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第二章:流动中的疯狂充满着朝气
      
      在那场宴会之后,艾达足足有两个月没能见到布鲁斯·韦恩。
      
      并不是她消极怠工,也不是她不想攻略,而是她……实在没有时间!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她明明穿成了一个大小姐却还过着社畜的生活!?
      
      对于这个问题,AI给出了发人深省的回答。
      
      “问你自己。”
      它的语气听起来非常无语。
      “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非要在恋爱游戏里面发展事业线,你脑子没问题吧?”
      
      “可是你看看这个报表!你看看这堆假账!你看看这乱七八糟的管理!”
      
      艾达重重拍着桌子上那一吨的资料,几乎堆到天花板上的文件山因为她这一拍摇摇欲坠,要不是她眼疾手快一把扶住,这小山险些当场把她埋了。
      这下她更来气了。
      
      “我能理解他们做假账也能理解他们从中捞点好处……但是这也太过分了!这也太过分了!”
      
      艾达咬牙切齿地攥紧手边的报表,如果做出这玩意儿的会计现在在她面前,她能把那货的头都给拧下来。
      哦对,她忘了,那家伙已经被她炒了。
      
      “假账做成这样到底是在侮辱谁啊?我看起来有那么弱智吗?还是说他们觉得这世界上就他们是聪明人,这写的什么智障报告,是觉得我瞎吗?还是觉得我脑瘫?看不出基金会的善款都要被他们捞空了根本落不到受助人手里?!他们做坏事的时候能不能动动脑子!!!”
      
      艾达并不是没出大学的学生,不会怀揣着“慈善一定高尚而纯洁,不含有一星半点的功利”或者“搞慈善的都是好人(圣人)”的幼稚认知来看待慈善事业。
      
      作为一个步入社会多年的老牌社畜,艾达很清楚,不管在哪个国家,慈善都是生意。接过布列塔尼亚基金会这口黑锅的时候,她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水至清则无鱼这个道理她当然懂,她一开始就没期待这个基金会里所有人都干干净净。
      
      但等她亲自接手的时候她就震惊了。
      
      这是水至清则无鱼的问题吗?
      这TM到底是哥谭还是泥潭啊?里面的鱼都快要死绝了啊喂?!
      
      她做好的最坏心理预期,不过就是搞慈善的吃肉,需要帮助的喝汤。
      然而现实居然能比她想得还要更烂一百倍。
      那些列在名单上需要援助的人们,居然连汤都喝不到一口,甚至连味儿都闻不上。
      
      这TM就不能忍了。
      
      于是在正式接手哥谭事务之后,艾达便利用尤菲米娅作为布列塔尼亚家族三小姐的身份,将基金会副会长的权限发挥到了100%,对布列塔尼亚基金会驻哥谭分会进行了全面整改。
      
      感谢布列塔尼亚财阀是见鬼的家族企业,感谢落后的血缘继承制,感谢尤菲米娅投了一个好胎——这让她在基金会拥有着压倒性的话语权。
      
      万恶的权限狗.jpg
      
      当然,任何一个学过高中政治的Z国学生都不会忘记这句话——权利与义务是紧密联系、不可分割的。
      
      “没有无义务的权利,也没有无权利的义务。”
      
      换而言之……艾达掌握了多大的权利,就要履行多大的义务。
      
      所以她开始地狱加班了。
      
      什么?你说996?那真是太幸福了。
      
      光是为了理清这个烂摊子,艾达就足足007了整整一个月,就算是现在回想起来,她都不知道这段时间她是怎么撑过来的。
      
      在这一个月中,艾达收集了足够证据,顶住上面的压力和下面的不配合,逐一清退那些尸位素餐的蛀虫,重建一套完善的物资与款项管理方案……做完这一切之后,她终于暂时从猝死的高危线上下来了。
      
      换句话说,她终于有时间睡觉了。
      
      “原作的尤菲米娅也没有这么惨啊……”
      
