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上神饲养的日常》长安的糖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8-18 07:05: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李九青(一) ...

  •   三月初一,酉时。
      
      正是下午,李九青趴在墙头左右看了两眼,确定没人了,单手一撑,漂亮地翻过墙,落地的时候一丝儿声响都没发出。
      
      她颠了颠手里的几坛子酒,听说这是元焱长老私藏的寒潭香,埋了六十年,又冷又烈,三杯下肚就发酒疯,不知真假。
      
      李九青明里暗里打听了几回,终于踩好点挖了几坛来。
      
      元焱长老,你可千万别怪我,弟子是替您验一验它是不是名副其实,可没什么其它心思。
      
      想想她穿越到这个神怪遍地的世界都十年了,真是快。
      
      当时她死了以后正排队等着喝孟婆汤,不知道是哪个死鬼上赶着投胎,直接把她推下奈何桥跌入忘川河……令人堪忧的冥界守卫……
      
      不喝孟婆汤,犹记前世事。
      
      灵魂沉入忘川,再醒已是被天雷劈了个外焦里嫩的半残猫妖。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猫妖长得碧眼红唇,个子高挑,兼之鼻高目深,端得是美艳无双,前凸后翘,这种美丽十分尖锐野蛮,会强行劈进对方眼里,存在感极强地抢占视线。
      
      相比李九青前世清汤寡水的相貌高不知道多少个等级。
      
      这个分为神、仙、妖、魔、人、冥的六界中,李九青既然前世是阴阳先生的弟子,手握十几年降妖除魔,升级打怪的经验,自然投机取巧选择仙界最负盛名的门派——合虚派。
      
      仙界并没有李九青以为的练气、筑基,结丹等实力划分,只是有了仙根就可以通过修炼成仙,多数仙人并不展露全部实力,因此也不好划分。
      
      仙界的门派辈分高些的多已成仙,收有灵气的妖怪凡人做弟子,凡人不出百年就可成仙,妖怪不出十数年也会飞升。
      
      李九青向来顽劣,自从她来了合虚,合虚清心寡欲,一心向道的气氛就开始转向鸡飞狗跳,吵吵闹闹。
      
      偏生李九青也不怕罚,罚站罚跪罚抄书也没见着她丝毫改了脾气,又因为成绩出众,除了脾气火爆的元焱长老,其它长老实在心累,都随她去了……
      
      如今,她却安静得很。
      
      合虚禁地没人靠近,李九青在禁地外寻了个墙根,扫开落叶,捡了十几根小树枝堆作一处开始施法点火,橘红色的火苗渐渐烧烈起来,映红了李九青的脸。
      
      李九青从乾坤袋里掏出一大把纸钱,铜钱状,纸币状,元宝状……能想到的都在这里了。
      
      她席地而坐,红日西斜,火烧般的阳光漫进来,游上李九青的裙子,似乎是觉得李九青身上太冷,盘桓了一会儿就退去了,随之就是冷冷的深蓝色,是夜色了。
      
      她将一卷纸钱点了边角,烧起来了再投到火里去,火光映着她的脸,惊人得好看。
      
      李九青平时如一只野猫一样微微仰着头,冷淡地睥睨一切,即使被迫低头,也在不动声色地磨爪。此时她收起利爪,背影看上去竟然有点可怜。
      
      她往火里投纸钱:“师父,不知道你过得好不好,如果你还没投胎的话,记得在冥界客气点,小人难惹……”
      
      李九青拍开寒潭香的酒封,一股浓烈清爽的酒味扑面而来,李九青赞道:“好酒!”然后喝了一口:“可惜,差一点。”
      
      她往地上倒一坛,往嘴里灌一坛,抹抹嘴苦笑了一声:“如果你投胎了……那就请诸天神佛保佑,投到一个好人家,别再遇到和我一样的孽障了……”
      
      三月初一,她师父的忌日,她的生日。
      
      月光照得地面发白,像是凝了一层霜。
      
      她想到,那天也是这样的,她的师父死的那天也是这样好的月色。
      
      师父死的时候,他像是睡着了,脸上还挂着安详的笑意,手里紧紧捏着凶兽罗罗鸟的内丹,来补李九青缺的心脉。
      
      他虽然得到了内丹,但是却被罗罗鸟偷袭而亡。他用他的命去换了李九青的命,明明天气已经回暖,她却冷得浑身发抖,牙齿打颤。
      
      她握着师父的手,小声喊他:“师父,师父,你醒一醒,师父……起床了,在地上睡要着凉的……”他已经听不见了。
      
      她坐在那里一天,也或许两天,她记不清了。
      
      后来,李九青安静地整理师父的仪容,筹备后事。许多阴阳界的同行前辈来吊唁,或来安慰李九青,或是幸灾乐祸,她师父太有名了,这么一死,他手里的活多得是人抢。
      
      更多的人在窃窃私语,“啊……真是养了头白眼狼哪,她师父为了她死的,连眼泪都不流一滴呢!”
      
