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清末之吾辈爱自由(1) ...

  •   【天域联邦系统61号为您服务。主播乐景,您的任务是用爱呵护苦情剧女主,改变苦情剧女主命运,化解观众对于苦情剧的怨念,现在开始加载第一个世界。
      
      第一个世界为苦情剧《大清贤媳传》原型世界,主播需要改变女主角颜静姝的悲惨命运。】
      
      ……
      
      乐景半梦半醒间,似乎听到耳边有人在吵架。
      
      “小贱人你竟敢跑?!”
      
      “你既然嫁入我王家的大门就要守我王家的规矩!”
      
      “我打你哥哥怎么了?我还要打你!”
      
      然后就是女人的哭啼声和尖叫声。
      
      乐景皱了皱眉,慢慢睁开眼,下意识想要坐起来,胸口却猛然一痛,他立刻捂住胸口,倒抽一口冷气。 
      
      他胸口为什么这么痛?痛得好像刚挨了顿毒打似的。
      
      “苍哥儿!苍哥儿你没事吧!”有人扑到乐景跟前,担忧的问道。
      
      乐景惊讶地抬眼看向来人,绕是他一向心理素质过硬,看清来人模样后还是呆滞了几秒。
      
      对方是一个中年妇女,头发向后梳起挽成发簪,看起来油光发亮,眼睛哭的红肿,脸颊瘦削憔悴,身着深青宽襟大袖旗袍,活生生是从旧照片里走出来的清朝妇女形象。
      
      见他不说话,女人又挤出几滴泪,颤抖的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胸口,心疼地问道:“苍哥儿,胸口是不是很痛?”
      
      乐景迟疑了几秒,刚想说些什么,余光一黑,他下意识偏了偏头,一个花瓶擦着他的脸颊砸到了门柱上,瓷片碎了一地。
      
      “躲的倒是很快,我就说你是在装晕。”
      
      乐景眯了眯眼睛,不善地看向前方袭击他的凶手。
      
      这凶手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尖嘴猴腮,留着清朝剧里的半月头,后面缀着一根油光发亮的大辫子,身穿褐色长褂外罩蓝色夹衫,此时正不怀好意的看着乐景,绿豆小眼里闪烁着凶光。
      
      在他脚边,则匍匐着一个小少女,白皙的面容上是多处青紫瘀伤,眼睛已经哭成了核桃,神情惊惶,挣扎着向乐景爬来,“大哥!你没事吧?”
      
      “王吉昌!我、我跟你拼了!”中年女人猛地跳了起来,凶狠的向“绿豆眼”扑去。
      
      “绿豆眼”冷笑一声,当即一脚把中年女人用力踹开,“不知死活的东西!”
      
      中年女人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捂着肚子,脸色煞白,嘴里发出惨烈的呻·吟声。
      
      小少女连滚带爬冲到中年女人身旁,哭着问:“娘,你没事吧?!”她又恶狠狠的转头看向“绿豆眼”,“你!你竟敢打我娘!王吉昌!你还是不是人!”
      
      “反了你了!你还敢骂我!你这个小贱人就是欠收拾!”王吉昌高高扬起手,小少女惊惶的闭上眼。
      
      王吉昌的巴掌到底没有落下来,因为乐景在身后抱住了他,然后用碎瓷片抵住了他的脖子。
      
      乐景目露凶光,这小子竟敢拿花瓶砸他!他要是吓不死他,他大学就白当了三年戏剧社社长!
      
      “你听说过割喉吗?”乐景的声音低沉沙哑,洋溢着不正常的亢奋。 
      
      “少爷!”
      
      一旁的下人们瞪大了眼睛,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你找死!” 王吉昌呆愣几秒,然后暴怒,他刚想挣扎,脖间就一痛,瓷片没入柔软的脖颈,血流蜿蜒而下,他惨叫一声,立刻不敢动了。
      
      而乐景的声音还在继续——
      
      “你可能不知道,人的脖子上有个叫做动脉的地方……”身后的声音平稳,甚至还带有一丝悠然的笑意,碎瓷片沿着他的脖子慢慢滑动,然后在某个位置突然用力,“只要割开这里,你全身的血就会飙出来,所以如果想要杀人的话,割开这里是最简单轻松的办法。”
      
      王吉昌睁大眼睛,浑身冰凉,全身情不自禁开始颤抖,冲着对面呆愣的下人们大吼道:“你们还在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救我!”
      
