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偷跑 ...

  •   斐然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马路是大家的,她没资格说什么,只希望能尽快平安无事的回去。
      
      距离放学的时间越来越近了,程佳说她要去趟洗手间,斐然替她拿着书包站在树底下等她。
      
      少女穿着一身普通的校服衣,小臂微微卷起一圈,露出细白的手腕,她额间的碎发因为风吹的有些意动,斐然拢了拢,将稍长一些的别在耳后。
      
      大概是程佳的书包有点重,她将书包从手中顺着膝盖微微下滑,放在没有受伤的脚上,另一只脚微微离开地面,露出来的白色绷带清晰又刺眼。
      
      她轻轻皱起眉,伸出的贝齿咬住微红的嘴唇。
      
      李子言握紧扶手下楼的脚步顿住,又快起来,他走到斐然的身侧,伸手接过她手里程佳的书包。
      
      “给我吧,我帮她拿着。”
      
      斐然笑了笑,把书包递给她,李子言靠近些,替她挡住阳光。
      
      “你的脚怎么回事,去医院看过了吗?”
      
      斐然顺着他的目光猛的看见脚上的绷带,脑海里不知怎么的冒出闻远铁青的面孔。
      
      “斐然?斐然?”
      
      李子言伸出修长的五指在她面前晃了晃,斐然像是陷进了什么回忆里,整个人呆在了原地,他吞了吞口水刚想把手向前伸,斐然就回过神来,微微皱眉,神色有些防备。
      
      “怎么了吗?”
      
      “咳…咳…没有…”李子言干咳两声,“我只是看你没反应,好像走神了…”
      
      斐然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刚刚有些出神,谢谢你,已经去过医院了,医生说没什么大事。”
      
      “那就好。”李子言轻轻笑开,俊秀的五官揉着阳光温和又朦胧,“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可以直接上扣找我。”
      
      斐然不太爱玩手机,高中刚开学的时候,班里组织过加群,她加进去后有不少人反过来添加了她,斐然也没有印象,自己之前有没有加过李子言。
      
      她感激的笑了笑,有些尴尬的将目光投向一旁,希望程佳赶快回来。
      
      两人身量修长,样貌出众,快要落幕的夕阳站在两人的身上,李子言低头看着她,斐然羞涩的看向一旁,光是站在那里就像画一样,郎才女貌,般配万分。
      
      闻远一早便猜到斐然不会听话的等他,于是特意离放学还有几分钟就过来等她,却没有想到看到这刺眼的一幕。
      
      蒋随微微眯眼,酸溜溜的说道,“没想到这小白脸这么受欢迎,放学都有小姑娘跟他搭话。”
      
      贺颂敏锐的察觉到身旁的人气息降了下来,他一脚踹向身旁的人,“就你眼瞎,刚刚那么多妹子不也来找远哥要电话了吗?”
      
      蒋随揉了揉腿,嘀咕两声,“那哪里能一样。”
      
      一群是花痴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一个是一看就是好学生跟他们天差地别的。
      
      贺颂嫌弃的撇了不长脑子的他一眼,“哪里不一样?”
      
      “走了。”
      
      一旁的闻远冷冷的扔下一句,就往另一头走。
      
      贺颂连忙跟了上去,“诶,远哥,等一会儿,你不是说你今天没骑车来吗?去哪?”
      
      “等等我!”蒋随捡起书包,一把冲了上去。
      
      闻远没理他们两,他越走越快,脸色越发黑沉,满脑子都是刚刚斐然扬头冲一班那个小白脸笑起来的模样。
      
      在他面前只会摇头摇头,在别人面前就笑的那么开心。
      
      路过篮球架时,他抓起一旁的篮球用力撞在篮球框上,两者相碰发出闷厚的响声,篮球框震动了十余秒,像是随时都要掉下来的模样。
      
      蒋随和贺颂吞了吞口水,缩在一旁,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他们不是没有看过闻远发火,但刚刚都好好的,现在突然这样,实在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
      
      贺颂把篮球捡起来,夹在臂膀上朝他走过去,试探的问道,“远哥,要不我们来一场,消消气?”
      
      闻远撇了他一眼,他眸中猩红,手上青筋爆出,声音嘶哑,仍由谁都看得出他心情不好。
      
      “别跟着我。”
      
      闻远大步离开,蒋随和贺颂呆在原地不敢跟过去。
      
      蒋随百思不得其解,“松子,刚刚发生什么事了吗?远哥怎么突然就暴走了?”
      
