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 13 章 ...

  •   陈衍诧异了半会,“还以为你不会认呢?”
      
      “你都能站在这同中常侍对峙,彧若不认,岂不浪费了你的这份人情,或许这样你能更安心些。”
      
      然而在荀彧说完后,陈衍却极为怀疑看了他几眼,他不接受无缘无故的好意。  
      
      整个人仿佛一只小刺猬,不靠近时他还会主动帮你顺毛,若是敢往前多走一步,能扎地头破血流。
      
      荀彧莫名有些沮丧,荀谌于一旁伸手搭上荀彧肩膀,宽慰道:“陈家都不是好惹的人,陈群能一边向夫子细说同窗好友过错,一边还能与之打成一片,他六岁能办到的事情,想想我们六岁呢?”
      
      再次恭敬地朝唐衡行了一礼,“衍小时阿翁阿娘双亡,很清楚不被人理解的感受,更明白一切都得靠自己的无奈,强扭的瓜不甜。”
      
      “中常侍若只是想找个靠山,不必大费周章安排亲事。”
      
      荀彧上前,难得反抗自己不满顶撞了一回。
      
      人精如唐衡,一眼看出其中不对劲,陈衍才是最为反对的人,“你们不应该仅仅只是为了一场赌约吧!”
      
      “汉室多次征辟祖父上任,累次不受,或许不久后手段会更强硬,担忧会对祖父不利,衍自信自己与他的将来能成为靠山。”
      
      荀彧从一开始还以为只有陈衍一人担当责任,亏他担心好长时间,感动有之警惕更甚。
      
      唐衡当即目光如炬,上上下下将两人好好审视了一番,嘴中不乏时不时冒出几声冷笑。
      
      “这事陈老先生怕是还不知道,征辟诏令你如何能见到,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敢问陈家和荀家答应吗?”
      
      “若是他俩,老夫到是愿意一试。”荀爽这个时候还挺乐呵。
      
      他也正为征辟一事苦恼,这回总算知道装自在的陈寔,压根就不自在,总算有机会说道回去了。
      
      “陈衍敢下赌注也要输得起,想过后果吗?”
      
      挖坑不代表自己要去填坑,陈衍话音一转麻烦一丢,直接拉荀彧下水,“回荀夫子,阿彧兄长就算是及冠时娶妻生子,也还有好些年,到时再娶也不迟。”
      
      荀爽似乎有点被逗乐了,也没之前一脸严肃,“哈哈,你到是鬼精的很,便宜都是自己给占了。”
      
      “未曾立业何以成家,叔父也曾多次受汉室征辟,然彧却无能为力,怎么去保护更多的人。”
      
      心中多有惭愧,陈衍做法急时让荀彧看到自己不足。
      
      “若吾不愿等呢?几年时间太漫长,谁也不知以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
      
      唐衡深知自己大限将至,不然也不会早早来结亲。
      
      赌注更像一场研发试验,没有足够的把握,和非常多的资料去填充,可以冒险,可以无畏,却不能无知。
      
      “那就两月,两月后见真章!中常侍从中调剂,不得强行征避,这点事应该不麻烦吧!这里有信物为证。”
      
      陈衍从宽大袖袍中掏出一方锦帕,抖开后可见不少墨色字迹,宛如早有准备,甚至预测自己一定能成功。
      
      “这是?”荀彧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卖身契,有荀夫子和中常侍为证你跑不了了,赶紧签吧!”
      
      荀爽的脸有那么一瞬间龟裂,这是折腾了多久,蓄势待发挖坑给荀彧跳。
      
      被调侃一番,荀彧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几回,终是什么也没再说。
      
      白嫖了一个陈家,就算两月没达到他的预期,唐衡都打算答应下来,稳赚不赔,“这两月叨唠荀夫子了。”
      
      “不麻烦,老夫常年在书院,宅院内一切都交由荀衍打理。”
      
      从荀家出来后,陈衍总算能放松下来,一千五的积分到手。
      
      郭嘉一字一句扫过锦帕上的文字,依旧还是不太敢相信,这事就成了。
      
      而两月之期的时间,之前他们去过城外,陈衍还专门和一农夫闲聊过水灾的事情,难道不只是随口疑问。
      
      那么与之相关的粟米秧苗,又在其中发挥什么作用,一手握拳抵着下巴,放松自己思绪。
      
      拉过陈衍走到路边,偷瞄旁边是否有路过行人,才敢放下心来追问:“真能让粟米产量增收……”
      
      陈衍连连摆手,木秀于林风必吹之,他现在已经够出风头了。
      
      半是沮丧,半是痛恨道:“想多了,神童也只是较常人聪明些许,真就多读几部农书而已,能将水灾带来祸害减到最小,就是最大的幸运。”
      
      此时陈衍模样,到是极为能够唬人,好似真就为自己还不够聪明,对灾害无能为力,而暗自苦恼。
      
      郭嘉擅于察言观色,尤其是摸清一个人的脾性,没直接拆穿,他也希望陈衍能多蛰伏几年。
      
      刚到家中,陈衍就被一群人给围在其中,甚至还有一位少年比他大不了几岁,在书院中听过不少关于他这位堂兄的事迹。
      
      陈衍窥见几位不同寻常目光,顿感非常不妙,心思一转,这次在荀家小报告,不会也是他嚷嚷出来得吧!
      
      少年穿着一丝不苟,手中捧着一卷竹简,耳旁夹着一只毛笔,偷瞄几眼还能发现上面列出一行名字,下面紧接着就记录对与错。
      
      赫然陈群这个名字最为醒目,内容占据了一大半的篇幅长度,‘吾日三省吾身’,似乎是座右铭。
      
      陈衍主动将那份签了不少名字的锦帕,递交到陈寔的手中,“中常侍后来承诺,汉室不会强硬征召祖父上任,可安心呆在书院教学。”
      
      陈寔到像是完全忽略了自己受益之处,只一个劲担忧陈衍,“你两月之期呢?有什么打算?”
      
      这一刻陈衍是有心想利用陈寔这份愧疚,真说出去人人多会以为他杞人忧天,甚至是恐慌,“祖父能同荀夫子,在两月内多备上一些沙袋吗?”
      
      “沙袋?”陈群率先疑惑起来。
      
      陈寔现在到是有求必应,沙袋只是耗费些人力,“需要多少?”
      
      能不能堵住洪水谁也没个数,准备更充足底气越大,“越多越好!”
      
      “好。”陈寔答应陈衍后,依旧不忘给一旁陈群递着眼色,可得把人给看好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