      
      “uh...真是美好的一天。”我伸了个懒腰,看着那双不耐烦的黑眸挑衅一笑。
      
      特拉弗斯额头上的纱布真滑稽,大概是被鬼飞球砸出了淤青,他被迫拨开了刘海,去处理伤口。但他平静地收下了我的挑衅,并没有向往常一样一言不合给我来个恶咒。
      
      可怜的埃弗里,手臂都打着石膏,甚至还想朝我挥拳,那吃痛的表情,哦,令人可怜。我觉得他像个身受重伤的、愤怒的巨怪。
      
      罗齐尔也没啥动静,估计是不想刚扣完分又搞出事情来。
      
      “So,明天见,特拉弗斯,期待与你的禁闭。”我转身就走。
      
      特拉弗斯好像轻笑了一声,我偏了偏脑袋,没有回头看。
      
      ——————————
      
      “你得小心,露娜。”
      
      格兰芬多的姑娘们今天选择了在我们寝室开茶话会,听到了我的英雄事迹后发出了阵阵感叹,却又开始为我担忧起来。
      
      “毕竟斯莱特林都这么狡猾,万一在禁闭的时候又给你来个恶咒怎么办?”
      
      我的脑海里浮现了特拉弗斯沉稳、挺拔的背影,又高又瘦,让人有种孤寂的感觉。...沉稳、孤寂?我想我是疯了。
      
      我摇摇头,本想应和她们,到口的话却成了:“emmm,我觉得特拉弗斯应该不会这么做。”
      
      “哦哦哦哦哦——”
      
      女生们的八卦心瞬间被激起。伊迪故作高深地说:“我就知道,你们之间一定有些什么。”
      
      “你们是...在打闹中产生了涟漪吗?”安吉丽娜小女生似的捂着嘴。
      
      “拜托,安吉。”我不知所措,努力为自己措辞,“没有暧昧,没有涟漪,没有摩擦,什么都没有!”
      
      “我只是觉得,他这个学期好像没那么幼稚了。”我弱弱地加了一句。
      
      “你终于意识到一年级的你们是有多幼稚了。”凯蒂无情吐槽。
      
      “所以,照你这么说,特拉弗斯对你的态度有所改变了?”
      
      我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伊迪的脑袋,“禁止脑补。”
      
      伊迪却不怕死地说:“你们不觉得他喜欢露娜吗?”
      
      “他只针对你一人,要么就是特别讨厌,要么就是特别喜欢。而现在,他现在突然转变了态度,这只能说明他可能意识到了自己的感情!”
      
      茶话会在大家一片揶揄的眼神中结束了。我也因此失了眠。
      
      有时候很讨厌他,比如他去年的所作所为,有时候又没那么讨厌,比如今天看到他的额头时,气就消了,他今天话也不多,没说什么让我不舒服的话。
      
      我对他有一种复杂的情愫,不,不该用“情愫”来形容,我怎么可能会对他有好感......
      
      好吧,我承认,有时候会因为他帅气的外貌而有好感,可是往往这一瞬的好感就会在他下一刻的嘲讽中烟消云散。
      
      我讨厌他,却又总是关注他。有时我去图书馆找书时,透过书架,就会看到他经常一个人坐在第三排靠窗的位置上,抓着羽毛笔奋笔疾书。微卷的黑发,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视力极好的我,还能看见他脸上淡淡的雀斑,稚嫩又不失可爱。也是,特拉弗斯安静的时候看上去还算是个正常人。
      
      他有所差察觉地抬头,我就会立马蹲下。搞得跟个偷窥狂一样。
      
      Edmund Traverse.
      
      我辗转反侧,在唇齿间拼着这个讨厌的名字。我观察着自己头发在枕头上散开的线路,嘴里无声的念叨戛然而止。
      
      真是的,爱德蒙·特拉弗斯,他哪里值得让我这么惦记。啧。
      
      我什么时候也会想这么多了。
      
      青春期,真是个麻烦的阶段。
      
      我烦躁地闭上眼睛,强迫自己进入睡梦中。
      
      另一边,斯莱特林地窖。
      
      特拉弗斯给自己施了个闭耳塞听,埃弗里的呼噜声实在是太大了,跟个电锯一样。
      
      他睡不着,干脆起来默写魔药制作过程。课上的笔记在脑子里过着,突然出现了一个笑容。是今天的,正在挑衅他的格里芬。
      
      “明天见特拉弗斯。”
      
      特拉弗斯回过神,发现自己的笔记本上早已写下了好几个,
      
      “Luminna·Griffin”
      
      夜晚,可不止是一个人的失眠。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