      艾达内心充满怨念。
      
      为什么?为什么在哥谭搞慈善会比在11区搞殖民还累??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现在她不仅要做原作的尤菲米娅要做的活儿——出席一大堆诸如宴会、拍卖、采访之类的公众活动;还要做一大堆尤菲米娅不需要做的活儿——比如说招聘考核新人、理清过去的财(一)务(笔)报(烂)表(账)、与哥谭的名流家族、大小企业交好以吸引捐赠……
      
      过去她觉得十二点睡五点起根本不是人过的日子——是考研狗和程序猿过的日子——现在她觉得能够十二点睡五点起已经很幸福了。
      
      资本主义人变鬼,诚不我欺。
      
      “我为什么活得这么累……”
      好容易才结束了又一轮的战斗,艾达瘫在座位上双目放空,俨然已经是一条死狗了。
      
      “是啊,你为什么活得这么累。”AI吐槽她,“说到底你不管不就好了吗?”
      
      “要是能撂挑子你以为我想在这干熬啊,这不是撂不掉吗。”
      艾达用力冲这不懂人心的AI翻了个大白眼,拿起一份失学儿童的补助名单翻看了起来。贴在上面的大头照上,一张张稚嫩的脸庞朝向她,孩子们的眼睛注视着她,让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不都是祖国的花朵、哥谭的未来嘛。”
      被他们这样看着就没办法了。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那就只能她自己多加点班。
      
      “为了哥谭的未来我实在付出太多。”艾达不由得如此感慨道。
      
      AI沉默了好一会儿:“……你还记得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吗?”
      
      “记得、记得,攻略布鲁斯·韦恩嘛……让我先看看我的计划表。”
      
      艾达艰难地坐了起来,抓起一边的红皮笔记本,从今日待办事项表上又划掉了一行。接着才翻到前面,开始看自己的攻略计划。
      
      “嗯……先在宴会上惊艳亮相,给他留下一个完美的第一印象,嗯,这个已经完成了……接下来是把哥谭阵营的声望刷到友好,这一步也快要完成了……然后就是从他周围人下手,刷高他们的好感度,营造一个我要泡他、咳,我对他有意思的氛围,让他们撮合我和他……这一步也在稳步进行中,我相信哥谭的老一辈现在都对我很有好感!”
      
      艾达信心满满地握拳。
      
      “没错,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的计划都在完美的推行,我一定会成功的!”
      
      AI感到很困惑:“你一个母胎单身的单身狗,到底为什么会对自己的恋爱计划这么有自信?”
      
      艾达挺胸抬头,振振有词:“没吃过猪肉我还没见过猪跑吗!”
      
      AI沉默了许久,方才缓缓吐出一句老话:“……这大概就是‘无知者无畏’吧。”
      
      作为一个轻度强迫症,艾达做事其实很讲究条理……不如说有点过于讲究条理了。
      
      她喜欢一切先做计划,总之先来一个总计划,然后来一个年计划,再来一个月计划,每天都要有日计划。时间规划甚至能精确到分钟。
      
      艾达相信,只要一切都按照她的计划来,那就绝对不会有问题。
      如果出了问题,那就是没按计划来的问题。
      
      换而言之,她讨厌于一切干扰她计划进行的人。
      
      所以,在她刚拿起报表准备开展第N轮工作却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她无法控制地露出了非常难看的脸色。
      
      “……进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压下那些很不符合尤菲米娅形象的脏话。
      
      下一秒,艾达就庆幸自己没有把那些脏话说出口了。
      
      “下午好,尤菲。希望我没有打扰你的工作。”
      
      一大束开得正好的香槟玫瑰递到她面前,芬芳馥郁,丝绒一样的花瓣上还带着澄澈的露珠。比起娇艳的花朵更吸引视线的是花束后青年的脸。
      布鲁斯·韦恩蓝色的眼瞳中含着些微笑,他似乎是打量了一下这间堆满了纸箱与资料的工作间,但从他面上依然倜傥的笑意里,看不出他对于这里到底是什么想法。
      
      “啊、布鲁斯,请坐——”
      
      艾达有些手忙脚乱地接过布鲁斯递来的花束,一时不知道是该先按照美国人的社交礼仪和他来一个拥抱,还是先请他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这间快要被资料塞爆了的办公间加剧了她的窘迫,让她几乎手足无措起来。
      
      可恶这和计划的根本不一样!
      她原本打算把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了再以一个绝对优雅又大方的仪态出现在布鲁斯·韦恩面前的!
      她给自己的定位可是名媛!哪个名媛会让攻略对象看到自己快要被纸张淹没的办公间啊?
      
