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朝日奈,继子 ...

  •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人不看文案,排雷在这里也放一下。
    看文必看(加粗加黑)不然踩雷不负责啊~~:
    1、全员ooc,!朝日奈一开始就黑化,后面慢慢会有原因的!
    2、苏萌无脑爽文,偏日常。蠢作者新手上路,放飞自我,脑洞飞出宇宙。只为博君一笑,

    3、全员单箭头,偏亲情向,但也有爱情。不要怂,就是干!

    4、尽力码字,保持日更,拒绝扒榜,大家好聚好散。弃文真的不用告诉我。

    5、前几章章是我之前写的,文风和后面有略微不同,大概十一、十二章???后面会更好玩一点,哈哈哈,当然整体是苏爽,不会有太大改变。
    写文只有热情,没有热爱,不会下很大精力去琢磨。也不可能会全职,顶多赚点外快,看文是为了爽,写文也是为了爽,生活不易,写文我就要我的主角快快乐乐的,没有什么烦恼,被全世界宠爱。
    我要准备跨考,只能说尽力保证日更,不咕,对文笔和剧情有较大要求,只能说请右上点×,或者可以接受这种程度的,可以先看第一章,十二章试个水。算是好聚好散,成不?或者你等我写够两百万字练好文笔再聚。
    逻辑的话,我会尽量理清,你要是硬说他在那个位置不该说那个话,我也没办法。
    ooc问题,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喜点×,我也没办法。
    我说的很清楚了,再有评论是因为以上问题,我直接点投诉或者删除。欧克?
    估计也没有作者排雷和我一样长的,他们大概率不看评论,不过我没事就喜欢翻,而且好像有点玻璃心(笑)?
    不多说了,直接看文吧!
    对了,求一波基友吧,有跨考古代文学的孩子么,一起啊,一起啊

  •   “靠,结婚了。快结婚了,再来通知我有个屁用啊。还是想秀一秀你的慈父为怀?”
      
      “搬进去!我就说为什么突然告诉我了?原来要展现你们家庭的和睦安宁啊!”
      
      “不要这样说!那你为什么这样做?整天干着恶心人的事还要装出一副慈父的样子。你恶不恶心啊!”
      
      “支持你?你去寻求你的爱情还要我支持干嘛?”
      
      “对呀,我不理解你。你尽过什么责任了?你让我理解你。”
      
      狠狠地将手机摔到床上,仰头倒了下去!泪水好像止不住般的从眼角滑落,早川泽面无表情得盯着天花板,扯出一抹僵硬微笑,早该不抱希望了,为什么还要哭呢?
      
      “嗡嗡嗡——”手机锲而不舍显示着自己的存在感。
      
      早川泽粗鲁的擦去眼泪,拿起手机,狠狠的吼,“明天会去的。”
      
      随手一甩,继续仰靠在床上,放空目光,不知道在想什么,而手机也淡淡的安静了下来。天花板白的让人眩晕,早川泽目光放空,思绪不知去向何方,“那我等你失望——”哥哥的话语犹在眼前,可是为什么呢,自己只是想找个爸爸啊,明明那个男人已经知错了呀,是吧,对吧,知错了呀。
      
      早川泽喃喃自语,不知在诉说着事实,还是在说服自己!
      
      ————————————————
      早川也尴尬地收起手机,轻轻搂过美和,“小泽这孩子太不懂事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美和轻轻靠在早川野的胸膛上,抬头望着今天和自己结婚的男人的完美容颜,眼里满是痴情,“不要紧的呐,我家有13个孩子,都是很懂事的呢。小泽一定会过的很好的。上次,那个日向绘麻在我们家过的也很好呢!”
      
      美和眨了眨眼,免去眼底深处的不安,自从绘麻走后……
      
      那群孩子就——
      
      双手不自觉的握紧,又迅速松开,没事的,美和唇角泛起甜蜜的笑意,呐,不论如何我都不会松开野的,至于发泄,三个孩子已经发泄够了吧?该让他们知道不要随便干涉母亲追求爱情了!
      
