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落水 ...

  •   赵芃芃被英雄吠得直恼火,脱掉鞋子挽了裤脚准备下两步台阶,拉着扶手去捞飞盘。
      双脚踩在蓝色的瓷砖上,她打了个寒噤。
      抬头就见到两个女孩儿朝她走来。
      
      赵芃芃站起身来,看着两人,鼻子一痒,用手背掩着口鼻,背过身打了个喷嚏。两人就已经走到了她跟前。
      
      “你是陪方舟哥哥一起补课的芃芃吧?”
      蓝衣李然笑得人畜无害,双眼眯成了一条缝,留下不爱怎么搭理眼前人的黄梦,自顾上前两步。
      “嗯。”赵芃芃弯腰捡起地上的竹竿,横在她与李然中间,阻止李然再上前。
      
      李然脸上飞快闪过一丝不悦,她朝房子的各个窗户里看两眼。
      没人注意他们这处,她就放心了。
      
      趴在书房桌上睡着的顾方舟,身子颤了一下,惊醒。
      他从桌上起身,朝窗外看一眼,眉头轻皱。
      
      “你会游泳吗?”李然问她。
      赵芃芃看看她,又看看她身后一言不发,侧头盯着水池的黄梦,咬咬唇点头。
      
      “方舟哥哥游泳很厉害,一次能游几个来回。”李然笑道。
      “哦。”赵芃芃偏头看一眼房子的方向,拿着竹竿朝第一步台阶走下去。
      入水的刹那,她轻轻颤了下。
      
      水有点凉,水波荡漾的蓝色水面,晃得她眼睛有些花。
      脑中闪过初中游泳淹水的两次经历,入水的压迫感以及窒息的恐惧,再度朝她袭来。
      鼻子忽然就微微堵了,鼻腔里还隐约有些刺痛,仿佛又再溺水一般,她喘息着一把抓着扶手,紧紧拽着。
      
      上半截身子倾斜着腾空了,她很是没有安全感,朝身后望了望,李然冲她笑得单纯,“要不要我帮你啊?”
      “不用了。”赵芃芃没什么表情的拒绝道。
      
      再度回身,她试了几次,但是始终还差了一点,她又弯身往上挽了截裤脚。
      眼角的余光貌似有瞄到一抹蓝色往她身边靠,她警觉回头,只看到李然回退两步,飞快垂下头在泳池边洗手。
      她又往黄梦的方向看一眼,黄梦正咬着唇,脸上现出一抹忧色,而后速速转过头去看向大门口。
      
      赵芃芃一脸狐疑,她皱了皱眉头,四处看了看,也没见有什么不妥。
      “是我疑心病太重了?”
      她轻轻摇了下头,不再多想,再踩下台阶一步,右手再度拉上扶手。
      
      探出身子去捞飞盘,她猛然察觉不对劲,右手是越拉越滑。
      
      她顾不上再去看身后的两人,身子越来越重,越来越不受控制朝水里落去,她猛地大喊一声:“顾方……”
      名字还没叫完整,她就掉入了水中。
      完全没入水中之前,她看到岸上的李然,挑了下唇角跟身后紧张看着水池的黄梦说了句什么,黄梦面色稍霁。
      
      冷意紧紧包裹住她,让她快无法喘息,熟悉的压迫感和窒息感,像个幼年旧友再度来访。
      赵芃芃想要挣扎,手脚却僵硬无比,她脑袋里越来越白,意识逐渐涣散。
      口中最后一口气泄出去后,整个世界都静到让人害怕。
      
      “救救我,无论谁。”这是赵芃芃此刻心底最后的呼唤。
      
      也不知是她幻听还是,“扑通,扑通,扑通”三声,相继传进她开始嗡鸣的耳朵里。
      有人来救她,她就放心了。赵芃芃坚持不住这才放任自己落入无边的黑暗里。
      
      顾方舟隔着老远,就一个冲刺在英雄之后钻进水里。
      她一把扯过被黄梦拖出水面的赵芃芃的胳膊,一手搂过她的腰,带着她到了岸边,打横抱起她上了岸。
      黄梦一脸揪心的看着这一幕,在英雄之后也一身湿哒哒的上了岸。
      