      这就好像不管天鹅在水底下多么拼命划水,别人真正看到的也只有优雅的仪态一样……怎么可以直接让人看到天鹅掌在那红掌拨清波?!
      
      好在布鲁斯·韦恩并没有流露出嘲弄的样子,他自然地越过办公桌虚虚拥抱了她一下——十分符合礼节,没有半点逾越。而后便在她对面的转椅上坐下,舒适地靠在并不那么舒适的椅背上,手肘撑着扶手,歪歪坐着,像是把一身骨头都扔在了这把椅子里。
      
      不知道为什么,艾达莫名觉得他看起来真像黑色的大猫,特别是他脚尖还点着地,懒洋洋地催着转椅晃了一圈的样子,就更像一只在太阳下面晒得皮毛蓬松化成一滩的大猫。
      
      ……他真可爱。
      她在内心的小人已经开始双手捧脸,被萌得嗷嗷直叫了。
      
      “今天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艾达努力不让内心的失态表现出来,但是尾音还是不自觉地软了一些。
      
      而布鲁斯·韦恩已经将梭巡着室内资料的目光收了回来,他侧过头,对她展开了一个哥谭王子专属的迷人微笑。
      
      “只是想来邀请美丽的女士和我一起吃一顿午饭,这样好的天气一直呆在办公室未免太浪费了。”他的视线在她桌上摊开的计划本上停了一下,而后又回到了她的脸上,“只是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了。嗯……我是不是打扰你工作了?如果没有时间就——”
      
      “当然有时间。”
      艾达不动声色扣上了计划本,对着布鲁斯·韦恩露出了尤菲米娅式的甜美微笑。
      “我对哥谭不太熟,你知道有哪家餐馆比较好吗?”
      
      去他【哔】的计划。
      不管之后还有多少该死的工作,通通都给她往后排!
      
      艾达默默地想。
      ——没有什么比和这个大可爱一起共进午餐更重要。
      
      “我的荣幸。”
      男人英俊的脸上笑意更深,向她伸出手来。艾达极力按捺住乱跳的小心脏,不去想为什么他连这么一个小动作都这么迷人,自然地将手搭在了他的手心。
      
      ……奇怪,为什么感觉他的手心很粗糙,有好多茧子的样子?
      
      AI:“因为他外出游历12年吃了不少苦?”
      
      得了解释,艾达便也就不再想下去。热度从被握住的那只手传过来,一直烧到她的脸颊上,让她不由得伸出手理了理自己的鬓发,借着这个动作遮掩了一下发红的耳尖。
      
      ……
      ……
      ……
      
      布鲁斯·韦恩最后带她去的是一间有上百年的历史的三星米其林西餐厅,据他说,这里有哥谭最好的法国菜,还有全美最好的鹅肝酱和龙虾。
      
      似乎是在游历期间滞留过伦敦很长时间的缘故吧,布鲁斯·韦恩对尤菲米娅曾经在英国留学这件事非常感兴趣,和她分享了不少伦敦的趣事,也询问了不少她的留学生活的细节,问得艾达后背几乎要冒出冷汗来。
      谢天谢地,AI在让她穿越到尤菲米娅的身上时,便为她加载了全套的数据(用“记忆”实在是不够准确),这才让她不至于露出什么破绽来,甚至还能与布鲁斯谈笑风生。
      
      好在红酒端上来之后,布鲁斯·韦恩便忘记了这个话题,他端起属于自己的那杯红酒,像是刚想起来一样,微微地笑起来,用那双湛蓝的眼眸凝望着她的脸。
      
      “我很想知道,一位像你这样的淑女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城市。毕竟,你明白的——”他微微张开手,唇边泛起一丝像是无奈又像是惋惜的笑,“——这个地方实在配不上你这样的美人。比起哥谭,芝加哥实在是一个好得多的选择,不是吗?”
      
