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一璇,对不起。”
      
      纪依然端着餐盘,特意选择王洒洒不在场时接近她。毕竟王洒洒虽然口口声声说要和谭一璇做朋友,一月以来确实言出必行。但是纪依然始终忘不掉王洒洒欺负人时那股狠劲,她不敢赌。一个月以来,她心中怀抱着对谭一璇的歉疚快要不能呼吸。所以就算不是为了自己,她觉得也必须得和谭一璇道歉。
      
      谭一璇闻言,眼皮都没有掀一下,自顾自吃着晚饭,当纪依然不存在。
      
      纪依然不以为意,继续小心翼翼道:“我知道你不想原谅我,可是我都是被逼的。我家里不富裕,父母交了一大笔钱才把我弄进来。你知道王莎莎的爷爷是校董之一,我不能得罪她……”
      
      谭一璇动作一顿,头也不抬,“纪依然,你不用找我道歉,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纪依然张了张嘴,脸色一白,“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可是,我始终念着我们是朋友,所以没有跟着她们一起欺负你。”
      
      这句话似乎惹恼了谭一璇,她啪地一声将筷子按在桌上,唇边泛出一丝冷笑:“所以呢?在我受人欺负时,你袖手旁观,我还得感谢你不成?”
      
      纪依然呐呐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谭一璇冷笑道:“那你是什么意思?你就这么乐意做王莎莎她们的跟屁虫?而且你是看到王莎莎态度软化,所以才敢接近我的吧?纪依然,你简直就是个胆小鬼。”
      
      纪依然虽然成功混进王莎莎的小团体,但是却始终被排斥在外。与原主平等交友,那也是有门槛的。至少家世必须过关,或者她本人有什么过人之处。可惜纪依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容貌乏善可陈,成绩不上不下。在原主的小团体中,她基本属于打杂跑腿的角色。
      
      谭一璇的话一针见血,宛如一个响亮的巴掌扇在纪依然的脸上。纪依然骤然被人戳中痛处,半晌都说不出话来。怔了半天,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勉强笑道:“她们……她们都是一些有钱的大小姐,从小就被家里宠坏了,所以不懂得交朋友。”
      
      谭一璇讽刺地瞥她一眼,觉得纪依然实在可笑,不过她想继续自欺欺人,她也不拦着。
      
      说实话,要不是身份不合适,王洒洒还真相给谭一璇拍手鼓掌,瞧她那一段话说完纪依然的脸色,那叫一个好看。
      
      纪依然咬了咬牙,刚想说些什么,蓦地抬头,就看见站在不远处的王洒洒,顿时一惊。王洒洒可没有自己偷听被人逮到的心虚。话说食堂是公共场所,她们说,她就听,怎么也够不上偷听啊。于是不慌不忙地上前,一手搭在谭一璇的肩膀上,笑眯眯对坐在对面的纪依然道:“你们很熟啊?”
      
      纪依然立刻慌了,脸上惨白惨白的,扯着嘴角僵笑道:“我……我吃完了。你们慢慢吃。”
      
      王洒洒挑了挑眉,也没挽留,任纪依然慌张离开。这才仔细打量谭一璇的神色,半晌唇角一挑,眉角眼梢都是笑意:“你很生气呐?”
      
      女孩子香甜的气息扑面而来,不知道喷的什么牌子的香水。谭一璇不适地动了动肩膀,伸手将王洒洒的脑袋推开,嫌弃道:“你离得太近了。”
      
      王洒洒不以为意,还是笑眯眯的模样。谭一璇看着对方的笑脸,恍惚发现,近一个月来,这家伙几乎天天笑脸迎人,让人看着觉得心里怪怪的。谭一璇摸了摸自己的肩膀,总觉得那上面,还残留着王洒洒的身上的温度和香水的味道,想到这里,她越发觉得古怪了。压下心中怪异的感觉,她努力对王洒洒冷漠以对:“你管太宽了。”
      
      前一句‘离得太近了’,后一句“管太宽了”,虽然都是抱怨,但是王洒洒却嫣然一笑。谭一璇觉得不自在,那不正是证明她发现了自己和原主的不同么?不过她和纪依然的八卦她也大体清楚,不问也行。
      
      王洒洒虽是走读,但是按照规定还是要上晚自习的。这一个月来,同班同学天天看到她报到,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原本有些同学是不上晚自习的,可是校霸带头上了,她们怎么好意思逃课?于是高三六班班主任看到整齐划一端正坐好学习的学生时,竟有一种苦尽甘来之感,几乎老泪纵横。
      
      中途下课,班主任还特意大着胆子将王洒洒叫了出去鼓励一番,让她再接毅力。
      
      王洒洒:“……”
      
      王洒洒回到位置上,不想身旁的谭一璇竟然主动出声询问:“老刘叫你出去干什么?”
      
      王洒洒稀奇地扬了扬眉毛,蓦地灿烂一笑:“你担心我呀?”
      
