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系统]诱拐男主计划》时人未归 ^第22章^ 最新更新:2019-08-22 17:07: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二个世界:噩梦 ...

  •   *
      人逢喜事精神爽,厄运连连人憔悴。
      
      最近温贝莱算是走了霉运,一连三天夜晚失眠凌晨两点,这好不容易睡着还不能睡个好梦,各种噩梦上演,梦境中温贝莱一次次经历恐惧的折磨身心疲惫。第四个晚上,温贝莱说什么也要熬到通宵,趁着学院没课早上补觉。
      
      凌晨三点,804寝室一片漆黑,温贝莱一人的床帐泛着微光,电脑屏幕忽明忽暗,画面的声音尽数收进耳机之中,光晕衬托她的脸部皮肤异常白皙,靠着连续剧一直支撑到现在,温贝莱身体的器官发出休息的警告,连续的失眠令她免疫力下降,眼睛更是疲惫到不行,一张一合的速度极慢,她好想睡觉···理智疯狂的纠正她的想法,不能睡,睡了就会做噩梦,可是她忍不住了·····
      
      这是一条看似无尽的长廊,白瓷白墙,墙壁两端各有一扇门并排,沿着长廊一扇又一扇,整个空间寂寥无人,过度的安静引起了温贝莱的恐慌,不自然哆嗦着身体,细密的汗珠牢固抱着额头,似曾相识的场景强烈刺激温贝莱的视觉神经,无声的恐惧压迫她的心脏,呼吸变得紧促,若有若无的冰凉触感划过她的脖颈,咽喉一紧,稀缺的氧气不足以支撑大脑的运作,触感一止,温贝莱最后的意识咔嚓一声被斩断。
      
      第二日早上,温贝莱梦中猝死的消息传遍整个木大。平静了三年的木大,重新掀起一阵波折,三年前的谜案重新彻查,新的危机的恐惧再次支配每一个人的内心。
      
      我想活命,你呢?
      
      *
      适应了一段时间,魂魄的日子过得还算舒。这山大王当的也是滋/润,她才记起可以查询任务进度这码子事。
      
      「系统:叮——亲爱的玩家,正在为您查询当前任务进度——滴——当前任务进度为——2%」
      
      真是个令人头疼的数字。
      
      大致估计了到这的天数,怎么说也有将近半个月了,这主线的进程堪比龟速。女主也见过了,男主也见过了,还是个沈亦辰长得一样的孪生兄弟(?),这俩人一直各忙各的,一点感情线的火花都燃不起来,意味着任务进度一直/搞/不上去,她真是急死了·····宋玉思来想去,没有什么合适的契机去接近男主,那她就·····创造个?
      
      *
      经市警局调查,女大学生寝室一案最后公示社会的案件结果判定为突发疾病,以此结案。
      
      温贝莱事件对学生造成的心理创伤持续扩大,校园论坛上大肆宣扬其事件的真实原因,其中一张帖子所提出的非科学设想赢得了大部分学生的认可,校方为安抚人心稳定秩序,论坛管理员重新整顿论坛风气,各类猜想贴纷纷下线。
      
      六人间女生寝室只剩下五人。
      
      平日里,六人之中,温贝莱的性子最为众人接受不了,一下子的离世,剩余的五个人皆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初闻这个消息,五人默契的沉默,在她们的心中,温贝莱的死因可不会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蔡嘉凌的那张嘴收敛不少,时常盯着温贝莱的床位发呆。蔺茵心生感慨,人的生命脆弱到禁不起一丝折腾,意外往往让我们措手不及,没有任何防备地陷入死神的陷阱。她打定主意,想见见温贝莱最后一面,如果她仍在人世徘徊的话。
      
      同样的时间点,蔺茵偷偷摸摸爬上了楼顶,一把铁锁将她与楼顶相隔两端。今晚的月亮残缺,光线暗淡,楼顶四周的景物一片模糊,蔺茵多次眨眼想要看得更清楚,隐约没有看见任何人,她不敢确定今晚一定能见到那天的女鬼,抱着仅存的一丝希望,她开始呼唤宋玉。
      
