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看戏ing ...

  •   他们在那边演大戏,早川泽却吃得不亦乐乎,这个右京的手艺真的名不虚传,早川泽还有点舍不得走了,有美味食物享受,还有一场几男一女的好戏看,何乐而不为呢?
      
      看着那个长相温婉的女孩楚楚可怜的啜泣,旁边几个如花美男在细语安慰,当真一出好戏,那几位男子还是兄弟。
      
      啧啧啧,当真有趣,早川泽顷刻脑补了一出苦情大戏。女a是男b的女朋友,两人感情甚笃,直到男b带女a回了家,男b的兄弟cde一见女a误终身,不顾兄弟情谊就对女a展开热烈追求,女a在这几人中摇摆不定,痛苦的抉择,今天,她和男cde一起吃饭,被男b逮住,眼看就要兄弟争斗,女a痛苦的大喊,你们才是一家人呐,我马上就走,男b冷冷的说该走的不是你。
      
      这种大戏,只在电视剧里看过,没想到在生活中还有啊!
      
      果然艺术来源于生活。
      
      早川泽喜滋滋的吃着三文鱼,随便把桌子上的水果拼盘扒拉到自己手边,一边看戏,一边拉着要八卦了一番心得,“我和你说哦,她后面肯定会哭,说什么真爱,然后大家就去安慰她,然后什么都会顺着她的!”
      
      “你怎么知道?”要有些讶异,他以为早川泽连房间没收拾好都会掉几滴泪的性子,见到这种场面会不知所措,毕境那个女人……,没想到他能这么风淡云清的说出来。
      
      “见得多了!”母亲之前改嫁的一家,婆婆是□□人,经常带着早川泽看这些苦情剧,什么你爱我我爱你,你爱我我不爱你。看得多了,知道的套路也多了,不过到了迹部宅以后,迹部严禁他看这些“不华丽的东西”。
      
      看得多了,到一个新环境被如此对待,还能这么看开的么,他以前经历了什么啊,要叹息,又有些心疼,在现在这个朝日奈的环境下,要也说不出什么“我们会是你的家人保护你”的话,他是和尚,平时在寺庙念经烧香,也不怎么回来,这个孩子……
      
      “我们先回去吧,今晚你就住我房间吧!不要介意她的话。”要心中百感交集,有心想保护早川泽,可自身又是这么无力,只能现在把他带离这个让他尴尬的局面。
      
      “不走!”早川泽正兴致勃勃的看着久别重逢的狗血言情剧,哪里愿意离开,见要劝他离开,还以为是家丑不可外扬,“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的。”
      
      至于作为一个外人该不该看别人的家事,早川泽早被娇纵惯了,向来只做自己喜欢的事,哪里会回避。
      
      要看之前这个小孩动不动要告状的样子,还以为他是不讲理的,没想到这么懂事,即时就高看了他一眼,小孩愿意坐在这里,就坐这里吧,有我护着,现在还不至于被怎样。
      
      可惜早川泽想要看戏,却有人非要把他也搅进去。
      
      “呐,这位哥哥,你把姐姐做得菜都给吃光了哦!”不知何时,弥站在早川泽面前,抱着粉色的大兔子,面上挂着天真无邪的笑容,“你是猪么!”
      
      似乎又觉得不够,弥眨了眨大眼睛,将粉兔子抱到胸前狠狠吸了一口,“猪也没有这么能吃的呢!大哥哥你是不是有病啊!”
      
      早川泽脸色一黑,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说过他,“小弟弟,你有家教么!”
      
      弥盯着早川泽,嘴咧的更大,“对一个坏人,需要有教养吗?”
      
      弥向后退了两步。
      
      早川泽直觉不妙,这个小鬼。
      
      “呜~~~”原本咧着的嘴瞬间撇下,弥浅棕的大眼睛瞬间充满泪水,粉色的头发软塌塌的贴在脸颊两旁,显得格外可怜,“你凶我……”
      
      绘麻像装了马达似的,冲过来,一把护住正在哭泣的弥,安抚性的拍了拍弥的背,低垂眼帘,睫毛不安的扫动,“对不起,你有什么火,就发在我身上吧,我绝不还口,弥,还是个孩子啊!”
      
      ???!!!
      
      早川泽看着眼前满脸写满胆怯不屈的人,仿佛看到一朵白莲在眼前盛开,都9102年了,还有这种白莲么。
      
      雅臣紧随其后,眉头紧锁,眼里藏着深深的厌恶,自绘麻走后,来的那几个人,没一个好的,欺负弥,带坏弥,“这位先生,弥只有十二岁,如果有什么过错,请和我交流,不要直接和孩子说,会吓坏他的。”
      
      “雅臣哥,”在周围目睹了一切发生的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前天真可爱的弥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眼神麻木又空洞,用着最甜蜜的语调说着最恶毒的话语,“你——”
      
      话临到嘴边,要又有些踌躇,他家的教育向来要比较西化,弥还小,真的要当面给他难堪么。
      
      “好啊,那我就和你交流,你们吃饭时也没有喊我,几乎是要结束我才和要下来,随便吃了点你们剩的东西,你家这小破孩子说我是猪,请问这就是你们的家教么!”早川泽抿嘴,满脸不快。
      
      “这个是他的错,但是你不该和一个孩子计较!他犯了什么错可以和我们说。”雅臣压根不信这个人说的话,弥是个乖孩子,纵然不满也不会骂人,顶多给几个冷脸。
      
      “我不和你说了么!你想怎么办?”早川泽撇嘴,不屑,“这种明显是你没教好,亏得我这几年性子好,才不和你计较,若是以前,直接动手了!”
      
      “你——”雅臣大怒,耳畔带上点点薄红,一向脾气温和教养良好的他哼哧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反驳的话。
      
      “叮咚——”
      
      “有客人?”雅臣压制住自己的气愤,去开了门。
      
      “迹部景吾,前来拜访!”迹部站在猛扣,手指点着泪痣,一眼看到了试图把自己藏起来的欧豆豆,“你想去哪啊!早川泽,我让你给我报平安的电话呢!”
      

  • 作者有话要说:  雅臣:我想骂你,但我不会。好气哦!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司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