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穿书短文》一口小锅锅 ^第8章^ 最新更新:2019-07-02 09:04: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8章 ...

  •   第二天,刚吃过早饭,柳文轩的二姐柳二美带着她八岁的儿子过来打秋风了。家里来了客,朱云秀怕程依依惹事,让她别出来,就在后院呆着,午饭由小翠给她送过去。
      
      程依依乐得自在,高高兴兴地回了房间继续睡回笼觉,等着醒来吃午饭。
      
      柳二美这个人物,程依依很有印象。
      
      书里提过几章,每次出场没少欺负原主,可以说比朱云秀欺负得还厉害。
      
      她的长相跟名字严重不符,别看她名字里带了个美字,但长得那叫一个……难看,跟基因变异似的。不像父不像母,长出了自己的特色。
      
      扁平脸,大小眼,踏踏鼻,香肠嘴,皮肤黝黑,笑起来一口黄牙,还是地包天,下牙在外包住上牙的那种。
      
      虽然柳二美长得奇丑无比,但好在她力气大,干农活跟朱云秀不相上下,所以即便她拖到了二十五岁的高龄还没嫁出去,也没被娘家人嫌弃。因为有她在,家中多了份比男人还强的劳动力。
      
      她还在柳家做姑娘时,那会儿柳文轩还没当上县丞,只是个穷酸秀才。她跟朱云秀二人算是柳家村的一绝,干起活来,比柳家村大部分男人还厉害。
      
      尽管如此,但柳家还是穷。
      
      柳家人丁稀薄,土地少,加之柳父去世得早,死的时候,柳文轩才七岁,那会儿他还不叫柳文轩,叫柳三柱,文轩这个名字是他参加了县试后才改的。
      
      当时柳二美九岁,柳家大女儿柳大美十二岁。柳母身体不好,常年咳咳喘喘吃着药,家里欠了一屁.股债。
      
      农户人家,靠种地为生,家里没个顶梁柱,剩下孤儿寡母的,日子委实艰难,不仅欠下了巨债,平日里也没少被村里人欺负。
      
      但好在柳文轩争气,在读书上面颇有天赋。十五岁就中了秀才,也算是熬出了一点头,在柳家村乃至整个银河镇也是能昂着头走路的人。
      
      朱云秀之所以嫁给他,也是看上了他是镇上唯一的年轻秀才,前途无量。
      
      又说回柳二美,她做了二十五年姑娘,才算嫁了出去。夫家姓王,叫王天武,银河镇王家村人,是个鳏夫,比柳二美大十岁。
      
      柳二美嫁过去时,王天武老婆去世已有三年,留下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十三岁,小女儿才八岁,儿子十一岁。
      
      自古继母不好当,但柳二美没办法,王天武若非是个鳏.夫又带着三个孩子家里穷得叮当响,是绝对不会娶她的,尽管她有个秀才弟弟。毕竟长成那样,睡觉都不敢点灯。
      
      程依依把柳二美这个传奇人物在脑海中大致过了一遍,就不再多想,闷着头继续睡觉去了。
      
      *
      
      前院正厅内,柳二美牵着她那黑乎乎的儿子,咧着嘴露出一口地包天黄牙,笑得眼角堆满了褶子。
      
      “弟妹看上去又年轻了不少,像十七八岁的姑娘,这每天鸡鸭鱼肉管饱的日子,到底是不一样,人都要年轻好看些。瞧瞧这通神的气派,来栓子。”柳二美拉着王小栓往朱云秀跟前凑,“快叫舅母,跟舅母说,可怜可怜栓子,赏口饭吃。”
      
      朱云秀嫌弃地扁了扁嘴,但还是抓了把糖给王小栓,笑着拍了拍他的头:“去院里玩吧,中午炸鸡腿给你吃。”
      
      “谢谢舅母,哦哦,舅母太好了,中午有鸡腿吃了。”王小栓高兴得蹦跳着跑了出去。
      
      小孩子一走后,这下就彻底是女人的战场了。
      
      朱云秀端起了架子,连坐姿都变了。脊背挺直,昂着头,扬长了脖子。
      
      今早得知柳二美要来,饭后她刻意梳妆打扮了一番,穿了身桃红色的绸缎衣裳。头上插着一支蝴蝶展翅金钗,一支碧玉簪子,脖子上挂了一串珍珠项链,手腕上戴着只拇指粗的大金镯子。
      
      其实这身绸缎以及首饰,都是她二妹给她的。以柳文轩的家底,她哪里买得起,一支金钗都买不起。
      
      “咳——”她昂起头,扬长脖子咳了咳,然后慢悠悠地端起茶盏,故意抬了抬手臂,袖子滑落至胳膊肘,露出大金镯子。
      
      果然……柳二美一双眼睛都冒出了绿光,满眼羡慕嫉妒恨。
      
      朱云秀很受用,她就是喜欢柳二美这种没见过世面的眼神,让她有种飘在云端的感觉。
      
      “啧啧啧……”柳二美啧啧赞叹,“不得了,不得了啊!弟妹这只大金镯子够我们王家吃二十年了!那还是隔三差五有鱼有肉的日子嘞!”
      
      朱云秀摸着镯子笑了笑:“这些也都是我二妹戴腻了舍我的,头先带着香香跟元儿去广平郡世子府,我二妹见我穿得着实寒酸了些,实在看不下去,随意给了点。她说我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大小也是个官娘子,得有几样趁脸面的首饰。”
      
      柳二美撇了撇嘴,道:“要说我弟,那可真是整个竹边县都难得……”
      
      朱云秀直接打断她的话:“唉,你别给我提他!说起他我就来气!嫁到你们柳家十四年,我一天福没想到,陪着他过了最苦最穷的日子。到头来,他却忘恩负义,还想纳妾。”
      
      柳二美呸一声吐出瓜子皮:“不会吧,我弟想纳哪家姑娘?”
      
