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第四章:在警察局刷新成绩
      
      犯罪之都,哥谭。
      
      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投下狭长的阴影,那些曲折而阴暗的小巷也一如记忆中那样肮脏。似乎是在城市落成时就留下的痼疾,这里的道路也总浸着不知哪来的污水,显得格外泥泞不堪。
      
      工业化的废气将天空熏得一片昏黄,这里的天空永远是灰蒙蒙的,不知是雾霾还是云翳,黯淡的颜色遮蔽了天空,连本该明亮的太阳也褪去了它的光辉。
      
      就好像连阳光都舍弃了这座城市一样。
      布鲁斯想。
      
      韦恩家族的大少爷,亿万资产的唯一继承人,现在却穿着一件老旧的夹克衫,戴着一顶黑色的绒线帽,双手插在牛仔裤的裤子口袋里,像一个无所事事的闲汉一样漫步在哥谭市的街头。
      
      布鲁斯·韦恩13岁便离开了哥谭市,令他意外——或者该说令他毫不意外的是——当他十二年后重新归来,这座全美犯罪率最高的城市,犯罪率居然比他离开之时更高了。
      
      他一语不发从罗宾森公园那些无所事事的嬉皮士中穿过,又颇为吃力地挣开芬格纪念馆那些瘾君子们意图攫住他的手,再小心地跨过那些一股脑堆挤在斯普朗慈善机构前的流浪汉,终于抵达了他的目的地。
      
      哥谭最为混乱也最为糟糕的地方——东区。
      
      为了今日对东区的秘密探查,布鲁斯·韦恩伪造了行程,改扮了行装。他不仅改变了肤色,用帽子遮去头发,还特意在下颚处贴了一道长长的假伤疤——一个醒目的特征有助于转移人们的注意力,让他们忽略自己的长相。这是布鲁斯·韦恩在流浪岁月里学到的。
      
      他改变了步态,像一个闲汉而不是上等人那样走路,略略佝偻起脊背,好让自己的大个子没有那么醒目。
      
      布鲁斯一边向前走着,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难以置信。
      布鲁斯想。
      这里居然比原来更烂了。
      
      他面上几乎要浮现出一个讽笑来,却因为牵扯了下颚处贴上的假伤疤而敛住。
      
      数不清的风俗店的招牌,在暮色中闪动着廉价的霓虹光,那灯光打在肮脏的墙壁与路面上,也打在往来行人的脸上。
      
      昏暗的光照不亮那些站在街边招揽客人的妓灬女的脸庞,她们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也穿着廉价的皮衣皮裙,裹在渔网袜里的大腿冻得发僵,带着麻木的神情去对每一辆停在路边的轿车卖弄风情。
      那些很容易就能看出身份的药头与黑灬帮,则是无声地靠在墙角与屋檐下,自阴影中戒备地打量着往来的行人。
      
      这一切光怪陆离的景象,令人恍惚觉得自己是误入了什么异域。
      
      不知道是不是布鲁斯的错觉,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似乎要多一些,就不知道是因为是生面孔,还是这张脸上长长的刀疤。
      
      一只小手忽然扯住了他的衣袖。
      
      “让你爽一发怎么样?”
      
      那是个才到他手肘的小女孩,可能就比他的腰高一点点。
      
      这样小的女孩……
      
      然而还不待他说什么,前方忽然闹起来的争执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请放开我!”
      
      布鲁斯莫名觉得这道年轻女声有些耳熟。他下意识朝那个方向看去,映入眼帘的却是让他越发觉得眼熟的鲜艳长发。
      在看清那道纤细的身影之后,布鲁斯·韦恩的表情一下子变了。
      
      尤菲米娅。
      虽然(乔装改扮出现在东区的)自己没有资格问这个问题,但为什么布列塔尼亚家族的大小姐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尤菲米娅出现在东区,简直就和一滴水掉进一锅油里没有区别。
      不管是她整洁的衣着还是秀丽的外表,都与这条街道格格不入,无比突兀。
      
      就像是一头白羊误入了鬣狗群。
      
      扫到周围人看她的眼神,布鲁斯毫不怀疑,他们马上就会一拥而上,把这位大小姐抢掠一空,甚至将她本身都啃食殆尽。
      
      “闭嘴!婊灬子!跟老子走!”
      果不其然,那个扯着尤菲米娅的男人冲她怒吼一声,伸出一条纹满刺青的粗壮手臂就要去扯她的头发。从他浑浊的眼珠和狰狞的神色,不难猜出这位大小姐被他拽去他身后那条肮脏的小巷之后会发生什么。
      
      理所当然的,围观的人没有一个有阻止这场暴行的意思,从他们暗藏恶意的眼神来看,其中不少人还期待着发生点什么更糟糕的事情,甚至跃跃欲试想从中分一杯羹,就算是分不到能看点热闹也好。
      对于这里的人们来说,天真与弱小就是原罪。
      
      眼看着那只手已经扯住了尤菲米娅的长发,布鲁斯下意识朝那个方向走去,不管这位大小姐是一时心血来潮想要体验底层生活,还是被什么人诓骗来了这种地方,他都不能看着一个无辜的女性陷入险境。
      
      然而那位大小姐的动作比布鲁斯更快。
      
      “老娘让你撒手,你聋啊?!”
      