      应该够了吧,是的,绝对够了,雅臣右京,他们会好好对待这个孩子的。
      
      避开早川野,美和以不用质疑的口气,对着雅臣下了最后通牒,“雅臣,你明白的吧,那三个孩子我已经不追究了,我与他们的父亲也已经离婚,至于这个孩子,你给我照顾好了,我要去追求我的爱情,我,希望,我的孩子不要阻拦我!”
      
      “嘀嘀嘀——”
      
      电话里出现忙音。
      
      雅臣举着电话,沉默不语。
      
      弥静静的看着他,雅臣摇了摇头。
      “所以又有人来抢绘麻姐姐的位置了吗?”
      
      “弥……”雅臣有些无力,欲说出口的斥责,在喉间打转了片刻,有不声不响的咽下。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来抢姐姐的位置呢?弥咧开嘴笑了,呐,吃掉你哦。
      
      “注意点分寸。”雅臣收起眼里快要滴出水的黑暗,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看着已经愈来愈陌生的幼弟,淡漠的话语不知道代表着什么!
      
      和意料中一样,没听到斥责,弥甜蜜的笑了,甜腻的声音悠悠的打了个转,尾音被主人刻意的拉长,“知道啦,雅糖”
      
      ————————————————
      早川泽抱着枕头在床上滚来滚去,越想越气,狠狠的扔掉枕头,啐了一口,烦躁的抓抓头发,
      
      “哥们心里不爽,出来喝几杯。”
      
      强烈的鼓点,轰鸣的重金属,灯红酒绿,酒池肉林,连空气中都透露出迷醉的气息,妖娆性感的女子踏着节奏疯狂的舞动。
      
      “小祖宗,谁又惹你了”忍足侑士搂着长腿妹妹,瞟了一眼正在以豪爽姿态喝牛奶的某人,头痛的说,“牛奶好喝吗?”
      
      闻言,早川泽恨不得把杯子扔他脸上去,头上呆毛随着主人的情绪一跳一跳的,“来酒吧喝牛奶,我这么丢脸的是谁逼得!”
      
      眼看真的炸毛了,呆毛都跳起来了,忍足连忙讨饶,“小祖宗,你不知道你哥的性子吗?他要知道你和我来了酒吧,喝了酒,不把我皮扒了!”
      
      “他?”微微征愣,他大概不会管我了吧。膝坐着抱住自己。早川泽呆呆的,茫然的坐在那里,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看着有美人朝夕相伴的忍足侑士,早川泽跳起来,“哼——怎么只有你有美人相伴,我也要!”
      
      忍足挑了挑眉,也不阻拦,举着酒杯示意早川泽随意!
      
      早川泽尴尬的站着那里,看着忍足似笑非笑的眼神,一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直冲入舞池中,闭着眼对一位女子大喊:“酒店约么!”
      
      四周具静,四周的人不可思议的目光聚集在早川泽身上。
      
      其实早川泽这么青涩稚嫩的孩子,很是招酒吧里杂七杂八的人喜欢,想起这个未经人事的孩子堕入返程,染上尘世的味道,便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也禁不住这个诱惑。
      
      况且这孩子细皮嫩肉,玉雪可爱,想必滋味也是不差,很多人就是好这一口。
      
      只不过,他那周边有忍足家大少爷在发射死亡视线,将这个孩子护得滴水不漏,哪个不长眼的敢把心思打到他身上。
      
      只不过片刻,人群便恢复到原来疯狂又喧闹的状态。早川泽的一席话如同滴水进湖,连一丝涟漪也没有泛起,就连被“表白”的女子,也只是笑笑,毫不在意的继续与周围男伴谈情说爱。
      
      早川泽茫然的站在那里,一脸失落,如同斗败的公鸡。
      
      叹了口气,忍足侑士推开依偎在身旁的金发美女,瞄了眼表,把玩这手中红酒杯,散发着醇厚冷冽气息的酒红色液体,在灯绿中,分外迷离。一口饮下,烈火般的感觉灼烧着喉咙,忽而一笑,“小泽啊,别别(bie)住自己了,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啊!”
      
