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德妃 ...

  •   也许是因为许久不来后宫的皇上刚刚晋了她的位分,还特意“为她”腾出了蓬莱宫,让她独占一宫。宫里惯会见风使舵的奴才们都把容泠当作了皇帝的新宠,巴结奉承,忙不迭地往前凑。
      
      午膳祁景煜没有来,却依旧丰盛得有点不像样,容泠坦然受了,反正大家都摸不清皇上的意思,不如先好好享受享受。
      
      饭毕,容泠在苑中走了走,当作消食,苑墙边的海棠花经过了一夜风雨的洗礼,零落了一地,而留在枝头的则更显得娇艳欲滴。
      
      苑中静悄悄的,偶尔传来一阵风声,夹杂着宫女们小声的谈笑,比起从前的喧闹,更加幽静,算是贴合了蓬莱宫这一仙境般的名字。
      
      不知道祁景煜到底是安的什么心,不过也是的确给了自己很大的方便。偌大的宫中只有她一个妃嫔,想要做些什么也不用担心被隔墙的耳听了去。
      
      容泠觉得,是时候试探试探那几个宫女了,若是什么都没有,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若是真有旁人的眼线,那也不能再这么两眼一抹黑地任人宰割了。
      
      毕竟祁景煜给了她一个不得不宫斗的开端,还不知道往后会怎么样。对付沈婳那种人用不了多久,重点还是在德妃和宁嫔那里,也不知道其中有没有太后的人。
      
      说起太后的人,容泠又想到了与自己一同入宫的那个太后侄女,萧沐。她入宫以来似乎什么动静都没有,也没有什么争宠举动。
      
      不过既然是明面上太后的人,祁景煜定然是会留意的,轮不到现在的自己对付。容泠留了个心,不再多想。
      
      后宫中的日子还是无趣,皇帝“忙于政务”,宫嫔们整日在宫里也只有斗斗嘴和闲逛可以解闷了。
      
      容泠午休之后,闲来无聊,坐在窗边出神。
      
      “主子,整日坐在这里,哪有什么好看的,不如去御花园里走走吧?”青桃见容泠又坐在那里出神,很是担忧。
      
      “也好。”容泠应允,午后的阳光被云层遮挡住了大半,出去走走正好,若是“碰巧”遇上了什么人,那就更有意思了。
      
      昨夜下了雨,路面上的积水已经差不多被晒干了,御花园里的花草树木显然是已经被打理过了,错落有致,散发着清凉的湿气。
      
      容泠漫步在青石板路上,四周静悄悄的。后宫中妃嫔很少,再加上自己上午与沈婳之间的事,一时间没人敢出来闲逛。
      
      然而,德妃显然是没把那件事放在心上,也或许是故意出来找点事做。
      
      “哟,这仙子一般的人物,本宫倒是从未见过呢。”德妃听闻容泠在御花园闲逛,特意过来“偶遇”她,语气很不友善。
      
      “德妃娘娘安好,采选时您不在,嫔妾入宫时日尚短,又不敢贸然打扰娘娘,娘娘自然是没有见过的了。”容泠端端正正地行了礼,毫不在意似的轻轻一笑。
      
      等的就是你,祁景煜主导的宫斗大戏,怎么能没了在这宫中地位最尊贵的德妃娘娘呢?
      
      德妃显然没想到这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姑娘竟然如此伶牙俐齿,自己才刚说了一句,她就几句话暗讽了回来。
      
      说什么采选时不在,不就是嘲讽自己在皇上面前没有地位,虽然身为宫中位分最高的德妃,却连采选都不让她去看一眼。
      
      还有什么入宫时日尚短,不敢来打扰,分明就是在说瞧不上自己,请安问候什么的都轮不到她这个不起眼的德妃。
      
      好一个容嫔,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让皇上看了一眼,侍寝了一次就这么目中无人了吗?德妃心里冷笑。
      
      德妃正打算挑些刺教训教训这个“目中无人”的容嫔一下,却听容泠歉意道:“嫔妾闲来无事在此处走走,若是打扰到了德妃娘娘,那嫔妾立刻离开,还请德妃娘娘见谅。”
      
      德妃:“......”
      
      一句话,把她可以挑的刺都拔了,德妃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
      
      而且,她这话说得恭恭敬敬毫无差错,明里暗里却像是在说德妃嚣张跋扈,不能容人,连出来散心都要清个场。
      
      “你倒是比表面上看上去厉害些。”德妃冷哼一声,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她,“今日之事本宫记下了,这后宫也许久没有这么暗潮汹涌了,本宫倒想看看你能爬到什么位置。”
      
      容泠笑了笑,没说话。她从来都没想过和德妃交好,她的目标注定了迟早会与德妃斗个你死我活,现在这么“狐假虎威”地气一气她,还是挺爽的。
      
      不过,德妃来的比想象中的快很多,定是自己出发不久就收到了消息,故意来找茬,虽然是无伤大雅的行程,然而是谁向德妃透露了这一点呢?
      
      容泠向德妃告辞后慢慢地走在回去的路上,心里想着如何试探出德妃的眼线。
      
      她本以为祁景煜近日都不会再踏足后宫了,没想到这一晚,他竟然又来了。
      
      容泠起身行礼,祁景煜亲自将她扶起,一副温柔的模样。然而容泠却是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还装?
      
      “可有想朕?”祁景煜眼里含着笑意,颇有点迷惑人心智的潜质。
      
      难怪冷血无情都有人对他痴心一片,千方百计想要入宫,被这样专注深情的眼睛注视着,一不留神就会心动。
      
      然而容泠却是内心毫无波澜,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了,吃一堑长一智,难不成还想重蹈上一世覆辙吗?
      
      “陛下对今日的闹剧还算满意吗?”容泠浅笑盈盈,说出的话却是冷漠无情。
      
      祁景煜收起了勾人心魂的多情桃花眼,笑意又深了几分,他伸手扶了扶她头上松松垮垮的簪子,开口道:“还算满意,爱妃可要再接再厉。”
      
      “臣妾驽钝,怕是没有办法以一敌多。”容泠抿了抿唇,心里有种被利用压榨的不爽。
      
      “无妨,你知道朕想要你做的是什么。”祁景煜搂着她的腰,在她耳边低声道。
      
      她比自己想象中有趣得多,初见时以为是外表清冷心机沉重的女人,再见时却是坦诚直白得让人情不自禁想要逗弄她。
      
      她比自己想象中的更聪明,看得清大局,看得清重点,甚至还懂得利用“宠爱”狐假虎威。
      
      祁景煜原本只将她当作闲来落下的一枚棋子,然而这“棋子”却是不甘被摆布的,让他有种脱离掌控的期待感。
      
      

  •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有点短小emmmm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