      她一抬腿就踹上了花臂男人的……某个不可描写的部位。
      
      那声结结实实的闷响让在场所有男性同时感到腿间一凉。
      
      似乎是没防备这位怎么看怎么弱不禁风的大小姐会突然暴起伤人,花臂男人被踹了个正着,从男人惨烈的嚎叫听来,不难想象那个不可描写的部位受到了怎样的重创。
      
      趁着花臂男人捂着他那不可描写的部位疼得嗷嗷直叫的时候,尤菲米娅屈起手肘对着他的脖子就是重重一击,将本就下盘虚浮的男人撞了个趔趄,接着她毫不迟疑地踹上他的膝弯,将这个体重可能有她两倍的壮汉踹翻在地。
      
      下手之狠辣,之凶残,与她纤弱的外表形成了鲜明对比。
      
      上帝,她那身白色的棉衬衫和姜黄色的长裙看起来要多淑女有多淑女,她甚至还穿着浅口的白色小皮鞋呢。
      
      “扯我头发是吧!想把我往小巷子拽是吧!还想打我是吧!?”
      
      原本整齐盘好的发髻被男人拽得歪歪扭扭,散乱的鬓发贴着脸颊,似乎是被疼痛激起了火气,她咬着牙,狠狠地踹向这个男人,一脚又一脚,踢得这个壮汉一时都不知道护上面还是护下面,只能团成一团满地打滚。
      
      “让你动我!让你动我!老娘今天弄不死你!孙子!服了吗?还敢打你爷爷不?啊?再给你爷爷动一下试试?!”
      
      “……”
      
      布鲁斯·韦恩默默移开了视线。
      
      他一语不发地在脑子里更新了【尤菲米娅·L·布列塔尼亚】的档案。
      总之,先把那位大小姐留给他的“温柔娴静、端庄大方”这一刻板印象删掉吧……
      
      “臭、臭婊灬子……嘶!你给我等着!”
      男人似乎终于缓过气来了,他一边狼狈地用手臂挡住尤菲米娅踹过来的脚,一边冲着旁边看傻了的同伙咆哮。
      “愣着干嘛!还不逮住她!”
      
      旁边几个小弟被他这一吼,才从小白兔变母暴龙的震撼中回过神来,顿时一拥而上,嘴里不干不净地冲着尤菲米娅围了过来。
      
      好的,他现在必须做点什么了。
      
      布鲁斯·韦恩向前几步,挡在尤菲米娅面前,用宽阔的胸膛拦住那些人去抓她的手。
      当然,他的腿也介入了尤菲米娅与花臂男人之间,依靠强健的体格将二人隔开,阻止了这位大小姐继续对那个男人施暴。
      
      “难为一个女人可不算男子汉。”布鲁斯的双手依然插在夹克口袋里,冲着这群面色不善的流灬氓抬起下巴,“你们不这么认为吗?”
      
      他在挑衅他们。
      虽然吸引无谓的注意有违布鲁斯来这里的本意,但这是最快将他们的目标从尤菲米娅身上移走的方式。
      
      “滚开小子!别TM多管闲事!老子今天要给这小灬婊灬子一点颜色瞧瞧!”
      
      男人说着就来搡他,却被布鲁斯一把攥住了手腕。他反手一折,用力一推,就将男人摔出去了好几步远。对方涨红着脸从地上爬起来,充血的眼珠子狠狠瞪着他。
      
      “想充英雄是吧?行,老子成全你。”
      
      他甩开一把弹灬簧灬刀,猛地就对着布鲁斯冲了过来!
      
      布鲁斯只一错身便躲开了那把刀,甚至还很有余裕地摁着尤菲米娅一低头,避开了别的混混从旁边袭过来的拳头。他在环游世界的那些年里师从世界各地的武术大师,经历过最严苛的训练,这让他轻易地擒住了那个花臂男人,在他持刀的手腕上重重一掐,顿时痛得对方惨叫着撒开了手。
      
      “刀可不是玩具。”他就势一脚将弹灬簧灬刀远远踢出去,还让旁人挥过来的铁链落了个空,“链子也不是……好吧,某种情况下它是。”
      
      他说着便一把扯住对方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锁链,一使劲将锁链那头的人拽了过来,一手抓着对方的脖子一手抓着花臂男人的胳膊,把两人的脑袋重重一磕,立时让两个人都撞晕了过去。
      
      “妈的!这小灬娼灬妇!嗷——”
      
      一声惨叫从他背后响起,他顿时一惊回过头去,却看到又一个男人捂着那个不可描述的部位在尤菲米娅面前倒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用力过猛的原因,她有一只鞋都飞了出去,只能颇有些狼狈地单脚站着。
      
      “呼……”她气喘吁吁地插着腰,“不给你点厉害的你还真以为——What the fuck!”
      