      “什么鬼,谁,谁会别住啊,小爷我最风流了!小爷最豁达了!小爷我——”话音截然而止,身子竟软软的倒了下去。
      
      忍足侑士轻车熟路的接住早川泽倒下的身子 ,轻吻额头,深吸一口气,鼻间满是牛奶的香气,撇了眼不断跳亮的手机屏幕,小泽,你真可爱呐!
      
      随手关了机,走咯!刚刚发生了什么?刚刚啥也没发生啊,手机没电了?忍足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怀抱着细皮嫩肉,没有丝毫防备心的“公主”,扬长而去。
      
      “该死的,怎么还不接电话?”那个不符合美学的家伙,又出什么乱子了?迹部景吾额头上的青筋不华丽的跳了跳,由衷的开始担心起自家没有心眼的傻弟弟。
      
      “该死!”焦急的在落地窗前踱步,那个大尾巴狼,怎么还没有消息?看着窗外越来越深的夜色,都要午夜了,不会出什么事吧?
      
      “这是哪……”早川泽迷迷蒙蒙的,眼里带着未散的雾气,还未清醒。
      
      “唔,这是什么?”早川泽下意识的摸上身旁的东西,好舒服啊,又软又有弹性,太舒服了。
      
      “捏够了没有?”忍足郁士斜着眼看他,“昨夜可是……”
      
      “昨夜,是不是我兽性大发,你抵死不从,最后我霸王硬上弓,今早吃干抹净,拍屁股走人了,无情无理无理取闹。”
      
      “嘛,既然小泽都知道了,那要不要负责呢!”
      
      “好啊,那就收你做大公子吧,来替夫君更衣。”
      
      “去你的吧!”忍足慵懒的躺在床上,大敞的衣襟隐隐可以看出他的胸膛,上面交错着斑驳的痕迹,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早川泽裸露的身躯,“小泽,你昨晚可是很不老实呢!”
      
      “今天还得去那个新继母家,要快点哦!”早川泽白了他一眼,懒得在说!
      
      “你还真打算去呀?”忍足郁士用手撑起身子,正颜问道。
      
      “不去能怎么办?都答应了,当时是我自己选的路,怎么也得走完吧!”苦笑。
      
      “阿姨,他们很欢迎你回来的。”
      
      “回来了然后呢?跟着他继续改嫁,是吗?”
      
      “那你跟着你那个爹有什么用呢?有什么改变吗?”
      
      “……”
      
      “说句不好听的,伯父伯母,都是爱情至上的人,既然都不安稳的话,为什么不选择一个能让你更快乐的呢?”
      
      “我过够了漂泊不定的生活,而且早就回不去了。”
      
      “那我送你吧!走咯,我的小泽小天使”狭长的桃花眼暧昧的一眨,凭空勾出了几抹情思,气氛显得尤为旖旎。
      
      “就是这?”忍足郁士看着眼前的大别墅,“隔壁就是迹部家,出个门左右就能碰到,有意思吗?”
      
      “我,我也没想到呀!”早川泽梗着脖子,左看右看,略微有些心虚,光顾着生气去了,没注意地址。
      
      “走吧,进去吧。”叹口气,颇为无语,扛起行李,“没人么?”
      
      “不应该啊,明明打过电话的。等等,你去哪!”见郁士拉着行李向反方向走去,早川泽跳脚。
      
      “到迹部家去呀,不然在这里干等啊。而且你猜迹部知道你住这,而不去见他,你活下来的几率有多大。嗯?”
      
      “......”早川泽低头,不自觉的撇撇嘴。
      
      “好啦,他不会怪你的。”至于我?希望迹部看在我把小泽带来的份上,不会太怪我。
      
      特意来迟了一步,想给个下马威的雅臣和弥,只来得及看到,他们远去的背影。喵喵喵?走,走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