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穿成锦鲤的第十七天 ...

  •   刘总和朱总一左一右坐在后座上,一人抱着一袋装满饭盒的塑料袋,目光呆滞。
      宋彬彬透过后视镜认真观察这两位老总,见状温声道:“你们饿的话就把饭盒打开吃,里面有一次性筷子。对了,上面被我戳了一个洞的是肘子肉,特别香,你们也尝尝?”
      刘总和朱总连忙摆手,心里却浮起一丝心酸。
      宋小少爷这么热情,想必也是为了郑总争取投资。郑启巍堂堂Z集团的掌权人,竟然沦落到打包盒饭的地步……
      而造成的这一切的,正是他们撤资的行为。明知这样会让Z集团陷入资金短缺的境地,可他们还是铁了心去做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回到医院,朱总陪着刘总去急诊室,郑启巍替他交了钱,然后把饭盒给数字军团送去。
      
      医生检查过刘总的伤口,为他破了的额头的膝盖上药:“好在都是些皮外伤,回去养几天就没事了。”
      “谢谢医生。”朱总松了口气,手搭在刘总的肩上,“你今天是怎么回事?酒驾吗?”
      刘总讪讪地点头:“那不是心存侥幸么,想着就喝了一点点,没大事……”
      朱总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也就是运气好撞在我们面前,要是开进哪个偏僻没人的地方,你看谁送你去医院!找个代驾是能割了你肉了还是怎么的?”
      刘总小声辩驳:“你找了代驾不也差点出事吗?”
      
      朱总一噎,不吭声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刘总以为戳到朱总痛处了,连忙解释。
      他们两家是世交,他俩从小就是铁哥们儿,好兄弟。这么多年了,彼此成家立业,关系也没生疏。这次新项目的投资,也是朱总带着他一起投的。
      
      “老刘,我们这次真的做错了。”朱总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他当时醉醺醺的,慌乱之下打不开车门。如果不是郑启巍,他恐怕已经车毁人亡了。
      刘总耸肩:“你知道我这人没什么主见,你觉得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可是南宫翰墨……”
      “南宫家是百年大家,跟我们计较就有些丢份了。”刘总眼底划过一抹深思,“放心吧,他如果追责,我们就对外说他南宫家仗势欺人,逼迫我们集体撤资。南宫翰墨最好面子,他丢不起这个人。”
      都是纵横商海几十年的老狐狸,谁不比谁套路少。他南宫翰墨想找他们麻烦,也要问问他们答不答应!
      
      谈话间,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响声。
      两人往外看去,只见几名护士推着一具担架车,神色仓皇地跑向住院部的方向。
      担架车上躺着一个孕妇,隔着玻璃门,他们都能听到孕妇的阵阵哀嚎。担架车所过之处,甚至还残留着鲜血,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格外乍眼。
      这得有多疼啊。
      朱总和刘总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心有余悸。
      
      约莫过去十几分钟。
      朱总和刘总准备去和郑启巍道别,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急匆匆跑进来。
      “那不是老邵吗?”朱总一愣,“他好像在问孕妇的事情……”
      刘总瞬间明白过来,勉强笑了笑:“我们过去看看吧,要真是他老婆生了,咱们还得说一句恭喜呢。”
      话虽如此,他们心里都清楚一点。
      看这阵势,恐怕生产不会顺利。
      
      分娩室外。
      邵总焦急地来回踱步,他真是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去参加了南宫翰墨的寿宴,回来就被告知他的老婆在街上摔了一跤,大出血。
      没多久,医生戴着口罩出来。
      他赶紧迎上去:“医生,我老婆怎么样了?”
      “情况不乐观,有可能大人小孩都保不住。”医生说,“把病危通知书签了,我们才能进行下一步抢救。”
      “病危通知书?!”邵总心都凉了。
      医生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郑五说:“要不是这位小伙子把她送来医院,她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您现在的心情我们都能理解,但是请您快点做决定,不要耽误了最佳抢救时间。”
      