      “不要动。”乐景另一只手轻轻摸上王吉昌的右眼,然后骤然用力,在王吉昌凄厉的嚎叫声里,他发出悦耳的轻笑声,声音不大却让在场所有人毛骨悚然:“你们往前走一步,我就挖掉王少爷的右眼,往前走两步,我就割开王少爷的喉咙。”
      
      王吉昌惊慌失措的大吼道:“啊啊啊啊啊!不许动!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下人们停下脚步,惊惶的看着这一幕,为首的管事模样的中年人厉喝道:“颜泽苍!你快放了少爷!”
      
      颜泽苍……?
      
      乐景眨了眨眼睛,脑子里似乎闪过了无数画面,眩晕了几秒,才缓过神,脑海里不仅多了一份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他也终于想起来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乐景忍不住苦笑一声,原来如此,他已经死了啊。
      
      他在从监狱采访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然后他就穿越成了颜泽苍,一名大清同治年间的没落官宦世家子弟。
      
      他是带着任务来到这个世界的,任务就是……
      
      “你要是动了少爷一根毫毛,老爷会让你全家陪葬!”管事的疯狂叫嚣打断了乐景的思绪:“你趁现在放了少爷,我们还能既往不咎!”
      
      乐景皱了皱眉头,心中不耐,但是面上却依旧尽职尽责的扮演一名变态杀人狂——他车祸前,就是去监狱采访一个变态杀人狂,这个连环杀手手上足足有十几条人命,他最爱的犯罪手法就是一刀割喉,刚刚乐景威胁王吉昌的狠话,大半都是取材于这个变态杀人狂的“狩猎日记”。
      
      ……果然戏剧来自于生活。
      
      乐景勾起嘴角,笑容越发扭曲病态,似乎自言自语道:“怎么办,你家下人要杀了我全家哦,我好害怕啊,”他突然发出响亮的笑声,手上瓷片骤然用力,在王吉昌脖子上又割开一到伤口,声音越发尖锐亢奋:“曾经有人想杀我,我就用刀一点一点把他切碎,然后吃掉了他。”
      
      ……幸亏他看过《沉默的羔羊》,此时才能即兴改编了汉尼拔教授的台词。
      
      乐景出神入化的表演成功的震住了这些没见过世面的清朝人,他们不是没见过疯子,但是这里站着的可是杀人如麻的食人魔!
      
      当下,王吉昌嗓子里发出凄厉的不似人的嚎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吃了我!我家有钱!!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钱,求不要杀我!”几秒后,空气里漂浮起骚臭的尿骚味。
      
      乐景:骤起杀心。
      
      他最好别蹭到他身上,要不然……
      
      于是在管事惊恐的视线里,就见颜泽苍的脸色越发阴沉,眼神杀气腾腾,看起来分分钟就要干掉他家少爷。
      
      “住手!住手!颜少爷,你冷静一点!”管事一扫刚刚的趾高气扬,低三下四地恳求道:“大家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少爷可是你妹夫啊,你难道想要少夫人年纪轻轻守寡吗?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好好说,你有什么要求我们王家一定满足,一定满足,求求你赶快放了我家少爷。”
      
      乐景眨了眨眼睛,花了几秒钟时间从脑海里巴拉出了原主的记忆,终于补全了人物设定和前情提要。
      
      简而言之,整件事是可以上社会新闻的家庭伦理剧,只不过这是大清版本的家庭伦理剧。
      
      原主的妹妹颜静姝自小嫁给王吉昌做童养媳。这王家上上下下都不是好东西,王家老爷子心狠手辣贪花风流,王家老太太就虐待儿媳发泄怒气,王吉昌小小年纪就脾气暴虐,有样学样时不时家暴颜静姝,颜静姝身上经常是新伤摞旧伤。
      
      前天,颜静姝实在受不了,就跑到了娘家养伤,然后今天王吉昌就带着狗腿子砸门来了。
      
      所以这个尿了一裤.裆的小兔崽子还真是他名义上的妹夫。
      
      乐景冷着脸,“让我放了你家少爷可以,你们要先赔偿我家的医药费和财产损失费。”
      
      管事连连点头,“好好好,您开个价!”
      
      乐景想了想:“二十两银子。”不是不可以开更高,但是更高也没用,他们现在身上肯定没有那么多钱。
      
      管事有些肉痛,二十两银子足足可以让小户人家吃用一年了!
      
      但是这个价钱还算可以接受,他就掏出钱袋,倒出了十几个银角子。
      
      “放到桌子上。”乐景命令:“然后再让你家少爷写下字据,证明这是王家赔给我们家的钱。”
      
      管事暗暗乍舌,这颜泽苍小小年纪,怎的办事如此沉稳老练。
      
      “这里没纸笔……”
      
      “静姝,去我房间里找纸笔,放到桌子上。”
      
      乐景的声音唤醒了呆愣中的原主的母亲黄婉娥和妹妹颜静姝。
      
      自从乐景挟持了王吉昌后,这娘俩就傻了,呆呆的看着乐景发疯,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梦。
      
      这还是她们那性情柔弱手无缚鸡之力的儿子/大哥吗?
      