      谭一璇僵住,半晌没有出声,过了片刻声音响起,闷闷的:“无聊,谁关心你了!”
      
      不关心就不关心呗。
      
      王洒洒胳膊肘支在课桌上,托腮盯着谭一璇莹白的侧脸微微一笑。反正她要刷好感度的人,最后无一例外,都能成为她的朋友。王洒洒飘了,觉得只做陌生人也太没有挑战性了,让谭一璇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才厉害呢!
      
      晚上回家时,王洒洒前后接到了父母的电话。原主父母是商业联姻,各自有情人,婚姻名存实亡。但是对于唯一的孩子王洒洒,他们却十分溺爱。晚上这通电话,就是送钱的。
      
      穿越至今,王洒洒都没有见过原主的父母,今天这通电话,打得她一个措手不及。王洒洒有意识地回避关于父母的话题,因为毕竟是亲身骨肉,万一被看出个什么就不好了。
      
      “莎莎啊,明天是你魏奇哥哥的生日,妈妈给你准备了一件礼服,应该已经寄过来,你看看还喜不喜欢?”
      
      王洒洒一边听着电话,一边走到客厅茶几上翻快递。原主不喜欢屋子里有其他人,所以王姨另有住所。白天的时候王姨呆在公寓里,替她打扫房间做饭,顺便收个快递,晚上时就回家,待到第二天早上六七点再过来。
      
      王洒洒翻了半天,总算将礼服翻了出来。礼服很漂亮,也很合身。但是注定只能被她闲置在衣柜里,因为她根本不打算参加魏奇的生日宴。一边心不在焉地敷衍着,一边若有所思地盯着《校园诡谈》小说封面。
      
      王洒洒原本想将校园诡谈记下来烧掉,但是她害怕自己会忽略书中的细节,所以迟迟没有动手。后来王姨整理书柜的时候还奇怪地问她,怎么这本书竟然没有内容。王洒洒这才知道,原来她穿越带过来的这本小说,只有她一人能看到上面的文字。所以王洒洒放心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将书锁进柜子里。
      
      电话那头,王妈妈继续絮絮叨叨:“……我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有没有听进去。魏奇那小伙子还行,可是你们俩不合适。你别怪妈说话难听……”
      
      “你说得对,我也觉得不合适。”王洒洒附和道。
      
      对面静了一下才惊叫道:“你说什么?”
      
      王洒洒不得不重复一遍。
      
      王妈妈觉得自家女儿可能是受了太大刺激故意说反话,越发唉声叹气起来。
      
      王洒洒挂了电话,一夜好眠。
      
      星期六补课时间,数学老师拿着一叠试卷走进教室,推了推黑框眼镜,严厉道:“下节体育课被征用了,我们考试。”
      
      高三六班哀鸿遍野。
      
      但凡成绩好的人,都喜欢考试。
      
      王洒洒就很喜欢,试卷刚刚发下,王洒洒下笔如有神。
      
      才不过半个小时,她就将试卷做好了,还剩下一道附加题没有写。附加题对她而言也没有难度,就是麻烦了一点。王洒洒正准备将附加题填上,忽然想到原主的成绩。原主门门都挂科,数学更是惨,二三十分。今天她这张试卷就算不能拿满分,但离满分也就是五六分的距离。二三十分到六十分尚且可以接受,但是直接到达满分未免惊世骇俗了些。
      
      王洒洒知道,若是她今天考了一个满分,高三六班同学绝对会怀疑她作弊。握住圆珠笔的手指微微顿了顿,王洒洒唇边的笑意慢慢扬起。她王洒洒就该光芒万丈,藏拙?不存在的。
      
      最后一套题写完,王洒洒轻吁了口气,休息半分钟,开始一丝不苟地检查题目。她不允许因为粗心大意而扣分,那样也太丢人了。等她全部检查完毕,差不多一节课过去了。王洒洒见还没有人交试卷,顿时嘴角一勾拎着试卷慢悠悠走上讲台。
      
      她将写满答案的试卷递给数学老师,含笑道:“老师,我写完了。”
      
      数学老师推了推眼镜,严厉看她一眼,视线落在卷面上,嘴中即将出口的斥责顿时咽了回去。本以为这个王洒洒又要交白卷,没想到还真认真写了?看着对方娟秀的字迹,数学老师陷入了沉思。
      
      “老师,我可以走了吗?”
      
      数学老师震惊地发现王洒洒的题目竟然全部都是对的,愣了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耳边听到这声催促,顿时挥手让她离开教室。只是看到对方欢快离开的背影,脸上写满了深思。王莎莎怎么可能得满分呢?难道泄题了?
      
