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万众瞩目[快穿]》三月云由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8-12 20:41:5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白月光还没死 ...

  •   
      系统空间。
      
      “真的,明明这个世界不会失败。他都已经不厌世了。”系统嘟哝,“我就没见过这么多愿力,一个世界的人祈祷啊,你就被点苍蝇腿吸引走了。”
      
      “那有什么好吃的,还是感情最好吃。”
      柒染哼哼。哪里有万众瞩目好,那时候羡慕嫉妒多得是,全都是她的。
      
      系统道:“他给你的爱还不够吗?”
      柒染道:“更多的是偏执吧。”真正的爱应该想那对老夫妻一样,温暖又温柔。
      
      不过她其实也吃不太出来,他的爱有一股咸涩的味道,显得游移而捉摸不透。但还是挺好吃的,她砸吧了下嘴。
      
      系统:“你以后能不能专注一点任务。”
      
      她一下来气。
      “你还好意思,世界都不挑个好点的,这人是哪里来的蛇精病。”
      简直把她气炸了。她就没这么讨好过别人,完全不懂他生气的点。说话也气人。
      嗨哟,还是好气。
      
      系统弱弱道:“宿主,你已经算很好了,前辈们有些都被他切片研究了。要不就过得跟过街老鼠。”
      “还不是你说要体验最高难度。”它又嘟哝。
      
      柒染瞪眼:“我哪里说了?赶紧送我去下个世界,正常点的。”
      
      A国旧金山。
      
      女人醒过来,发现自己泪流满面,泪水滴落在怀中孩子的脸颊上。
      
      她心中一股难过和惶然涌来,几乎要将她淹没。凄楚的情绪让柒染皱紧了眉。
      这女人刚刚被现任甩了,又是没钱,又是异国他乡,孩子还不知道怎么养活。
      
      怀中的小婴儿眉目精致可爱,安静地看着她,看起来刚出生没多久。
      他尝到妈妈的泪水,也开始瘪着嘴,嚎啕大哭。
      
      柒染被吵的脑壳痛,一抹脸上的泪水。
      “哭什么哭?将来有你哭的。”
      
      她说完把奶娃娃放进摇篮里。
      小孩儿就开始抿着嘴巴看她,眼珠子乌溜溜的,跟串黑葡萄似的。
      他看起来有些好奇,妈妈怎么又不哭了。
      
      然而女人并没有理他。
      
      柒染拿起梳妆台的镜子。
      这女人特么的都把自己搞成什么样了,有毛病。一脸憔悴和哀伤,再苦一点儿黄连都比不上。
      她有些嫌弃。
      
      烦死了,每个世界都要给原身护理。
      不知道要万众瞩目,脸很重要吗?!
      
      她又摸了摸这张脸,皮肤略粗糙,抚了抚肚子,尼玛肚子还没完全瘪下去。
      啊呀,真是气人,就算样貌还行也不能这样作弄自己的资本啊。
      
      硬生生把自己磨成生了孩子的妇女。
      
      这时候钥匙转动声传来。
      
      一个金发碧眼的胖女人进来,操着一口流利的泼辣美式英语。
      “房租水电,你多久没交了?再不交滚出去。”
      
      她懒懒散散道:“知道了。”
      
      胖女人冷哼一声,她早就不想租给她了,要不是她这里没什么人找来要求租房,哪里还有这穷鬼租的份。
      
      等人走了。
      阿染开始翻手机里的通讯录了。
      
      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原主跟吃了屎一样,脑子里不是豆腐渣就是进水了。脑子蠢就不要瞎蹦跶,现在跟人私奔出轨,来到这异国他乡什么都转不过来,把自己混成这幅样子。
      
      关键是这孩子也不是现任的,你不打掉就算了,还给自己弄个拖油瓶。被甜言蜜语的现任把私奔得来的分手费也给蠢没了,这下子不仅房租水电,连饭都吃不起。
      但柒染可是想着要把自己的资本护理回来的,怎么可能老老实实打工。
      
      怕是赚一年都赚不起,还熬成黄脸婆。
      
      女人葱白的指尖轻轻滑动屏幕,她的动作随意,透出一股悠然的懒散随意,却有一种莫名的引力,让人不自觉将目光倾注于她漂亮的手指。
      
      可惜现在无人能欣赏。
      
      她将删掉的号码从云端备份中提出来,轻轻一点,屏幕上“前男友”的标识亮起。
      她将手机贴近耳畔。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看来男主很忙。
      没关系,找他妈是一样的。
      
      系统看着这女人。
      男主忙个屁,人家纯粹把你拉黑名单了,这女人睁着眼睛说瞎话。
      她还有妄想症,就是人家豪门贵妇人把拜金女赶走的,要钱莫不是在做梦。
      
      没一会儿,贵妇人接起了电话。
      尖利泼辣的声音:“你还打电话来做什么?又想要钱了?做梦!”
      