      颜静姝神情惚恍:“大、大哥?你这是?”大哥莫不是得了失心疯?
      
      “听话,去拿纸笔。”
      
      黄婉娥到底比颜静姝心理素质好,虽然心里还在为儿子的变脸感到震惊,但是起码她已经找回了基本的思维能力,此时见颜静姝傻呆呆的没回神,她起身去儿子的房间里拿出了纸笔。
      
      “娘,你把银子收起来,然后再把纸笔放到桌子上。”
      
      黄婉娥一一照做后,乐景就压着王吉昌走到桌前,笑眯眯说道:“王少爷,请吧。”
      
      王吉昌平生第一次这么乖顺,他乖乖写好了字据,然后又就着脖子上的血,摁了个血手印。
      
      “我都写好了,现在你可以放了我吧。”
      
      乐景轻飘飘地说道:“不急。你还要再写点东西。”
      
      王吉昌咽了口唾沫,“写什么?”
      
      乐景眼风阴冷,偏偏声音温柔轻快,完美地扮演了一个喜怒无常的变态:“和离书。”
      
      “从今以后你和我妹妹一别两宽,各自欢喜,不是很好吗?”
      
      颜静姝好不容易找回了几分清醒,现在又傻了。
      
      和离书???
      
      大哥是要让……夫君休了她?!
      
      王吉昌震惊道:“你要让我休了你妹妹?!”
      
      乐景立刻冷下脸,用碎瓷片狠狠剜了他一下,在王吉昌杀猪般的惨叫声里,他冷冰冰的训斥道:“你胡说什么?明明是我妹妹休了你!”
      
      王吉昌涕泪交加,抖如糠筛,几欲崩溃,再也不敢惹这尊煞神,“对对对,是我说错了,是你妹妹休了我!”
      
      王吉昌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是他有眼无珠,错把老虎当家猫,这才招惹了这尊煞神。颜泽苍就是个疯子!不不不,不是疯子,他就是吃人肉的恶鬼!
      
      只要能从这只恶鬼手里活下来,现在别说让他写和离书了,就算让他趴在地上学狗叫,他都会照办。
      
      “苍哥儿,使不得!”黄婉娥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焦急道:“你妹妹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人?她年纪还这么小,以后可怎么办啊!”
      
      再好脾气的人,在经过这一系列操蛋事情后也要骂娘,更别说乐景的脾气本来就不算多好,黄婉娥的封建言论此时更是火上浇油。
      
      你问我她怎么办?
      
      颜静姝今年才11岁,放在后世就一小学生,做什么童养媳,读书不香吗?学门赚钱手艺不好吗?现在是1869年,又不是869年,她读书有天分的话,将来完全可以出国留学啊!
      
      难道非要给王家做牛做马一辈子,任打任骂,才有脸见人?照王家对颜静姝这一日三顿的打法,乐景甚至怀疑颜静姝可能活不到成年。到时候,人都没了,名声有个屁用啊?
      
      乐景运了运气,才忍住没有回呛过去,他斩钉截铁说:“长兄为父,我养她一辈子!”
      
      黄婉娥一噎,然后就听儿子又说道:“娘,不能再把妹妹留在王家了,他们迟早会打死他的!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只想让妹妹活下来!”
      
      “将来我若飞黄腾达,就给妹妹挣诰命挣体面,我若贫穷落魄,也不会少妹妹一口饭吃!有我这个当大哥的在,没有人可以欺负我妹妹!”
      
      少年的话掷地有声,成功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房间一时间陷入安静。
      
      颜静姝喉咙一梗,因为大哥这番话热泪盈眶。
      
      管事惊疑不定的看向颜泽苍,印象中的颜泽苍就是一个先天不足的药篓子,缠绵床榻,性格内向软弱,然而今天的颜泽苍狠厉毒辣,就是个活阎王。
      
      难道他以前看走眼了?果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
      
      颜静姝怯生生看向黄母:“娘,我想和离……”
      
      黄婉娥对上女儿水汪汪的大眼睛,目光在她脸上的青紫瘀伤停留一会儿,心里又酸又涩,难受的一塌糊涂,这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心肝啊!
      
      她上前抱着女儿,脑子一热,“那就和离!娘和你大哥都在,我们养你!”
      
      于是在乐景的百般“教诲”下,王吉昌花费平生所学,写就了一篇情真意切的放妻书。在放妻书里,他诚恳的检讨了自己往日的过错,深刻表达了自己的歉意,祝福妻子早日寻得良人,重新过上幸福和满的家庭生活。
      
      乐景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管事陪着笑道:“您看,您的要求我们都已经满足了,是不是应该放了少爷了?”
      
