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我骂我自己 ...

  •   闻远把手上的膏药砸在一旁的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斐然害怕的微微后挪,闻远…不会要打人吧…
      
      小姑娘的眼睛里藏不住话,闻远一眼便察觉到了她的想法,显些咬碎自己的牙根,他看起来就这么凶吗?
      
      闻远摁住她后退的肩膀,看着她带着水意的眼眸。
      
      本来想发的火瞬间哽在喉间,他脑子一抽,下意识的开口。
      
      “斐然,你听好了,我叫闻远,七班的,喜欢机车和打球,讨厌玉米花生西红柿,怎么样,现在熟了吧?”
      
      “啊…”斐然睁大眼睛,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
      
      闻远耳尖通红,他凶巴巴的开口,“看什么看,我说完了,我们现在已经很熟了。”
      
      这什么人啊,斐然明白过来他的意思,显些笑出声来。
      
      闻远抓起一旁的药膏,挤了一点,向她脸上抹去。
      
      “不准笑!”
      
      斐然眉眼弯弯的向后躲,又被闻远拉回来,凶巴巴的扣在原地。
      
      她配合的点点头,心里面那点不快彻底消散。
      
      少年轻轻的捧着他的脸,一脸耐心的替她上药,她看着闻远,嘴角的笑意慢慢收住。
      
      前几辈子,两个人没什么交集,她都能次次因为他死去。
      
      这辈子,两人牵扯越来越深了,也不知道命运又何时会来找她。
      
      闻远见她没了声音,略带疑惑的抬起头,不同于以往,斐然望着他,一脸悲伤。
      
      明明看着他的方向,眼里却不知道想起了谁。
      
      闻远手指微颤,他一把掐住她的下巴,声音都有些发抖。
      
      “斐然,你在想谁?”
      
      她透过他,在看谁?
      
      斐然没想到闻远这么敏锐,她缩回目光,轻轻的拍落他的手。
      
      “没有谁,药上好了,我想回班上了。”
      
      闻远的目光落在洁白的大理石上,他几乎控制不住心底的嫉妒和疯狂。
      
      心里有疾的人,好不容易碰见了治命的良药,怎么可能放弃。
      
      他从未如此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病了,而斐然是他唯一的解药。
      
      毕竟是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老医生还是忍不住多絮叨了两句。
      
      “最近少吃酱油,能不晒太阳尽量别晒了,脚上注意点。”
      
      斐然谢过他,刚想接住他开来的药就被身旁的人拿去。
      
      闻远结了账,走过来扶她,斐然想后退却被他一把拉住。
      
      “你先松开。”
      
      “别动,现在外面没什么人,我扶着你出去。”
      
      斐然还想动,闻远直接伸出两只手扶住她,几乎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他的气息里,她顿时一动都不敢动了。
      
      闻远隔着衣衫摸着她有些僵硬的手臂,低下头能看见她小小的发璇,他微微笑开。
      
      不管那没用的废物是谁,现在留在斐然身边的是他,以后也会是。
      
      .
      
      刚刚在医务室待了一会儿,现在应该是下课又上课了,有上体育课的看见他们两,好奇的多看了两眼,就被闻远瞪了回去。
      
      闻远怕她被人看见觉得羞愧,就松开了手。
      
      小姑娘瘸着条腿,走的还快,闻远小心的留意着她,前面有石头时,他就会率先上前将它踢开。
      
      “你现在去哪?”
      
      “回班上。”
      请了一节课的假已经够了,斐然不想再多耽误上课的时间。
      
      闻远冷笑一声,“她的课有什么听的,我问你,傅娇娇跟你说了什么,你们才会打起来?”
      
      斐然摇摇头,不想透露,闻远知道她脸皮薄,没再追问她。
      
      他们走到一班的时候,刚好碰上下课。
      
      程佳担忧的上前,一双圆圆的眼睛有些泛红,“然然,你没事吧,傅娇娇有没有弄疼你,我刚刚去找你都不知道你去哪了。”
      
      斐然摇摇头,低声回答了她几句。
      傅娇娇身旁的小姐妹周珊不甘示弱的看过来,她瞧见一旁低着头看不清神色的闻远,撩了撩自己耳旁的碎发。
      
      “斐然,你就会装可怜,娇娇一家
      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还好意思偷她们的钱,亏我们平常还以为你是个好说话的。”
      
      傅娇娇听见周珊替自己出头,眼神闪了闪没有开口,斐然微微皱眉,她还没来得及辩解,一旁的闻远冷笑一声上前。
      
      “你刚刚说什么?”
      
      周珊见他在和自己说话,心跳的飞快,她咬了咬唇低低的开口,“闻远…”
      
      傅娇娇脸一白,拉住周珊,“珊珊,别说了,没事的…”
      
      闻远拿起一旁的手,重重的往桌上一敲,发出厚重的声音。
      
      “我问你,你们刚刚说什么?”
      
      他的眉心耸起,眸中满是愠怒,周珊害怕的后退两步,看了眼被闻远护在身后的斐然,心里的嫉妒瞬间蔓延开来。
      
      斐然…怎么勾搭上了闻远…简直不知羞耻…
      
      傅娇娇扯了扯周珊的衣服,“珊珊…算了吧…”
      
      周珊拉住她的手,“别怕。”
      
      “闻远…你别被斐然骗了…,她爸妈死后,就住在娇娇的家里,娇娇一家对她那么好,她居然偷他们…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顿时被堵在喉咙里,闻远一拳砸在她面前的书上,桌上的纸屑飞撒了一地,大半桌的书本掉在地上。
      
      桌子的主人靠在另一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闻远动了动青筋有些爆出的手臂,面上的笑意不达眼底,“我没听见,你再说一遍。”
      
      斐然有些担忧的上前,“闻远,你别打人。”
      
      闻远把她按在座位上,“放心。”
      
      “你们几个还有完没完了!”
      许雯去接了杯水就看见班上又闹成一团,她气汹汹的走进来,“打架的,你是哪个班的,把你们老师叫过来!”
      
