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纨是个俏寡妇[红楼]》秋凌 ^第19章^ 最新更新:2019-06-03 22:22:0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强取豪夺 ...

  •   香囊这种东西,本身确实应该放置一些花草。
      
      只不过李纨没有打算那么做,至少近期不打算那么做。先单纯地卖香囊,那些买家想在香囊里面放什么花草就放什么花草。
      
      有的人就喜欢亲自动手,那就让他们亲自动手装花草,这也算是他们亲手做一部分,也能算是一份心意。
      
      要是送人,也许就好送一些。
      
      不过香囊这种东西,可不能随意送人。这也算是一种定情信物,特别是亲手做的香囊。
      
      “没事,真有问题,我就去找荣国府。”多简单的事情啊,李纨轻笑,那些人指不定认为她跟死去的贾珠和离,荣国府就跟她没有什么关系,就能落井下石。
      
      可那些人不知道她还知道荣国府的那些破事,她可以直接去找荣国府。
      
      荣国府的人为了防止她闹腾,必定要出面处理。
      
      只不过李纨还是不想跟荣国府有过多牵扯,最近一段时间要是真出事,还就得去荣国府。这才能让荣国府看清她的态度,给荣国府警告。
      
      不去找荣国府的人,荣国府的人还认为她手中没有那些把柄,认为她怕被戳穿呢。
      
      她适当去找荣国府的人做些事情,反而能让荣国府的人安心一些。
      
      “那个人最后走了。”掌柜又道,“不少来铺子买香囊的人都知道,年前很长一段时间开始,铺子里的香囊就没有花草了。”
      
      没有花草,也就不存在有人服用那些花草中毒而亡。
      
      至于故意谋杀,非亲非故,谁那么想不开去谋杀别人呢,除非有利益可得。
      
      凡事都得讲究一个逻辑关系,哪怕拿着刀随便到路上砍陌生人,也有心情不好的因素在里头。
      
      “嗯。”李纨点点头。
      
      她把她带来的那些东西交给掌柜,“若是有绣娘要走,便让她们走。”
      
      自打她跟死去的贾珠和离之后,铺子就陆陆续续走了两三个绣娘。铺子本身就没有多少个绣娘,就是小本经营,结果那些人要走。
      
      李纨也没有阻拦她们,她们要走还是要走的,劝得了一时,阻拦不了一世。她也不可能随意就给那些绣娘加工钱,要是加太多了,铺子也就赚不了银钱。
      
      倒不如人数少一些,再配以高端绣品。
      
      那些绣娘的刺绣功夫没有那么好,那就弄一些好看的图样。这种也算另类的高端,也能赚一些。
      
      用来刺绣的丝线再用植物水泡一泡,也能算一个特色。
      
      李纨没有告知那些绣娘植物水的配方,就是让张管家去采购药草,她再配制。不同的植物水用的不同的植物,张管家买的那么多种药草,不是都放在一起研磨的,再加上配比不同。
      
      若是有人爬墙偷看,那也不怕,没有那么容易的。
      
      为了这个铺子,李纨想了不少。有营生的铺子,日子才能稳当一些,收入才能光明正大。
      
      否则,她随手从空间里拿出银子来,拿少了还好,要是拿多了,别人必定怀疑她从哪里来的这些银钱。
      
      “没有要走的了。”掌柜道,“夫人给她们不少工钱了,她们也乐意。”
      
      掌柜说的是实话,活又没有加重多少,工钱多了不少。那么她们就能更好的养家糊口,当然愿意继续留下来。
      
      “你看着办吧。”李纨希望掌柜能做好,也就多放权。
      
      在李纨处理好铺子的事情,走出铺子,正巧遇上端郡王司徒清云。
      
      而司徒清云则想这下不用想要不要进铺子了,他刚刚还想要是他进铺子,心上人又去铺子后头的院子,又或者上楼了,那他怎么偶遇。是不是得先让一个人去瞧一瞧,又怕被人发现。
      
      李纨出铺子,那他就能直接走过去偶遇了。
      
      “夫人。”司徒清云叫住李纨,才不要叫李夫人呢。
      
      唉,可是好多下人也是叫李纨夫人。那么他这么叫心上人夫人,又不像是在叫自己的夫人。
      
      内心有点小酸涩,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愉快地在一起呢。
      
      “郡王。”李纨微微拂身,这是街上,到底不大好行礼。
      
      “听说夫人有治疗伤寒的药方子?”司徒清云本想着要不让心上人继续给他做绣品,可是想到那些细细的针线。他脑中就浮现心上人挑灯刺绣的模样,她一不小心就刺到了她的手,一点鲜红的血冒出指尖。
      