      布鲁斯:“……”
      
      如果让阿尔弗雷德听到这句话的话……
      他停止了想象。
      
      而让尤菲米娅发出这句非常不符合她形象的咒骂的并不是围过来的人群,而是人群背后的东西。
      
      “该死,警察来了赶紧跑!”
      
      骂完这句,女人毫不犹豫地抓向布鲁斯的手腕,扯着他就跑。跑的那叫一个迅速,堪称脚底抹油,只剩下一只鞋子完全不影响她的速度,一看就是久经街头斗殴的人。业务之熟练,连布鲁斯都花了有大半分钟才跟上她的速度。
      
      为什么她这么熟练。
      布鲁斯困惑地想。
      
      然后就变成他带着她跑了。
      
      ……没办法,原本应该在酒店和好莱坞艳星传绯闻的布鲁斯·韦恩若是在东区被警察逮住了,这事情就不是不在场证明白费的问题了。
      这可能会直接葬送掉布鲁斯·韦恩未来的全盘计划。
      
      所以布鲁斯·韦恩跑得十分认真,还带着尤菲米娅在巷子和建筑物中穿来穿去——谢天谢地他背下来了东区地形图——这才勉强甩掉了那些警察。
      
      “呼、呼……”
      
      停下来的时候,两个人都已是气喘吁吁。尤菲米娅更是直接蹲了下来,要不是地上实在太脏她大概要直接瘫坐在地。布鲁斯也撑着自己的膝盖喘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放匀了呼吸,能够正常说话了。
      
      “到这里就可以了。”他拍了下尤菲米娅的肩膀,示意她朝巷口看,“出了这个巷子就是主干道,你可以在那里拦一辆车离开。以后不要再来东区,这不是你这样的大小姐能来的地方。”
      
      “谢、谢谢……”
      
      年轻女性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抬起头来,一看到他便怔住了。
      
      “布鲁斯?”
      
      布鲁斯·突然掉马·韦恩:“……”
      
      要死。
      

  • 作者有话要说: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第一章的设定。
    艾达,一个走上社会多年的东北老娘们。
    是一个又社会又暴躁的圣母呢,我们的女主。
    蝙蝠侠并不是一回到哥谭就决定要成为Batman,穿着吸血鬼式的戏服殴打罪犯;他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是世界第一侦探,人类巅峰极限,他的装备和他的武力都是不断升级的。
    事实上布鲁斯·韦恩新手时期超菜,留下了数不清的黑历史。
    比如说精心伪装去东区巡街结果被围殴给赛琳娜的妹妹捅了一刀还差点被条子逮捕;
    比如在阳台教训小喽啰结果对方挥舞电视机差点把他当场砸晕;
    比如被戈登堵在了哈维·登特的办公室,只能钻到办公桌下面;
    比如自己的万能腰带里的铝热剂遇热自燃差点把他给点了,赶紧把整条腰带都丢了;
    (来自漫画《蝙蝠侠:第一年》)
    而电影里也有布鲁斯被戈登追得跳楼,DUANG的一声拍墙上差点把腿都给摔断了的场景。(电影《蝙蝠侠:侠影迷踪》)
    甚至在动画里还有蝙蝠侠新手时期监视别人吃外卖吃的满驾驶座的外卖纸袋啦,垃圾掉出车门以后他还用脚给拨到车下面啦,甩钩爪甩不上去掉下来、先左看右看没被人看到才再次把钩爪甩上去啦(老爷:这就是我为什么发明了钩-枪)……(动画《正义联盟在行动》)
    老爷早期其实还蛮谐一人,后来才越来越苦大仇深的。
    PS:诺兰的三部曲参考了不少《第一年》和《黑暗骑士归来》漫画的剧情,顺便一提这两部漫画的编剧都是弗兰克·米勒,这位漫画家对蝙蝠侠这个形象的贡献是非常巨大的,我也很喜欢他笔下的蝙蝠侠。推荐大家去看看。
    PPS:美漫的设定太TM乱了,他们自己都经常吃书,设定冲突自相矛盾,我这写同人的也就捡着自己喜欢的设定用了。
    不考据,随便写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