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一寸金20 ...

  •   去搜查傻姑卧房的绣衣使亦毫无所获。

      “侯爷,厢房方寸大小,只几件换洗衣物和日常所用之物,别的再没了。”

      傻姑恰巧出现在凶手现身之处,自然极引人怀疑,可她瘸腿为真,如今又搜不出证据来,即便行迹诡异,也可暂时排除在外。

      霍危楼看向贺成,“那道士还未算完?”

      “下官下午才去看过,只怕还要半日。”看了眼外面天色,贺成道,“明日定能算出来。”

      “玉嬷嬷如何?”

      贺成道:“换了住处后好似哀莫大于心死了一般,整日口中念着经,饭食都不用,有衙差守着,一整日都不曾出房门。”

      霍危楼眼底沉凝一片,“明日晨起查问府内下人,从今夜往前问,任何不合常理之事都不可放过。凶手大年三十开始动手,又留下那般言辞,自是为寻仇,其是府内之人,或许在此之前就做过什么,只是并未被众人放在心上。”

      府内主子们大都有所隐瞒,既问不出隐秘,便只能从下人们入手,而凶手藏于府内并非一朝一夕,难道此前一直未采取任何动作?

      薄若幽心底微动,亦觉有理。

      这时霍危楼起身大步出了门,站在廊下对郑文安等人道:“今夜时辰已晚,皆可散了,诸位亦再忆忆,老夫人出事之前,府内可有怪事生出,凶手既敢屡次行凶,必定对目标了解甚多,在站的你们,皆有可能是下一个目标。”

      此话说的令众人色变,郑云霓站在最前,此刻尤其有些紧张畏怕,她不敢直视霍危楼,下意识的敛眸看着眼前地上,很是局促,也就是这神色,让薄若幽看的心中一惊。

      她连忙去看角落里的傻姑,这一看,更觉拨云见日一般恍然。

      难怪她在竹林边觉得傻姑双眸有些熟悉之感……原来,竟是傻姑的眉眼和郑云霓有些相似!

      她二人气韵天差地别,傻姑畏缩呆痴,郑云霓则倨傲雍容,再加上傻姑面上疤痕,平日里瞧不出二人眉眼有何相似之处,可一旦生了相同神色,那相似之感顿时明显数倍。

      薄若幽心底越发觉得怪异,而得了霍危楼之语的众人已开始离去,薄若幽望着郑云霓的背影欲言又止,这时霍危楼却看向她,“再不可落单。”

      薄若幽忙回神应声,霍危楼没再多言,带着贺成出了院门,薄若幽站了片刻,一转头,傻姑仍站在廊下,她走上前去柔声道,“傻姑,我送你回去。”

      傻姑抬眸怔怔看了她两眼,缩着肩膀和她往自己的住处走。

      她并非真傻,只是较常人反应更慢罢了,这一路上薄若幽未再发问,离了众人,傻姑亦放松了一分,待到了她住处,果然如绣衣使所言那般厢房极小,一应物品一眼扫尽。

      下人院位置稍偏,她这间厢房虽是独自一人,却靠着檐沟,屋内湿气极重,更有一股子阴湿淤泥味儿从屋后飘进来,薄若幽叹了口气,为奴为婢者多是艰辛,“府内不太平,以后莫要晚上一个人跑去梅林。”

      傻姑缩着脖子点了点头,看也不敢看薄若幽。

      绣衣使守在外面,屋内只有她二人,可傻姑显然还是有些怕她。

      薄若幽秀眉忽而拧了起来,那日她帮傻姑捡了果子,虽然她也畏畏缩缩不敢直视她,可她清楚记得,傻姑接过果子之时看了她一眼,还对她点头以示谢意。

      一股诡异之感令薄若幽觉得浑身不自在,她紧盯了傻姑片刻,却始终想不通透,眼风一扫,却见傻姑床榻枕侧放着个绫罗缝制的香囊,布料虽是贵重,可其上绣工针脚却是稀疏混乱,薄若幽眼神几变,“这是大夫人缝的吗?”