      贺颂仔细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心里头有点反应过来,又隐隐不可置信,他烦闷的将球在地上转了个圈,砸在墙壁又被弹了回来。
      
      “我知道个鬼。”
      
      “………”
      
      闻远走到停自行车的地方,气息才平稳了下来,他打开锁,猛的撑起自行车,就快速朝家骑去。
      
      路上来往的行人和车主心里都在暗暗骂人。
      
      程佳出来时,已经是放学高峰期了,来来往往有不少人。
      
      斐然看着七班的方向,心里默默说了一句抱歉。
      
      程佳搀扶着斐然,身后跟着李子言,幸好今天的公交不是很挤,李子言率先找到了一个座位让斐然坐下。
      
      因为人有点吵,李子言靠的近些,低下头想在斐然耳边说话,斐然拘谨的往后挪了挪,避开了他,他睫毛轻颤,语气如往常一样的开口。
      
      “斐然,你脚受伤了,每天挤公交也不行,我会骑自行车,我明天顺路送你去学校吧。”
      
      “谢谢,不过…”斐然客气了一声,求救般的看向一旁的程佳。
      
      程佳连忙开口,“谢谢你啊,李子言,不过我和斐然已经说好啦,我明天骑自行车带她来。”
      
      李子言面色一僵,微微笑开,“没事没事,可是程佳你不是没买自行车,每天坐公交来的吗?”
      
      程佳人性格爽快,和班里人都是无话不谈,李子言也是课间偶然听到她和别人聊天才知道她一直想要骑车来,家里却为了安全考虑没给她买。
      
      程佳暗暗搓掌,眼底里跃跃欲试,“斐然有车,我明天去她那骑。”
      
      李子言见状也不好再开口,他摩挲着书包带神色惋惜。
      
      斐然下车时,李子言也想下车送她,被程佳开口拒绝,看着扬长而去的车影,她忍不住问道。
      
      “然然,你和李子言很熟吗?”
      
      “不熟…”斐然摇摇头,她并不太擅长和她人交际,加上家里出的事,每一世她在班上除了程佳和傅娇娇,和别人几乎都只是点头之交。
      
      “那就奇怪了。”程佳八卦的凑过来,“你有没有觉得他有点热情过了头,该不会看上你了吧?”
      
      “你想多了…”斐然哭笑不得的打断她,“我也是最近两天才和他多说了几句话,哪里来的喜欢。”
      
      程佳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扯开了话头。
      
      送斐然进了家门,程佳本来想留下来陪她,但是没和家里打招呼,斐然劝了她很久,她才不放心的出门回了自己的家。
      
      斐然今天回的是市里自己的家,她的东西少,反正家里也有,打算以后脚好了再去江家把剩下的东西拿回来。
      
      诺大的房子空荡荡的,黑白分明的时钟在墙上滴答作响,像是要把人的悲伤和矫情通通放大。
      
      斐然抱着腿坐在沙发上,她已经重活了四次了,但是夺走爸爸妈妈生命的车祸似乎还在眼前。
      
      就像是老天在和她开玩笑,每一次都让她重复着来回挣扎。
      
      斐然擦了擦眼泪,把自己蜷在沙发里,不知道过了多久,书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打开手机发现是个不认识的电话,就让它在一旁响着。
      
      对面那人却像是颇有耐心,一下打不通就打两下,两下不行就三下,斐然迟疑的按下接听键。
      
      “你好,哪位?”
      
      电话那头没有人开口。
      
      斐然把它挂断放在一旁,没过多久电话又响了起来。
      
      她接起来,放在耳边,这次有人在她之前开口,背景里似乎还有若有若无的蝉鸣声。
      
      “我的车链子坏了。”
      
      “……”斐然又看了一遍来电,不确定的开口,“闻远?”
      
      那头的人暴躁的踹了什么一下,“对,你在哪?”
      
      斐然怕他来兴师问罪,问自己为什么不等他,她小声的开口。
      
      “在家。”
      
      闻远却像是忘了这一茬一样,“我的车链子坏了,我去找你修。”
      
      斐然有些呆住,她慢慢问道,“闻远,你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人叫做修自行车的吗?”
      
      小姑娘声音软软的,却隐隐带着些忧虑,似乎是怕刺痛他愚昧无知的弱小心灵,闻远显些被她气乐了。
      
      “废话,我当然知道,但我现在在江家门口。”
      
      原来已经到了江家啊,斐然一喜,像是抓到了漏洞的小松鼠,她压住心底的雀跃,尽量平静的开口。
      
      “那就真不巧了,我没回江叔叔家,你快去附近找个修自行车的,修好回去吧。”
      
      少年低低的笑声传来,“斐然,我之前又是送你回江家,又是送去学校的,要是你在的话,是不是就会帮我修了?”
      
      反正自己现在没在江家,斐然悄悄地再撒了一个谎。
      
      “嗯,会的。”
      
      那边的笑声更大了,把杂音完全压了下去,隔着电流都能感受到他愉悦的气息。
      
      斐然有些慌,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她小心翼翼的开口,“闻…闻远…你怎么了?”
      
      闻远神清气爽,他把手机从耳边移下,看着面前的大门,颇为期待的开口。
      
      “斐然,开门。”
      
      与此同时,坐在沙发上的斐然听见大门传来清晰的门铃声。
      
      “叮叮叮——”
      
      她不可置信的睁大眼,握着手机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