      “学姐,学姐,您听得到吗?拜托帮帮我····学姐,学姐···求求你听到出来见我一面吧···”
      
      一个人对着空气说久了,她也不知道宋玉听不听得到,没有任何回应她心有不安。她不是普通人,她想要尽力去尝试,去帮助每一位有冤屈的魂魄安心上路,她想要再最后好好地和温贝莱道个别,她想····“学姐,前几天我的一个朋友离世,我想请教您,怎样才能看见她?我真的很想知道她是不是被人害死的···”
      
      早在蔺茵出现在铁门前,宋玉就已经借着夜色隐藏起来。有关温贝莱的事,她也听说一二,怪就怪在温贝莱明明是被鬼害死的,这魂魄却迟迟没有出现在木大,整个木大的鬼魂都由她管辖,任何风吹草动她的消息是最灵通的,唯一的解释···她想,她有答案了。
      
      蔺茵续续说了很多心里话,作为一个聆听者,宋玉表现得极好,每一个世界的女主都与她想象中的略有差距,系统所谓的男女主的感情线几乎蜗牛爬般缓慢,最后占便宜的好像都是男二??什么鬼?!
      
      还有世界设定的大纲似乎不那么重要,在任务中,她很自由,不拘束任何一方,随心所欲。简单点就是靠她去改写世界的结局,这么一说,宋玉觉得自己就是个超级bug的存在,不过她一直都相信一个真理——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没有所谓的偶然,顺着历史的时间线,最后的最后会恍然发现,一切皆为必然。
      
      生活不是小说,她也不是女主角。世界上那么多人,每一位都是自己世界的女主角,在他人的世界,我们仅仅作为一个配角存在。
      
      每一次的深度思考,宋玉最后只会陷入无穷的疑问。奇迹之所以称之为奇迹,它发生的概率极少,创造它的人也是要求极高。
      
      记得高三做练习题的时候,她在书中看到一句话,当时就印象深刻,现在回想,感触颇深:如果没有奇迹就自己创造个。简单的十二个字,有的人花了一辈子的时间都未曾成功,有的人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就成功了。
      
      多数人的失败,往往缺乏自信,缺乏一个坚持的动力,正所谓天降大任于斯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所,行拂乱其所为。
      
      高一的时候就喜欢政治,以前是想要成为一名人民记者,后来家里人不同意她学文,全家人一致认为她应该学理,出来成为一位医术高超的医生。至于后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她好像···好像想不起家里人的模样,每一张脸糊得一批,很多的细节如同涂了墨水,被擦拭,成了废纸。
      
      “她不在这”宋玉动动嘴,空灵的嗓音流入蔺茵耳膜,无尽的夜空中猝然升起一颗星星,蔺茵的希望之火得到燃料越燃越旺,她紧紧的抓住宋玉这跟稻草:“那她在哪?她是不是被···被··”
      
      “是,她是被鬼所害,至于原因,很抱歉,我并不知道”宋玉接下蔺茵没有说出口的下半句,蔺茵没忍住哭出声来,宋玉安慰人的方式简直弱爆了:“不过,我有一个嫌疑人”
      
      “谁?”蔺茵哽咽挤出一个字。
      
      “这个人,很厉害”故作神秘。
      
      “那···那怎么办?”
      
      宋玉低低笑出声,“一个办法,等我消息”
      
      “啊?”蔺茵呆萌一愣。
      
      “行了,大晚上的,别到处乱跑,若是遇到什么害人的···”她没有继续说下去,故意停顿,转移话题,“好了,早点休息,我们明天见”
      
      “啊?明天?”
      