      柒染把手机离远了一点。
      一个贵妇人跟个泼妇一样,当这是菜市场干架呢。
      
      她也笑一声,这笑就有些嘲讽了。
      “您还好意思提,不是您派人过来,我会落到这种境地?”
      “如果你儿子知道他妈派人引诱自己女朋友出轨,不知道又该怎样怨恨你呢。”
      
      那头贵妇人的声音更加尖利起来。
      “你胡说,我没有!你休想污蔑我。”
      她声音又有些得意,“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贱人,你肯定在录音吧。”
      
      柒染:……
      
      “录音这回事,想必您是驾轻就熟的,毕竟是从底层爬上来的贵太太,手段就是不一样。”
      电话那边的女声传来,没什么特别的语气,但就是气得人头晕眼花。
      
      要知道厉夫人当年就是厉董事长情人之一,只不过她长得漂亮,容貌在一众情人里都是出挑的,因此比旁人来的颇受宠爱,算是厉董事长养的比较好的金丝雀。
      而她平时虽骄纵跋扈,但在金主面前都夹着尾巴做人,深怕一个不小心被男人舍弃,以至于那个风流债一大堆的男人放松警惕,被女人做了手脚都不知道。这女人愚蠢了一辈子,运气倒是好,没做几次手脚就怀上了。
      
      这下子可好,未婚妻愈来愈碍眼。
      她背地里不知给对方寄了多少不堪入目的照片,最后一张孕检单彻底逼疯了深爱男人的未婚妻。
      她跳楼了。
      
      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厉董事长当年差点亲手掐死她,她现在想来都身体发颤。但是当时还健在的厉家掌门人强制要求他娶回这个女人,因为厉家有血缘传统,老爷子思想古板,觉得女人的勾心斗角没什么。
      
      这贱人,这贱人,她怎么敢?!
      厉夫人气的深呼吸了好几次。
      
      柒染被这深呼吸弄得心情愉悦,声音就开始假兮兮的:“有了您的珠玉在前,我觉得我效法起来应该不难。哎,你都不知道,我也不小心生了一个。”
      对呀,就是不小心,要是她自己,她怎么可能跑去莫名其妙生个孩子。
      怕不是有病。
      
      厉夫人冷笑:“哪里来的野种,也想我负责。”
      柒染道:“不是你负责,您儿子负责就行了。”
      “你知道,现在生下的小孩儿肯定不是索罗的,毕竟索罗没那么早被您派过来啊。”
      
      厉夫人心中一凛。
      果然,她收到一条彩信,打开一看,一张手术协议,上面赫然是柒染的名字和生产的一系列信息。
      这月份分明是她儿子的。
      
      她气死了。
      “索罗这个贱人!”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汇报。
      她要早知道,哪里会让人把儿子生下来,随便哪个女人都可以给她儿子生孩子,就这个不行。
      
      柒染在心里给索罗画了个十字,对不住了兄弟,谁叫你把钱骗走了。你这仅存的一点儿善意我也拿不了,相信你肯定不会介意这件事哒。
      
      这厉夫人也是奇怪。
      她自己是底层爬起来的,她就不希望别人也和她一样去勾搭她的儿子。怎么也要是名门闺秀,走出去才是脸上有光。
      说到底,厉董事长根本不管她,她的失宠也意味着这场婚姻并不被其他贵妇人承认,而这蠢货满脑子都是情情爱爱,也让她从小时候就渐渐忽略男主,跑去和厉董事长的情人撕。她生了儿子却仿佛不是她的一般,男主便与她关系冷漠,她就更是受圈子里的其他贵妇排挤。
      也愈发想要个好儿媳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厉夫人咬了咬牙:“把孩子给我,你要多少钱?”
      “一百万?”
      
      她语气试探。
      
      柒染:神TM的一百万,一个继承人一百万?暴发户还差不多。
      
      她轻笑,眼角便有一股惑人的风情流露,纵使无人欣赏,但真正的美人从来不依靠男子的爱慕获得成就感,她们本身自成一道风景。
      不过这吐出的话就不怎么好听了。
      “该不会是拿不出来吧?堂堂厉家贵妇,几百万都扣扣索索。”
      
      这就又扎心了,她就是没多少钱了,上一次分手费和雇索罗就花了压箱底的钱,现在儿子自己搞出来的娃还要她去变卖自己的资产呢。
      简直是肉痛。
      
      她的声音再度尖细起来,如同骤然拉断的弦,逼蛰的惹人恼的刺耳声艰难地从手机中挤出。
      “一千万没有多的了,你再不给你就自己带着孩子流落街头吧!”
      
      这是真的气急了,连孙子都可以不要了。
      毕竟这蠢女人可不会这样自然而然的威胁。
      
      柒染轻哼一声,把账号发了过去。
      
      等挂断电话,她立马摊在床上躺尸。
      嘤嘤嘤,男主怎么还不来接她,这床这么硬,她要睡金笼子版豪华席梦思。
      
      系统默然无语。
      上一个给你金笼子版豪华席梦思的人都被你捅死了,你还好意思说!
      
      “宿主,你不会真的要卖骨肉吧?”
      它毫不怀疑这垃圾宿主可以干出这种缺德事,卖娃?哎哟,这就不是什么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