      “丧事操持得还不错啊……”
      
      “你懂什么,姓李的这么有钱,做个白事还不容易,这是拿钱堵别人的嘴呢!”
      
      “好盘算啊,她接下来就成年了,所有的遗产都落她手里了!”
      
      “也不知道李先生是不是被罗罗鸟杀的,他道行这么高的一个人,长老之位都可能是他的!罪魁祸首可能另有其人”
      
      “你是说……狼心狗肺!那些阴阳世家不会放过她的!”
      
      “所以说还是太嫩了,只顾着眼前……”
      
      李九青置若罔闻,她要忍,撕了一张嘴,还有另一张,她不能在师父的灵堂上惹事……惹了也再也没人会护着她了,她不能让师父再为她担心……
      
      她都没见过几面的师伯冲上来打了她一巴掌,李九青被打得偏过头,耳朵嗡嗡乱响,脸高高肿起来,嘴角都被打出血来。
      
      “你这个孽徒!没良心啊!师弟这么为你,你竟然都不哭灵!果然有心脏病,你的心是被狗吃了!”他痛心疾首地骂骂咧咧,不死不休。
      
      李九青捂着红肿的脸,有些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他唾沫星子乱喷,李九青往后退了一步,他见状更是恼羞成怒,还要上来骂。
      
      李九青冷冷地抬眼看着他,那样毒的目光,他没由来地一抖,李九青打断他:“说完了吗?”
      
      “你!”
      
      “我师父死的时候你在现场,你为什么不帮他?”
      
      “我……”
      
      “这是我家,要么拜,要么滚。”
      
      李九青不再看他,静静掏出纸巾擦了擦嘴角的血,环视众人,被看的纷纷低头,私语声少了很多,那位师伯也被人拉下去了。
      
      不知谁说漏了嘴,原来罗罗鸟只是重伤,它还活着,当时彻底安静下来,众人都在瞧李九青的脸色。
      
      她看着上前哀悼的男子说:“这位师兄,你的花圈放歪了。”
      
      他一下子回过神来,脸涨得通红,急忙放好花圈,跑到李九青面前说:“九青师妹,节哀。”
      
      李九青掸了掸麻衣上的香灰,点头:“多谢这位师兄前来吊唁家父。”
      
      多少人都在灵堂上盯着她,盼她出丑,盼她发怒。
      
      偏不!绝不!
      
      她要忍,她再也没有任性的权力了,没人会由着她胡闹了,她要变成一个成熟的,没有破绽的李九青。
      
      师父你等等,我会拿罗罗鸟的命来祭你。
      
      她向来走上绝路便会选择玉石俱焚,以往师父会拉她会回正道,这次不会了。
      
      因为师父死了……
      
      所以她最后花了三年,和罗罗鸟同归于尽。
      
      李九青想起前世的事,苦笑着灌了几大口酒:“我知道,你千辛万苦救了我,但我却死得那么早……你一定很生气……”
      
      春天的夜里还是冷,她望着星空长叹一口气:“但就我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她默默烧掉最后一卷纸钱:“再也不会有比你对我更好的人了,师父……你也放心,我这回好好活。”
      
      李九青喝完酒挖了个坑就地掩埋罪证,顺带踩了几脚,拨了拨落叶石头在上面。
      
      合虚禁地遍植千岁竹,常年青翠,夜风一吹,发出簌簌的响声,李九青耳朵一动,鼻子嗅了嗅。
      
      似妖非妖,似仙非仙。
      
      禁地里有人!
      
      李九青站起来直奔禁地,合虚禁地的结界极其强悍,谁进入了这里?!
      
      李九青刚站在禁地门口,一只豹纹牛角的怪兽直接朝她凶神恶煞扑了过来。
      
      看守禁地的狡兽!上古凶兽,被元森上仙镇压在这里,无故不会伤人,怎么回事!
      
      你去抓禁地里的人啊!抓我做什么!!!
      
      她入合虚不过十年,自知打不过,撒腿就跑!她掏出朱砂笔和一堆黄符边画边往后扔,镇恶符,爆裂咒,定身咒,想到什么扔什么,嘴里念咒,心里大骂!
      
      该死该死!流年不利,每逢她的生辰便没有好事!
      
      后面噼里啪啦响,狡兽的脚步却越来越近,她都能听到狡兽“呼哧呼哧”的声音,闻到它嘴里散发的恶臭!
      
      被元焱长老骂死就骂死吧!保命要紧!
      
      李九青破釜沉舟抽出仙剑,掏出求救烟花就想往天上扔!
      
      “咻”得一声,一支银白色的长箭破空而来,带着流星般的光辉直直插在狡兽面前!
      
      以那支长箭为中心,一股极强的灵力扫荡开来,狡兽立刻夹起尾巴后跳了几步,虚张声势地狂吠了几声,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嗷呜嗷呜”了两下飞快逃走了!
      
      李九青抬起头。
      
      月夜之下,一个白衣少年手持白玉长弓站在最高大的树上,背对着月光,与她遥遥相望。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打滚求一个收藏鸭,一个不行就团起来打两个滚~~
    你们的收藏对我很重要鸭|?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