      数学老师出了名老顽固,他才不会管你是否是校董的孙女,高三六班一些富家子弟就在人家那里吃了不少亏,可是能在这个学校教书的,背后哪里没有人呢。区别就是关系硬不硬。刚巧,数学老师偏偏是关系硬的那一部分人。他刚刚巡视考场,并没有发现学生作弊。
      
      而且他还特意关注了王莎莎那批人,都乖觉地很。
      
      所以数学老师第一反应是泄题,而非作弊。可是这次考试,他特意准备了ab卷,考试时拿哪封试卷全看他的心情,总不会两套题都泄题了吧?
      
      数学老师拧眉沉思,无果。因为没有证据,就不了了之。不想当天试卷发下去后,全班哗然。这次虽然只是随堂小考,成绩做不得数。但是因为题目难度大,大家普遍考得不好。数学老师又要求大家必须将错题抄写几遍,那些考得好的,只要抄写一两道题目,别提多拉仇恨了。
      
      “要死,我竟然错了10道题目,会死的人啊!”
      
      “10题目还好吧?我错了12道呢。”
      
      “你也别灰心,想想王莎莎她们心里就平衡了。”
      
      “也对,虽然人家有人代抄……”
      
      这时一个同学八卦道:“你不知道吧,王莎莎考了满分呢!”
      
      那同学不信邪,跑去一看,顿时义愤填膺:“让人代抄就算了,王莎莎越来越过分了,竟然作弊!”
      
      韩致远愁眉苦脸望着自己试卷上的红叉叉,听到这句话,眉头狠狠皱了起来:“王莎莎作弊?”
      
      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韩志远的眉头先是紧拧,忽然想到什么,慢慢松开。他勾唇一笑,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顿时眉开眼笑去找王洒洒道:“你有题目吗?下次考试借我看一下呗?不白要你的,我交钱。”
      
      王洒洒正在休息,冷不防被韩志远吵醒,顿时冷冷道:“你什么事?”
      
      韩志远低声下气道:“你是不是有老白的题目?还是你神通广大,连他试卷的答案都能提前搞到。要不是老白那个臭脾气,我干嘛要找你要答案啊。行了,多少钱,你开个价!”
      
      数学老师姓白,年纪比较大,同学便私下里叫他老白。王洒洒愣了半天,才搞清楚韩志远是什么意思,顿时啼笑皆非。这家伙竟然认为她提前搞到了考试题目,所以才能够考满分的成绩。尽管写的时候已经猜到这种结果,王洒洒还是十分气闷,她冷哼一声,满脸不悦道:“你觉得我像是缺钱的样子吗?”
      
      韩志远摸了摸后脑勺,见王洒洒不为所动,不禁急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王洒洒稀奇道:“我跟你很熟么?”
      
      韩志远讪笑着退了回去,临走前还小声嘀咕一句小气云云。
      
      虽然没人敢找茬,但是被人误会作弊,还是让王洒洒郁闷地不行。下午,王洒洒就提前请假回家,准备去打理自己的头发。
      
      一通电话叫来私人造型师,她翘着腿对造型师道:“头发染回黑色,卷发变回直发。”
      
      “那要挑染一个颜色么?染一缕蓝色或者紫色,挺好看的。”造型师按照原主的审美给出建议。
      
      王洒洒摇摇头,“就按我原来说的做,不需要挑染。”
      
      做完造型,王洒洒特意穿上校服,背上书包,去接近她的杀手锏。
      
      直接打车到了谭一璇的家,王洒洒摁下门铃。
      
      门开了,穿着简朴的谭奶奶奇怪地望她一眼:“小姑娘,你找谁?”
      
      王洒洒扬起一抹甜甜的笑容:“谭奶奶你好,我是谭一璇的同桌,我跟一璇说好到她家玩呢。”顿了顿,她连忙递上刚才在居民楼下买的苹果,一副开朗的模样,“我刚才回家拿书去了,一璇还没有回家吗?”
      
      谭奶奶愣愣接过苹果,愣了半天,立刻喜笑颜开,“唉?你、你是纪依然吧?小璇跟我提起过你。”只不过自家孙女后来越来越阴沉,也不再她面前提起学校的事情了。谭奶奶看着孙女日渐消沉的脸,问她也什么都不说,只能看着干着急。
      
      本来还打算过几天到学校问一问情况,这会儿正是打瞌睡送枕头么。至于小姑娘是不是骗她?她们一穷二白的,也没什么好骗的。再说了,眼瞅着小璇就要下课回家了,人家小姑娘是有多想不开,撒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啊?
      
      王洒洒嘴角笑容一顿,然后解释道:“不是的,奶奶你误会了,我是一璇的新同桌呢。”
      
      谭奶奶慈爱望她一眼,越看越觉得这个小姑娘长得周正,这身打扮和气度,一看就是良好家庭出生的样子,八成还是那种学习成绩名列前茅的乖乖女。谭奶奶有心要问谭一璇在学校的情况,于是热情地将王洒洒迎进了屋。这正中王洒洒的下怀。
      
      于是等谭一璇放学回家后,就看到一老一少言笑晏晏的样子。谭一璇登时皱起眉毛,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

  •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完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