      *
      夺舍,俗称上身,普通的夺舍只需找准被夺舍人阳气最弱的那一刻。死亡时间越早的魂魄或怨气越大的魂魄夺舍的机率更高。
      
      也许有人会问,那被夺舍人的灵魂去哪了?据宋玉所了解的夺舍,一般情况下,被夺舍人的灵魂会被夺舍者暂时压制,由于被夺舍人灵魂过于弱小会处于睡眠状态,并不清楚被夺舍后自己所做的任何事情。
      
      当然,夺舍并非长期占有,换而言之,当被夺舍之人阳气最旺的时候,夺舍者的灵魂就会遭受反噬,最轻的结果无非是驱除躯体,严重的玩火自焚。
      
      宋玉的计划就是伺机而动,没有计划。如今的她不过是一具魂魄,她不清楚戚颜之前发生过什么导致她无法跨出这个学校一步,为今之计,只能找一具躯体夺舍,以躯体为媒介试试走出这个学校,过度的限制她无法调查事情的真相。
      
      运气来了,老天都会帮助你。她这几天已经物色好了一个夺舍人,各方面条件都挺不错,她琢磨着这几天就开始行动,温贝莱的死亡提醒着她,该行动了。
      
      *
      和往常一样,孟琳萱坐在一辆公交车上,前面是两个高中同学,她穿了一条粉红的公主裙,束腰的部位含铁量十足,她穿着这么一件奇怪的笨重的裙子安分坐在窗户边。
      
      事实上,这件裙子是孟琳萱的一个高中同学制作的,让她穿上感受下裙子的缺陷,她多次反应腰际的钢铁实在是太难受了,同学也表示她不要慌张,穿到家再说。
      
      孟琳萱身后的位置坐着一个男生,男生注意她很久了,他十分喜欢那件裙子,凑上前,腼腆夸赞道:“这裙子真好看”
      
      能够得到他人的认可,孟琳萱开心的道谢。
      
      一切都显得那么正常。
      
      她双眼一直盯着窗户外,周边熟悉的风景一晃神就变了,她后知后觉坐错车了,急忙在下一站下车,公交车离开后,她很认真的看了一眼车次——73路。
      
      等到她缓过神,周边的一切又变换另一个模样,眼前是一座落败的大厦,她好像很熟悉,双脚自动往里走……
      
      “孟琳萱,孟琳萱,醒醒!!上课要迟到了!!”蔡嘉凌嘴上叫唤,双手不留情面摇晃得猛烈。
      
      孟琳萱不知怎么睡了很久不见醒来,蔺茵将这件事告诉了蔡嘉凌,俩人先是叫了好几声,不见醒来,这蔡嘉凌才开始搭把手。
      
      “啊——!!!”孟琳萱突然睁眼弹坐起来,瞳孔写满惊吓,胸口起伏不定,大口大口呼吸,心脏跳到了嗓子眼。
      
      “做噩梦了?”蔺茵温和问道,这样子铁定是做噩梦的后遗症。
      
      “…嗯”孟琳萱冷静十几秒后,闷闷不乐应了一声。
      
      “……”蔡嘉凌一旁站着,盯着地面出了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事,就是一噩梦”蔺茵脸色不好,强颜欢笑安慰她。804寝室的每个人心里跟明镜似得,温贝莱死前几天也是因为做噩梦吓得不敢睡觉,现在孟琳萱的情况…
      
      “……”孟琳萱笑不起来,她艰难咽下口水,一冷静下来梦中发生的一切回想起来仍有心悸。
      
      噩梦悄悄缠上孟琳萱,看似奇怪混乱的梦境恰巧是反应一个人内心深处所努力掩盖的事实,我们所称之为真相。
      
      

  • 作者有话要说:  声明:从今天开始改为随缘更新,更新时间取决于灵感多少以及学业状态,九月份开学后将大大削减更新时间,不过呢,灵感这东西随时来蠢作者也就会拿小本子随时记录,等过了这段卡文期,之后的更新时间会有所调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