      “醒醒。”顾方舟拍打赵芃芃的脸颊。
      英雄“呜呜呜”叫着,不住伸舌头舔赵芃芃的脸颊。她依然毫无反应。
      “方舟哥哥,人……人工呼吸。”李然意识到自己做错事,小声提醒道。
      
      她按按上衣口袋,心下一阵冤屈。
      她明明事先问过赵芃芃会不会游泳,要是知道赵芃芃不会水,她断然不会在扶手上抹唇膏。
      
      “我来吧。”黄梦顾不得自己全身湿哒哒,蹲下身想要上手。
      顾方舟用胳膊肘一把将她掀开,“走开,我现在不想看见你们。”
      
      李然身子颤了下,平复后上前扶起黄梦。两人面上满是痛苦,站在一边像两个等候发落的小孩。
      “我去帮你找条毛巾。”李然说着要走
      “不用,我没事儿的。”黄梦转头看她,一把拽住她。
      说完黄梦咬着唇一脸惨白的回头,看向顾方舟。
      
      顾方舟跪在地上,正用交叠的双手,去按压赵芃芃的心口,“醒醒,醒过来。”
      压了几下,赵芃芃还是没有反应,他顿了下,吸了口气,捏住赵芃芃的口鼻,往她口中灌气。
      
      “他吻了她。”黄梦暗暗跟自己说。
      她抽回黏在他身上的视线,心中又闷又痛,异常难过的闭上眼。
      
      顾方舟一次比一次认真持久的为赵芃芃输气,每做一次,见她毫无反应,他的心就下沉几分。
      直到第四次,顾方舟白着一张脸,猛吸口气,吸到胸口胀满,脑袋眩晕他才俯下身。
      
      就在两人的双唇相距2公分时,赵芃芃突然睁开了眼睛,瞪得如铜铃般大直直看进顾方舟的双眼。
      他的眼睛好红,赵芃芃在他面上掠过一眼,急急偏头咳出几口水。
      他刚刚是要做什么?赵芃芃盯着身下的草地,用手背揩了下嘴巴,脸上渐渐烧起来。
      她不敢再偏头,侧身背对着他爬坐起来。
      
      “你们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也不要再做这些无谓的事情了。”顾方舟的语气硬邦邦的,表明了他在生气。
      赵芃芃身子抖起来,她也不知道是一阵风吹来,让她觉得冷,还是顾方舟声音里的冷淡,让她觉得冷。
      “走吧。”黄梦双手抱住自己的胳膊,偏头轻声跟李然说,双唇都有些发紫。
      李然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看了冷漠的顾方舟一眼,她又闭上了嘴,只得扶着黄梦无力的朝外走。
      
      “对不起,我不该……”
      “不能全怪你,我也有责任。”黄梦牙齿打架,声音发颤。
      没走几步,她又回过头来看向身后的两人,他背对她站着,眼睛却是斜向身后。
      只听他对她说:“想冻死你就在这儿继续坐着,不想死就赶紧滚进去换衣服。”
      
      黄梦回过头来,近乎自言自语的说:“他对她这么特别……”
      
      他的语气也没比刚才对另外两人说话时好多少!
      赵芃芃看着他僵直的背,目送他头也不回的朝房子里走。
      从背后看,怎么都有点气急败坏的感觉。
      
      赵芃芃慢慢爬起来,垂头看看身旁也湿漉漉的英雄,它眼中闪烁,一副在为她担心到要哭的样子。
      貌似刚才她初醒之时,顾方舟两眼除了发红以外,也有些湿润,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
      赵芃芃一步步朝房子里走,还没走到一半,就见彭姨拿着毛巾快步朝她跑来。
      
      下午的课程暂时取消,赵芃芃换了衣服坐进车里,被周叔送回家去。
      顾方舟立在二楼的窗边,刚才交叠时在下的右手握成拳头,左手摸上嘴唇。
      他已经很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心猿意马,但,碰触到她的感觉,那种柔软,就萦绕在他的心海,挥之不去。
      
