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后报仇总是太容易》美人执琴 ^第7章^ 最新更新:2019-05-23 01:45: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 7 章 ...

  •   京城。
      
      皇宫,御书房里面容冷峻的男子正拿着一本折子勾画着,他的贴身太监梁全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跪下磕头被叫起后走到男字身边小声说道,“皇上,刚刚下面传来消息,这几天雅风阁里来了两个江湖人,进了阁只点两个姑娘作陪,言语间却一直在打探雅风阁背后的主子是谁。昨天他们又找了老鸨,说是要见见老板,有生意要谈。”
      
      皇帝放下折子,端起茶喝了一口,漫不经心地问道“哦?查到是什么人了么?知道谈什么生意了吗?”
      
      “回皇上,只查到这两个人是临安大广镖局的镖师,有什么目的还没有查到。”
      
      皇帝哼笑一声,“临安的镖师来这京城谈什么生意,更何况还是和青楼谈生意。”站起身来,在书房里走动几圈,活动了筋骨,回过头吩咐道“你们加紧去查查那两人,雅风阁先晾他们几天再说。”
      
      三天后晚上,梁全便拿着写满了兄弟二人生平的密折进了西暖阁,皇帝翻看着折子上写得东西,问道“这两人出身何府?大理寺卿何辉的何府?”梁全弓着腰回道“启禀皇上,是的,何辉的父母是镖局发家,这些人原是在何府作家丁的,他们去世以后,这些人便脱离了何府,又回到原来的地方重开了镖局。”
      
      “何辉有个女儿在金阳?”折子上写了何全飞兄弟先是去了金阳见何妙芙,而后才到了京城,然后直奔雅风阁,很明显,这次他们到京城就是为了雅风阁而来,而且还和何辉的女儿有关。
      
      “是,何辉的原配瞿氏所出的长女,在七岁时离开京城,带着一部分瞿府的人去了金阳。”梁全虽然没有看着那密折,却对这些消息也是知道的。
      
      “有意思,何辉的女人带着的却是瞿府的人,去了瞿家的祖地。瞿家?是瞿清文的家人吗?”
      梁全正待回答,却被外面的声响打断了,皇帝依旧看着折子,吩咐他“去看看,谁在外面吵闹。”
      
      “遵旨。”那太监出了门,就看见台阶下站着的美貌女子,赶忙走下台阶向女子行了礼“奴才见过贵妃娘娘,娘娘吉祥。”
      
      “起来吧,皇上可在里面?”这女子声音甚是好听,柔中带媚,只是听声音就能让人骨头酥一酥。这人正是启祥宫的琼贵妃。
      
      “回娘娘的话,今儿事多,皇上还在看折子,才下了旨意,让人不得打扰。”梁全的腰更弯了。这位娘娘看着温柔可人,实际上心肠比谁都狠,得罪了她的,死都不会死得痛快。
      
      “是吗,本宫特意给皇上熬了虫草鸡汤,就麻烦梁公公替本宫端进去吧。皇上政务繁忙整日操劳国事,梁公公你整日陪在皇上身边可要劝着点皇上,注意龙体。”今日见不到皇上,宁贵妃不免有些失望。
      
      “奴才遵命。”
      
      “你快进去伺候皇上吧,本宫回去了。”
      
      “恭送贵妃娘娘。”呸,梁全在心里唾了一口,不就是今晚皇上翻得柔妃的牌子想要截胡吗。
      回了暖阁,见皇上已经把密折扔在一旁,知道他已经看完了,便将鸡汤摆在桌上。“皇上,刚刚琼贵妃娘娘送来的鸡汤。”
      
      随后便上前将折子收了起来。然后垂头站在皇帝身旁,等候吩咐。
      
      “撤下去吧,你明天让闵一去见见那两个人,看看他们想要干什么。”果然皇上有没碰琼贵妃送来的东西。这都多少次了,御前的人都知道皇上不待见贵妃。
      
      “是,皇上。”梁全心里念叨着琼贵妃邀宠的手段,面上却一点都没有表露分毫。
      
      ······
      
      这边何全飞兄弟二人到了京城以后的确没有马上去找雅风阁的老板谈买卖,而是每天晚上都去那里观察楼里的情况。他们发现,雅风阁位置较为偏僻,虽然装修奢华,里面姑娘也都美艳,却没有多么热闹,来往权贵也没其他青楼那么多,这让他们对买下雅风阁有了点把握。
      
      当他们找到老鸨提出要见见老板谈生意的时候,却碰了壁,连着三天都没见到人,后来没有办法,何全飞只好塞了重金给老鸨,让她代为传话,才见到了雅风阁的老板。
      
      他们没想到的是,第一次去谈生意时,就有人告诉了雅风阁背后的老板,只是当时不知道他俩的目的,因此并没有理会他们罢了。
      
      何老管家进城时,何妙芙正在写帖子,既然打算进宫,那么还是要早做准备。她想
      去拜访一下金阳知府的女儿,因为金阳知府的夫人是先皇后身边比较得用的大宫女,先皇后过世以后,贵妃将伺候过先皇后的老人们都放出宫了。这位夫人还是先皇后在世时给指的婚,因此,和这位夫人交好,对自己来说有很大帮助的。
      