      闻远不为所动的一脚踹翻傅娇娇的凳子,傅娇娇惊恐的后退两步。
      
      他旋即配合的笔直站立着,厌恶的看了一眼周珊二人。
      
      “老师,她们污蔑同学。”
      
      许雯面色通红,“这件事我听说了,我已经和主任商量过了,她们下午就会把傅娇娇的爸爸叫过来问问清楚。”
      
      “不用了,老师。”
      
      闻远耸耸肩,“叫她爸爸来,也不过是帮着她女儿说谎罢了。”
      
      许雯微微皱眉,“你知道些什么?不知道就别再这乱说,还不回自己教室去。”
      
      闻远偏过头,斐然正担忧的看着他,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经历会被揭开。
      
      他低咒一声,心里软的不像话,这么乖的人怎么都有人这样诽谤。
      
      “前天我和江枫江律师一起在傅娇娇家里,傅娇娇的爸爸要抢斐然的房子和钱,还把斐然从楼梯上推了下来,我们都可以作证。”
      
      “你胡说!”傅娇娇的嗓子猛的尖锐起来,周围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像落了刺。
      
      “傅娇娇,你可以想清楚了,那天晚上的就诊记录都有,江叔叔怕你们反咬一口也去警察局留了备案,你还要坚持胡说八道,拉你爸爸下水吗?”
      
      傅娇娇被吓了一跳,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道歉。”
      
      闻远冷冷的开口,“不然就叫你爸来吧。”
      
      周围人的目光满是鄙夷,傅娇娇手脚冰冷,她干脆趴在桌子上,将头埋了进去。
      
      闻远还想让她起来,被人一把拉住了衣角,他回过头,斐然脸上的伤已经好了不少,没有开始那般的狰狞。
      
      她轻轻晃动着他的衣摆,“算了吧,闻远,可以了。”
      
      在翻来覆去活过的这几辈子里,没人比她更清楚,傅娇娇最在意两样,一样是面子,还有一样是闻远。
      
      今天闻远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她的面子踩在脚底下,这一切已经够她受得了。
      
      闻远以为她是心有不忍,黑着脸看向周围。
      
      “什么是真相都给我睁大眼睛看好来,再让我听到谁胡说八道,就别怪我不客气。”
      
      张老师一来就听见闻远的“豪情壮语”,他恨不得脱下鞋子砸在闻远的头上。
      
      “咳…许老师,这是怎么回事?”
      
      许雯没想到年纪小小的傅娇娇还有这么多心机,看着身上到处都是伤的斐然,她也不好发作。
      
      “没什么大事,张老师,这个学生是你们班的吧,破坏公物,检讨交一份上来。”
      
      张恒眉头一跳,让闻远这个出了名的刺头去写检讨,还不如让七班去评优评先。
      
      “许老师…这…”
      
      闻远懒洋洋的靠在一旁的桌上,“许老师说的对,这份检讨我该写。”
      
      张恒眼皮跳的厉害,“闻远,你又闹什么?”
      
      “张老师,如果有同学肆意诽谤她人,还斗殴伤害同学,是不是也该写检讨,许老师既然这么公平,应该也要一视同仁吧。”
      
      许雯皱着眉看向趴在桌子上的傅娇娇,“我们班的事我会处理,你回去就把检讨写了,下周一去升旗台上朗读。”
      
      不仅要写检讨,还要去朗读,以闻远的性子怎么可能做的出来,不做的话肯定会被许老师扣下学分。
      
      斐然不安的揉搓着衣摆,有点不知所措。
      
      闻远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将她的小动作收进眼底,冰冷的眸中多了几分笑意。
      
      “放心,老师,我绝对会好好的写,在升旗台上声情并茂的朗读。”
      
      一份检讨换小姑娘一份愧疚,他求之不得。
      
      张恒摸着自己快要秃没的脑袋,内心满是忧伤,所有老师都知道许雯就是个软硬不吃的。
      
      偏偏还和闻远对头上了,还好今天这臭小子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否则他两头都下不来台。
      
      斐然听见闻远的回答也有些惊讶,她撞着胆子抬头看了一眼闻远,就见他含笑的看着自己,一脸计谋得逞的模样。
      
      斐然一僵,低下头,心底有些羞恼,闻远就是故意的,让他去写,把脑袋写秃了才好。
      
      闻远都这么说了,许雯哪里还能揪着他不放,她把班上的同学都叫进来,准备开始上课。
      
      闻远从桌旁边站直,跟着张恒向外走去,路过斐然位置的时候,他微微屈指敲了两下。
      
      “别忘了早上答应我的事。”
      
      少年步子大,没两步便出了教室门。
      
      程佳八卦的凑上来,“然然,你怎么和闻远这么熟了?你早上答应他什么事了啊?”
      
      斐然翻书的手一顿,她扯开话题,“你下午放学等我一起吧。”
      
      “好啊。”程佳还想继续追问,许雯便敏锐的看了过来,她连忙张开嘴大声背单词。
      
      斐然翻着课本,思绪却飘出天际。
      
      她不想死。
      
      她想活着。
      
      所以,她必须要离闻远远一点,再远一点,或许这样她就能活的长久一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