      然后,心上人把冒着鲜血的指尖放进嘴里含着,他一边替她心痛,一边又心痒痒,想替她含着指尖。
      
      于是他就想到了江南那边传到京城这边的事情,贾敏的侄子媳妇,又是和离的,那就是李纨了。
      
      那个为了孩子跟权贵之家的死去的儿子和离的寡妇,故事确实挺动人的。
      
      母爱伟大,若不是为了孩子,哪个女子会跟死去的夫君和离呢,还是跟权贵之家的夫君和离。这更加可见这名女子对孩子的在乎,多么感人肺腑的故事啊。
      
      司徒清云听了之后,没有多么感动,眼睛却也有些红。
      
      心上人真可怜,直接穿成了生了孩子的寡妇。
      
      “是。”李纨略微错愕,就回过神来,“方子在家中,郡王让人来取就是了。”
      
      李纨当然能记住药方,只是她没有打算展现她在医术方面的天赋。何况那个药方也确实不是她研究出来的,而是无数古人的生命堆积研究出来的。
      
      “正好现在有空,去吧。”司徒清云才不要让下人去,这可是自己找来的机会。
      
      要是有人敢说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清不楚,那就说呗,反正他就想先暧昧。
      
      然而,那些认识司徒清云的都不敢说,等到后面知道那个治疗风寒的药方子,还道端郡王果然一如既往地冷酷无情,强逼着人家寡妇拿出来。
      
      那些不认识司徒清云的人,认识李纨的人,则想李纨这是又搭上哪个贵人了,真打算再嫁吗?不知羞啊。
      
      那些不认识司徒清云,又不认识李纨的人,便想他们是夫妻吗?不过应该没有夫妻离得那么远吧。
      
      至于情侣?没人去想,也没人想他们是未婚夫妻。
      
      李纨梳的是妇人发髻,又不是少女的。
      
      哪怕她长得再漂亮,那些人还是看到了她的发髻样式。
      
      “是。”李纨没有反驳。
      
      即使她来自现代,她也知道男女不好随意并肩而走,她还是落后端郡王几步。
      
      “……”司徒清云没有让李纨跟他并肩而走,沉默了。
      
      他们之间的身份相差大啊,可是他要是不以郡王的身份去,只怕心上人也不可能跟他谈一场门当户对的恋爱。
      
      荣国府就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恶势力,他司徒清云就得有压倒荣国府的势力。得让心上人知道,他护得了她。
      
      贫贱夫妻百事哀,而心上人现在的身份又不简单,这就注定心上人不可能随便找一个人嫁了。
      
      李纨不知道司徒清云的内心活动,只想着那个治疗伤寒的方子拿出去也好,也能救治不少人。
      
      之前,不是她不拿,而是她拿了,又有几个人相信。要是她随随便便就给端郡王,端郡王是不是又得怀疑其他的呢。
      
      有时候,好事没有那么容易做。李纨能做的就是让身边的得了伤寒的人,慢慢地自然而然地也就传开了。
      
      他们两个人的脑回路就在两条线,一个想着开开心心谈恋爱,一个想着让她自己的行为合理化,努力适应古代的生活。
      
      这一次,司徒清云进了院子,也喝了茶。
      
      司徒清云到底是郡王,李纨也不可能每次都让对方站在门外,不让对方进院子。
      
      院子里还有其他下人,司徒清云进一进,也没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药方子。”李纨去屋里拿出了药方子,递给了司徒清云,“郡王可以先让大夫瞧一瞧。”
      
      “好。”司徒清云真想说:小仙女给的,一定顶顶有用。
      
      可是又怕有人不适合这药方子而出事,还是给大夫瞧一瞧,省得后面有人怪罪李纨。
      
      司徒清云琢磨着是得给心上人铺铺路,何况这药方子确实是小仙女从另外一个世界带过来的。
      
      他也不怕太后问起,要是太后问起,便说小仙女嘛,当然也有一点能耐。只是天机不可泄露,没有带那么多东西下凡。要是带的多了,指不定早就被雷给劈了。
      
      李纨没有盯着司徒清云看,心想对方拿了药方子是不是就该走了。
      
      在李纨怀疑司徒清云要坐到什么时候的时候,司徒清云站起了身,故意以开玩笑的态度道,“夫人,可想过再嫁?”
      
      “嗯?”李纨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端郡王问她这话是什么样意思?
      
      “荣国府这样的,还是得找势力更强一点的。”司徒清云的耳朵有点红,不过李纨看不出来。
      
      司徒清云出门前还用了粉抹了耳朵,就是因为太后开玩笑说他耳朵红。抹了粉,这总看不出来了吧。
      
      “比如我这样的。”司徒清云终于说出了这一句话。
      
      不想等,再等下去也无益,倒不如下一剂猛药。
      
      他想过了,他是郡王,表白不成,还能强取豪夺吧。他怕什么啊,不必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