      赵芃芃淹了水,在家休息一天。
      董映雪和陈愉两人不知在哪里收到的风,拎着东西上门来看她,声称是探病。
      两人啥也不问,径直拎了东西进厨房,关在里头尽情的捣鼓。
      她家,陈愉跟她一样熟,很多东西,不用问都能翻箱倒柜的摸到在哪儿。
      赵芃芃再看一眼弄得认真的两人,谁也没有要理她的意思。她摸摸鼻子回身走向客厅,总觉得脖子后面凉飕飕的。
      
      弄了了半天,两人才将一应东西都摆上桌。  
      肉食在烤肉盘里滋滋烤着,赵芃芃给两人倒上牛奶,坐下,就见两人一起炯炯的盯着她,两脸旺盛的倾听欲。
      都在这儿等着她呢,她就知道这餐是鸿门宴。
      
      “听说你落水了。”陈愉开头问。
      “顾怪物救你起来的。”董映雪双手拄着脑袋。
      “他对你做了什么?”陈愉搓搓手。
      “有没有……”董映雪阴阳怪气儿的朝她眨眼。
      “有没有,有没有……”陈愉挤眉弄眼的应和,语气之猥琐,像个即将要对小可爱下手的怪叔叔。
      
      赵芃芃盯着烤盘里的培根,看它肥肉的地方由纸白色变为透明的珠光白。
      “培根边缘卷起了就差不多能吃了,再多烤一会儿该焦了,焦了的东西口感不好,还有致癌物,我怎么知道他有没有干什么,我当时晕过去了,我有个饼干搭配烤的培根香的香脆的脆,超级好吃,你们要不要试试?”赵芃芃说着抬头看向两人。
      
      两人互看一眼,又开始唱起了二人评弹。
      “她肯定喜欢顾方舟。”又是陈愉开头。
      “哎,怎么说?”
      “你看啊,赵芃芃说起不知道他有没有干什么时,一脸的失望。”
      
      这俩戏精!
      赵芃芃叹口气,用筷子夹起一块培根肉,塞进嘴里,搁下筷子,用夹子又夹了几块五花肉进去填满烤盘。
      
      “嗨,还真是。巧了,我也觉得顾怪物喜欢赵芃芃。”
      “呵,怎么说?”陈愉边应声边看向赵芃芃。
      
      赵芃芃正往手里的生菜上,放肉又放蒜和韩国泡菜,顿了下,又再加了一次蒜和泡菜。
      满满当当包了一大块,根本裹不住,汁水顺着她的手流到桌上,她手忙脚乱拿纸擦。
      
      陈愉捅捅董映雪,两人相视一笑,接着道。
      “你看啊,顾怪物有洁癖,车不让人坐,东西不吃别人夹的,嘴更不会碰他人的,她却总是例外。”
      “嗨哟呵,还有这事儿。”
      “可不……”话说一半,董映雪的手机忽然响了,她去沙发拿手机。
      
      看到来电显示,她回到桌边,拍一下赵芃芃的肩,“说曹操曹操到啊!”
      赵芃芃将那没包成功的生菜丢进碗里,看一眼董映雪的手机,起身去卫生间洗手。
      
      身后,董映雪开了电话的扬声,她听见顾方舟懒懒的声音传来。
      “雪狗,董明找人给我办了个生日会,很烦,我懒得叫人,你下周带上你的朋友……们一起来吧。”
      “行,舟怪,我一定会带上我的朋友……们来的。”
      “你听到了吧,朋友……们。”挂断电话,董映雪朝卫生间喊一声。
      
      赵芃芃搓着手中的泡泡,看着镜中的自己,脸颊微红,身上也开始发热。
      她冲了好一阵,甩甩手,双手捂着脸试图降温。
      
      这时又听陈愉大声说一句,“十一月份……这么说,他是天蝎座咯!嘿,原来是个腹黑玩意儿,大部分时候,他说的话你得反着理解。”
      赵芃芃若有所思的看着镜中的自己,思绪却已经飘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