      邵总机械般地点了点头,这是他这辈子签署的最艰难的一份文件。他用了毕生的勇气勾下最后一个回笔,眼巴巴地看着医生又进了分娩室。
      “谢谢你,”邵总嗓子哑的厉害,“你是好人,我们会好好报答你的。”
      郑五连连摆手,“没那么严重,举手之劳,举手之劳……”
      邵总没说什么,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他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哪怕是为了给妻子还有那个未出世可能就要夭折的孩子祈福,他也会好好报答郑五。
      
      郑五还想说什么,眼角瞥见一个人影,吓得赶紧立正站好:“老大。”
      郑启巍看了一眼邵总,又看向郑五:“我给你们带了吃的,其他人都在病房等你。”
      “吃的?”郑五眼睛一亮,“都有什么好吃的?”
      宋彬彬笑道:“可多了,我们去的是京省最好的酒店,里面的饭菜简直了!不过我可提醒你啊,再不回去连汤都喝不到咯!”
      郑五倒吸一口凉气:“狗.逼郑一他们肯定都把肉吃光了!老大,小少爷,我这就回去!”
      宋彬彬见邵总似乎有话要说,识趣地搭上郑五的肩膀:“我跟你一起回去。”
      
      两人离开后,邵总尴尬地问:“刚刚那个小伙子是你的人?”
      郑启巍嗯了一声坐下,把鱼缸放在膝头,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递给邵总。
      郑启巍自己不怎么抽烟,他带着烟,纯粹是打算今晚和投资人们攀谈的时候用,走个形式。
      没想到投资人一个没来,烟却还是派上了用场。
      
      “谢谢。”邵总接过烟,放在鼻端深深嗅了一口。
      烟草的味道充斥鼻腔,很好地缓解了他的压力。
      他颤抖着把烟收进口袋里,又重复说了一句:“谢谢。”
      不仅仅是谢这条烟,还有谢谢郑启巍的人送她老婆进医院的这份恩情。
      “不用。”郑启巍沉声道。
      
      邵总没有把烟点燃,只是时不时拿出来闻一闻。他的目光没有一刻离开手术室的大门,直到刘总和朱总出现。
      朱总他们同样看到了郑启巍,朱总讨好地笑道:“没想到郑总也在,郑总有心了。”
      郑启巍见有人来陪邵总,便抱着萧锦离起身:“我还有事,失陪。”
      话音刚落,手术室的大门忽然打开。
      几个护士从里面匆忙跑出来,邵总连忙拉住其中一个询问:“我老婆怎么样了?”
      那护士满脸焦急:“产妇大出血,需要立刻输血。可是医院血库之前遭到污染,供血不足,必须临时从其他医院的血库抽调。可是这样最快也得半个小时,根本来不及!”
      
      邵总眼前一黑,向后退了两步,颓然坐倒在等候椅上。
      护士忙道:“您别着急,我们现在紧急全院广播,号召大家献血救人。”
      “用我的血!”邵总一听,立刻把袖子挽起来,“抽我的!”
      护士为难道:“产妇血型是B型血,我们查过了,您的血型是A型,血型不匹配。”
      邵总只觉得天旋地转,他跟发妻结婚快二十年,彼此之间的感情深厚,如果老婆走了,他也不想活了!
      
      “用我的血吧,我是B型血。”
      郑启巍淡淡地说,没有丝毫犹豫和拿乔,就像喝水吃饭一样自然。
      邵总的眼眶湿润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萧锦离:其实我才是全场最佳mvp:)
    说几个怕误会的点,第一,这几个老总的不幸不是因为萧锦离啊,人家是锦鲤,不会给人带来厄运,甚至还在他们遇到麻烦的时候带来好运呢!
    当然,运气这种事情虚无缥缈的,说不定他们就是因为撤资坏了运气,所以才这么倒霉,甚至有血光之灾。那是另外一种算法了,锦鲤只会给人带来好运的,他们倒霉跟锦鲤没啥关系。只能说是在已经发生的灾难前,锦鲤光环生效,带给人好运这样子。
    抱住大家挨个mua!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作者咕了吗、eve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