      无奈的叹了口气,本来这事应该长辈出面的,可是自己没了母亲,而管氏身份不够,就只能借着去拜访他家小姐的机会,见见这位夫人了。自己好歹也在这金阳住了七年了,竟然连手帕交都没有一个。虽然自己是三品大员的女儿,奈何同时也是犯官家属,所以没有多少人愿意与自己走动,连平日的城中贵女们但凡有个活动都会将自己排除在外。
      
      派人将帖子送到知府府里,然后何妙芙就看到冬霜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来不及擦汗,冬霜就掏出一封信递“小姐,刚刚管家拿来一封信,说是京城来的。”何妙芙腾的就站起来了“哦?总算来了,快给我。”将屋里的丫鬟婆子打发干净,她拆开信细细的看了起来,看完后提着的心瞬间放了下来。
      
      虽然信中没有说明具体经过,但何妙芙还是能猜到何全飞兄弟俩一定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把雅风阁买下来的。将信烧掉,她就起了去农庄看看那些人训练情况的念头,毕竟早些将人送去,有利于后面的布局。
      
      刚备好车,就收到管家传来的消息,何府的老管家现在已经到了农庄了。而管家已经先过去了。何妙芙也已经兴迫不及待的要见他了,连让老人家先休息一下都忘记了,一路上催促车夫快点赶车。
      
      农庄的人应该已经得到她要来的消息了,刚刚下车,她就看到了站在最前面的那个老人,熟悉的面孔瞬间唤起了她儿时的些许记忆。她快步上前扶助老人,阻止他向自己弯腰行礼。“管家爷爷,多年未见,你可还好?”她仔细看着老人的脸,试图在自己的脑海中找到更多的记忆。
      
      “好好好,一切都好,现在看到大小姐一切安好,老奴就放心了,日后地下见到老夫人和少夫人也有的交代了。”老人用袖子擦了擦眼睛,欣慰的对瞿管家说道“一晃这么多年,大小姐都长这么大了。”瞿管家点头“是呀,这些年我们过得都不容易啊。”
      
      何妙芙红着眼睛看着他们叙旧,还是瞿管家突然想起来赶忙说道“现在天冷,我们都进去说,进去说。”
      
      一行人坐下来,寒暄了一阵,何妙芙就打发下人们出去,然后向老人问起何府的事,以及为何他们一家会被何辉赶出府。一听到有关何府的事,老管家就面色凝重的沉默了。想了片刻,他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递给她,说道“大小姐,这是老夫人去世前留下的人事册子,这里朱笔画出来的是她安排在何辉和赵氏身边的人,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都还在不在。我们被卖出府时,我悄悄的缝在衣服里了。”
      
      何妙芙接过册子翻看着,然后回想着前世在何府那几天在赵氏身边见到的人当中有没有这册子里的。想了半晌,实在是想不起来,就把册子收了起来。然后示意老管家继续说“至于为何会被赶出来,大概是见我在暗中调查老夫人的死因,怕我查到什么吧。”
      
      看到何妙芙疑惑地神情,他呵呵一笑“小姐是在想,为何他不干脆杀了我灭口?”何妙芙点点头,何辉不是心慈手软的人,斩草除根才是他会做的。老管家摇摇头道“老夫人刚刚去世没多久,很多人都怀疑老夫人死的不正常,如果我在死了的话,那就更坐实了这个谣言。何辉不会让我在府里出事的,反之如果我死在外面,那就跟他无关了。所以才有了我们一家被发卖。如果不是镖局的人碰巧看到,我们一家已经凶多吉少了。”
      
      到这里何妙芙基本就能确定何辉就是杀人凶手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止不住的心寒。当年如果不是祖母护着自己,恐怕也早就遭了毒手把。本打算起身来看的时候,看见老管家在盯着瞿管家看,她疑惑地问“管家爷爷,有什么不对吗?”老管家摇摇头说道“没什么,只是回想起一件有关于瞿家传闻。”
      
      “什么传闻?”当年有什么大传闻能扯上瞿管家。
      
      “当年先皇极其宠爱刘贵妃,连带着对刘贵妃的母家也是多有提拔。刘家一时间真是风头无两啊。刘贵妃的嫡亲侄子更是进宫做了当时的五皇子的伴读,前途光明啊。可正是这个侄子后来被人打死在了城外的庄子里。”
      
      说着看了看瞿管家,“有人传刘家这个少爷喜爱童女,因为有人在那庄子里发现了好几具小女孩的尸体,尸体上都是累累伤痕。那次是祸害了好人家的孩子被人抓住,然后打死的。而事发之前有人在那庄子附近看见了瞿府的下人,便传言被掠走的便是瞿府的小姐。那少爷也是被瞿府的人打死的。而后刘贵妃为了给侄子报仇,就陷害了瞿大人,导致了瞿府的败落。”
      
      何妙芙听完半晌说不出话来,她转头看了看瞿管家,只见瞿管家眼眶通红,握着被子的手指节泛白,心中咯噔一声,几乎就确定了这传言是真的了。她颤抖着身子,几乎哭了出来,“瞿爷爷?这些都是真的?”
      