      “你自己问他去!”
      
      柳二美好奇心被勾了出来,拉着朱云秀的手臂直晃:“好弟妹,你就别吊二姐的胃口了,你跟我说,我弟想纳哪家的姑娘?”
      
      “有我在,他哪家都别想!”
      
      “不会是你表妹吧?”柳二美一大一小的眼睛看着她,“肯定是你表妹,以前来的时候,我就觉得我弟看你表妹的眼神不对劲,像要把她吃了一般。”
      
      朱云秀高贵也不装了,一下子垮了下来,身体前倾凑到柳二美跟前:“二姐,你以前就看出来了吗?多久的事?”
      
      其实柳二美是猜的,但听朱云秀的话,她知道自己猜对了,于是继续乱猜:“估摸着是前年,对,就是前年,那年秋天,我带着栓子来你家住过几天,当时我就发现柱子跟你那表妹眉来眼去的,很不对劲。”
      
      朱云秀气得捶桌子:“天杀的!当时死丫头才十三岁,竟然就……”
      
      “秀儿呀。”柳二美拉了拉朱云秀,“别怪二姐话多,你那表妹可不是个好东西,长得就一脸狐媚样。我跟你讲,赶紧的,早点把她送出去,留在家里绝对是个祸害。”
      
      朱云秀眉头皱得紧紧的,抿着嘴不说话。
      
      柳二美继续撺掇:“我听说大槐乡白员外家的小儿子得了肺.痨,需要冲喜,正在找合适的姑娘。如果相中了,彩礼是二十两银子。”
      
      朱云秀有点动心了,但一想到昨天夜里程依依的话,于是她没答应也没拒绝,反问道:“二姐,你们柳家云州的那位远房表叔,家底如何?”
      
      柳二美想了想,道:“可是姓风?”
      
      “对,就是姓风。”
      
      “风家的家底那自然是好,比你二妹家的世子府都不差。但他们家跟我们早已疏远,八百年不走动了。”
      
      朱云秀高兴得一拍桌子:“谁说不走动了,你风表叔就在我们家。昨天才来的,要在我们家住一阵子。”
      
      然后她又将昨天程依依跟她说的事,跟柳二美重复了一遍,特地强调道:“依依说了,她并不喜欢轩哥。她喜欢风表叔,他们二人一见钟情,两情相悦……”
      
      “我呸!”柳二美直接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一见钟他娘的逼!你那表妹可真够骚的,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在柳家吃了五年闲饭,勾引了柱子不够,还要勾引我们表叔?卖了!这样的贱女人不能留!必须卖了!卖给那肺.痨鬼冲喜去!”
      
      朱云秀抓起一把瓜子壳砸她脸上:“柳二美,你朝谁呸呢!那是我表妹,卖不卖的,跟你有什么关系!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好啊!好你个朱胖子!你这个死肥猪!你还敢打我?”柳二美撸起袖子朝朱云秀扑了过去,抬手就要打她。
      
      朱云秀也不是吃素的,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柳二美脸上。尽管这些年没下地干体力活了,但鸡鸭鱼肉也不是白吃的。
      
      两人一言不合就扭打了起来,起初还不相上下,没过一会儿,朱云秀就占了上风。
      
      柳二美被打得很是狼狈,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到处都是抓痕,本就稀少的头发此时更是所剩无几。
      
      相比起来,朱云秀就轻得多了,她只是衣裳被扯坏了,玉簪子断了,脸上被抓了一道口子。
      
      “天啊!我的老天爷呀!没天理了!”柳二美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拍打着地面,“娘啊!你看你干的好事,给柱子娶了个黑心烂肠的婆娘,动不动就打我!”
      
      朱云秀理都没理她,回房间重新换了身衣裳,首饰也取了下来。
      
      柳家两个丫鬟跟王婆子都已经习惯了,她们躲在一边做自己的事,谁也没管柳二美。
      
      程依依睡醒后,听到前院吵架声,她偷摸着趴在月门那里看。不看还好,看完朱云秀的战斗过程,她心里更打颤了。
      
      她在心底估量了下,若是她……得了,她在朱云秀手下一个回合都过不了。
      
      柳二美还在哭,一边哭一边骂,她不骂到柳文轩回来不会罢休。
      
      正骂着,突然听到廊下响起了脚步声,她以为是柳文轩回来了,哭着喊了声:“柱子!”一转头,看见是个清俊儒雅的白衣男子,愣了愣,擦着鼻涕问道,“你是谁?”
      
      风相知:“……”
      
      恰好朱云秀换了衣裳出来,看到风相知后,笑着招呼道:“表叔,您回来了。”
      
      风相知微笑着点了点头:“嗯。”
      
      “表叔?”柳二美豁地站起身,踉跄着跑到了风相知面前,“您就是风表叔吗?”
      
      风相知眼中闪过一丝嫌恶,皱了皱眉:“你是?”
      
      柳二美咧着嘴笑道:“我是二美,柳二美。表叔,我是您亲侄女柳二美。表叔呀,您可千万不要娶程依依,她就是个狐媚子。她还到处说跟您一见钟情两情相悦……”
      
      朱云秀气得大声呵斥道:“住嘴!柳二美你再胡说,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我胡说什么了!是你亲口跟我说的,昨天你表妹程依依跟你说喜欢表叔,跟表叔一见钟情两情相悦。不是你说的吗?”
      
      躲在月门后的程依依:“……”她想打死这个柳二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