      艾达明白他的意思。
      
      就像韦恩财团的财力在全美都排得上前列,而韦恩家族却属于哥谭一样;布列塔尼亚财团的生意虽然遍布全球,但布列塔尼亚家族却属于芝加哥。
      
      作为布列塔尼亚家族的三小姐,尤菲米娅确实没有必要横跨五个州,离开家族势力最为广大的芝加哥,前往人生地不熟还声名狼藉的哥谭。
      不管怎么说,在哥谭做慈善,听起来就像是什么冷笑话一样。
      
      那么,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哥谭人,布鲁斯·韦恩为什么要问她这样一个问题呢?
      
      作为一个老牌二刺猿,艾达可以用她打过的那一堆GAL GAME打赌,第一条关键选项就在这儿了!
      
      她迅速振作精神,捞过……不,是极力优雅地端起手边那杯红酒,克制着先灌它一杯压压惊的冲动,维持着尤菲米娅的人设,只是小小抿了一口。
      
      不管怎么说……坦诚都比矫饰要好得多。
      
      虽然从她忙里偷闲听来的几耳朵小道消息来看,布鲁斯·韦恩归来之后一直表现得像个钱多烧手的二傻子,一天到晚除了开趴、泡妞、闲逛乱转和在董事会上睡觉就没干过什么正事。
      但是,既然AI在给她的人物资料里特别提及,这个人天资聪颖、多才多艺、会的技能胜过〇江无数古早玛丽苏女主、五百字都装不下他的牛逼……那么她最好还是不要真的当他是个傻子。
      
      也许他只是学楚庄王或者像〇江那些古早虐恋宫廷文男主一样,是在韬光养晦,为了夺回权柄装疯卖傻呢?
      
      哎,一想到韦恩财团在布鲁斯·韦恩离开哥谭期间一直是由别人打理的,艾达脑内就自动飞过几百万字的权谋文、商战文、海棠文(???)……总之就是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这让她看着布鲁斯·韦恩的眼神几乎都要充满怜爱了。
      
      可怜的,他现在一定是在憋着个大的吧——“三年不飞,一鸣惊人”嘛,她懂她懂,现在这一切的无能与轻浮都是他迷惑那些集团高管的表象。
      
      艾达克制了一下自己的眼神,不要显露出太多不符合尤菲米娅人设的情绪,这才回答了布鲁斯的问题。
      
      “其实一开始只是因为家族事务……”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上线的是花花公子·布鲁西宝贝儿。
    以及,信息不对等误人啊(一声叹息)
    ——
    这篇写完的接档文《大佬心魔都是我》,仙侠修真,求一个预收!感兴趣的话就点开作者专栏收藏一下吧!(比心心)
    《大佬心魔都是我》
    一句话简介:重生后我修了无情道。
    文案:
    白飞鸿一辈子总共谈了两次恋爱,一次伤筋动骨,一次魂飞魄散。
    初恋情人在与妖魔抗争英勇牺牲,二十年后他变成了妖皇,带着上万妖兵妖将灭了她的宗门。
    未婚夫本是修真界剑道第一人,君子如玉,有天突然走火入魔,变成了杀人如麻走到哪里杀到哪里的魔尊。
    ……
    最后,这两个狗男人一个被她砍掉了头,一个因她而生不如死。
    重生之后,白飞鸿痛定思痛,大彻大悟——
    ——谈个屁的恋爱,谈恋爱不如修仙。
    谈恋爱谈伤了的白飞鸿,这一世改修无情道。
    境界一日千里,进阶速度就像坐了火箭,人人都说她是天生该修无情道的天才。
    前男友们&暗恋者们:“不不不!你修错道了!!!”
    白飞鸿一边不断改变前世悲剧命运,一边修着无情道,结果修着修着她觉得不对了……
    为什么妖皇整天都在送这送那?
    为什么魔尊老是欲言又止?
    为什么神算子你总是出现得恰到好处?
    为什么一有男人想给我送花就会被小师弟打?
    ……为什么你们的心魔都是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