      瞿管家却半天没有回答,在何妙芙越来越绝望的时候,他缓缓地说道“不是的,传言是假的。当时瞿府根本没有适龄的孩子,那时被抢走的是内阁大学士的孙女,老爷因为和叶学士是知己好友,便帮着他暗中寻找,直到接到消息说孩子找到了,老爷才赶过去的。我们到的时候那刘少爷已经死了,而那叶小姐也已经得救了,因此我们一行人便悄悄地离开了。”
      
      叹了口气,瞿管家接着说“然而,过了没多久老爷和老夫人都被请到叶家别庄去了,因为叶小姐被救回来时已经受了重伤,眼看人就不行了,叶老夫人不忍心孙女被害了还有被世人损害名声死后也不得安宁,也不能叫人知道刘公子是被叶家人打死的,便找到老夫人帮忙出谋划策。如果叶小姐去世的消息传出去,势必会引起刘家的怀疑。”
      
      见瞿管家停了下来,何妙芙连声催促道“然后呢,然后发生什么了。”这件事给她的感觉与前世的定王肯定有关系,她迫切的想要知道后来发生什么了。
      
      “后来老夫人提议让一个女孩代替叶小姐的位置,不要让人将这件事和叶小姐联系起来。等过个两年。找个借口给她换个名字。而叶老夫人同意了这个主意,巧的是那天一同救出来的还有一个女孩,那女孩同叶小姐年岁相当,身高体型相似,就连长相都差不多。后来问过那个女孩,她的父母都被那刘家少爷打死了,然后抢到庄子里去的。”
      
      “从那天起,叶家就对外宣称叶小姐出花了,送到乡下养病去了。刘贵妃当时也怀疑过,还派太医去看过,都没有问题。所以,查不出凶手的刘家,就听信了谣言,把矛头指向了瞿家。过了几年瞿家就出事了。”瞿管家说完这些,重重的叹了口气“老爷为人正直,在朝中多有仇敌,当年先皇将老爷定罪时,叶大学士曾为老爷在御书房跪了两天两夜,都没有求得皇帝开恩。老爷离开京城时,曾嘱托我给叶学士传话,让他韬光养晦,不要救他,待到新皇登基,再做打算。却没想到,老爷流放的路上竟然遭遇不测,瞿府所有人都失踪了。”
      
      这时何妙芙已经头晕目眩了。瞿府的无妄之灾,连同她后来的遭遇都是因为这件事而起的吧。都是刘贵妃怀疑瞿家人杀了她的侄子,便肆意的陷害忠良。而外祖父在朝堂上多次夸赞先皇后的嫡子,先皇便怀疑他结党谋权。顺着贵妃的意罢了祖父的官。这也解释了为何当年定王只见了她一面,就向何辉要了她。说是做妾,其实连妾礼都没有,只是一个箱子悄悄地把他抬进了王府,然她三十年受尽了折磨,那柳公子与定王是表兄弟,又是他的伴读,两人感情自然深厚,自己自然就成了他报仇的目标了。
      
      她踉跄的站起身,跌跌撞撞的向外走去。在知道了自己遭遇的一切竟然都是替人受过,何妙芙心里的恨意成倍增长。恨先皇昏庸,恨刘贵妃和定王狠毒,害人全家。恨何辉赵氏。现在做什么都难消她心头之恨。
      
      直到推开门,被屋外的冷风一吹,她方才清醒,猛地回过身,问道“瞿爷爷,你是说现在的那个叶小姐并不是真正的叶家小姐,而是当年那个幸存的小女孩?”
      
      瞿管家点点头“嗯,真正的叶小姐救出来那天就夭折了。”
      
      何妙芙点点头,看着两个老人脸上疲惫的神色,忙叫人来送他们去休息。她自己则坐车回了山庄。
      
      晚上躺在床上的何妙芙不住的回想白天听到的话,想到那个叶小姐,她前世的疑惑便解开了。前世她与何妙音在出阁前的一年突然成了好朋友,两人交往甚密,感情日渐深厚。后来两人同年进宫,想来在宫中应该是互相扶持才对,但是却突然翻脸,起因是叶小姐怀了孕成了淑仪娘娘,而何妙音虽然升了贵嫔,却差了一大截。而后叶小姐遭人陷害流了产,她却一口咬定是何妙音所为,而查出来的证据也都指向了何妙音,因此她才被皇帝厌弃,降为贵人,连带着何辉在朝中也是连连失利。
      
      何妙芙觉得应该是叶学士发现了何辉暗中与定王勾结的事,才有了叶小姐与何妙音做朋友这件事。想到这里,何妙芙觉得应该派人去京城见一见这个叶大学士了,叶家和叶小姐都与那定王仇深似海,想必他们一定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想到这里,她起身来到桌旁,快速的写了一封信给何全飞。如果她的猜想是真的,那么以后她在京城就有了一大助力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很抱歉,回来太晚了,只写了一张半,索性就和作一章打出来吧。明天依然会多更一些。马上就要开始京城副本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