      傻姑缓缓转头看去,又轻轻点了点头。

      薄若幽看那针脚那般乱,便猜到了是出自大夫人之手,看来春桃说的不错,大夫人的确对傻姑颇为怜惜。

      有她在,傻姑到底不自在,薄若幽又安抚两句便出了门。

      回客院路上,那股诡异之感始终萦绕在薄若幽心头,傻姑分明是怯怯模样,可适才薄若幽站在那逼仄小屋内,竟有种不安之感。

      她思绪万千的回了客院,春桃等她许久,见她回来忙不迭来迎,“姑娘终于回来了,适才也不知出了何事,府内又被搜查了一遍。”

      薄若幽回以苦笑,待沐浴完,便同春桃说起了傻姑,春桃道:“傻姑的确可怜,据说是因瘟疫逃难来的,父母都没了,若不被大夫人捡到,只怕活不成。”

      “因瘟疫?”

      春桃颔首,“洛州七八年前生过一场瘟疫,姑娘不知吗?大夫人将她捡回来,老夫人觉得不妥,便令人去查了,因她身家清白,才将她留在府内的。”

      七八年前,薄若幽还不到十岁,倒真无印象。

      薄若幽又道:“我今日还看到大夫人给傻姑做了香囊。”

      春桃便道:“这便是奴婢们羡慕傻姑之处了,大夫人好的时候,也做做针线活的,不仅如此,她还一次做两个,给大小姐一个,给傻姑一个,瞧瞧,这般待遇,都和大小姐一般了,因为如此,大小姐很不喜欢傻姑。”

      薄若幽心底咯噔一下,“一次做两个?一模一样?”

      春桃颔首,“是,不过大夫人做的东西,您应该能想到,大小姐是从来不用的,都赏赐给下人了,因此奴婢们从几位姐姐那里看到过。”

      薄若幽忍不住攥紧了拳头,想到霍危楼的话,又问春桃,“这些年,府内可有生过怪事?例如……几位主子,是否遇过险事?”

      春桃皱眉想了想,摇头,“奴婢入府才两年……倒是没听说哪位主子遇险,生病倒是偶尔有之。”

      说着,春桃忽而眼底一亮,“不过,奴婢听嬷嬷们说过以前的事,要说哪位主子最多灾多难,便是大小姐最多灾多难了,她五六岁上生过一次大病,好似患了癔症一般,病还没好,又差点掉进府内一处荷塘里去,那时侯爷还在,当下便命人将荷塘填了。”

      春桃皱眉想了想,“据说还差点被火烧……”

      薄若幽眉头一皱,“被火烧?”

      春桃面露迟疑,“很久之前的事了,似是过年时的乱子,说此事的嬷嬷也说的不清不楚的,奴婢都不确定真假。”

      见春桃想不出,薄若幽也不再追问,春桃转而说起其他人生病之事来,薄若幽听来并未觉出疑窦,只是想到生在郑云霓身上的事端,总觉得怪异。

      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若那时候凶手已经动手,难道连个几岁的小娃娃都谋害不成?

      而傻姑眉眼偏偏与薄若幽相似,大夫人虽是患有疯病,却偏对傻姑怜爱有加,若将傻姑当做了郑云霓,可她二人除却眉眼相似之外,脸型轮廓却又大不一样,且傻姑面有疤痕,说是丑陋骇人也不为过……

      万般思绪搅在薄若幽心头,临睡之前,薄若幽道:“明早你陪我去看看当年大小姐掉下荷塘之地吧……”

      春桃忙应了。

      一夜浅眠,薄若幽又在天色还未大亮之时醒来,她揉了揉额角,又醒了会儿神才起身,梳洗后叫醒春桃,令春桃带路。

      春桃一路往东边来,竟是昨夜竹林的方向,“荷塘被填之后,因是靠近竹林,便栽种上了紫竹,不知道的,还以为竹林本就是这般大的一片。”

      今日有绣衣使跟随,可当春桃带着薄若幽再度站在那片竹林之前时,她仍觉一股寒意从脚底漫了上来,当真能这样巧合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求评论QA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