      然后乐景再次露出和善的微笑,管事立刻后背一凉,就听乐景说:“不急。”
      
      管事:……
      
      他忍气吞声:“……您还有什么要求?”
      
      乐景下巴微挑,理直气壮说:“他要亲口给我妹妹道歉!”
      
      王吉昌:……
      
      道就道呗,钱都赔了,婚都离了,也不差几句道歉了。
      
      王吉昌哼哼道:“那什么,对不住哈。”
      
      乐景面无表情的又在他伤痕累累的脖子上剜了一道口子,“没诚意,重来!”他抬脚狠狠踹上他的腿弯,只听一声响亮的撞地声后,王吉昌双膝跪地,好不狼狈。
      
      他也彻底崩溃了,痛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模样看起来真诚多了,颠三倒四的对颜静姝说:“我错了我错了,我混蛋,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求求你原谅我吧,求求你!”
      
      颜静姝皱了皱眉,一边觉得夫……王吉昌此时的模样恶心得紧,一边又觉得扬眉吐气,特别解气。
      
      迎上哥哥询问的目光,她轻轻点了点头。
      
      乐景满意颔首,“果然你这个人就是贱骨头,必须让你吃点苦头才能老实。”
      
      王吉昌嚎啕大哭:“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是畜生,我不是人,我混蛋,我生孩子没屁.眼,我罪大恶极,求求你,求求你了。”
      
      乐景蔑笑一声,这个王吉昌就是个欺软怕硬的怂货。他不耐烦的抬了抬下巴,“让你的人先走,等他们走了,我自然会放了你。”
      
      王吉昌连忙道:“走走走!你们快走!”
      
      管事有些犹疑:“我们要是走了,你害了少爷怎么办?”
      
      乐景叹了口气,假笑道:“这可不是我不放你,是你家下人不听话,要恨就恨你家下人吧。”说着,他把瓷片用力摁了摁。
      
      “啊!不要!不要!我不要死!”王吉昌红着眼,对管事他们发出不似人的咆哮:“滚滚滚!你们都给我滚!你们想害死我吗!”
      
      管事咬了咬牙,终究还是带着人离开了。
      
      在让颜静姝确认过下人已经离开这条街后,乐景一脚把王吉昌踹出了门,“滚吧。”
      
      王吉昌连滚带爬跑了几步,又扭头瞪着乐景:“你给我等着!我家不会放过你的!”
      
      在王吉昌的视野里,就见那只食人恶鬼缓缓勾起嘴角,对他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我等着。”
      
      他打了几个冷颤,扭头就跑。
      
      这个人太可怕了!
      
      他要回去告诉爹娘,他们一定有对付他的办法!
      
      乐景收回看向王吉昌的视线,锁上了门,脑海里,突然多了一道机械的声音:【颜静姝偏离原定人生轨迹20%,奖励主播乐景二十万积分。】
      
      于此同时,在乐景的视野右下方,突然飘过几条弹幕:
      
      【不穿内裤好凉爽:新直播间?
      
      我想养只猪:哇靠这个主播打脸太带劲了吧!
      
      双击666:王家可不是省油的灯,主播这一通操作猛似虎,王家肯定要报官的!主播说不定要体验一把监狱豪华游服务了。
      
      橘猫赛猪:主播惨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个故事的一句话梗概:清末之为中华崛起而读书。
    新文发表,第一天三更,下一更18:00。
    第一个世界的名字来源于秋瑾先生的《勉女权歌》:
    吾辈爱自由,勉励自由一杯酒。
    男女平权天赋就,岂甘居牛后?
    愿奋然自拔,一洗从前羞耻垢。
    愿安作同俦,恢复江山劳素手。
    旧习最堪羞,女子竟同牛马偶。
    曙光新放文明侯,独去占头筹。
    愿奴隶根除,智识学问历练就。
    责任上肩头,国民女杰期无负。
    阅读须知:
    1,本文是平行世界的乐景,性格和之前两本有出入,本文的乐景没·有反社会人格(重点),拥有正常人的喜怒哀乐,但是依旧是追求自由和美的理想主义者。
    2,慢穿,架空,架空,架的很空,不会出现任何历史名人,如果你觉得出现了bug,请默念架空两个字。
    3,没啥深度的小白爽文,作者是文盲,考究党慎入。
    4,题材敏感,我努力避开所有敏感点,所以请看文的读者不要过分解读,也不要讨论时政。
    5,如果无法接受上面任何一点,请点叉,江湖再见,别为难自己也别为难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